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改观

上一章:第95章 翻倍 下一章:第97章 分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一夜好眠, 次日天蒙蒙亮她就醒了,休息的足, 昨天的困乏一扫而光, 去卫生间洗漱时才发现门锁着, 等了几分钟柳玉瑶才从里面出来,脸色略有些憔悴, 眼底的黑眼圈明显, 鱼希盯着她看了几秒没有说什么,只是埋头走进卫生间里。

再出来, 柳玉瑶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鱼希出去就被摄像机逮个正着,一早上她就挂上笑脸,直到录制节目。和之前并没有不同, 依旧是惊险刺激的环节,三期下来,鱼希对这个节目也算有了认知, 再奇葩的要求都能坦然接受了,和她有相同认知的还有其他几个人,不似第一期众人都讶异的神色, 现在面对挑战她们都兴致勃勃, 昨日半天的相处已经让她们之间气氛恢复不少。

看的出来姚青一直在想拉柳玉瑶参与其中, 这次颇有效果, 柳玉瑶没抗拒, 和众人打成一团, 虽然没有预想中那么热热闹闹, 但好在,也不算太尴尬。

录制结束在下午五点钟左右,柳玉瑶晚上就要赶着上飞机,明天有个颁奖典礼,临近结束的时候鱼希去卫生间撞到柳玉瑶,两人都没开口,准备擦肩而过,哪料身后传来声音。

“柳玉瑶是要去参加名雅的颁奖典礼吗?”听着声音有些耳熟,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安排她们食宿的。

鱼希往里靠一点,柳玉瑶本来要出去的脚步也下意识收回来,站在鱼希身边。

走廊上的声音还在继续。

“是的吧,微博上不是有消息吗?”

“哎,还是特邀嘉宾,我听说这个位置本来是鱼希的。”

“鱼希的?”

“你还不知道啊,鱼希拿奖的时候就有消息说名雅请她了,没意外是今年的特邀嘉宾,她上半年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家不争着抢着要她去。”

“那她今年去哪家?”

“自个家吧。”

聊天声渐远,鱼希打开卫生间的门,不远处的高跟鞋踢踏声逐渐消失在长廊上,身后跟着的柳玉瑶睨她一眼。

以往听到自己压了鱼希风头是她最高兴的时候,现在听到,突然觉得索然无味,甚至连挖苦鱼希的兴致都没了,她侧过头从鱼希身边擦过去,往长廊另一头走去,鱼希只是重新合上卫生间的门,上厕所。

虽然节目是在本市录制的,但是回去依旧坐上节目组的车,柳玉瑶的经纪人已经在电视台里面候着了,就等她下车带人走,鱼希坐在车上,任由车摇摇晃晃,她歪头看着窗外,沉默无言。

最前面的姚青正在说着段子,众人哈哈笑,唯独她神色漠然。

柳玉瑶的目光看着姚青,余光却瞥向鱼希,耳边听着大家嘻嘻哈哈的笑声。

车停在电视台附近,鱼希正等着后面坐助理的车过来,冷不丁眼尖瞄到有好几个挂着牌子的人向这边走过来,她面微有诧异,还没拢眉就听到好几个声音响起。

“她们来了!”

“柳小姐你好,请问有传言你和楚总谈恋爱是真的吗?”

“柳小姐,上次在酒店请问您是楚总在一起吗?”

“柳小姐……”

居然有记者在这里蹲守?真是过年了,开始抢业绩了,什么地方都混的进来,姚青见到记者先是一愣,随后招呼人来拉开记者和艺人的距离,这里又不是只有柳玉瑶,还有其他的几个艺人,万一出什么事情,他们节目组可担待不起,但是这些记者平时就是粘人的苍蝇,还不能硬赶,最关键的是这里不属于电视台范围,他们是在外面的,所以她不想让他们采访也不敢撂什么狠话,更不可能拉下脸赶人,只得两边赔笑,在周旋。

可惜气氛很僵持。

“柳小姐,传言您和楚总早就在一起了,请问属实吗?”

“柳小姐,请你说句话。”

柳玉瑶听到这些问题莞尔,没有答复,她的经纪人刚刚才通知过,人还没下楼,助理的车被卡在后面,所以周围只有姚青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

“请让让。”姚青笑眯眯道:“各位媒体朋友,这里不是采访的场合,请大家保持安静。”

奈何记者就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直往前面钻。

鱼希原本是站在柳玉瑶身边的,被这么推搡,她往旁边走两步,刚站稳,听到有人叫自己:“鱼小姐,听说您和柳小姐上节目是住在一起的,请问您知道她有男友这件事吗?”

