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答复

上一章:第74章 过去 下一章:第76章 确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思忖两秒接起电话。

“晚饭吃了吗?下午录制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送一份过去。”江静白一连串三个问话砸向鱼希, 她怔几秒,回她:“不用。”

要是被柳玉瑶看到江静白来找她, 明天新闻热点估计都是她了。

她说完加了句:“我等会下楼吃,节目组安排的。”

江静白的声音低了两个分贝:“好吧。”

鱼希挂断电话,咬咬唇,盯着手机上的名字看半晌,眸光深幽。

她现在和江静白,算是什么关系?

重新开始吗?

好像——她也不是那么抗拒。

鱼希唇角咬的更深, 唇瓣艳红,双手握着手机, 可重新开始, 又谈何容易,她们之间欠缺的是八年,这时间鸿沟, 她们真的能跨过去吗?

她还有精力,重新喜欢一个人吗?

可是放手,她真的做得到吗?

她做不到。

正胡思乱想间,身后有动静, 鱼希偏头, 柳玉瑶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她穿着清凉的睡衣, 无袖短裙, 卸了妆, 少了几分艳丽的感觉, 鱼希还有点不习惯,她记忆中的柳玉瑶一直都是妖艳那款。

见鱼希盯着自己看,柳玉瑶立刻冷脸,随即想到什么,她一把捂着自己胸部,呵斥道:“你不许看我!”

鱼希走到她身边,柳玉瑶往后退一步,还在想等会要和节目组商量换房间,她怎么忘了鱼希是个同性恋!

“你放心吧。”鱼希站在她身边说道,神色自然,表情轻松:“你这样的身材,哪点值得我看?”

柳玉瑶听到她的话咬牙切齿,恼恨瞪着她:“你身材也没多好。”

鱼希垂眼:“要比比吗?”

她说着掀开运动衫的边角,准备脱衣服的架势,柳玉瑶吓一跳,立刻推开鱼希:“谁要和你比!神经病!”

鱼希闻言拎着睡衣走进卫生间里。

柳玉瑶在她身后咬碎一口银牙,在听到卫生间传来水流声时她忍不住给姚青打电话。

姚青正在楼下等她们,因为今天累了一天,她估摸大家都不想出去吃,就想着在酒店小聚,顺便也剪辑几个素材出来,接到柳玉瑶电话她是很诧异的,因为她完全没想过柳玉瑶会联系自己。

“玉瑶?有事?”姚青起身往外走两步。

柳玉瑶站在窗前:“青姐。”

她咬着指甲:“我想换个房可以吗?”

姚青嗯了声:“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柳玉瑶张张口,如果她说因为介意鱼希是同性恋,所以要求换房,那这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前段时间鱼希那事闹得很大,圈内基本都发了表态,她当然也不例外,虽然没明说支持,但也是尊重个人选择,如果这个时候说介意,被节目组的其他人知道,那又要掀起波折。

她恼恼道:“没什么问题,我不习惯和别人同房。”

姚青安抚她:“没关系,人生就是要不停的接受新事物,尝试一次看看。”

推来推去就是不让她换房,柳玉瑶完全可以仗着自己的身价要求换房,但前提是,她做好被全网骂的准备。

她当然不会任由事情这样发生,所以憋着一口气说道:“好,我知道了。”

“谢谢青姐。”

挂断电话之后柳玉瑶转头瞪着卫生间方向,满脸怨气。

鱼希走出卫生间已经整理妥当,换了身宽松的衣服,长发在身后扎成马尾,刘海拨至耳边,露出白净的额头,她上了淡妆,轮廓分明,眉眼越发精致。

柳玉瑶看到她走出来冷哼一声,抱着衣服从她侧身过去,还故意想撞她,鱼希身形微偏,柳玉瑶撞了个空,身体差点没稳住。

身后又有磨牙的声音。

鱼希出来没多久接到姚青的电话,问她们准备好了没,她坐在沙发上,看向卫生间问道:“柳小姐,好了没?”

