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翻倍

上一章:第94章 节目 下一章:第96章 改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跟着节目组回到酒店已经是八点多了, 照理是要抽签决定同居室友,但是节目组似乎觉得抽签这个用了两次已经过时, 所以想出来一个新的点子。

六个人站在包厢里, 每个人手上发一段长台词, 鱼希看着便利贴问道:“背台词?”

姚青笑:“没错。”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计时开始。”

还没等其他人确认游戏规则就立刻开始倒计时, 不过这样的游戏规则想也知道, 肯定是说错的人是输家,也许说错字最多的两人会是同居对象。

鱼希别的不行, 记台词还是非常厉害的,或者说她对演戏方面有独特的天赋,台词看两遍就能记得差不多了, 第一个开口的是赵清平,他贴着耳麦说道:“愿我这辈子再难和你相遇……”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先笑开了,台词上明明是, 愿我这辈子不会再和你相遇。

他被拉到旁边,接着是周晓,其实他和赵清平是固定室友, 参加这个环节意义不大, 但是多一个人多份乐趣, 剪辑的时候素材也多, 所以就让他们参与进来了, 周晓台词背的中规中矩, 只错了五个字。

接下来是王语春和张乐乐, 她们的台词有些拗口,不太容易说,所以错的还挺多,鱼希见状松口气,她不能保证自己一个字不错,但比起这错字连串,她还是有信心赢的。

柳玉瑶是在她前面站出来的,姚青亲自递上话筒,柳玉瑶做好准备,开口很有戏感,而且是一个字都没错,把一整个台词全背下来了!

周晓他们立刻拍手高呼厉害。

鱼希是最后一个,还是姚青递上的话筒,她就着姚青举话筒的姿势偏头,嗓音清脆,咬字清晰,字字沉稳有力度,众人怔愣几秒,接着又是一阵掌声,比刚刚更热烈,张乐乐边拍手边不敢置信的看着鱼希:“女神就是女神。”

“太棒了。”

“真的好厉害啊。”

赞美词不绝于耳,鱼希从台子上走下来,等着姚青宣布结果,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次八成是张乐乐和王语春要做室友,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然后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就听到姚青说道:“今晚的最佳室友就是——鱼希!柳玉瑶!”

“恭喜!”

所有人都懵两秒,张乐乐夸张的笑声打破尴尬气氛,接着周晓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边捂着肚子边竖起大拇指:“青姐高!”

鱼希也面有错愕,都以为是最差的两个‘选手’同房,合着是反过来的?

虽然她早就猜到节目组不按常理出牌,这也太……

一时无言。

柳玉瑶没有第一次那么咬牙切齿,但神色还是隐隐不高兴,节目组想要干什么在场没有人不知道,但是撕破脸皮对大家都不好,所以她一直都在忍着,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她也只是勉强维持笑容。

姚青很适时的把话筒放在她面前,摄像机照过来。

“玉瑶,有什么感想想对鱼希说的?”

柳玉瑶对着话筒道:“晚上别踢被子。”

在场的人笑开,鱼希点头,声音清脆:“彼此彼此。”

两人目光在交汇几秒很快各自移开,分配好房间之后姚青就带着她们去吃晚饭了,也没什么特色,一小时后大家都散场了。

钟晨站在房间门口还拖着箱子,见到鱼希走过来她忙招手:“希希!”

鱼希走过去,从她手上拿过行李箱,听到钟晨问道:“我给你单独开一间?”

“不麻烦了。”鱼希摇头:“就这样吧。”

她上次在沙发上没睡好纯粹个人原因,她就不信柳玉瑶还会故技重施,要关灯休息。

钟晨见劝不了她只好道:“那成,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对了——”她说到这里看眼柳玉瑶,得到一个白眼和冷哼,柳玉瑶进屋之后钟晨才道:“江总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鱼希听到这两个字眉眼软了几分,点头:“知道了。”

进门后鱼希将行李放在沙发旁,她听到卧室里面有动静,没一会柳玉瑶拎着睡衣出来了,她看眼鱼希似乎有话要说,几秒后移开视线,鱼希动作没停顿的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了两身衣服出来。

等着柳玉瑶进卫生间,听到水流声哗哗时鱼希才坐在沙发上,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给江静白发消息。

——工作结束没?

