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对峙

上一章:第80章 胸闷 下一章:第82章 谈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静白帮鱼希做了一刻钟的人工呼吸, 直到她唇瓣微肿才松开她, 鱼希靠在她身边双眼点水, 雾蒙蒙的, 眼神不复清明, 有丝意乱情迷,双颊绯红,唇瓣更添了艳色。

往日的倨傲都化成水。

只是一张俏颜,越发动人。

“下午还要拍戏呢。”鱼希咬唇推开她,唇上酥酥麻麻的刺痛。

江静白点头:“抱歉,我下次注意。”

鱼希转头,没好气瞪她,只是毫无气势, 江静白抓着她肩膀的双手紧了紧, 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亲过就要走?”鱼希嘟囔:“果然是渣女!”

江静白:……

被迫接受这个称呼的她没看鱼希, 而是平复紊乱的心跳,脸上的红晕, 她握着的手松开,很诚实道:“我怕不走, 又想亲你。”

鱼希:……

很好,吃瘪都要有来有往。

鱼希扯唇:“那你离我远点。”

满屋子的旖旎已经消散不少, 江静白也平缓了呼吸,她走到鱼希身边, 坐在沙发上, 摇头:“我要是不呢?”

鱼希看她坐在自己身边, 声音添了笑意:“你不,关我什么事?”

话音落,身边的人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江静白双手搂着她的肩膀,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轻松:“当然关你的事。”

“鱼希。”

短短一个称呼,两个字,在鱼希心尖泛起波澜,她耳垂红透,这声呢喃比平时更轻,更软,更让她无法退缩。

“你还是快走吧。”鱼希强迫自己从她怀中离开,咬唇道:“我怕自己也忍不住。”

尝过的味道太过于甜美,和八年前吻合,那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想念,被揭开一个小口,情绪瞬间就奔涌而出,侵占两人的胸膛。

熟悉的悸动,杂乱的心跳,两人四目相视时掩饰不了的情意,还有那双柔软的唇瓣。

无一不是诱人至极。

江静白到底还是没忍住。

她又倾覆上去。

两具身体越拥越紧,仿佛要融合在一起,鱼希被她压在怀中,动弹不得,刚想说话,江静白就长驱而入,湿润带着香甜的气息传来,江静白的舌尖临摹她唇形,一遍,又一遍。

刚刚消散的旖旎气氛重新包裹两人,比刚刚更炙热。

温度急剧升高,鱼希手环在江静白脖颈上,将她拉向自己,江静白搂着她腰,鱼希被亲到浑身无力,她后背抵在沙发上,前面是江静白的压迫。

唇舌的嬉戏,胸口的挤压,那双手一直很规矩的放在她腰部,却像是在抚摸她全身,酥麻痒各种说不出口的感觉从心头冒出来,她难受的眼睛添了水光。

鱼希只觉有种不可言喻的冲动从身体里传来,让她脑神经死死绷着,直到江静白松开她唇瓣,她才得以呼吸新鲜空气。

身体,还在轻颤。

“你真的没有骗我吗?”沙哑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江静白微怔:“什么?”

鱼希咬唇:“你在国外,真的没有谈过女朋友?”

江静白依旧懵懵的样子:“当然没有,怎么了?”

鱼希憋口气。

怎么了。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能这么大?

她八年没谈对象——“那你怎么这么熟练?”

江静白倏地明白她在说什么,点头:“因为我每天都有训练。”

“和谁?”鱼希脸色陡然冷下来,目光尖锐。

江静白看着她:“和鱼希。”

“在梦里。”

鱼希:……

撩死人算了!

江静白被赶出休息室。

路过棚子 的时候迎面走来莫宁欢,她一看到江静白就激动的挥手:“江总!”

肖助理刚想拦住,江静白说道:“没事。”

声音还透着压抑不住的愉悦。

肖助理点头往后站一步。

莫宁欢小跑到江静白面前:“江总下午好!”

