第105章 闺蜜

上一章:第104章 棉花 下一章:第106章 烟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静白年二十七就放了假, 和胡总汇报过公司情况的次日就把项目暂停了,随后全公司休息,她自然也窝在公寓里。

鱼希看剧本她陪着, 吃饭她陪着, 睡觉更是缠着, 两人过了两天蜜里调油的生活, 家里也添了不少东西, 除了少许年货之外, 最明显的是酒柜, 新添一批红酒。

以往只是用来装饰用的物品在鱼希的手指下, 化腐朽为神奇,有了其他用途, 当然喝酒的次数也多了, 鱼希还微醺过两次, 被江静白用别样的方式醒酒。

两人闹腾两天鱼希才把注意力从恋爱转移到剧本上。

剧组是年后初六开工,第四期的录制节目在初三, 也就是她刚录制结束就要被拉进剧组了,时间卡的有点紧,好在她虽然半年没有在观众面前露面,但是演戏不曾落下,所以揣摩起来,也轻松很多。

当然——某人不和她捣乱, 会更轻松。

奈何一向话少的江静白主动请缨, 说要陪她对戏, 剧中有段是她和情人的戏,台词让人面红,鱼希每次看着江静白一本正经念着那些台词时总忍不住想压着她。

想看她在身下说那段话。

一字一字,一句一句。

然后看她溃不成军,缴械投降。

当然只是设想,往往先撩拨的人是她,最后受不住求饶的还是她,江静白看着不像是经常锻炼,体力却不错,至少——比她想象中好。

鱼希想着想着面上微红,江静白举着剧本,刚念完台词,就见鱼希低头沉默,她不由喊道:“鱼希?”

“啊?”鱼希错愕抬头,见到江静白脸上红晕更甚,她轻咳:“怎么了?”

江静白看着剧本:“到你了。”

鱼希难得尴尬:“嗯,好。”

念完台词之后她深呼吸两口气,客厅开着的暖气太足让她平白添了燥热。

江静白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放下剧本,问道:“等会钟助理就过来了吧?”

鱼希要去胡小静家,原本她是想送鱼希过去,被一通拒绝,鱼希担心被人看到,所以没同意,而且两人自打在公寓,也是日日不出门,凡事不是钟晨就是肖知秋帮忙处理,鱼希见到钟晨来回跑干脆起了让她住在隔壁公寓的念头,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钟晨当然不敢,她大概是活腻了才会去住江静白的公寓。

鱼希对钟晨如此害怕江静白一直深深不解,直到她见到肖助理面对江静白也是相同态度才了然,问题不是出在她们身上,而是出在自己身上。

她对江静白,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害怕。

当然最主要一点。

江静白对她,和对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想到这鱼希就按耐不住发出轻笑,江静白一时茫然,抬头时鱼希捧着她脸,狠狠亲了一口,然后道:“我去换衣服。”

江静白双眸满是不解,但被鱼希亲过的脸颊却缓缓染了绯色。

面如桃花,煞是迷人。

鱼希换好衣服出房间时正巧传来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钟晨,想到她平时见到江静白就和老鼠见到猫一般,鱼希也没让她进来,她踩着高跟鞋对江静白道:“我先走了。”

江静白点头:“好。”

鱼希挥手便转身打开门走出去。

钟晨站在外面,见到她出来后不由问道:“江总走了吗?”

上午她和鱼希发消息,听说江静白过年会回去,所以才这么问,鱼希摇头:“还没呢。”

“我们先走吧。”

钟晨没多说什么,只是跟在她身边,打开车门后鱼希给白雨棠发了贺年的消息,随后手机收到不少别人的祝福,甚至平日不联络的微信群里也开始发起了消息,她回了几个眼熟的头像之后放下手机。

韩宜司半个小时前已经到了,催命电话一直打给鱼希,要不然她还能在家里磨蹭会。

到胡小静家时钟晨问鱼希要不要她晚上来接,鱼希想了会拒绝了,往日她都是晚了直接睡在这边,今天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怎么说今天也是年三十,让钟晨两边跑,她也过意不去,所以干脆回她:“不用,你回去吧,我晚上可能就待在这边。”

钟晨点头:“那好,我先回去了。”

“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鱼希笑:“好。”