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陡然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视这里,姚青下意识的捏了把冷汗,这三期下来,鬼都知道鱼希和柳玉瑶不对盘,平时在节目组虽然没表现的很明显,但是大家心知肚明,上次柳玉瑶热搜出事,她们还心惊胆战了半天,生怕鱼希出来搅浑水,一直到平息了这件事她们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这些个记者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或者说是故意这么说的,柳玉瑶和鱼希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粉丝可能还会真的相信两人有姐妹情,但是这些见惯了艺人的媒体眼光毒辣,一眼就能瞧出端倪,这么问,无非就是想挑起事端,他们是越搞事越高兴,哪里会顾忌别人。

鱼希没回话,现场所有人目光都转向她,闪光灯不断,众人都在等着她一个答复。

记者的问话惯来有技巧,知道柳玉瑶有男友吗?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是在默认她和楚淮是有关系的,鱼希和记者打交道颇深,深询他们无中生有的习惯,所以她扬唇轻笑,并没有开口。

仍旧有不死心的接着问:“鱼小姐,您不说话,是在默认吗?”

“鱼小姐,听说您第一期节目在现场哭是和柳小姐有关?”

问话越来越放肆,也没有底线,柳玉瑶目光瞥了眼问话的男人,刚准备开口就听到鱼希的声音,稍低,偏冷清。

“这位记者先生,请问你昨天是左手用餐,还是右手?”

现场原本就很安静,她的话通过话筒立刻镇定全场,就连柳玉瑶原本想往前的步伐都顿住了,她站回原本的位置,余光看着鱼希,瞄到她精致的侧脸,透着熟悉的倨傲。

这一刻的鱼希,忽然就和第一次在片场教训她的那个鱼希,重叠了。

她恍惚几秒,耳边听到鱼希的声音:“很难回答吗?”

被她问话的记者明显愣了下,还是迟疑几秒后回她:“右手。”

鱼希点头,继续问道:“那今天呢?”

似乎摸不清她想问什么,但是周围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记者挠头:“还是右手。”

鱼希笑:“是不是觉得我这两个问题,很莫名其妙?”

面上虽然带着淡笑,但气势丝毫不弱,并非盛气凌人,但也让人不容直视,那种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傲气让现场的人都怔住了,记者思考再三决定放弃研究,跟着鱼希的节奏走,他点头:“是的。”

鱼希笑意加深:“因为这两个问题,根本就没有关系。”

“懂了吗?”

现场的记者表情都是愕然,然后有反应过来的笑出声,问话的记者也明白鱼希的意思,他挠头笑,继而越笑越大声,另一边站着的记者干脆直接夸道:“鱼小姐,您真的很风趣。”

比之前中规中矩的采访有意思多了。

柳玉瑶的经纪人过来接人的时候记者还围在这里,他冷汗簌簌往下落,生怕柳玉瑶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或者得罪媒体,直到走近才听到媒体记者们不似以往饿狼扑肉的样子,反而各个面带笑意。

“鱼小姐您方便谈谈最近事业发展吗?”

“鱼小姐,听说您即将要退出娱乐圈,有这回事吗?”问话客气了很多,也没有围绕柳玉瑶打转,经纪人松口气,看向柳玉瑶,见到她目光正盯着鱼希,没有往日愤怒到不可抑制的模样,她神色很冷静。

“瑶瑶。”经纪人往里走两步,对周围媒体道:“抱歉抱歉,瑶瑶还有工作,有机会我们再会。”

记者们很好说话的让她带走柳玉瑶,没再多问两句,经纪人不免好奇,这群饿狼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奈何在现场他也不好问什么,只得护送柳玉瑶先上车,一直到车里,经纪人才忍不住问道:“瑶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柳玉瑶偏头,目光穿过他肩膀看向他身后,不远处的鱼希神色淡淡然,眉梢挂着冷漠,抿唇,一言不发,和刚刚轻笑怼记者,判若两人。

她收回视线:“没什么,走吧。”

经纪人点头,柳玉瑶随后想到什么又开口:“注意下今天的报道,有关这个节目的消息,全部掐掉。”

“掐掉?”经纪人会意:“你是说记者这边?”

“和鱼希有关?”

柳玉瑶瞥向他,神色不悦,似乎觉得他话多了,经纪人笑:“其实也不用我们出手,我收到消息,是有关鱼希的。”

“什么消息?”

经纪人想几秒道:“昨天你让我放鱼希的黑料,我给几个合作人打电话,他们说内部有消息,关于鱼希的事情,很多都被压下去了。”

“会不会是她妈压的?”

柳玉瑶耸肩,神色恢复轻松:“我怎么知道,开车吧。”

经纪人应下,车刚启动,助理的车也到现场了,钟晨立刻拖着行李箱赶过来,见到鱼希身边围着记者她没迟疑的走过去,将鱼希护在身边。

“抱歉,鱼希还有行程,先走了。”

现场嘈杂,钟晨和工作人员护着鱼希上保姆车,坐上车之后钟晨才长吐一口气,问道:“希希,那些记者是怎么回事啊?”

