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牵手

上一章:第76章 确认 下一章:第78章 女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静白下楼之后钟晨还没走, 见到她下来, 钟晨喊道:“江总。”

“嗯。”江静白神色明显愉悦, 虽然尽力掩饰,但眉梢间的锋利已经被柔软覆盖,看人目光也不复以往那么冷飕飕的。

钟晨突然想到第一次在电梯门口和江静白撞到的样子,和现在截然不同。

她挠头:“希希她……”

“她在休息。”江静白打断她的话:“肖助理,你送钟助理回去。”

肖助理愕然:“那您?”

“我直接去公司。”

肖助理点点头:“好。”

三个人分道扬镳, 江静白上车之后仰头看眼楼上方向, 又低头看双手, 眼底浮上笑意, 那柔软的体温,清淡的香味, 仿佛还萦绕在身边, 久久没散去。

到公司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秘书站在门口恭敬说道:“江总, 盛总等您半小时了。”

江静白浅浅嗯了声,敛起所有温情, 抬眸时侧脸绷着, 唇抿直,神色漠然,等着她踏入办公室之后身后几个秘书在窃窃私语。

“盛总怎么来了?”

“哪个盛总?”

“你猪吗?就那个全球金融的老总你居然不认识?”

“全全全全球那个老总?”说话的秘书磕磕巴巴:“她怎么到我们这里来了?”

“说是找江总。”

“有什么过节吗?”

“没有吧,我听说以前江总和盛总是一个圈子的, 盛总又是鱼希的妈妈, 估计是拜托江总照顾鱼希?”

“这靠谱。”

站在秘书身后没多远的罗千茹听到她们私聊声心头莫名涌上舒爽。

原来江静白照顾鱼希是因为盛闲的关系, 她就说怎么觉得江静白对鱼希不一样,前几次还竭力护着她,是因为盛闲啊,也能理解,之前她舅舅不还说,想和全球金融打好关系吗?

是她疏忽了,居然忘了鱼希是盛闲的女儿。

还是江静白想的周到。

她也该改改对鱼希的态度了。

罗千茹慎重点头。

不对啊,她为什么要改?

现在还舒爽的心情又是怎么回事?

罗千茹想到这里蹙眉,好像两人有没有关系,都和她没关系?

肯定是因为江静白太优秀了,她不想让她和鱼希扯上关系。

对,肯定是这样。

罗千茹从满脸疑惑到神色轻松惬意,她轻咳:“不上班?”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秘书室的众人吓了一跳,立刻有人转头看到:“罗小姐。”

罗千茹点头:“你泡两杯咖啡送进去。”

“要手磨的。”

秘书愣几秒:“好。”

罗千茹说完就提步离开了,身后秘书站在一起。

“要送进去吗?”

“可是江总没交代。”

“你要不打个电话问下?”

“我不敢……”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的声音,众人转头,抓到救星一样看着肖助理。

肖助理被她们看的汗毛竖起。

几分钟后肖助理敲响办公室的门。

“进来。”简短的声音随之响起,肖助理捧着两杯咖啡进去,站在江静白身后毕恭毕敬道:“江总,咖啡。”

江静白点头:“放那。”

肖助理将咖啡放在茶几上,对盛闲道:“盛总请用。”

坐在沙发上的盛闲神色凛冽,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身体靠上沙发背,她听到肖助理的声音抬眸看眼,很快收回视线,淡淡道:“谢谢。”

妆容精 致,唇瓣涂抹艳丽的红色,姿态贵气雍容。

肖助理低头:“两位慢聊,我先出去了。”

办公室的门合上,盛闲换了个坐姿,偏头看江静白:“江总怎么说?”

江静白面色平静,她仿佛没有察觉身边盛闲的高气压,兀自伸手从茶几上拿过咖啡,浅浅抿了口:“无话可说。”

“您随意。”

“反正您干涉别人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盛闲闻言垂眸,从沙发上端起咖啡,用银色小勺子搅合两下,办公室响起清脆声音。

“江总这是在抱怨我?”

江静白放下咖啡,神色端正看向盛闲:“不敢。”

盛闲冷笑:“不敢?”

“我倒是不知道,还有江总不敢做的事情。”

“看来这八年,江总是一点记性都没长。”

声音不轻不淡,将江静白八年的事情轻描淡写抹过去,那些疼痛到日日难眠的夜晚,她几次在崩溃的边缘,但是盛闲这轻飘飘的几句话,说的好像不是八年,而是八天。

江静白唇角扬起,露出一个淡笑:“让盛总失望了,这八年,我还是长了一点记性的。”

她看着盛闲,目光坚定,灼灼:“这八年告诉我,以后不能听信别人的话。”

“尤其是位高权重的。”

盛闲脸色冷下来:“你的意思是,你要继续缠着鱼希?”