很快里面回她:“要你管!”

啧。

鱼希闻言站起身,她还懒得管。

到楼下时姚青站在饭桌边:“鱼希,这边!”

不是在包厢,而是在正厅一处偏里的圆桌,姚青解释定的迟了,包厢已经满了,鱼希对吃饭的场地没什么要求,听到解释只是点头。

另一边张乐乐站起身:“希姐,这边!”

鱼希顺势走过去,姚青跟在她身后:“玉瑶呢?”

“还在换衣服,让我先下来。”

众人闻言都心照不宣的笑笑。

刚坐下没几分钟,柳玉瑶也款款走过来了,她刻意打扮一番,穿着红色长裙,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一身艳丽,摇曳生姿。

姚青让她坐在鱼希身边,见人到齐之后开始让服务员上菜。

“来来来,难得满员,我们干一杯!”姚青举着果酒:“度数不高,放心,不会耽误明天的录制。”

众人听到她这么说也就放下心了。

先是集体碰了一杯酒,然后张乐乐举着杯子示意鱼希:“希姐,我敬你,另外我能不能提个小小小小小小的要求?”

鱼希偏头,和她碰杯,清脆的声响。

“什么?”连带她声音都清脆起来,如玉落珠盘,张乐乐更小声道:“可以要个特签吗?”

“我妹妹特别喜欢你演的戏。”

鱼希闻言笑:“当然可以。”

“结束我给你写。”

张乐乐瞬间高兴起来:“谢谢希姐!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她的喜悦感染鱼希,眨眼两杯酒下肚了。

确实度数不高,喝下去除了有点甜丝丝的感觉,没有其他异样,鱼希连着被敬三杯,她起身先给节目组的制作方敬了两杯,然后又给姚青敬一杯,都是一口闷,姚青看她眼神是越看越欢喜。

会审时度势,会拿捏分寸,在她这样的位置,还能这样想,真不多。

鱼希几杯酒下肚,饭桌上也热闹起来,就连柳玉瑶也没端着架子,而是恭恭敬敬往何木水敬了两杯,这节目出来什么样的效果,大半都是节目组在操刀,她既然来了,肯定不想背一身黑料回去,纵然心头万般不爽,场面上还是要过得去,说是聚餐,其实就是给个机会和节目组套近乎,谁都不傻,这个机会,谁愿意放过。

她敬了酒之后张乐乐和王语春也纷纷起身,何木水喝的不是果酒,这样接二连三的敬酒,神仙也吃不消,所以他提前和节目组的其他人溜了。

余下几个包括姚青在内,都是喝果酒的,她们在何木水离开之后玩了两局游戏。

负责人走了,所以张乐乐她们放开了玩,周晓握着筷子,抬头看鱼希问道:“希姐,我听说你早上在鬼屋哭了?”

一句话让整个饭桌有片刻安静,鱼希垂眼想几秒,之前她一直猜想周晓是有单独剧本的,现在果然猜想没错,她早上哭应该还没剪出来,他已经提前知道了。

想必是因为节目效果,鱼希瞥向一边,果然摄像大哥正端着机子照这边。

柳玉瑶余光扫眼鱼希,哭过?

所以她上午抓着自己手的时候真的刚哭过?

为什么哭?

柳玉瑶有种要得知某个秘密一般死死盯着身边的人。

鱼希抬眸,笑容得体,姿态大气:“怎么了?”

她说话慢悠悠的:“还不许我怕黑啊?”

周晓愣几秒,很配合的说道:“我也怕!”

张乐乐紧跟着:“我也怕啊!我进去的时候腿都打颤了。”

谁不知道她进去兴奋的样子,众人笑,赵清平开口:“我记得鱼希有次在剧组哭,也是因为怕黑吗?”

