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谈心

上一章:第82章 谈心 下一章:第83章 节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静白打开灯, 鱼希跟在她身后, 两人走到沙发前,江静白放下公文包,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完全是要大展厨艺的语气,鱼希脸上笑意没忍住, 越加明显:“水饺?”

“还是不放盐的面条?”

知道她在打趣自己, 江静白也是顺着她的话说道:“偶尔尝试不同口味, 也是好事。”

鱼希娇嗔她一眼,坐在沙发上:“点外卖吧。”

江静白坐在她身边, 拿手机:“吃什么?”

鱼希认真想了几秒, 并没有什么想吃的,她原本就没心情吃饭,想直接回去睡觉, 怕江静白担心,所以她才到这边来,现在被这么一问,她想半天:“点些啤酒吧。”

“不想吃饭。”

江静白蹙眉:“空腹喝酒不好。”

鱼希瞥她,真古板!

她点头:“那你去买酒,我下面条。”

江静白看向她:“你会做饭?”

鱼希一脸坦然:“当然不会, 但是我觉得你说得对。”

“偶尔尝试不同口味,是好事。”

“江总,去吧。”

江静白没辙看她:“我冰箱有啤酒。”

鱼希站起身, 快走几步站在冰箱门口, 打开, 果然看到两排并列的啤酒,她咋舌:“你还喝酒?”

江静白浅笑:“尝试不同口味而已。”

鱼希:……

她拿了几罐出来放在茶几上,对江静白说:“我去下面条。”

江静白拉住她手腕,抬眸:“还是我去吧。”

鱼希点头:“好。”

等到江静白下好面条出来的时候,鱼希已经喝了三罐啤酒了,她是真的胸闷,也是真的郁郁,盛闲的态度是要管到底的样子。

可凭什么?

她有什么资格管着自己?

从来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却非要横插一手,到底她对盛闲而言,是什么?

鱼希越想心情越不快,江静白端着两碗面条出来时就看到她站在窗台前,单手拎着啤酒,正在轻轻摇晃,纤细白皙手腕在灯光下近乎透明,长发扬起,侧脸绷着。

江静白站在阳台门边,看到她仰头又喝了一口,眼梢的红晕还没有淡下去,多了分楚楚可人之态。

她上前两步。

从背后抱着她。

鱼希身体一绷紧,继而闻到身后的味道,才慢慢放松下来。

“面条好了?”她问,侧头。

江静白双手环着她腰部,沉声道:“对不起。”

鱼希被她突如其来的道歉弄懵了。

“什么?”

江静白垂眼:“我不想你在我和你妈妈之间为难。”

鱼希苦笑:“你道什么歉。”

她说:“该道歉的人是她。”

“毁了你八年的人也是她。”

“你不恨她吗?”

江静白闻言静默几秒,诚实点头:“恨。”

“也恨我自己。”

“恨我没和你说清楚。”

“让你也跟着痛苦八年。”

当初鱼希问她那句话的时候,她明明可以反驳的,但是她没有,她当时对盛闲恨急,连带迁怒到鱼希身上。

如果她当初换一种方式分手。

也许鱼希这八年,就不会过得如此痛苦了。

江静白每每想到这都疼得喘不上气,她是真的恨盛闲。

也真的恨自己。

鱼希将啤酒罐放在旁边的桌上,返过身抱着江静白。

她是恨过江静白,甚至知道真相的时候,也怨过她,毕竟两人之间横穿了八年的 长河,要想她马上做到心无芥蒂,她做不到。

但是她愿意尝试。

只要这个人是江静白,她愿意。

月色下,两人相拥而立,时光静好。

几分钟后,江静白平复心情拉着鱼希去吃面条,搭配上啤酒,鱼希绝口不再提盛闲的事情,反而说了些以前拍戏的趣事。

“你知道我第一次领奖以后,在后台哭成什么样吗?”

