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清醒

上一章:第85章 破局 下一章:第87章 通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带着江静白进了一栋别墅,门口的女人看到她们惊奇的喊道:“小希?”

听到声音鱼希笑:“陈阿姨。”

她说着把手上的礼品递过去。

陈阿姨放下手中洒水的工具走到鱼希身边, 接过后笑道:“你这孩子, 怎么又买这些。”

“我和你陈叔叔都不用。”

鱼希亲昵道:“那我也不能空手来啊。”

“多没规矩。”

陈阿姨笑:“好好好,我说不过你, 今儿怎么想起来过来了?你都好久没来了。”

鱼希扬唇:“陈叔叔在吗?”

“在在在,他不在家还能在哪。”

“你也是, 来了也该说一声。”

“我们提前做个准备啊。”

鱼希闻言眉目都添了温柔:“好, 下次我注意。”

陈阿姨点头,看向她身后的江静白:“这位是?”

鱼希笑笑:“是我朋友, 姓江, 江静白, 您叫她小江就好。”

“这位是陈阿姨。”

江静白落落点头:“陈阿姨。”

“小江啊。”陈阿姨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名字好听, 人也好看。”

江静白低头浅笑:“谢谢陈阿姨。”

陈阿姨看了好一会才道:“走走走, 别站在门口说话, 进去聊。”

“我去喊老陈,你们先坐。”

说话间人已经往里走了,鱼希在后面和江静白解释。

陈叔叔以前是在盛闲公司上班的, 鱼希那年暑假盛闲不能陪她的时光里,她都是待在陈家,陈阿姨身体不好, 不能生育, 所以他们一辈子也无儿无女,把鱼希更是当成自己孩子照顾,鱼希很喜欢他们家温馨的气氛, 和鱼家完全不同,后来鱼希离开了盛闲,却经常和他们活动。

陈叔叔是在一个项目里和盛闲闹翻的,两人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后来陈叔叔就辞职,再后来搬到a国,接受了这边的工作。

鱼希虽然和盛闲联络的不多,但是每次来a国拍戏,都会过来看望二老,陈阿姨每每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亲闺女,疼惜的不行。

江静白听完点头,她倒是不知道鱼希还有这段过去,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除了提到盛闲,就鲜少说自己的事情,看的出来她并不愿意提到鱼家,所以她并不知道陈叔叔这号人存在。

两人进去没多久,就看到从二楼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穿着居家服,许是因为爱笑,看起来和蔼可亲,他走到鱼希和江静白面前笑道:“小希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陈阿姨在哄我开心呢。”

鱼希垂眼:“抱歉陈叔叔,这半年,有点忙。”

“我知道。”陈叔叔抬手:“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

“也真是倔强,怎么都不肯接受别人帮助,和你妈一样倔性子。”

鱼希听到你妈两个字脸色微变,陈阿姨推了下陈叔叔,他后知后觉的笑:“好了好了,不提,今儿来可得好好陪我吃顿饭。”

“好。”鱼希说话语气轻松,是鲜少的,面对家人的姿态,她笑笑:“今晚我不仅陪您吃饭,我还要陪您喝两杯。”

“看来是有事要说啊。”陈叔叔笑:“那得先说好,帮不上忙的,可别怨陈叔叔。”

鱼希抬头,嘟囔:“帮不上忙,我以后就不来看陈叔叔了,我把陈阿姨接走!”

客厅响起爽朗的笑声,江静白看着鱼希,头次看到她在长辈面前撒娇。

原本应该对父母用的姿态。

盛闲却看不到了。

落座后,鱼希正正式式的又介绍一遍江静白,在称呼面前,她没避讳,反正陈叔叔都知道了,她也就诚实道:“这是我对象。”

对象。

客厅有片刻沉寂。

陈阿姨其实在两人相携进来的时候就猜到了,鱼希何时带过外人来这里,两人不是那种关系,也**不离十,不过她刚刚没提,是不知道鱼希的打算,现在鱼希主动说出来,她自然笑道:“挺好。”

“这个江小姐一看就是人中之凤,小希,你可不能亏待人家。”

鱼希听到她这话偏头:“听到了吗,让我别亏待你。”

江静白垂眼笑:“听到了,那你可要好好待我。”

鱼希难得俏皮起来,伸手戳她鼻尖:“看你表现吧。”

江静白目光从她指尖落在镯子上,笑了。

陈阿姨看到她们聊起来也就说道:“我去做饭。”

鱼希看眼江静白:“我去帮忙,你和陈叔叔说?”