临上电梯时她手机又响起,今儿可真忙啊,鱼希边发出感慨边接电话,见到屏幕上显示熟悉的名字。

她妈妈。

鱼京涛前两天回国,盛闲又给她打了两个电话,甚至鱼京涛也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是鱼希硬是咬着牙没去,她想,自己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不是想故意对他们用绝情的态度。

只是她想,对自己好一点。

又一次挂了电话之后鱼希走进电梯里,电梯没信号,她也不知道盛闲有没有再给自己打电话,下电梯的时候怕自己心软接电话,她干脆把手机关了静音。

到胡小静家门口时鱼希已经整理好情绪了,敲开门,站在门口的是韩宜司,几个月没见,她瘦了点,她一见到鱼希就说道:“哟,某个大忙人来了。”

鱼希笑着锤她:“哪里忙了。”

韩宜司撅着嘴:“又是忙着拍戏又是忙着谈恋爱,还不是大忙人。”

“平时连个电话都不给我们打一个,唉……”

哀怨的表情,鱼希有时候觉得她挺适合去演戏的,进研究所完全是屈才!

相比较而言,胡小静就沉稳多了,到底是有个孩子的人,性格和以前也有稍微不同,鱼希来之前就做好被碎碎念的准备,没料两人只是打趣几句就没再说她和江静白的事情。

顾鹤不在家,连带孩子也不再,鱼希刚觉诧异,正打算问就听到韩宜司说道:“顾鹤带孩子走亲戚了。”

“所以咱们晚上可以不醉不归!”

鱼希摆手:“明儿有广告呢。”

韩宜司又摆出一副幽怨的表情:“瞧瞧,这谈了恋爱,作息都规律了,酒也不喝了。”

“那我一人独饮吧。”

胡小静受不了她这样的说话方式,踢了韩宜司一脚,咬牙道:“你信不信,你再这样阴阳怪气的,我就把你踢出去!”

韩宜司立刻端正坐姿,笑的谄媚:“信,我信!”

鱼希看着两人闹心头涌上满足。

没有亲情又如何,她有两个好友,胜似家人。

晚饭就三人,围着桌子坐下,电视机打开,正放着春节联欢晚会,鱼希正低头吃饭,听到身边韩宜司说道:“哎,这个男的好眼熟。”

“希希,这个是不是之前和你合作过?”

鱼希抬眸,见到一个男人正站在舞台上唱歌,确实和她合作过,春暖花开的男主角。

她说了男人的名字后韩宜司一拍手:“我就说嘛!眼熟!”

“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年还以为你没办法和我们一起过年呢。”

鱼希看着她端起一罐酒,轻轻摇晃,她不解道:“为什么?”

韩宜司转头看着她,好似她这话问的很奇怪。

“当然是上春晚啊。”

“你不知道,我同事几个都在猜你今年上春晚会是什么样子。”

“你说……”

话还没说完胡小静就从桌子下面踢了韩宜司一脚,还瞪她眼,韩宜司喝了几杯酒有些上头,话说完才觉得不对劲,当即道:“希希……”

鱼希笑:“我没事。”

她说着端起桌上的酒和韩宜司碰了下:“这样也好。”

“起码能陪着你们。”

韩宜司看她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晦暗,再次想抽自己嘴,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她现在因为那事被压着,肯定难受,自己还主动提出来,她真是不知分寸。

胡小静见韩宜司脸上有懊悔,她对鱼希道:“对啊,人生嘛,有得有失,又没有双全的办法,再说了,春晚哪有我们有趣。”

“电视机,给我关了!”

韩宜司立刻附和:“关了!”

鱼希看着俩唱双簧戏的笑开:“吃饭吧。”

酒足饭饱,半小时后,三人都窝在沙发上,韩宜司喝的最多,其次是胡小静,鱼希只喝了三罐,三人坐在沙发上正天马行空的聊天,韩宜司盯着头上的灯看,末了道:“希希,你和江静白在一起,怎么样了?”

一本正经的语气,提到江静白没有丝毫厌恶,鱼希想了会回她:“挺好的。”

有那么一个人始终如一的爱着她。

真的挺好的。

好到鱼希唇角抑制不住上扬。

韩宜司偏头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松口气,虽然鱼希说和江静白复合了,但是两人之间缺失了八年的感情,要想找回来,谈何容易。

但是现在看到鱼希脸上重新露出甜蜜笑容,和八年前,如出一辙。

她还是深爱着江静白啊。

着了魔一般。

韩宜司和胡小静对看一眼,彼此笑笑,就在一室安静,鱼希都快要睡着时,门被敲响,胡小静愣几秒立刻反应过来,她小跑到门口,见到顾鹤抱着孩子站在外面。

“怎么回来了?”