“白姐说我浪费两包面纸。”

江静白想到她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神色倨傲,面对送过来的奖杯,她也只是浅浅说道:“谢谢。”

“谢谢导演和整个剧组,也谢谢支持我的粉丝,我会继续努力的。”

一袭曳地长裙站在台上耀眼夺目,声音不疾不徐在整个会场散开,这个画面她曾经翻来覆去看很多遍,没想到下了台,她就哭鼻子了。

似是想象到那样的场景,江静白眉梢染上笑意。

“还有一次,我要拍绑架的戏,导演……”

断断续续的聊天声在客厅响起,阳台半开,偶尔寒风吹进来,鱼希边喝啤酒边吃面条,还边说以前的趣事,气氛静谧,江静白偶尔也附和。

“有,我看过。”

“你真的看过?那部电视剧可烂了!”

江静白晃了晃手中啤酒,笑:“不会,很好看。”

鱼希扯嘴:“哪里好看了?”

江静白定定看着她:“里面的你,好看。”

鱼希被她突如其来的告白呛了口啤酒,她咳嗽几声,脸上浮上红晕,面前的两碗面条早在不知不觉中下肚了,啤酒也喝了十来罐,茶几上摆了好些空罐子。

她咳嗽完见江静白还盯着自己,鱼希脸上红晕扩展开,连着白皙的脖颈都漫上红意。

“我先回去了。”

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劲,鱼希率先站起身。

江静白伸手拉住她:“再陪我一会吧。”

见鱼希看过来,她说道:“我明天就要去a国出差了。”

鱼希心尖一跳:“什么时候回来?”

江静白回她:“还没定,等处理好。”

知道她说的处理是指什么,鱼希忍住要走的步伐,往后坐在地毯上。

“再陪你半小时。”

江静白笑:“好。”

半小时后,鱼希咬唇:“再陪十分钟!”

……

半夜,江静白见鱼希已经趴在茶几上睡着了,她坐在鱼希身边,后背抵在沙发上,手上还拎着一罐啤酒,她纤细手指握住罐子,白与黑形成鲜明对比,江静白仰头喝掉最后一口,将罐子放在茶几上,也趴在鱼希身边,和她面对面。

以前上晚自习的时候,鱼希总喜欢这样趴在课桌上,耳朵里塞个耳机,边听歌边看着她,她有时候忍不住也会学着鱼希趴在课桌上,然后两人对视,鱼希会给自己塞一个耳机。

慢悠悠的音乐在两人耳朵里蔓延,鱼希手在桌子下面会做些小动作。

偶尔拉她袖子轻摇慢晃。

偶尔拉她手细细摩挲。

江静白握住鱼希的手,放在茶几下,指腹捏着她的纤细手指,一寸一寸的抚摸。

半晌。

她凑上前,做了件以前上学一直很想做,却没敢做的事情。

唇瓣湿润,两人唇齿间还残留相同的啤酒味道,微熏,夹在说不上来的甜气,江静白深深的吻了她之后才抱起鱼希,放在后面的卧室里。

走出房间之后她去冲了澡,看眼时间,快到深夜,另一个国度,应该是下午。

她迟疑几秒还是拨个电话出去。

一夜闹腾,鱼希次日天蒙蒙亮就醒了,她先是眨眼,然后一 骨碌爬坐起身,房间里的格局和她那个完全不一样,但是也熟悉。

她可不会忘了第一次在里面醒来是什么场景。

那次她喝醉了,忘了醉酒的事情。

这次她可没忘。

可能是因为喝不算多的缘故,她不仅没忘还记忆犹新。

鱼希抚着额头,想到自己昨夜口渴起来喝水,见到某人后两眼放光,恨不能贴在别人身上的场景。

两个词形容。

惨不忍睹。

不忍回忆。

她原本因为宿醉的头更疼了。

房门被敲响,江静白的声音随之响起:“鱼希?醒了吗?”

