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确认

上一章:第75章 答复 下一章:第77章 牵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和江静白回去的路上, 接到了胡小静的电话,应该是韩宜司告诉她了,胡小静劈头就是一顿问, 鱼希对外人强势的不行, 但是对上这两个闺蜜就偃旗息鼓, 任由说骂了, 一路上就听到她不停的压低声音:“知道,我知道。”

“没有啊, 等我回去找你。”

“你胡说什么!”

鱼希隐在口罩里的脸颊绯红,原本就喝了酒头晕晕的,被连着两个教训,她已经有些头昏了, 江静白见状站在她身边,伸手:“给我吧。”

“嗯?”鱼希抬眸,神色茫然, 她轻轻眨动眼睛, 江静白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握紧, 声音稍低,沙哑道:“手机给我吧, 我来说。”

鱼希咬唇, 垂眼, 江静白已经从她手上接过手机了。

“鱼希你是真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记不得以前是怎么抱着我和韩宜司哭得样子了是吧?要是这个江静白再辜负你, 不告而别, 我看你……”

“我不会。”江静白打断她的话,站在鱼希面前,声音很低却饱含力度:“我不会不告而别了,谢谢你,小静,鱼希这几年,一直有你们照顾,谢谢。”

胡小静冷不丁听到这句道谢被噎了下,一长串还没说出口的斥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咬牙:“算了,不管你们了!”

江静白听到她稍显怒气的话低头,手机靠在耳边,微烫,她知道胡小静是好意,也知道她是真心为鱼希着想,但是她现在空有一张嘴,做一万个保证,也没用。

所以她没说什么,只是在那边挂断电话之后把手机还给鱼希。

一晚上让江静白连续被骂,鱼希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接过手机小声道:“你别介意,小静和司司……”

“我知道。”江静白偏头,眉梢染上温软,目光缠绵:“她们是关心你,我不会介意。”

鱼希听到她这么说点头将手机捏在手上,两人已经走到酒店门口,一道上电梯时江静白问她:“上去坐坐吗?”

“不用了。”鱼希拿掉口罩和帽子:“今天录制一天,有点累,我先回去休息了。”

江静白点头:“好。”

她说完电梯到了,门缓缓打开,鱼希刚准备走出去,江静白又道:“我明天,在飞机上等你。”

好像地下碰头接暗号一样,鱼希没来由扬唇,她轻咳,不轻不淡回了个嗯。

电梯门合上,鱼希才提步往房间走去。

门打开,里面一片漆黑,鱼希站在门口没动,她伸手放在灯的开关上,按了两次都没有动静。

没电?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内部线路烧坏了?

鱼希站在门口没进去,拿出手机探照灯,光扫到沙发上坐着个人时她往后退一步,喊道:“柳小姐?”

柳玉瑶正在把玩手机,听到声音转头,手机屏幕光照在她脸上,有种阴森感觉,鱼希捏紧手机:“这灯……”

柳玉瑶关掉手机,里面一片黑暗,就连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摸不透风,更别说有光。

“我忘了和你说,我怕光。”

“晚上睡觉要是有光,我就睡不好,刚刚联系酒店的人,给我们这个房间电源切掉了。”

“你不会介意吧?”

鱼希听到她的话捏紧手机,刚想说话,倏地想到什么,她默默点头:“当然不介意。”

“只要柳小姐不介意就好。”

柳玉瑶笑:“我当然不介意。”

她还等着鱼希痛哭求饶让自己把电源接回去呢,谁料鱼希接着说道:“柳小姐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休息吧。”

黑暗中柳玉瑶被口水呛到,她连着咳嗽好几声:“我还要上会网,你自己去休息吧。 ”

鱼希很正经的语气:“可是我害怕。”

柳玉瑶咬唇:“你怕关我什么事?”

鱼希往客厅走一步,探照灯落在柳玉瑶身上:“当然和柳小姐有关。”

“因为柳小姐不能见光,所以我不能开灯,你说有没有关?”