江静白笑:“你好。”

莫宁欢傻里傻气的样子:“你要走啦?”

“这几天我收集好多希希以前的旧照,我过会发给你啊。”她一脸坦然,天真无邪,提到鱼希时双眼亮晶晶的,满是对偶像的喜欢,崇拜。

江静白很喜欢她这样的赤诚,点头:“好,谢谢你欢欢。”

莫宁欢摆手:“不客气,好朋友嘛,就是要互相分享!”

说完她咬着舌尖,有些尴尬:“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江静白脸上露出轻松笑容:“当然是。”

“nice!”莫宁欢一扫刚刚的尴尬,脸上重新挂上灿笑,朝气蓬勃。

身后肖助理提醒:“江总,我们该走了。”

江静白点头:“先走了。”

莫宁欢连连点头:“回见!”

上车后,江静白的手机一阵嗡嗡嗡直响,她点开群,果然是莫宁欢发给她的照片,还不忘传到相册,江静白琢磨两秒,也给她发了一张。

鱼希站在阳台上,晨曦洒落,她身穿白色薄款细纱睡衣,无袖款,手臂白皙似雪,纤细有力,她微微合眼,感受微风的轻触,身后长发扬起,阳光跃在她身上,给人无限遐想。

莫宁欢一看到这张照片顿时觉得之前自己的那些照片都是灰蒙蒙的,毫无生气。

一张照片秒杀她之前群相册的所有照片。

大佬就是大佬,照片都比她高级有档次感。

莫宁欢自闭了。

江静白发了一分钟后又撤回了。

莫宁欢:!!

莫宁欢迅速打字,还没发出去,就见到消息。

群里,江静白:不好意思,发错了。

莫宁欢:我还没保存呢?可以再发一次吗?

江静白:没保存吗?

莫宁欢:嗯嗯!

江静白:那最好。

莫宁欢:……

她二次自闭了。

江静白收起手机,肖助理见状插缝说道:“江总,我觉得林氏的提案,我们不妨放放?”

听到她的话,江静白抬眸,看向她后脑勺,顿几秒说道:“没关系。”

“你帮我订一张去a国的机票。”

肖助理愕然:“定飞机票?”

a国?

她随即问道:“是胡总让您过去吗?”

江静白神色恢复淡淡然,眉梢重新拢上锋利:“差不多。”

肖助理似懂非懂,她点头:“定哪天?”

江静白开口:“明天。”

事情越早处理越好。

肖助理:“好的,我回公司就给您安排。”

江静白略略点头。

车在路上疾驰,到公司后江静白给鱼希发了汇报消息:我到了。

鱼希正靠在沙发上,手机屏幕亮起,随即响起声音,她拿过来看眼,江静白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短,她回:知道了。

刚发出去没多久,休息室门被敲响,钟晨在外面喊道:“希希。”

“要做准备了。”

鱼希爬起身:“来了。”

下午的戏份有点多,临近结束,不仅戏份重,赵导也更龟毛,表情眼神不对也会重复拍很多次,所以越到后面,就会拖得越晚。

鱼希下戏已经是八点多了,众人忙忙碌碌准备去酒店休息,钟 晨扶着她上车,问道:“我们先去吃饭还是……”

话没说完被打断,鱼希偏头看她:“去公司吧。”

钟晨懵一秒:“公司?”

随后她了然:“好。”

鱼希看她表情笑:“去全球。”

“啊?”这次钟晨是真的懵了。

鱼希出道几年,从没来过全球的总公司,她和盛闲,鱼京涛多半都是约在外面吃饭,运气好,一年两次,运气不好,一年一次。

鱼京涛是个孝子,老爷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敢忤逆。

每次见面都偷偷摸摸生怕被老爷子知道,又会闹起来。

其实鱼希还有个大伯,但是她大伯天生不喜欢政治,他去部队还是老爷子压着去的,退伍之后他就拒绝老爷子铺好的路,坚持要开公司。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老爷子对鱼京涛的管理就更上心,鱼京涛这一生,都是老爷子安排的,小时候鱼希经常被灌输这样的思想,以后不要向你妈妈学习,要多学习你爸爸,那时候盛闲不经常回来,她半年都不见得能看到一次,久而久之,形成她妈妈不好的观点。