看着信息栏上的名字,鱼希半天的疲惫一扫而空,打从心里冒出暖流,一点一点渗进血液,流窜四肢百骸,随着脉搏一起跳动。

刚发过去没一会,手机铃声响起,那端江静白的声音也传来:“录制结束了?”

鱼希笑着走到窗边,她打开一丝缝,凉风吹进来,她打了两个喷嚏道:“嗯,刚结束。”

“在哪?”江静白放下文件揉了揉眼皮,等到眼睛不那么酸涩之后才站起身。

鱼希合上窗户回她:“在酒店。”

“你呢,工作结束了吗?”想到离开前她累极的样子,鱼希多嘴道:“也不用那么累。”

听着温言软语江静白淡笑:“还有一点,我争取明天下午回来。”

鱼希浅声道:“我年前没有通告了。”

“这期录制结束,就没有其他工作了。”

还没等江静白回复,她咬着唇角道:“所以,你不用那么赶。”

“我时间挺多的。”

江静白倚在窗边,在室内她只穿着一件白衬衫搭上蓝色小西装裤,贴身款,笔挺有型,衬衫贴着肌肤,袖子口往上翻折到手肘处,露出手腕,白皙纤细,她靠在窗台上,一只手举着手机贴在耳边,另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听到鱼希这句话抿唇笑:“也没有很赶。”

“我只是想,快点见到你。”

鱼希手机贴着耳朵,感觉脸上倏地就起了燥意,那些剧本里缠绵暧昧的情话从没让她有过心跳加速的感觉,但是面对江静白,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我想你了,都能让她心律不齐,面红耳赤。

“嗯……”刚准备说什么,身后有动静,鱼希转头,见到柳玉瑶穿着棉质睡衣走出来,包裹的严严实实,她轻咳:“那我先挂了。”

语气有了转变,江静白垂眼:“怎么了?”

她顿几秒:“房间有人?”

鱼希没料到她那么敏感,居然连这个都猜到,当即道:“嗯,节目组安排的。”

她压低声音:“和柳玉瑶。”

说完她笑:“别担心,没事。”

电话那端没吭声,鱼希想到上次见面时,她说了和柳玉瑶住一个房间的事,虽然节目出来后江静白肯定会知道,但她还是希望亲自先和她说比较,然后好脾气的江静白愣是半小时没和她说话,她去都逗她的时候被拉着亲了半小时才撒手。

想到这里鱼希面上燥热更甚,察觉柳玉瑶狐疑目光递过来,她对江静白道:“那我先挂了。”

两分钟后电话那端才传来声音:“嗯。”

听不出喜怒,鱼希心尖却倏地疼了下,被拧着般,她还想和江静白多说两句,但是柳玉瑶灼灼目光看过来,她只好道:“挂了。”

这次江静白回复的很快,声色也恢复如常:“好。”

挂了电话之后鱼希没和柳玉瑶有沟通,她径直抱着睡衣去洗漱,出来的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来,鱼希蹙眉看过去,柳玉瑶把窗户打开,正站在那里,抽香烟?