柳玉瑶声音稍大:“你才不能见光!”

她说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反正我不去房间!”

鱼希又往里走几步,她控制心里陡然升上来的恐惧,回头,关门,抓着手机的手抖了下,差点没抓稳,她做好一个深呼吸之后转头,声音很平静道:“那好吧,我们就在外面吧。”

“柳小姐,忘了和你说,我害怕的时候特别喜欢黏着人。”

柳玉瑶炸毛:“你干什么!”

她从沙发上跳起来:“你别过来!”

探照灯下的鱼希面色平静,平静到有些无辜:“柳小姐刚刚还说不介意的,我这是身体自然反应,就像你怕光一样,柳小姐别太多心。”

别太多心?

柳玉瑶看着她越走越近,怎么可能不多心,她还站在沙发上,低头看鱼希,光线下,鱼希五官格外清明,就连眉眼都比平日精致两分,很镇定,目光没有她以为的惊惧,反而落落然的姿态。

鱼希又往她走近一步,柳玉瑶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又好像奶茶的那种浓郁香气。

臭死了!

柳玉瑶心底暗暗嘀咕,她可不会和鱼希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待上一晚。

她会疯的!

鱼希却不如她所愿,还在步步紧逼:“柳小姐,你能理解吧?”

理解你妹啊!

柳玉瑶立刻拿起手机给酒店打电话。

“送电,现在!”

客厅的灯几分钟之后亮起,鱼希点头笑笑:“柳小姐不怕光了?”

柳玉瑶扯扯嘴角:“懒得理你!”

她说完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拖鞋走向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上,鱼希在她身后松口气。

晚上两人没睡一个房间,鱼希抱了床被子睡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没睡着,她眼前浮现一张清冷的脸,慢慢靠近,目光灼灼,情感炙热滚烫,来势汹汹。

鱼希心脏跳快几拍,她忍不住把指腹放在柔软的唇瓣上,有丝甜意从指腹延伸到心坎里,一点一点,将她吞噬。

正胡思乱想,手机传来震动,她低头看眼,见到刚刚还想着的人给她发了消息。

——晚安。

鱼希没回,她只是盯着两个字看半晌,末了咬唇,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时间滴滴答答慢慢走,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她拿出手机给江静白回了两个字。

——晚安。

一夜没怎么睡好,次日天蒙蒙亮鱼希就醒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从沙发上坐起身,低头看手机,屏幕正亮着,上面闪烁两个字。

“白姐。”鱼希刚醒来的声音慵懒,沙哑,没有平时的清脆。

“怎么了?”

白雨棠看眼时间:“刚醒?”

鱼希眨眨眼拍了脸颊:“嗯。”

“那你先去洗漱,等会看微博吧。”

一句话让鱼希也没了去卫生间的念头,她低头打开手机微博,见到推送的消息:鱼希上节目失态痛哭?

她顺着消息点进去,见到博主分析她因为最近没有戏拍,压力过大,所以才导致录节目的时候失声痛哭,并且将她目前的情势分析个透彻,鱼希扯了嘴角,满屏幕的胡说八道。

很快她就看到起因了。

节目组放了片花出来,她哭得那段剪的没头没尾,还配上好几个大大的问号,姚青站在门口,似乎不敢到她身边的样子,这个 画面被剪出来之后官博下面立刻就热闹了。

她的粉丝闻风而至,迅速赶到官博下要个说法。

——希希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没个负责人出来说话吗?

——卧槽我希希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在节目组,听说是因为柳玉瑶的关系,两人似乎吵架了。

鱼希看到这条啧一声,每次热搜,都少不了这些朋友推波助澜呢。

果然这个说法一出来,微博下面的评论立刻就歪了。

——柳玉瑶啊,以前不是抱着鱼希大腿的吗?