江静白点头:“好。”

鱼希起身道:“陈阿姨,我来帮您吧。”

陈叔叔坐在沙发上给江静白倒了杯茶:“说吧。”

“什么事情,能让小希来求我。”

“这还是我认识小希头一回看到她求我办事呢。”

江静白开口:“是有点事……”

“会下棋吗?”陈叔叔打断她的话,抬头看着江静白:“早就听说b组的江小姐棋艺很好,一直没机会见到,现在有了机会,怎么能不看看呢。”

b组是以前江静白待的小组,分abc组成员,a组只有五个人,都是和盛闲差不多的,在圈子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动动脚,都能摇起经融圈的波浪,b组人十个左右,c组就比较多了,刚进去的都是分在c组,江静白进去之后用四年的时间进了b组,刷新了当时的b组录用记录,不少人正等着看她用多少年的时间进a组,会不会再一次刷新记录,谁料,她突然就走了,说要回国,愿意放弃在这里的所有荣誉。

说走就走,一点不含糊。

这个组织可以说是圈子里挤破脑袋想要进来的,她却义无反顾的走了。

也是随性。

不过就因为人走了,事迹反而更让人瞩目,就好像一段传奇,在最精彩的地方戛然而止,让人不由浮想联翩。江静白之前做过那么多漂亮的项目,哪个不是被当成教材一般,所以陈叔叔知道也不奇怪。

他之前也好奇过江静白回国是因为什么,现在看到鱼希,他恍惚有些明白了。

江静白抬起眼皮:“您认识我?”

陈叔叔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几面之缘罢了。”

“江小姐的事迹,听过不少。”

江静白略微点头,笑:“您是a组的前辈?”

陈叔叔看着她,没回复。

鱼希在不远处的厨房看到闲谈的两个人,江静白依旧落落然的姿态,面色瞧不出喜怒,但她知道江静白现在的心情,肯定有不甘的。

只是她也不想就这么浪费江静白的机会,她说的对,以后说不定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和carl做交易,她现在既然有人脉,为什么要分的那么清,能用起来的,她绝不含糊。

“别看了。”陈阿姨声音带着调笑:“你陈叔叔不会吃了她的。”

最多刁难一下。

毕竟小希在他们眼里和亲女儿没区别,这‘女婿’上门头一件事就是求人,老陈不刁难,说不过去。

鱼希听到她打趣没有不好意思,抬头道:“陈叔叔也吃不了她。”

“她很厉害。”

语气里满是与有荣焉,陈阿姨瞬间就被逗笑:“哟,这帮着外人说话的是谁啊。”

“还是我认识的小希吗?”

鱼希嘀咕:“哪有外人。”

陈阿姨看到她的话彻底笑开:“是是是阿姨说错了 。”

两人边说话边笑,鱼希不会做饭,只能打打下手,帮忙择菜和洗菜,她没穿围裙,依旧一身宽松的衣服,低头洗菜时有水溅到脸上,旁边陈阿姨立刻抹干净手帮她擦掉,她冲着李阿姨笑笑,笑脸映在厨房的窗户上。

外面,站着个人。

盛闲身后的助理小声道:“盛总,还进去吗?”