很久远的事情了,那是鱼希拍第二部 电视剧的时候,剧组突然停电,深夜,四周一片漆黑,又是拍的内景,她身边的人吵吵嚷嚷,唯有她怕的哭出来。

还被媒体说因为失恋,没忍住在剧组哭。

后来越穿越邪乎,她本来出道早,又顺利,所以有说被包养了,现在金主不要她,也有说和剧组男演员发生绯闻,各种千奇百怪的猜测随之而起,都砸向她,鱼希不知道仅仅只是怕黑哭了一下,怎么就能脑补那么多的剧情。

最后事情是她父母摆平的,虽然她并不需要,但是盛闲还是插手了。

插手后她那年取消了见面机会,自打那之后,盛闲才完全放任她在外面闯荡。

许是鱼希考虑的时间长了,一直默不作声,众人看看她,又看看赵清平,饭桌上气氛有几分诡异,周晓轻咳,鱼希回神,看向赵清平笑:“赵老师记性真好,那次是因为剧组停电。”

“哪次啊?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希姐拍【景秀年华】那部剧的时候?”

“那时候我好像还没大学毕业。”王语春附和。

鱼希点头:“嗯,就是那部剧。”

“【景秀年华】是真的好看,我看了好几遍,里面有个游戏你们会玩吗?拍手的那个……”周晓主动转移开别的话题,饭桌上的气氛重新热络,只有柳玉瑶瞥眼鱼希,勾起唇角,眼底有深意。

热热闹闹的气氛维持了半小时,众人吃喝差不多了,今天本来录制就够累的,现在玩闹一会,大家都有了倦意,鱼希靠在椅子上,正等着宣布解散,冷不丁被身边的人扯了袖子。

“希姐,那个是你们公司的新老板吗?”

鱼希偏头看过去,江静白正坐在桌前吃饭,肖助理坐在她对面,两人的桌子上还放了几份文件,江静白侧脸绷着,神色严肃,肖助理一直在说话,态度毕恭毕敬,江静白时而点头开口。

“哪个啊?”王语春凑到张乐乐身边。

张乐乐手指点想江静白的方向:“那边那个。”

“啊!我知道!”王语春声音稍大,众人都看过来,她有些尴尬的笑笑,周晓不解道:“聊什么呢?”

张乐乐转过身体:“没,见到一个大美女。”

赵清平呵呵笑:“江总是吧?”

“确实是个大美女。”

张乐乐来了精神:“赵老师也认识?”

“那倒不认识。”赵清平摇头:“听说过而已。”

王语春接话:“我也知道一点,不过她在国外不是混的特别好嘛?怎么回国了?”

周晓看向她:“国外?”

王语春点头:“是啊,国外有个机构,你们不知道,那个机构特别难进,还排斥Z国人,我哥花了差不多十年才进去,但是你们猜江总花了几年进去的。”

她说完伸出手指:“四年。”

众人一脸惊叹,王语春继续说道:“而且进那个机构,后半生无忧了,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回国啊,她在国外,应该是公司都抢着要的。”

“回来不等于重新开始吗?”

张乐乐回她;“重新开始也比我们强啊,她现在不也管着劲鸥?”

王语春点头:“那倒也是。”

“有男朋友吗?”周晓一句话让众人都看向他,他憋不住笑:“不是,我说真的,难道你们就不心动吗?这么好看的美女哎!”

张乐乐怼他:“只有你心动!”

周晓不服气:“赵老师,你不心动吗?”

赵清平笑:“我年轻个十岁,就会心动了。”

众人嘻嘻哈哈,饭桌上一阵唏嘘,众人纷纷感慨人和人真的不一样,是金子走到哪都会发光,更别说江静白这样的裸钻了,那不是发光,那是亮瞎眼。

鱼希只是默默垂眼,听她们议论纷纷。

“好了好了,你们一八卦啊,就不累。”

姚青拍手,冲大家说道:“都差不多该回去休息了。”

众人附和站起身,鱼希也顺势站起,对姚青说道:“青姐,我过去一趟,有事找江总。”

姚青愣几秒,木木的回她:“哦,好。”

“那你去吧,等会早点休息。”

鱼希笑笑点头:“好。”

她说完往江静白那里走,身后张乐乐小声嘀咕:“我什么时候换老板啊?”