鱼希咳嗽:“嗯,刚醒。”

“等会我开门。”

话音刚落江静白就打开门进去了,她进去后说道:“给你熬了醒酒汤……”

话没说完盯着鱼希看,下意识的抿唇,双手悄悄握起。

鱼希顺着她怪异的目光看向自己,随即惊呼一声:“不许看!”

日哦,她怎么忘了半夜起来喝完水硬是要人家陪自己洗澡,不陪她洗澡她还一边哭一边骂人,最后被江静白推进浴室里,冲澡出来连内衣都没穿。

刚刚这么一骨碌坐起来,睡袍扯开大半,被子盖在腰部,半个酥胸露在外面,红点隐约可见。

鱼希的脸色瞬间涨红,眼底都有了水光。

“你别看!”

江静白听出她声音里的急躁安抚道:“没事,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近视。”

鱼希:……

骗鬼呢,她视力多好她又不是不知道,不过现在气氛如此尴尬,也不适合讨论这样的话题,江静白背对她说道:“我先出去了。”

“你——整理好出来。”

鱼希的脸上再一次被红潮覆盖。

等到她出门的时候江静白已经做好早点了,还煮了醒酒汤。

“尝尝?”

鱼希捧在手里,她饭菜味道做的不行,这醒酒汤倒是很正宗。

“喝完吃早饭。”

她说一句,鱼希跟着照做一件,饭桌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鱼希吃完早点,小声道:“我昨晚,有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问话的时候头低着,右手无意识的捏紧筷子,和上次问她的态度截然不同。

江静白没戳穿她,只是摇头:“没有。”

“你昨晚洗了澡就休息了。”

鱼希捏着筷子的手慢慢放松:“那就好。”

她抬头:“你知道的,我一喝酒就断片,要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别介意。”

江静白扬唇笑:“当然不会介意。”

“你就算真的想做什么,我也可以配合。”

呵!配合个屁!鱼希在心里默默念叨。

昨晚上硬是不脱衣服的也不知道是谁。

鱼希低头咬唇,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看眼屏幕,是钟晨的电话。

她起身道:“我先走了。”

说完她又问道:“你几点的飞机?”

虽然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去送机,但是问一下,心里舒服一点。

江静白站起身:“九点。”

“你先去工作吧。”

鱼希落落点头:“好。”

还想说什么,没说出口,她咬唇,刚动身形,身后喊道:“鱼希。”

声音稍低,透着软绵,鱼希心柔软几分:“嗯?”

她转头,看向江静白。

江静白趁她转头时往前走一步,站在她身边,头一低,在唇角亲了口,酥酥麻麻的感觉袭来,鱼希脑子懵了下。

“你想做什么, 我都可以配合。”

“但是我希望我们都是在清醒的情况下。”

鱼希眨眼,听懂她说的意思之后脸上飞起红晕,双眼点水,唇角抑制不住的扬起:“知道了。”

说完她加了句:“早点回来。”

江静白舍不得的抱了抱她:“我会的。”

“等我。”

鱼希走出江静白公寓时钟晨又准备打电话,还没拨出去,隔壁门打开,鱼希从里面走出来。

身上穿着白色浴袍。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就算要睡,也是睡我这边,记住了?

钟晨跟着鱼希进屋,等到门合上的时候她才嘟囔:“希希你脸疼吗?”

鱼希:……

她的脸来不及疼就投入工作了,一连三天都忙的连轴转。眼看这部戏就快要结束,白雨棠想再给她拉一点资源,开始频繁联系广告商这些,但是得到的回复寥寥无几,甚至有些听到鱼希的名字就摆手说暂时不考虑合作。

白雨棠心里着急,但是怕鱼希伤心,所以没和她说,再加上现在还有另一部古装剧的资源,所以也能暂缓局面。

第二期节目录制是定在周四,鱼希把第二期录完,回来杀青这部偶像剧。

赵导没什么意见,他现在对鱼希是非常满意的,自打上次鱼希在片场发过火之后大家对演戏就格外的上心,就连一直和他闹矛盾的监制,这次也是不说二话,陪着干,所以鱼希的行程调动,他很快就同意了。