原本盛闲过来a国主要是和老陈谈事的,只是约的晚上,但是她和江静白聊完时间空出来,就提前过来了,谁料看到这一幕。

盛闲拎着包的手发紧,目光沉沉,就盯着前面看。

鱼希这样的撒娇嗔笑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她恍惚几秒,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鱼希在自己面前开怀的笑了,每次吃饭她都是冷漠的姿态,或者对自己避之千里,讨论的话题也是三句离不开工作,她看到鱼希灿笑的样子,还是在电视剧里,或者广告上。

盛闲身后的助理见她盯着厨房看,也不开口,便识趣的闭嘴。

屋子里气氛融洽,鱼希和陈阿姨一起做饭嬉闹,江静白和陈叔叔因为棋局在争执,互不相让,偶尔有声音飘出来,也是欢笑的。

盛闲垂眼:“走吧。”

“盛总。”助理跟在她身后,见她默然的神色道:“您别怪我多嘴。”

“你也要适当的服服软。”

“鱼小姐是您的女儿,她性格和您一样,都是不服输的,再继续下去,我怕会……”

“够了。”盛闲打断她的话,轻描淡写看她一眼,目光锐利,助理低头。

两个身影很快就从院子里离开了,风一吹,没留下任何痕迹。

鱼希和陈阿姨做好饭去找江静白时就见到她正握着棋子,目光看着棋盘,鱼希不太懂下棋,所以安分坐在旁边道:“结束就吃饭吧。”

江静白转头,冲她笑:“好。”

说话后放下棋子:“结束吧。”

“陈叔叔。”

陈叔叔先前还脸带微笑,听到她话低头看刚刚的棋局,一子定生死。

他输了。

“静白啊,你这不行啊,都不让让我,你说我还怎么给你帮忙呢?”

江静白闻言笑:“陈叔叔,让您就是对您的不尊重。”

陈阿姨走过来笑盈盈道:“瞧着不喜欢说话,嘴还挺甜。”

“吃饭吃饭。”

陈阿姨一声令下,鱼希挽着江静白起身,两人坐在桌前,陈叔叔碎碎念道:“等会吃完再来一盘。”

他想了下:“再来两盘。”

陈阿姨推他:“你上瘾了还是怎么?”

鱼希却没介意,江静白能让陈阿姨和陈叔叔喜欢,她自然也高兴。

午饭上,鱼希想陪陈叔叔喝两杯,被江静白拿过杯子:“我来吧。”

她道:“陈叔叔,我敬您。”

“行啊。”陈叔叔看向她:“喝完我们再去下几盘。”

江静白点头:“好。”

陈阿姨和鱼希就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敬酒,没一会午饭结束,两人又坐在棋盘那里了,依旧是下棋,但两人神色都没放松,陈叔叔道:“赢了我就把提案留下。”

江静白低头握着棋子:“好。”

江静白和鱼希离开时下午三点多,回去是鱼希开的车,江静白坐在副驾驶,两人和陈阿姨道别后就扬长而去,陈阿姨站在园子里和身边的人说道:“闲闲说来的,也不知道几点过来。”

陈叔叔双手背在身后:“该来总会来,避也避不了。”

陈阿姨看他:“两孩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陈叔叔掷地有声:“我答应的事情,我肯定会做到。”

“我就怕闲闲那边……”

“行了,整天乱想。”

两人话题还没告一段落,就见到一辆银色轿车开到门口,接着从上面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盛闲对两人笑道:“怎么都站在门口?”

“算好了我这个时间点过来吗?”

陈叔叔和陈阿姨对看一眼,笑:“当然是知道你来,出来看看。”

盛闲没挑破他的话点头:“进去聊。”

“走。”

陈阿姨看眼鱼希她们离开的方向,又看眼刚刚进屋的盛闲,叹口气,也跟着进屋了。

鱼希开着车打了个喷嚏,她揉揉鼻尖,对江静白道:“包里有面巾,你给我拿一下。”

江静白转头:“哪里?”

“包里啊。”鱼希偏头,没看到自己的包,她立刻让车减速下来慢慢靠着路边,江静白看她在后座位看了几眼:“是不是放在陈阿姨家了?”