——又来碰瓷了,真是不碰不开心呢。

——请不要碰瓷我们瑶瑶,谢谢,我们不约。

当然理智粉永远不会缺席。

——官方没有任何表态前,请不要随意散播这种谣言,瑶瑶和鱼希是很好的朋友,请不要肆意揣测。

——就是!我们希希粉希望两位小姐姐一起好好录制个节目,请不要带节奏!

——谁带节奏了,你眼睛瞎啊,鱼希都哭了看不见?

一场争吵在所难免,鱼希知道这个是节目惯用的套路,她以前拍杂志都用过,实在不足为奇,只是看到微博上这么多粉丝的支持,她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暖起来。

争吵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只会让热度越升越高,在节目组的有意烘托下,官博的片花一路送上热搜位置,鱼希怎么哭了,鱼希哭了这样的话题楼立刻出来好几个,等到鱼希下楼吃早饭时见到众人都默默看着自己。

她笑:“怎么了?”

张乐乐招呼她:“希姐,过来吃早饭。”

众人关怀备至,一直到上车都倍加呵护,姚青几次想和鱼希说话,但是每次碰到她双眼,两人就相视笑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有半天的录制时间,内容也远没有之前那么变态,鱼希跟着节目组一上午除了跑来跑去找东西,就是骑着自行车满园子逛,十点多钟时第一期活动录制结束,众人单独接受一个小采访,鱼希接受的是为什么在节目组哭,她很平静的陈述事实——“怕黑。”

就连摄影大哥听到都忍不住笑起来,姚青已经猜到观众的反应了。

但是热度还是要保持的,所以节目组从发了那条片花之后就没有再露过面,哪怕鱼希和柳玉瑶的粉丝就快要把她们微博下面踏平了,官博也没有冒头,更没有解释只言片语。

全部录制结束是十二点多,柳玉瑶直接被接走赶下一个通告了,王语春和周晓也要拍戏,收拾收拾就走了,姚青问鱼希要不要一起回去,跟着节目组走,鱼希婉拒了,她推说还有事,自己回去就好。

姚青也没勉强,鱼希回酒店的时候张乐乐跟在她身后,挠头:“希姐。”

鱼希转身,伸手:“笔呢?”

张乐乐立刻兴奋的从包里拿出纸和笔递给鱼希,还说了句话,鱼希神色如常的写好之后递给她,张乐乐笑道:“谢谢希姐。”

“啊还有,微博上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都是节目效果。”

还知道安慰自己,鱼希点头:“谢谢。”

两人简短交流之后张乐乐就抱着特签离开了,鱼希回酒店的时候钟晨正站在门边,因为是和柳玉瑶同住,钟晨也没提前进去收拾东西,见到鱼希回来,她迎上去:“希希。”

“累不累?”

鱼希打开门进去,坐在沙发上道:“还好。”

钟晨跟进去:“那我先收拾?”

“还是我先给你定午饭?”

鱼希想了几秒:“等会吧。”

她说完拿出手机给江静白发消息:“结束了。”

江静白很快回复:机票安排好了,我过来接你?

鱼希 咬唇:我们直接在机场汇合吧。

江静白简短回她:好。

鱼希没吃午饭,让钟晨把东西收拾收拾就直接往机场赶,钟晨想不通她怎么突然就着急回去了,连饭都没吃。

一直到上飞机,她看着又是突然出现的江总和肖助理,才突然明白点什么。

钟晨乖乖坐在位置上,这次没有频频看向鱼希那边,她目光只在身边肖助理身上打转。

肖助理察觉她目光有异,偏头,笑:“钟助理,巧啊。”

钟晨扯了嘴角。

真他喵巧啊。

奈何是鱼希的私事,她也不敢过问,只是憋着气偷偷瞄眼鱼希,冷不丁碰到江静白看过来的目光,钟晨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坐的笔直。

“午饭吃了吗?”江静白收回目光,淡淡开口询问。

鱼希累了半天没什么胃口:“不想吃。”

江静白看到她眼底的黑眼圈点头:“要不要睡一会?”