她居然还抽烟。

似乎和平时认知有了出入,鱼希不由多看两眼,柳玉瑶也转头看她,鱼希刚洗完澡脸上还挂着水珠,被灯照着,亮晶晶的,皮肤微红,长发湿漉漉散在身后,肩上还披着一条白色干毛巾,没了妆容的修饰,她似乎都没多大变化,五官精致,神色清冷。

窗户是开着的,幽香窜着风在房间里四处游走,鱼希收回看柳玉瑶的目光,垂眼从行李箱拿出吹风机,酒店里有备用的,但是她习惯随身带着,吹风机插上电之后发出嗡嗡嗡的声响,打破一室的安静,柳玉瑶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眼前烟雾缭绕,人影晃动,看不真切,鱼希是完全当她不存在啊。

柳玉瑶想到这里随手掐掉了烟,合上窗户,拢了拢睡衣走到鱼希面前,坐下。

状似是要谈话。

鱼希拿着吹风机的手微顿,抬眸看她一眼,关掉了吹风机,房间里陡然冷清下来,没来得及消散的烟味正在肆意蔓延,鱼希启唇:“柳小姐有事?”

“为什么帮我?”柳玉瑶神色认真看着她。

鱼希拨着长发神色自然道:“我说了,我只是不想队友……”

“我说的是热搜的事情。”柳玉瑶目光看着鱼希,其实她这几天一直想到鱼希,除了不服输以外,还因为热搜上的事情,照理她当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节目组虽然辟谣说她和楚淮没有关系,但是鱼希若站出来,或者微博发个模棱两可的话,那她也不会那么快从浑水里走出来,但是她居然没有,真出乎她的意料,连她经纪人都直呼不可思议,还以为两人在节目中产生朋友的感情。

朋友的感情。

柳玉瑶当时听到这个说辞差点没把板子砸在经纪人头上,她和鱼希做朋友?

做梦还差不多!

鱼希和她对视,神色平静,启唇:“那我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

柳玉瑶耸肩:“你问。”

“消息是你自己放出去的吧。”不是疑问句,而是笃定的语气,柳玉瑶微怔,她没想到鱼希居然能猜到消息是她放出去的。

她和楚淮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当初不过楚淮对她有意,她也不反感就顺水推舟在一起了,哪料人家根本没把她当女友,虽然明面上带着她去参加各种宴会,见各种朋友,但私底下,他居然只当她是一个床伴,她虽然没有爬的多高,但被人这么轻视,心头不爽是肯定的,碍着星耀的势力,她断不可能和楚淮主动提分手,但是节目帮了个大忙,所以她才约了楚淮出来。

和她预想的没两样,楚淮果然在消息放出后就和她保持距离,没断的干干净净,但也不会主动联系她了,这一切只有她自己知道,甚至连经纪人都是瞒着的,没想到现在被鱼希挑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柳玉瑶背靠在沙发上,目光对上鱼希的双眼。

鱼希点头:“那就没什么好聊的了。”

“而且你也算帮我了,你后来撤热搜的事情,白姐告诉我了。”

柳玉瑶听到她的话皱眉:“我撤热搜只是不喜欢欠你的人情,上次录节目……”

鱼希打断她的话:“那就行了。”

“两清吧,咱俩之间本来就用不上帮这个字,更谈不上欠谁的。”

柳玉瑶盯着她看,鱼希一副咱俩没关系别攀交情的样子,明明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从鱼希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不爽呢?

她心里窝着一肚子气,开口道:“行,你说的,咱俩两清,关系恢复到没上节目前吧。”

鱼希闻言抬起眼皮:“好。”

柳玉瑶见她风轻云淡火气更甚:“我以后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鱼希吐字清晰:“哦。”

哦,哦你妹呢哦!

柳玉瑶发现自己一碰上鱼希就容易爆炸,那脾气怎么压都压不住,半小时前还想着好好谈话,现在谈个屁,她只想和鱼希干一架!

怎么想怎么生气,肺都要气炸了,她回到房间里狠狠关上房门,砰地一声,然后倒头睡在床上,磨牙给经纪人发消息。

——你给我放点鱼希的黑料!

经纪人很快回她:什么?她惹你了?

柳玉瑶银牙咬的咯吱响:惹了!你给我放点她黑料出去!