鱼希拍了下自己脑袋,俏颜有些懊恼:“肯定是。”

她说:“我先送你去酒店休息,我回去拿。”

江静白摇头:“不用,我陪你去。”

鱼希蹙眉:“可你喝了不少酒。”

江静白笑道:“我还能下棋呢。”

“别担心我。”

鱼希见她执着陪自己去只好道:“那行吧。”

话说完车在路上转了个弯,又折回去,快到别墅时她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车,鱼希将车停在银色轿车后面,打开门,让江静白在车上等她,江静白已经先一步下车了,两人往别墅走去。

大门是开着的。

鱼希转头对江静白道:“肯定是忘了关……”

她声音还没落就听到前面客厅传来谈话声。

“老陈,希希来找过你了?”

“来过了。”

“你答应她了?”

“没有。”

“我答应的是江小姐。”

“老陈!”

“盛总。”身后传来声音,鱼希从门口走进来,面带浅笑道:“盛总有什么话可以直接来问我,找我,不要再找别人麻烦了。”

盛闲转头,见到鱼希,错愕几秒,她很快敛神:“希希。”

“别叫我。”

鱼希没有闲心和她吵架,她刚进屋的所有好心情消失殆尽,只剩下怨气和怒火:“我不配做你的女儿。”

陈叔叔站起身:“小希你怎么回来了。”

鱼希没回话。

江静白道:“她包忘这了。”

她说着从沙发上拎起包:“那陈叔叔,我们先走了。”

她拉鱼希的手臂,鱼希纹丝未动,她目光直勾勾看着盛闲:“盛总要聊聊吗?”

盛闲瞥眼她,又看眼江静白,脸沉下来,点头:“行。”

两人很快换了聊天的地方。

余下三个人站在外面。

陈阿姨一脸着急:“会不会吵起来?”

这两人的性子一样,谁都不服谁,盛闲还好,久居高位,不会轻易动怒,也不会随意吵架,但是鱼希就难说了,她憋了这么久,上午又被盛闲刺激到,所以就连江静白也没办法保证她会不会和盛闲吵起来。

“你想聊什么?”盛闲进屋后坐在沙发上,谈判的气势。

鱼希丝毫没避让:“就聊聊你打算做什么?”

“拆散我和她?”

“然后呢?选个你们认为合适的对象,结婚?”

“你说吧,你看上哪家公子哥了。”

盛闲沉着冷静,她没回话,反而一直在看鱼希。

中午她在厨房笑的温柔,举手投足都是女孩的样子,会撒娇,隔那么远她仿佛都能听到鱼希的笑声,现在面对自己,却一脸愤怒,双眼藏着火光,灼灼燃烧。

盛闲垂眼,启唇道:“希希……”

“叫我鱼希。”

盛闲顺从:“好,鱼希。”

“我不会强迫你去接受别人的感情。”

鱼希嗤笑:“那你现在是做什么?”

盛闲气定神闲:“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你姓鱼,是我女儿,所以有些事情,我必须管。不管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是不会轻易松手的。”

“对于抛弃你一次的人。”

“我不可能再相信她。”

笃定的语气,鱼希突然就被气笑了,她之前说的那么多话,在盛闲看来,不过是小孩子闹脾气而已,她根本就没有当真。

鱼希心里涌上悲伤,眼眶微热,在鱼家和盛闲面前,她不配拥有声音,也不配拥有想法。

“随你吧。”鱼希轻飘飘的说。

声音褪去愤怒,一脸漠然,双眼微红却哭不出来了。

她对眼前这个人。

完全死心了。

“你说得对。”

“你不相信江静白。”

“好,如果江静白这次还会抛弃我,是我眼瞎。”

“我会主动和鱼家,和你断绝关系。”

鱼希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道:“老死不相往来!”

盛闲怔愣:“鱼希?”

鱼希神色趋于平静,只是声音透着寒意,她抬头,神色倨傲:“你不是喜欢赌吗?”