后来小学毕业后,盛闲陪了她一个暑假,就是那次,她对盛闲的看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观念也是在那个暑假被重新塑造。

人各有志,她妈妈喜欢公司,她爸爸喜欢权利,没有谁比谁更高雅。

也谈不上谁更好。

后来她执意进娱乐圈,不惜和老爷子撕破脸,也是这个原因,她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做某个人的傀儡,附庸在别人的权力下,一辈子抬不起头。

想到这里,鱼希做了个深呼吸,钟晨见到她神色不是很好看有些担心道:“希希,你怎么了?”

“怎么突然想来这里了?”

她跟着鱼希这几年,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要来全球。

难道她真的想通,回来继承家产?

钟晨眼睛瞪得很大,她正在想,要是鱼希回来继承家产,是不是要做个总裁?那她当秘书肯定不够格啊!

“停止你的胡思乱想。”鱼希清冷的声音打断她思绪:“我来只是拿件东西。”

钟晨松口气的同时问道:“什么东西啊?”

鱼希神色清冷,侧脸绷着,却没回钟晨的话。

什么东西。

当然是她的爱情。

盛闲接到鱼希的电话会议还没结束,助理走到她身后小声道:“盛总,您的电话。”

什么电话居然要打断她的会议,盛闲眼里隐隐有些不高兴,等到看屏幕上名字时,那些阴蛰一扫而空,她接起电话:“希希。”

“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她和鱼希素来不是很亲,很大原因,是因为她忙。

想到这里她声音添了歉意:“是不是有事?”

“妈,我在你公司楼下。”鱼希声音很平静的说道:“要我上来,还是你下来。”

会议室很安静,盛闲按了微疼的头:“你先上来吧,我会还有十分钟。”

鱼希点头:“好。”

应话,挂断,下车,动作一气呵成,钟晨小跑跟在她身后,两人往里走,前台认出她:“鱼小姐?”

显然不可置信的样子,虽然公司没有谁不知道鱼希和盛闲的关系,但是这过来公司,还是头一回,所以她立刻上前询问:“鱼小姐是找盛总吗?”

鱼希神色清冷,声音都透着寒意,姿态倨傲:“嗯。”

气势有些迫人,前台站在她身边顿时感觉压力袭来,她低头:“您稍等,我联系——”

话还没说完,电梯门打开,盛闲的助理站在门口,她笑:“鱼小姐,盛总让我下来接您。”

前台 这才弯腰:“鱼小姐,请。”

鱼希淡淡嗯了声,气势从容,她踩着高跟鞋上楼,助理直接按亮电梯,到总裁办时她才说道:“鱼小姐,盛总还在开会,您请跟我来休息室等她。”

“好。”原本她也没想一来就能见到盛闲。

毕竟盛闲忙,已经是常事。

助理领着鱼希去休息室,钟晨跟在身后屁颠屁颠的,这里的一切都透着高端大气,她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四周纤尘不染,大理石都透着威严庄重,助理走路踢踢踏踏,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

“这边请。”

她说着打开一道门。

身后传来声音。

“鱼希?”

鱼希转头,见到身后站着两个男人。

有个还算熟悉。

“哥。”

是她哥,不过不是亲哥,是她大伯的儿子,她大伯中年丧偶,只留下一个孩子,怕孩子触景生情,所以在她大伯母死后就把孩子送到国外去了,一直到毕业才回来。

所以鱼希对她这个名义的哥哥,并不是很熟悉,只知道他回国后在她妈妈公司发展。

鱼怀远见到真的是鱼希不由得诧异:“你怎么过来了?”