鱼希也要为第二期做准备。

说是做准备,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这个节目组给她的感觉就是,神秘。

什么都不会提前透露给嘉宾,不管是内容,还是场地,或者是几个项目,她们都守口如瓶,就连柳玉瑶那样的大咖她们都不会说,更别提她现在的身份,更是打听不到消息。

只能随性发挥了。

白雨棠对她第一次上综艺,很担心,嘱咐了很多,虽然之前已经录制过一期了,主持人都连连夸鱼希,但到底是她首次的综艺荧屏秀,说不担心是假的。

第二期录制完,就开始放第一期的节目。

以此类推。

所以白雨棠也不用担心太久,她只要看第一期出来的反应就好了。

鱼希下戏的时候见到钟晨小跑过来,手上还拎着手机,她接过来,听到白雨棠的声音:“明天录制,别忘了。”

“我知道。”鱼希说:“放心。”

白雨棠:“要我送你过去吗?”

鱼希摇头:“不用,你明天不是要陪陶倚彤去参加时装秀吗?”

白雨棠张张口:“你知道?”

剧组里的人都知道。

劲鸥的资源还是不错的,再加上陶倚彤并没有什么黑点,所以稍加运动就小红起来,还是不难的,白雨棠现在的资源,大部分都是给陶倚彤在争取。

当然鱼希也不会幼稚到吃这样的醋。

毕竟她现在的情况她了解。

白雨棠如果有一丝机会,也会帮自己的。

想到这里鱼希笑:“当然知道,白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瞒着我。”

“我只是怕你不高兴。”严格论起来,她和鱼希相处时间最久,也更偏爱鱼希,但是陶倚彤毕竟是她手里另一张牌,她也不想搞砸了。

鱼希了然:“行了,我还能有戏拍就满足了。”

“什么高兴不高兴。”

白雨棠点头:“那我挂了,对了,你等会别忘了发个微博,宣传下第二期。”

鱼希打开自己的微博:“好。”

挂了电话之后她点进了乐果综艺的官博,第二期的消息刚放出来,其他几 个艺人还没转发,鱼希就扒拉一下评论。

——希希上次哭怎么没消息了?

——管她有没有消息,同性恋还出来拍戏,膈应谁呢?

——就是,鱼希也是脸大,居然还好意思上节目,看到这张脸我就反胃,同性恋都是精神病患者,建议及时治疗。

——楼上又在放你妈的屁?同性恋怎么了?和你什么关系?滚你妈犊子!

——好了好了,希希粉都理智一点,我们不给希希招黑。

——对对对对,我们等节目出来,做个理智粉,别和畜生吵架。

各种评论都是围绕她展开,其中肯定还有节目组找的水军,看来第一期炒她在鬼屋哭的那件事无疑了,她只是粗略看几眼,随后张乐乐率先发博了。

张乐乐:一个星期一度的小聚,我来啦!你们想我了吗?乐果综艺:第二期录制开始了哦:鱼希柳玉瑶赵清平张乐乐周晓王语春。

很快周晓和王语春就和张乐乐发了互动,柳玉瑶那边还没动静,鱼希在她之前发:鱼希:想你们了。张乐乐:一个星期一度的小聚,我来啦!你们想我了吗?乐果综艺:第二期录制开始了哦:鱼希柳玉瑶赵清平张乐乐周晓王语春。

微博发出来,预料中粉丝会炸锅,不过比鱼希想象更夸张一点,她们速度非常快的从官博转移到她微博下面。

热评第一瞬间就被同节目组的几个艺人霸占了。

王语春:女神,我们也想你。

张乐乐:王语春,骗子!说好的我带你吃面条,你就爱我的呢?都是骗我的!

周晓:我也来报道!