王语春笑她:“换老板,也没这么漂亮的。”

张乐乐掐着她手臂:“我不信!”

两人欢闹走到电梯口,众人鱼贯走进去,柳玉瑶抬头看眼外面,目光定定放在鱼希身上。

怕黑是吗?

她勾唇笑笑。

电梯合上之后,鱼希才走到江静白身边,垂眼:“江总。”

江静白抬眸:“吃完饭了?”

“坐吧。”

鱼希憋了憋,肖助理给她挪动椅子,她坐下。

“鱼小姐喝点什么吗?”肖助理态度恭敬,鱼希摇头:“不用。”

“我有几句话想和江总说。”

肖助理立刻会意:“江总,那我先把文件送上去,您和鱼小姐慢聊。”

江静白点头:“好。”

她说完肖助理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抱着离开,江静白看向鱼希,目光温柔道:“饭局结束了?”

鱼希嗯声。

“喝酒了?”江静白看她脸上明显的红晕,但是双眸还算清明,鱼希笑:“一点点。”

江静白:“出去走走?”

正厅人来人往,两人坐在这边时间长也不太好,鱼希应下:“好。”

两人一道出了酒店,离开后江静白问道:“需要帽子吗?”

鱼希偏头:“你有?”

江静白从包里拿了新的帽子和口罩,口罩还没拆封,新的,鱼希心里漫过暖流。

戴上帽子和口罩之后两人沿着酒店附近的马路慢步走,鱼希以前来过这里,知道附近有条河,比较适合聊天。

江静白跟在她身后。

一阵寒风吹来,鱼希打了个喷嚏,很快肩膀上就披了件工作小西装,咖啡色,胸口的别针在黑暗里发着亮光,有些刺目,鱼希没拒绝,只是拢了拢衣领继续往前走。

江静白跟在她身后看到她细微举动也忍不住弯起唇角。

路上行人不算多,鱼希遮挡严实,两人很快就走到河边,天冷,以往都喜欢坐在河边胡吹海侃的人寥寥无几,四周只有路灯闪着微弱的光,鱼希率先走过去,坐在椅子上,寒风吹动她发梢,在空气中扬起弧度。

江静白坐在她身边。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一时静谧。

鱼希垂眼说道:“江总……”

“喝奶茶吗?”江静白突然来了一句,鱼希抬眸,见到她看向不远处的奶茶店,她呐呐道:“好。”

江静白穿着干练的工作装去买奶茶。

鱼希在她身后看她偏瘦的背影。

修身款的白色衬衫,搭上咖啡色的直筒裤,没觉得有半分臃肿,反而身形衬得更高挑,长发披肩,两鬓秀发随风扬起,侧脸清冷,神色平静。

她走到奶茶铺子门口,开口说了两句,半响后拎着两杯转身往鱼希这边走。

“谢谢。”鱼希接过后喝了口,依旧是甜滋滋的味道,香气从舌尖蔓延到心口,畅通无阻。

江静白也喝了口,低头看眼奶茶:“好像更甜了?”

鱼希捧着奶茶杯子:“你糖精放多了。”

“下次不要放一袋,半袋就够了。”

“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喝奶茶吗?”

她以前缠着江静白买奶茶,但是每次她都是买一杯,或者她喝果汁,她嫌弃奶茶的味道太浓,太甜,喝不习惯,现在却捧着奶茶杯,满满的违和感。

江静白握着杯子,指腹在LOGO上摩擦,笑道:“我也换口味了。”

鱼希靠在椅背上,歪头:“什么时候换的?”

江静白喝口奶茶:“出国之后。”

想她的时候,就泡一杯,虽然越喝越苦,后来这个爱好被同校的一个学长知道,每天早中晚都给她送奶茶,她才又重新戒掉。

鱼希把双腿放在椅子边,下巴搁在膝盖上,突然想到刚刚在饭桌上那幕,她声音稍低道:“江总的魅力,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在散发。”

她声音太低,江静白一时没听清,往她身边靠近一点:“什么?”