鱼希瞥向窗外:“年底了。”

钟晨面有不解,似乎没听懂鱼希的意思。

鱼希也没和她解释,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她看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敛起倨傲的神色。

“录制结束了吗?”电话那端江静白开口问道,鱼希回她:“嗯,你呢,回家没?”

“还没,还要一个多小时。”

似乎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两人的默契已经慢慢回来,鱼希听着她简短的话莫名想笑,她声色愉悦道:“那我先回去。”

江静白回她:“嗯。”

嗓音清冽,带着熟悉的气息,鱼希挂了电话还忍不住面带笑意,冲淡车里的冷清。

下车后一阵冷风吹来,她拢着衣服打了两个喷嚏,寒流突袭,一天比一天冷,钟晨在她身后拿着行李箱,鱼希接过后道:“我自己上去,你早点回去吧。”

钟晨发现她最近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上去了,想到刚刚的电话,八成是和江总有关,钟晨难得机灵一次,她点头:“好,那我先走了。”

鱼希目送保姆车离开楼下,她压低帽檐,拖着行李箱走向电梯。

江静白到公寓下面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肖助理送她到电梯门口,将文件递给她之后才道:“江总,真的不需要我送您上去吗?”

“不用了。”江静白将文件夹放在行李箱上道:“回去吧,明天休息一天,这段时间你也很累了。”

肖助理笑开:“还是江总比较累,不过这次筹资圆满结束,也算是年前最好的消息了。”

不轻不淡的嗯了声,肖知秋知道江静白素来不是很喜欢听吹捧的话,所以她余下的话没再说,只是道:“胡总那边,他让您给他回个电话。”

“我知道。”江静白神色稍显冷清,侧脸依旧绷着,电梯叮一声到了,她踩着高跟鞋跨进去,身后肖助理恭敬的弯了弯腰,电梯门缓缓合上,江静白准备拿手机给鱼希打电话,正巧看到来电显示的胡总,她接起。

“胡总……”

电梯门打开,信号也随之而来,电话那端的声音逐渐清晰:“静白,我下周回国一趟,你抽个时间,我们见一面。”

江静白顿住步伐,垂眸应下:“好的。”

她说话间抬头看眼鱼希公寓的门,又偏头看向自己的行李箱,想了几秒后她打开自己家的门,胡总还在说筹资的事情,江静白简单的汇报了进度,那端很满意,也没过多折腾就道:“那就这样,见面聊。”

江静白挂了电话后在沙发上坐了好几分钟,她侧头看茶几上的镜子,里面的自己神色有些憔悴,眼底黑眼圈偏重,不想用这种面貌去见鱼希,她准备去房间补个妆,哪料打开房门就嗅到一阵香气。

不算浓郁,但香味还是染了空气,萦绕在江静白鼻尖下,她脱掉风衣,往里走几步,听到房里的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江静白打开卫生间的门,见到淋浴的磨砂玻璃上映着一个身影,正仰着头。

鱼希闭着眼睛洗头发,温水打在白皙肌肤上,溅起水珠,泛着光泽,她长发冲干净后伸手往旁边拿毛巾,却摸到温热的肌肤,诧异两秒,她顾不得脸上有水睁开眼,江静白正站在面前,她还穿着衬衫和小西装裤子,踩着拖鞋,就这么站了进来,水花打在她身上很快浸湿衬衫,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鱼希眨眼,说好的一个多小时,怎么半小时就回来了,她还没准备好。

“你怎么回来了?”鱼希问她,江静白低头,见到鱼希睫毛上染着湿气,眼角有水珠,她没敢太睁开,微眯着眼,姿态慵懒,她细看几秒低头凑到鱼希唇边小啄一下,鱼希随即伸手环着她脖颈,温热的肌肤相互贴着,温度陡然升高,有看不见的火苗迅速窜进两人身体里,一触即燃。两人站在蓬头下,越抱越紧,卫生间门紧合,偶尔传来几声呜咽和低吟,声色欢愉,刺激两人的脑神经。

江静白面朝两山之间,鼻尖满是山体里的自然香气,偶有泉水汩汩慢慢流淌,她就像是攀岩的人,努力和山融为一体,泉水打湿手指,带着山体里的温度,她用尽全身力气攀爬,渴极时也掬一捧泉水解渴。山高路抖,她纤细手指在泉水边摸索,触及山体裂缝,随即挤进去,宛如找到着力点,手臂的力气注入指腹里,落在着力点上,左右轻动,随后找准点,力道加重,再加重。

鱼希被她抵在大理石上,眼前晕眩,身体轻颤。

良久,都没有回过神。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5章 翻倍 下一章:第97章 分享
热门: 唇齿之戏 云海鱼形兽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 这重生好像带BUG 第十年的情人节 魔力的胎动 残次品 女巫角 好一个骗婚夫郎 高层的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