江静白脸上依旧带着淡笑,神色平静:“对,我要继续缠着她,我要缠她一辈子。”

“盛总有什么话直说吧,我们俩之间也不需要客套。”

盛闲捏紧杯子,脸彻底沉下来:“也没什么事。”

“我来只是告诉江总。”

“你的提案,不通过。”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在桌子上:“什么时候想清楚了。”

“再来和我说提案的事情。”

江静白接过文件袋,脸上不见任何愠怒,反而声音很平静:“有劳盛总亲自送过来了。”

盛闲目光锐利看她一眼,站起身,似是想到什么她转头:“对了,星耀的楚总让我帮他问一下。”

“你是怎么和林总签约的。”

星耀的楚总。

江静白略微点头,启唇:“盛总,不是每个人,都只看重钱的。”

盛闲红唇勾起:“那江总,我也告诉你一句话。”

“没有钱,你想做个人都难。”

她说完没和江静白打招呼就离开了,办公室的门打开,吹进来一阵寒风。

肖助理进办公室的时候江静白正在喝咖啡,动作优雅,慢条斯理,她喝完一杯之后说道:“肖助理。”

“下次再多放一点糖。”

肖助理张张口,又低头:“好的。”

她说完见到茶几上的文件袋,问道:“这个是劲鸥的提案?”

江静白点头:“嗯。”

肖助理瞥眼她神色:“我让她们重新做?”

“不用了。”江静白放下喝完的咖啡起身:“他们已经用星耀的提案了。”

肖助理脸上有些无奈,忙活了这么久,还是打水漂,不由有些气馁,最重要的是——“胡总那边,可能不好交代。”

江静白之前和林总签约之后,胡总就特别关注提案问题,如果现在知道提案没通过,肯定会生气。

肖助理虽然跟着江静白的时间不长,但是很喜欢她的行事风格,以前胡总是保守派,不敢冲,做事都是缩手缩脚,对她们也是多加约束,提案有点冒险的直接胎死腹中。

在鱼希没红之前劲鸥并不算太出名,后来鱼希大红,进来的新人也多了,有提议多培养几个 鱼希这样的,以备后患,或者多发展几个项目,胡总只征用前面的提议,多培养了几个明星出来,项目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通过。

但是江静白来了就有所不同,她切掉了以前胡总的老毛病,目光独到,思路清晰,也敢于创新,在她还没上任之前,肖助理已经先一步了解她的事情,但都很笼统,只是传闻。

直到真正接触之后,她才发觉江静白是真的很优秀。

难怪四年的时间就进了gryt机构。

当然,前提是没有人捣乱。

盛闲会突然插手这个项目,真的是大家始料未及的,虽然她们的项目和全球金融确实有点挂钩,但是那么大一个公司,突然就插手这个项目,就好像两个蚂蚁在拔河,突然走过来一只大象,直接踩死一个,宣布另一个赢一样。

劲鸥和全球,毫无可比性。

不,都不能用比这个字。

江静白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点头道:“胡总那边,我来解释。”

“你先出去吧。”

肖助理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到出差的时候接到的那通电话。

“肖助理,我是盛总的助理,有兴趣做笔交易吗?”

她是独自在外打拼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很义正言辞的回她:“没兴趣。”

想到刚刚盛闲看自己那目光,肖助理叹口气:“那江总,我先出去了。”

“嗯。”

江静白点头,手机铃响起。

“鱼希。”江静白的声音软下来:“怎么了?”

鱼希坐在沙发上:“我妈呢?”

江静白看眼办公室方向:“刚走。”

“她说什么了?”鱼希抿唇:“是不是又威胁你了?”

江静白笑:“没有,你别多心,她只是过来和我谈项目的。”

“你怕我和她吵架吗?”

鱼希自打知道真相,还没和盛闲联系过,她不知道怎么面对盛闲,明明是她最亲近的人,却做出如此伤害她的事情,想到八年前,她们刚分手,她生病住院那段时间,是盛闲衣带不解的照顾她,开导她,告诉她人生还很长,她不过爱错一个人,以后还会遇到合适的,她和鱼京涛会一直支持她。

这就是她们所谓的支持。

合适不合适,永远是她们说了算。

鱼希昨天就想给盛闲打电话了,她强忍住想要问她的**,但是她怕自己失态,她还没做好准备,还没做好见盛闲,听到她声音的准备。

她真的怕自己在电话里就忍不住质问。

江静白听到她稍低的问话沉默半晌:“鱼希,八年前,我因为你妈妈和你分手。”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这次让我来面对她。”

“好吗?”