“好。”鱼希应下的很快,她盖好薄毯,将头上的帽子往下压,遮住半张俏颜,没带口罩,帽檐下就是涂抹粉嫩的唇瓣,江静白看了几秒伸手替她把毯子往上提了提。

鱼希觉得靠在椅子上的姿势不是很舒服,她动了动身体,头一偏,靠在江静白肩头。

江静白身体倏地僵住,只觉身边一团柔软,鱼希似乎睡着了,江静白连动手臂都不敢,只是默默维持这个姿势,还是半晌后鱼希说道:“别这么僵硬,靠着不舒服。”

淡淡的抱怨从旁边传来,江静白偏头,见到鱼希红唇轻启:“放松。”

她慢慢放松下来。

鱼希昨天累了一天,晚上也没睡好。她生怕柳玉瑶半夜又把灯关掉,所以她半个小时就醒来一次,手机更是紧紧握在手上就没松开,好在只是她多想了,柳玉瑶压根没出房间,她早上准备下楼,房间才有动静。

一夜几乎无眠,早上又参加录制,说不困是假的,所以鱼希靠在江静白身上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她呼吸平稳,胸口起伏均匀,原本是靠在江静白肩头上,江静白估摸她这个姿势睡了起来会不舒服,她将两个位置间的挡板放平,半抱着鱼希身体,让她睡在自己双腿上,帽子依旧遮住大半张脸,帽檐下唇瓣抿着,江静白目光定定看着她唇瓣,几秒后,她伸出指腹擦过鱼希的唇瓣,柔软,带着芳香。

鱼希这一觉睡的时间挺长,到下飞机才被叫醒,她起来看到两人这个姿势也没说什么,只是很自然的问道:“几点了?”

两人一点上的飞机,现在两点不到,江静白说完之后开口:“要去剧组吗?”

“我送你去。”

鱼希摇头:“下午没戏拍,我直接回去吧。”

江静白见她起身也跟着站起说道:“那正好,一起吧。”

鱼希默了默:“你也回去?”

江静白垂眼:“回去拿份资料。”

鱼希:……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飞机场,鱼希的粉丝不知道她是几点的飞机,但是知道她今天回来,所以蹲守的粉丝还是不少,再加上早上那通微博,更让粉丝操碎心,盯着每一班从a市过来的飞机。

鱼希一走出去就被认出来了,纵然她穿着长款风衣,戴着口罩和宽大的帽子,刚走出去就听到粉丝的尖叫:“鱼希!!”

“希希!!!啊啊啊,是希希!”

“鱼希鱼希!”

举着各种牌子的粉丝一股脑围上来,靠近的几个粉丝脖子上挂着摄像机,亲切慰问:“希希你没事吧?”

“希希你还好吗?”

“希希你在节目上怎么哭了?”

鱼希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始终和她们保持距离,但是粉丝们真诚的 语气和眼神感染到她,鱼希莫名想到在微博上看到她们冲锋陷阱的身姿,不由感动,她站在大厅中间,拿掉了帽子和口罩,长发顷刻散落,在身后摇曳,阳光跃在她精致的五官上,立体又分明,鱼希扬唇笑笑,安抚道:“我没事,我很好。”

她一身鲜亮,仿若踏光而来,站在众人面前,气质出尘的让人不敢直视。

现场粉丝的喧嚣声差点冲破大厅的屋顶。

“啊啊啊啊啊啊啊!!!!”

“鱼希!!!”

“希希呜呜呜!!”

尖叫声不断,一声高过一声,鱼希没再伪装,她走到门口,转身对跟在身后的粉丝们说道:“回去路上小心。”

语气温软,姿态大气,一举一动透着倨傲,但不清高,粉丝们早就被迷得七荤八素,压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鱼希看到她们茫然的姿态笑笑,没说话上了保姆车。

保姆车在机场附近绕了一圈,最后到一个巷子口,鱼希下车,上了另外一辆黑色轿车。

江静白坐在后车位上,见鱼希上车她往旁边坐了点,目光还没从平板上移开,直到鱼希坐下后才听到身边的人问道:“昨天你哭了?”