“那我们就赌这一把。”

盛闲闻言握紧双手,没吭声。

鱼希走出房间的神色很平静,甚至脸上还有个淡笑:“陈叔叔,陈阿姨,我和静白先走了。”

“有空再来看你们。”

陈叔叔和陈阿姨互相看一眼,连连点头:“好好好。”

鱼希牵着江静白:“走吧。”

江静白什么都没问,和二老打过招呼就离开了陈家。

上车后,依旧是鱼希开的车,两人一路都没说话,到酒店后鱼希跟在江静白身后进了房间,鱼希坐在沙发上,低头道:“你知道我和她聊了什么吗?”

声音稍低,眼梢泛红,虽然鱼希在尽力克制,但身体依旧在轻颤。

她还是生气的。

气到发抖。

江静白伸手抱着她:“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现在的鱼希,就和八年前的她一样,知道盛闲插手她家的生意,导致她爸去世,她当时也是如此的愤怒,不,她比鱼希更愤怒,她甚至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找盛闲。

在公司下面等了两天两夜,晕过去之前她见到盛闲红唇轻启落下四个字:“不知死活!”

是啊,她当时就是不知死活,妄想要一个说法。

可惜人家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她和盛闲的差距,实在太大,大到她无法抗衡,所以选择逃避。

她和鱼希提了分手。

一走就是八年。

似是想到八年前的事情,江静白神色也慢慢沉下来,她对鱼希道:“鱼希,累了就去睡一觉。”

她说着抱过鱼希:“我送你进去休息。”

门打开,刚刚还配合她横抱的鱼希却挣开她怀抱,从她身上跳下来,江静白来不及收势,往后退两步,鱼希站在她身边,伸手关上了房间的门。

咔擦一声,在这安静的氛围下,仿佛是某种暗示。

江静白握起手:“鱼希。”

鱼希看向她:“嗯?”

“我和她说。”

“如果这次你再放弃我。”

“我就和鱼家,和她断绝关系。”

“鱼希!”江静白面露愕然,鱼希却率先凑上红唇,将她推靠在门上,江静白的唇舌间满是酒气,不是很浓郁,却很醉人,鱼希深深的吻着她,声音细细碎碎传来:“所以你不能辜负我。”

“江静白。”

“你不能。”

微弱带着哭腔的声音让江静白扯开她,见到她脸上已经湿漉漉的,江静白用指腹掸去泪水,安抚她:“好。”

“我不能。”

“死也不能。”

鱼希听到这个字眼用嘴堵上她的唇,此刻她不想再听到任何的声音,也不想听到任何人说话,她只想和江静白在一起,只想和她缠绵,用尽力气。

两人拥着吻在一起,在房间里跌跌撞撞,江静白抱着鱼希到窗边,伸手合上帘子,房间里顿时暗下来,鱼希还附在她身上,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鱼希捧着江静白的脸吻她,另一只手解开江静白的衬衫扣子,江静白握住她手,鱼希停下动作,看着她。

“我现在很清醒。”

“非常清醒。”

“我想要你。”

江静白抓住她的手慢慢放松,鱼希的手挣脱开,衬衫扣子在她手上跳舞,精致的锁骨跃入眼帘,鱼希之前从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江静白,那个从前当成信仰的人此刻就在她身边,只要伸手,就能轻易触碰,甚至还能相拥,她心头溢上从未有过的满足,宛如喝了陈年的烈酒,微醺。

房间里温度急剧升上来,鱼希低头探索半天才抬眸看江静白,委屈道:“解不开。”

她唇瓣被吻的通红,微肿,双眼点水,染了雾气,衣服半挂在肩膀上,说不出的妖娆,长发散在身后,活脱脱的妖精转世。

江静白见状咬咬唇,还是翻了个身将鱼希压在身下。

“我来吧。”

“你……”鱼希刚开口,就察觉身体里滋生异样的感觉,太陌生了,陌生到她有些茫然,还有些无措,江静白见到她如小白兔一样惊慌神色莞尔,附在她耳边轻声道:“不用紧张。”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5章 破局 下一章:第87章 通宵
热门: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爱的重量 欧美风聊斋 埃及十字架之谜 但丁俱乐部 车站 将军攻略 占星术杀人魔法 花骸 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