他和鱼希确实不熟,回国后她就因为要进娱乐圈被爷爷赶出去,自此他就没见过亲眼看过鱼希,倒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

不过最近,也是见得少了。

至于原因,他还是知晓一点的,想到这里鱼怀远有问道:“是不是有事?”

鱼希点头:“找我妈有点事。”

鱼怀远了然:“需要我陪你会吗?盛总估计还在开会。”

“不用。”鱼希拒绝他:“我进去等就好。”

毕竟她和鱼怀远,还用不到陪的关系,两人就比陌生人熟悉一点而已。

她说着看向鱼怀远身后的楚淮:“你忙吧。”

鱼怀远顺着她目光看向楚淮 ,介绍:“这位是楚总。”

“这个是我妹妹,鱼希。”

语气很亲昵。

楚淮笑着伸手:“我和鱼小姐,可算旧识。”

以前他还动过挖鱼希来自家公司的打算,被接连拒绝才打消念头,现在回想。

拒绝的好。

他脸上笑容加深:“鱼小姐还是这么漂亮。”

鱼希笑笑:“楚总太客气了。”

“那我不打扰你们谈事了。”

“我先进去。”

鱼怀远笑:“好,等有空一起吃个饭。”

鱼希顿几秒:“再说吧。”

门合上,外面的声音骤然转小,依稀可听见。

“听说盛总和鱼希关系不好?怎么找到公司来了?”

“别话多,走。”

声音散掉。

鱼希回神,助理站在茶几旁帮她倒了杯咖啡:“鱼小姐请慢用,我去看下盛总有没有结束。”

“麻烦了。”鱼希的声音透着严肃,助理看她好几眼才瞥开视线。

人走后钟晨才挠头道:“希希,刚刚那个不是星耀的少东家吗?”

鱼希岂会不认识,她点头,抿了口咖啡,味道有些苦涩。

盛闲结束会议还是拖了几分钟,等到她最后敲定方案时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了。

“初定就这样,有其他提议,明天来我办公室再说。”

其他人纷纷低头。

助理见到散会立刻走上前,在盛闲耳边说了几句话,盛闲站起身:“散会。”

众人长呼一口气,压抑的气氛慢慢隐去,但直到走出会议室的门,他们都没敢碎碎念的说一句话,盛闲整理好面前的文件说道:“在 哪个休息室?”

助理低头恭敬道:“六号休息室。”

“半小时之后的远程会议,需要给您调时间吗?”

盛闲看眼腕表:“推了吧。”

助理点头:“好的。”

盛闲到休息室的时候鱼希刚喝完一杯咖啡,眉头正紧蹙着,见到她进来鱼希也只是放下杯子,喊道:“妈。”

语气清浅,听不出什么情绪。

盛闲偏头看眼助理,助理立刻识趣的退下,鱼希见状也对钟晨道:“出去等我。”

钟晨有些担心也不敢说什么,只得跟在助理身后出门。

休息室恢复安静。

盛闲坐在鱼希身边说道:“怎么突然来找我了?”

“也不事先打个电话。”

“晚饭吃了没?我们先出去吃个饭。”

鱼希抬眸看向身边的人,脸色阴冷,和盛闲有三分相似的面庞沉下来,颇有气势:“你和她说什么了?”

盛闲顿几秒,挑眉:“她和你诉苦了?”

鱼希定定看着她:“你知道她不是这种人。”

“我不知道。”盛闲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强硬:“我只知道,她配不上你。”

鱼希闻言气笑:“配不上?”

“这就是你骗了她八年的理由?”

“你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

“你知道你欠她一句对不起吗?”

盛闲没被鱼希的怒气攻击到,她依旧面色沉静:“是吗?”

“所以你不恨她八年前抛弃你,反而恨我?希希,抛弃你的人,是她。”

鱼希听到她这句话气冲上头:“那是因为谁呢?”

“因为你。”

“如果不是因为你,她不会丢下我!”