鱼希鼻尖窜进她清冽香味,和自己甜腻的味道完全不同,她抿唇:“没什么。”

突然又不高兴了。

江静白一时摸不清鱼希在想什么。

两人靠着坐了半晌,江静白双手握着奶茶杯开口:“你说有话要和我说的。”

鱼希点头:“对。”

“我……”话还没说出来,手机铃声响起,她看眼屏幕,是韩宜司打来的。

韩宜司一觉睡到晚上,吃完晚饭也没接到鱼希的电话,猜想她这个点应该不忙了才打过来,果然——“吹风?这个点?你疯了吗?”

鱼希听着她熟悉的声音笑:“没有啊,出来走走。”

韩宜司咬着苹果:“心情不好?”

“我听说你不是去录制什么节目了吗?”

“哦——碰到柳玉瑶了?”

全世界都知道她和柳玉瑶不和。

鱼希应下:“嗯。”

说完她咬唇:“司司,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韩宜司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咬了口苹果:“和江静白有关吧?”

“你怎么知道?”

鱼希诧异的问话让韩宜司没好气笑出来:“除了她,我想不到别人能让你有这种态度说话了。”

“复合了?”

“你这次撑的时间有点长啊。”

韩宜司边说话边咬着苹果,心头还是有点恼火的,所以苹果咬的咔擦响,但是她也知道鱼希,江静白对她笑一笑,魂都要丢了。

鱼希小声道:“以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不怪她。”

韩宜司把苹果核扔在垃圾桶里:“我还没说什么呢,这就护上了?鱼希,你叛变挺快的啊。”

鱼希被她说的面红,原本就喝了酒,此刻脸上灼热,目光也染了水光。

“嗯,我叛变了,对不起啊司司。”

韩宜司吐口气:“算了。”

“我和小静早就猜到了。”

那个每次喝醉酒闹两个小时一刻不停叫着江静白名字的鱼希,说不爱不在意,骗鬼呢。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鱼希垂眼,其实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一时头昏就做决定。

韩宜司见她没说话,开口道:“江静白在你身边吗?”

“我和她说两句。”

鱼希看眼江静白,咬唇:“你……”

韩宜司开口:“行了,我不骂她。”

鱼希这才把手机转交给江静白。

“喂。”清冷的声音随之响起,说好不骂人的韩宜司开口就咆哮,足足十分钟,江静白一脸冷清的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透过喇叭传来,都没开扩音,鱼希还能听得一清二楚,她尴尬坐在凳子上,喝了口奶茶。

江静白认真将韩宜司的每句话听在耳朵里,虽然是骂她的,但她越听眉梢扬的越高,最后浅浅应下:“嗯,在听。”

韩宜司发泄一通:“舒服了。”

“可憋死我了。”

“江静白你给我听好了,这次你要是再负了鱼希,我杀到你公司去!”

江静白唇角扬笑:“好。”

如此乖顺的态度,韩宜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道:“算了,你们聊吧,我挂了。”

挂了电话江静白将手机递给鱼希,看到她收起放在口袋里,她坐在鱼希身边,见她奶茶已经喝完了,问道:“还要吗?”

鱼希呛了下:“不要了。”

她说完站起身,面上酡红:“回去吧。”

“我累了。”

江静白没起身,只是伸出一只手拉住鱼希的手,寒风袭来,鱼希只觉两人握着的手升起高温,灼的她胸口炙热,她没敢回头,右手捏紧空掉的奶茶杯,心脏砰砰直跳。

“你还没给我回复呢。”

江静白说话时用小拇指在鱼希掌心轻轻蹭两下,手掌传来的颤栗和酥麻直冲鱼希的脑子,那种久违的痒意让她有片刻失去思考,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很有自主意识的握紧了江静白的手。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4章 过去 下一章:第76章 确认
热门: 临渊行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终局者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新手谋杀案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绝世药神叶远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