声音贴着电流擦过耳膜,窜进身体里,鱼希捏着手机的手指发紧,发白,她沉默几分钟说道:“你可以吗?”

江静白垂眼,声音添了笑意:“你觉得我可以吗?”

鱼希听到她这句话莫名的安心,之前涌起的焦躁被慢慢抚平,她垂眼,声音稍低:“我觉得你可以。”

江静白笑:“好。”

“那我就可以。”

鱼希挂电话的时候盯着江静白名字看几秒,唇角慢慢扬起。

她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拿起剧本,翻看了两页,是部古装剧,这两年古装剧已经大不如从前,限古令出来后不少电视剧纷纷腰斩,就连她还有两部压着没过审,所以鱼希看到是古装剧时眉头蹙了蹙。

她给白雨棠发了消息:能过吗?

白雨棠刚陪陶倚彤拍了广告回来,收到消息想了几秒:剧本?

鱼希回她:嗯,我刚看了,是古装剧。

白雨棠回:没事,是朱导的剧本。

鱼希盯着朱导两个字看,默了默:朱梓铭?

看到导演那栏,鱼希才知道自己没说错,确实是朱梓铭,难怪白雨棠说没事。

朱梓铭是拍正统古装剧出身,圈内圈外都很有名气,之前有人戏言,历史不好的同学去把朱梓铭的电视剧补完,就知道什么是历史了。

他的剧鲜少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多半都是根据史记改编,可信度极高,也是圈子里少有过审极快的导演。

鱼希想,如果他的古装剧再压下来,那恐怕就没有古装剧能上了。

放下这个心,鱼希才将目光重新转到剧本上。

讲的是赵后的故事。

鱼希对这段历史印象不是很深刻,现在电视剧上多数都是廖后和钱后,尤其是廖后,前前后后翻拍十来个版本,鱼希去年还接到这个剧本,不过被她推了,经典已经塑造过,要想推翻,谈何容易,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接下。

果然去年那部电视剧,也没有大爆。

反而她后来接下的春暖花开成为热潮。

白雨棠选剧本的能力还是可以的,前提是,有的挑。

不像现在,能争取到女二的剧本,就已经很难得了。

鱼希回神,将目光放在剧本上,历史上的赵后身份很多,都没有确定,有人说她是前朝余孽,也有人说她只是个普通百姓,更有甚者说她是敌国奸细。

因为她太过神秘,史记上记录又寥寥无几,只能从一些片段里拼凑,所以才会有n个版本的出现。

朱梓铭的剧本是将三个传言糅杂在一起,女主赵后和男主刚相识只是普通百姓的身份,后来一路携手,相知相爱,男主将她接到宫中,赵后也开始慢慢培养自己的势力,她首先就推了她所谓哥哥出来当官,有了女主赵后和男主在后面撑腰,她哥哥平步青云,官场得意,一路走上大将军位置。

直到此时,女主才露出野心。

她开始对朝中重臣下手,而她所谓的哥哥,其实是她恋人,也是敌国奸细,两个人进宫,就是为了杀男主,但是赵后在相处中慢慢变心,爱上男主,就在她决定叛国时,她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

原来她是前朝余孽。

鱼希抱着剧本看了半天,只得出一个结论。

关系真乱啊。

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赵后除了所谓哥哥,就是情人外还有两个男人有关系,一个是当朝丞相,另一个就是皇上。

当朝丞相也是前朝的,就是他告诉赵后,她的真实身份。

鱼希按着微疼的头,实在佩服编剧,这样的剧情都能编出来,她除了目瞪口呆外,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为好。

然而这样的剧本还能过。

贴近史记,连三个身份都一起用上了。

朱梓铭不愧是朱梓铭。

鱼希感慨完开始看自己的戏份。

她在这部剧里的戏份并不多,饰演的也是赵后,不过是还没有和皇帝相识之前的赵后,她的剧情多半都是和情人有关,后来与皇帝相识,她换了另一张脸。

有人说历史上后来和皇帝在一起的赵后才是真的,之前一直都是易容。

也有人说赵后用惯了易容的脸,一辈子没脱下来伪装。

真假难辨。

鱼希也没想那么多,她要演的就是那个没易容之前的赵后。

单独的剧本并不多,鱼希翻阅几眼给白雨棠回消息。

——白姐,我觉得可以。

白雨棠回她:看过了?

鱼希:嗯,看过了。

白雨棠松口气:那好,我让钟晨去接你, 确定的话,我们直接去见朱导。

鱼希看到消息拢起秀眉:今天就去?