赵清平:年轻啊,真好。

鱼希看到这里莫名笑了笑,在她发博没两分钟,柳玉瑶也转了她的微博。

仿佛是在比咖位,最有名的就要最后压场一样。

柳玉瑶:期待二期鱼希:想你们了。张乐乐:一个星期一度的小聚,我来啦!你们想我了吗?乐果综艺:第二期录制开始了哦:鱼希柳玉瑶赵清平张乐乐周晓王语春。

她转发的时候还不忘留言,鱼希微博下面立刻涌进来一批柳玉瑶的粉丝,在她那层楼点赞加评论,鱼希看着粉丝高涨的热情扯了扯嘴角,关掉手机。

钟晨看她收了手机,问道:“希希,赵导问你有没有事,要加场夜戏。”

鱼希偏头:“没有。”

“加吧。”

钟晨又小跑出去。

鱼希在棚子里小坐了一会,站起身走走,快要结束,好多演员的剧情开始挨个杀青,剧组里的人并没有留下几个,主要演员也只剩下她和纪霖枫,陶倚彤这两天开始频繁跑通告,另一个男配也是忙到不见不到人。

纪霖枫也忙,不过他是主演,戏份重,再忙也没办法。

至于鱼希。

纯属闲的。

她应该是这个剧组里,最悠闲的了。

这个电视剧就要杀青了,手上只剩下一个综艺节目和另一部女二的古装,刚刚安慰白雨棠说心里不介意,但实际上,还是难受的厉害。

人的情绪,真是说来就来。

鱼希走几步憋不住溜到角落里,开始打电话。

远在a国的江静白刚睡了两个小时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她按着眼皮喊道:“鱼希。”

“下戏了?”

出国后鱼希没怎么给她打电话,似乎是知道她比较忙,就鲜少联系她,两人最多的就是信息交流,这样打电话过来的机会,还真不多。

鱼希压下心头淡淡的不舒服,听到江静白略微沙哑的声音,她问道:“又熬夜了?”

白雨 棠以前经常熬夜,声音她听得出来。

江静白没瞒着她:“嗯。”

“还有点小问题,昨晚加了个班。”

鱼希心里那点小悲伤瞬间转成心疼:“几点睡的?”

江静白看腕表:“有几个小时了。”

“别担心,我会照顾自己的。”

鱼希嘴硬:“我才不担心。”

说完她道:“好了我挂了。”

江静白听到她声音问道:“是不是有事?”

“怎么了?”

问话声轻软,带着沙哑,却意外的让鱼希放下所有心防和戒备,她咬着手指道:“没什么。”

江静白被吵醒也没了睡意,干脆坐起身,她身上套着一件薄款的睡衣,罩住她玲珑身段,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是在担心工作上的事情?”

鱼希低低嗯声。

江静白安抚她:“没事的。”

“鱼希,你知道你在我心里像什么吗?”

鱼希设想过几个答案,最后回她:“不知道。”

江静白声音温雅,透着浅淡的笑意:“像夜明珠。”

夜明珠?

鱼希噗一声笑出来。

“你是想说,我照亮了你的黑暗人生?”

什么土味情话。

江静白却道:“不是。”

“鱼希,你照亮的不是我的人生,而是你自己的。”

“你会点亮整个娱乐圈的。”

鱼希听到这话慢慢敛起笑容,心头涌上复杂的感觉,她想回什么,却发现话梗在嗓子口,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电话那端有闹铃响起,鱼希掐着自己的手,眨眨眼,深呼吸后说道:“我先挂了,要拍戏了。”

江静白默许:“嗯。”

挂断电话之后鱼希还沉浸在刚刚她的那句话里,眼眶微热,直到钟晨找到她有些诧异道:“希希,你在这干什么?”

这个棚子靠边上,都没人,她要不是去拿东西也找不到鱼希。

鱼希起身:“没干什么。”

“准备好了?”

钟晨摇头:“还没呢。”

“赵导让我过来问你要不要先吃晚饭。”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2章 谈心 下一章:第83章 节目
热门: 他的小草莓 合笼蛊 包青天:沧浪濯缨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穿到蛮荒搞基建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九鼎记 独眼少女 分水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