鱼希轻咳,没回她,江静白升起挡板,顿时后车位上只剩下两个人了。

“怎么没和我说?”声音稍低,语气很平常,但鱼希隐隐听出有丝不高兴,她抬眸:“我忘了。”

说完她加了句:“也不是什么大事。”

江静白目光依旧盯着平板,上午鱼希录制节目,她就在房间里处理公事,一直到刚刚下飞机,她走在机场听到粉丝说她哭的事情她才拧眉,让肖助理去查情况。

肖助理直接把平板递给她。

江静白这才知道她昨天在录制现场哭了。

而且是上午就哭了,但是中午她们吃饭她没说,晚上见面她也没说,江静白捏紧平板边缘,侧脸绷着,声音都透着紧绷:“下次——”

“下次可以和我说吗?”

鱼希闻言侧头看她,想了几秒:“有下次再说吧。”

江静白点头,没再吭声。

车很快就到了公寓附近,鱼希和江静白一道下车,钟晨原本想跟着,被肖助理叫住,她眼睁睁看着两个身影走进电梯里。

鱼希在飞机上睡了一觉精神恢复不少,只是体力没恢复,上电梯没两分钟就饿的咕噜一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江静白听到声音启唇:“跟我来。”

她说着率先拉起鱼希的手腕,江静白指腹偏凉,稍稍用力,鱼希就跟在她身后了,江静白将她带进屋之后走到冰箱旁,打开:“想吃什么?”

鱼希走过去看到满是速冻食物她笑起来:“随便吧。”

怕江静白这个厨房白痴乱折腾,鱼希说道:“水饺就可以。”

江静白放下公文包:“那你等会。”

鱼希坐在沙发上等她,不远处的两个行李箱摆放在一起,成双。

江静白动作很快,一刻钟之后鱼希面前就放了一碗水饺,汤是墨色的,闻着还有淡淡的醋味,鱼希接过她递来的筷子戳了饺子,霎时有金黄色的油从饺皮边缘冒出来,空气中弥漫肉馅的香味。

鱼希低头吃了一口,味道适中。

江静白只是单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目光沉沉,鱼希低头小口咬水饺,客厅一时安静,只有微风扫过,掀起满室的温馨。

手机铃声打破这份安静,江静白拿手机时目光还不忘看向鱼希,她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端是肖助理。

江静白听到她提到一个人名时垂眼:“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语气陡然就变了,鱼希听到她声音吃 饭的动作顿了顿,继而若无其事的继续吃,很快她就吃饱了,连带汤都喝了一半。

“还要吗?”江静白看着空碗问她,鱼希摇头:“够了。”

“刚刚给你打电话是肖助理?”

江静白没瞒着她,点头:“嗯。”

鱼希又问:“她和你说什么?”

江静白神色自若收起她面前的碗和筷子,起身走到厨房后折回来,说道:“没什么,说公司有个客户在等我。”

鱼希若有所思:“是我妈吧。”

江静白没料到鱼希仅凭刚刚短暂的交流就能知道是盛闲,但她也没瞒着,点头:“是。”

鱼希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江静白看着她:“你上节目已经很累了,在家休息吧。”

“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鱼希张口,看她目光笃定,满身自信,她咬唇:“真的不需要我过去吗?”

江静白动作很慢的摇头,和鱼希面对面站着,垂眼:“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我们的事情。”

“鱼希,我可以问下,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吗?”

鱼希听到这个问题眼露讶异,在看到江静白紧张到悄悄握起的手,和她在飞机上僵硬的身体时,她又了然。

“如果我说没关系呢?”

鱼希的话让江静白绷紧下颌,声音很低,却掷地有声:“那我会继续追求你。”

“如果有关系呢?”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5章 答复 下一章:第77章 牵手
热门: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亡灵出没在古城 再见玉岭 全球高武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共享天师APP 折断的龙骨 天才锁匠 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