白雨棠:要不是你去录制节目,我们前两天就去了,其他演员已经定下了,你的这个角色,我还是争取了好久,朱导才说愿意给个机会看看。

——没问题的话,我们等会就去。

鱼希当然没问题,在飞机上也休息过了,精神足够,她回:我让钟晨来接我。

——行。

白雨棠挂断电话之后走进办公室里,打开电脑,屏幕上还显示之前的热搜,鱼希为什么会哭这个话题依旧高高挂着,是她买的。

微博下面的水军也很统一。

——支持鱼希拍戏,为什么敬业的人总是被各种封杀?

——剧荒!我家希希什么时候出新剧啊!

——纯路人,宁愿看鱼希的剧,也不想看流量的剧。

她很满意目前的情势发展,在鱼希身上,提起同性话题的越来越少,多数都是看重她的作品,她的演技,也是鱼希争气,每部作品都抗打,所以现在形势才有好转的迹象。

白雨棠忙碌了一天终于放松下来,她坐在办公椅上对助理道:“鱼希来了叫我。”

助理点头:“好的白姐。”

鱼希比她预想来的还要快,钟晨刚到家没多久就接到鱼希的电话,她又颠颠打的回去,到楼下时鱼希已经全副武装站在那里了。

“什么事啊希希?”

鱼希看眼她:“试镜。”

钟晨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一脸的惊喜:“试镜?”

“真的是试镜?”

“是白姐那部剧吗?”

“我都多久没听到这两个字了!我太激动了!”

钟晨夸张的表情逗笑鱼希,她伸出手指点她额头:“走不走?”

“走走走!”钟晨得瑟跟在鱼希身后:“对了希希,我想问,你和江总?”

鱼希垂眼:“我们在一起了。”

“噗——”

鱼希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公司了,她直接踩着高跟鞋走进白雨棠的办公室,见到她还在休息,眼底有淡淡黑眼圈,身边助理在忙碌,鱼希问道:“又没睡吗?”

助理笑:“昨晚白姐忙了半夜。”

“我去叫她。”

鱼希虽然想让白雨棠休息,但是朱导那边她不知道白雨棠约了几点,难得一次的机会,当然是越早去越好,所以她默许助理去叫醒白雨棠。

“来了。”白雨棠声音暗哑,她按着头道:“我去洗漱,等我几分钟。”

鱼希点头:“好。”

几分钟后,三个人一道上了电梯。

“等会去的时候先不要说话,我和朱导说。”

“好。”

“还有,可能要试戏,你剧本看了吗?”

“看了一点。”

钟晨站在两人身后,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慢慢往下憋着口气,这口气她从公寓憋到公司,眼看又要从公司试镜的地方,脸都涨红了。

白雨棠说完话,终于发现一只话痨的钟晨没出声,她不由得好奇看眼,扯嘴角:“你怎么了?”

钟晨强忍要说话的**,电梯打开她一张口:“江总……”

江静白和肖助理正站在电梯外,两人在说话,肖助理低头面色凝重,江静白也神色凛着。

白雨棠率先回神:“江总。”

她说完用手臂碰了鱼希,鱼希垂眼:“江总好。”

江静白目光定定放在她身上,浅浅嗯声。

她和肖助理上了电梯。

八楼是策划部,鱼希她们要到一楼,江静白上电梯后白雨棠恭敬道:“江总去哪层?”

江静白看着已经亮起的楼层:“一楼吧。”

肖助理低头,掩饰莫名笑意。

鱼希站在最后面的位置,钟晨原本是站在她身边的,但是江静白上来之后肖助理说道:“可以让一点吗?”

可以让一点吗?

那必须可以啊!

脸涨红的钟晨立刻缩在角落,肖助理站在她原先位置,江静白站在鱼希身边。

鱼希瞥头侧目,看向身边的江静白,有话要问但是周边都是人,江静白垂眼,手指无意识擦过鱼希的手背,留下酥酥麻麻的触感,鱼希还没反应就被握住了。

温暖的感觉从指腹袭来,江静白手指纤细,有力,握着她的时候很紧,攥在手心一样,掌心还有细汗,鱼希头次不觉得黏腻,还想多抓一会。

很快一楼到了。

江静白松开鱼希,脸色恢复淡淡然,白雨棠转身恭敬道:“那江总,我们先走了。”

“嗯。”声音清冽,透着威严,只有鱼希抬眸看她的时候江静白才抿唇笑,目光温柔,鱼希悦色压不住,眉梢上扬,走出去没多久还能听到白雨棠的声音。

“希希你笑什么?”

“什么事这么高兴?”

鱼希偏头:“没什么,刚刚捡到钱了。”

白雨棠:??

钟晨嘴角抽搐。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6章 确认 下一章:第78章 女友
热门: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镜浦杀人事件 花骸 刀锋上的救赎 玫瑰的名字 碎便士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