经纪人看到她怒火透过屏幕都蔓延出来了,当即回复:好的,我看下。

柳玉瑶看眼屏幕没回复,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在床上翻了两个身之后她去摸手机,却摸到一个袋子,发出刺啦声响,柳玉瑶转头,见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小袋话梅。

半小时后,柳玉瑶经纪人又收到消息:算了,别放了。

经纪人一个电话打过来:“小祖宗,到底怎么了?”

柳玉瑶褪去怒火,捏着袋子道:“没事。”

“那消息还放不放?”

柳玉瑶深吸一口气:“不放了。”

经纪人还想说什么,柳玉瑶接着道:“你就当我前面是放屁。”

……

挂了电话之后柳玉瑶重新躺在床上,不由得回想和鱼希曾经接触的种种,在片场第一次被折了面子,不仅仅是脸面问题,更重要的是资源没了,导致她后期有小半年的沉寂,要不是当时傍上一个导演,她也不会这样翻身,其实有时候想,鱼希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她确实抱着轻视的态度去看她即将要演绎的女主,这样作品出来的质量好不好不说,就是梅导那关都过不了,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她被抢了资源,就是另外一件事。

再加上后来几次鱼希领奖,她陪跑,圈内都在笑她是陪跑冠军,这也导致她对鱼希积压的怨恨,越来越重。

两边溜粉引战吵架是常有的事情,很多黑料她都是杜撰出来的,但是鱼希也‘回报’她更多,要论输赢,还真没有。

她一直以为,她们俩会就这么吵下去,不死不休,但没想到有一天,鱼希会自爆出柜。

她比鱼希出道早得多,自然知道这样的‘污点’对于一个艺人来说意味什么,她当时兴奋至极,终于有个要扳倒鱼希的机会了,她和鱼希斗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压死她了,但是她没想到,两人居然会上同一档节目。

她会认识到不一样的鱼希。

满打满算,她和鱼希除了在第一次在片场说过几分钟的话之外,其余几次见面无不是行色匆匆,或者冷嘲热讽两句,鱼希那张嘴毒的她怀疑是不是抹了鹤顶红,所以见面也是不欢而散。

没想到啊。

柳玉瑶手上捏着话梅,随后靠在床头边,思忖十来分钟后她起身,打开房门,和上次一样,鱼希正睡在沙发里,抱着手机,屏幕是亮着的。

“进来睡吧。”柳玉瑶脸上依旧有愠怒的痕迹,但是开口平静很多,鱼希听到房门口有动静爬坐起身,看着她:“干什么?”

柳玉瑶目光对上她那张神色无波的脸还是堵得慌:“我让你进来睡!”

“不用。”鱼希抱着被子重新躺下:“我不习惯和别人睡一个房间。”

柳玉瑶呼吸急促两秒,咬牙:“冻死你算了!”

门又砰一声关上,鱼希继续躺在沙发上,她抱着手机,见发了消息那端迟迟没有回复,鱼希忍不住又发了条消息。

——江总?

——江静白?

——你到底回不回我消息!

几分钟后,手机传来震动,鱼希拿起手机看眼,见到江静白回复的消息:嗯。

她扬唇,手指点在屏幕:还生气呢?

江静白:没有。

啧,鱼希挑眉:说实话。

江静白:不是生气。

鱼希:不生气你怎么不回我消息。

江静白:因为我在吃醋。

鱼希看到这条消息弯起眉眼,唇角勾起形成弧度,雀跃的心情怎么都压不住。

——那这样好不好,等你回来,我让你惩罚半个小时!

江静白合上文件,拿起手机,心里涌上的复杂滋味顷刻被抚平,有丝甜意弥漫心头,她回复:不好。

鱼希发了个问号过来。

江静白垂眼:惩罚力度不够,翻倍。

鱼希陡然笑开,捏着手机面有悦色,半晌回她:好。

——我等你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4章 节目 下一章:第96章 改观
热门: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三死罪 人性的证明 卡洛琳字体 清洁女工之死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始是新承恩泽时 加贺系列1:毕业 利文沃兹案 他的小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