盛闲冷笑:“她会。”

“她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

“希希,她能丢下你一次,就能丢下你第二次。”

鱼希咬牙:“不可能!”

盛闲表情依旧轻松:“那我们就赌一把。”

“如果这次我赢了,你们就给我分手,老死不相往来!”

“如果我输了。”

她看向鱼希:“我同意你们在一起。”

鱼希听到她的话轻笑一声:“赌?”

“所以你女儿的感情,在你眼底,就是一场赌注?”

她说着眼微红,声音偏低,暗哑:“凭什么?”

“凭什么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感情?凭什么你要干涉?”

盛闲站起身,嗓音冷冽:“就凭我是你妈!”

“就凭你是鱼家人。”

“鱼希,你没有办法抹掉这点。”

“她江静白想和你在一起,必须经过我们同意。”

鱼希眼里有水光浮现,她动作很缓慢的点头:“你是我妈?”

她轻笑,声音满是痛苦:“鱼家人。”

“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

她嗓音更加暗哑,透着哽咽:“好。”

“你想做什么?”

“威胁她吗?”

“用谁呢?”

“哦——我想想,她爸都不在了,用她妈?是吗?”

“还是用她的事业?劲鸥?或者——”

她越说越激动,盛闲盯着她,打断她的话:“鱼希,你先冷静。”

“冷静什么!”鱼希冲她喊起来:“我怎么冷静?”

“一个把我生下来就没有管过我的妈妈,现在要插手我的爱情!”

“一个看着我痛苦八年,却绝口不提她做错的事情!”

“你让我怎么冷静!”

鱼 希歇斯底里的咆哮:“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盛闲没说话,只是咬着牙根,下颌绷着,眉目覆上寒霜。

鱼希声音冷下来,和盛闲三分相像的面庞,两人表情如出一辙,鱼希启唇:“你像个魔鬼。”

盛闲看她激动的样子伸手:“希希。”

鱼希甩开她:“别碰我!”

她说完对盛闲扯唇笑:“你也不配!”

她发泄完眼梢红晕依旧在,声音的哽咽慢慢消退,冲上脑的怒气已经散去不少,明明想好来之前好好谈谈,她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鱼希背对盛闲:“你想管就管吧。”

“我知道,我没办法和你抗衡。”

“她更没有。”

“你想拆散我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是这次我不会放弃。”

盛闲点头,冷声道:“如果她放弃呢。”

鱼希看着她:“那是我眼瞎,和你无关。”

她眼底一片赤凉,看她的目光仿佛看着陌生人,盛闲和她对视几分钟后开口:“你想做什么,我不会阻止你。”

“甚至你愿意和她在一起,我也不会阻止。”

“但是她想和你在一起。”

“必须经过我同意。”

“希希,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鱼希嗤笑:“你和她之间的事?”

“你真是自私的让我觉得可怕!”

她说完转身,身后盛闲喊道:“希希。”

“别再叫我了。”鱼希背对她声音很低道:“我怕晚上做噩梦。”

身后盛闲沉着脸。

鱼希打开门,走出去,钟晨立刻关心的看着她,盛闲的助理也走进休息室里,站在她身边喊道:“盛总?”

盛闲坐在沙发上,脸色微白,助理担忧道:“您还好吗?”

她摇头:“没事。”

助理看眼鱼希离开的方向,表情犹豫,盛闲偏头:“什么事?”

“是江总。”她看眼盛闲,见她脸更黑了点,不由咬着牙小声道:“是江静白。”

“她定了明天去a国的机票。”

“要提前打招呼吗?”

盛闲看向鱼希离开的方向,瞳孔漆黑,目光沉沉:“先让她过去再说。”

助理点头:“好。”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0章 胸闷 下一章:第82章 谈心
热门: 不死者 神级奶爸 枯叶博物馆 镜殇 狂探 阳光下的罪恶 玻璃之锤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带资进组的戏精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