顾鹤放下包,孩子已经睡着了,他小声道:“小姨她们不在家,我怕打扰你们,现在才回来。”

胡小静闻言噗一声笑了:“你傻不傻,就在楼下等着?”

“小乐睡着了?”

顾鹤点头:“睡了。”

“鱼希她们呢?”

胡小静指了旁边的沙发:“还在呢。”

随后她拢眉,原本顾鹤不回来,她们房间刚刚好够分配,现在回来了,鱼希她们就没地方睡了,鱼希听到两人聊天忙接下话:“我晚上要回去。”

她说着看向韩宜司:“我把司司带走吧。”

胡小静和顾鹤对看眼:“要不就睡这边吧。”

“不用。”鱼希笑笑:“我们就别客气了。”

见状胡小静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道:“那我让顾鹤送你们回去。”

不等鱼希拒绝,她又道:“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鱼希只好点头:“行。”

应下后鱼希便拖着韩宜司下楼,韩宜司有些迷糊,走在鱼希身边时还不忘问道:“希希,去哪啊?”

鱼希把她塞在车里:“去我家。”

韩宜司嘿嘿笑两声:“希希,你要和我共度**啊?”

鱼希被她逗笑,手指戳着她脑门:“你想得美!”

韩宜司不止是想得美,梦更美,下车的时候贴着鱼希,搂腰抱着,要不是鱼希知道她是真的喝醉了,一准以为她在借机揩油。

和她喝醉会闹不同,韩宜司醉酒后就喜欢抱着人,还喜欢见人就表白,鱼希记得有次过年,胡小静录下她和韩宜司喝醉酒的场景,视频上她一个劲的对空气哭诉江静白的劣迹,旁边韩宜司一个劲的表白,花痴状,先是表白她,然后又去表白胡小静,情真意切,感天动地,然后这段黑历史让胡小静足足笑了半年。

顾鹤到楼下时问鱼希要不要送她们上去,鱼希回绝:“不用,我扶她上去吧。”

“你早点回去。”

顾鹤只好折回车上,和她挥手道别。

鱼希扶着韩宜司上电梯,想着今天还好江静白回家了。

韩宜司在电梯里站不稳,抱着鱼希的腰,身体慢慢往下滑,没骨头似的,鱼希无奈托着她身体,好不容易到十七楼,她立刻搂着韩宜司下电梯。

门打开,不似她以为的一室黑暗,反而有盏灯正亮着,发出昏黄的光,鱼希有不解,刚蹙眉,就见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江静白。

嗯。

说错了。

是精心打扮过的江静白。

穿着薄薄的睡衣,长发肆意飘散在身后,五官端正精致,细看,还上了淡妆。

不过她没空欣赏。

“你怎么在这?”

江静白听到声音抬头,原本期待的神色略变,启唇道:“没收到我消息吗?”

鱼希这才想起自己手机早关了静音,她摇头:“没有。”

话音刚落韩宜司动了身体,她原本是挂在鱼希身上的,听到声音后直起身,看向鱼希,又看向江静白,随后笑道:“希希啊,这大美女是给我找的吗?”

“你对我真好,知道我最近寂寞了。”

鱼希还没来得及说话,韩宜司已经自顾上前,她拉起江静白的双手,嘴里嘀咕:“瞧这小腰,够细,这皮肤,够白,这腿,够长。”

“绝品啊,你从哪找到的?”

她说着凑到江静白面前:“这脸……”

“怎么有点眼熟啊?”

鱼希立刻走到她身边,小声道:“司司,我先扶你坐下。”

韩宜司点头,被鱼希拖着往沙发走,几秒后她顿住不动,倏地转头,咬着牙恶狠狠道:“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始乱终弃的江静白吗!”

鱼希:……

一室安静,气氛尴尬,鱼希刚想和江静白说话便见到她唇角扬起,噙着一抹笑,鱼希没好气说她:“你笑什么?”

江静白抬头定定看着她,声音添了悦色:“我笑你和韩宜司。”

“还真是闺蜜。”

鱼希:……

这话,听着咋这么不对劲呢?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4章 棉花 下一章:第106章 烟花
热门: 罗杰疑案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权臣闲妻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仙王的日常生活 安知我意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帽子和绷带 雪地上的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