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过去

上一章:第73章 知道 下一章:第75章 答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的这句对不起,是为她妈妈说的, 她以为自己对当年的真相已经了解七八, 万万没想到, 原来距离她所知的真相,还相差甚远,也更不堪。

她刚刚在洗澡的时候一直想,如果她是江静白, 她会怎么做。

会同归于尽吧。

她这个和父母没什么感情的人尚能如此想, 完全不敢想象江静白是挺过来的,她当初的一句你太吵了,我们不合适, 真的是太隐忍了, 她为什么不说更过分的话。

她如果说的更过分,骂她更狠一点, 态度更决绝一点,她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受和内疚。

鱼希眼角渗出水,浅声道:“对不起。”

“我妈——”

江静白放下筷子, 刚刚有瞬间僵硬的脸色恢复如常,打断鱼希的话:“都过去了。”

她抬起眼皮看向鱼希, 声音稍低, 沙哑:“鱼希,都过去了。”

“而且我都查清楚了。”

“和你家, 和你父母, 并没有关系。”

鱼希咬唇, 怎么会没有关系,因为她妈妈,江静白痛苦煎熬了八年,没日没夜奋斗了八年,然后一句查清楚了,将她这八年的时光都抹掉重来,那些过往的恨都如同笑话一般。

这是她年华最好的八年啊!

怎么会没有关系!

鱼希疼的难受,脸发白,泪水簌簌往下落,除了对不起,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她现在终于知道陶倚彤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敢见你吗?

她害怕。

她害怕自己没有底线。

好笑吗?她那样的人也会有没底线的一天。

你只会给她带去痛苦。

她痛了八年,我不希望她再继续痛下去。

鱼希握起双手,眼眶温热,垂眼,一个劲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江静白起身走到鱼希身边,伸手抱住她,偏瘦的人在怀中泣不成声,淡淡香气在两人周围萦绕,江静白却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她。

紧紧的抱着她。

现在语言反而成了累赘。

她能理解鱼希,那种从前的认知顷刻被颠覆的感觉,她也尝试过一次,她父母生意失败,她没有垮下,她父亲过世,她也没有垮下,但是当她见到那薄薄的一张纸,宣布她八年的努力都是一个笑话时,她垮下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那段时间,她甚至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

可是她又舍不得,舍不得她母亲,舍不得——鱼希。

她还想见她。

盛闲说的没错,回国她是故意的,找到胡远也是故意的,但是她真的只是想偶尔能看看她,不敢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可是她永远高估自己的定力。

尚在国外时,她就忍不住想回来,哪怕那时候她认为她父亲过世和盛闲有关,她也没控制住这个念头,她甚至想过,做个不孝女吧。

做个不孝女,她就能和鱼希在一起了。

可她做不到。

当她看到那份轻飘飘的报告时,不知道是痛更多一点,还是释然多一点。

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走出来,她不想鱼希和她一样,经历这样的痛苦,所以她忍住告知她真相的念头,但是那晚,她撕心裂肺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时,她心疼至极,除了告诉她真相,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第二天她醒来说忘了醉酒的事情,江静白其实是庆幸的,因为她也后悔说了,现在她能忘了,再好不过。

可她没想到。

鱼希还会想起来。

那晚,她哭了很久,声嘶力竭。

和现在一样。

鱼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恸哭了,她似乎借机发泄所有的情绪,好的不好的,痛的悲伤的连同那份遗憾,她都想发泄,她抱着江静白的脖子拼命的哭,泪水从脖子落在皮肤上,仿佛滴在胸口,炙热,滚烫。

江静白忍不住双手搂紧她,连最苍白的安慰话语,都说不出口。

房间里一时只剩下哭泣声,两个身影抱在一起,鱼希泪眼朦胧,说话抽噎,她咬唇抑制突然涌上来的情绪,许是上午录制的黑暗画面让她绷不住,也或许是因为刚刚洗澡才得知了全部真相,她还没来得及消化,现在看到江静白,忍不住爆发了。

鱼希哭了半个小时,最后江静白没辙说道:“再哭你下午不能录制节目了。”

一句话,让鱼希控制住水龙头,她从茶几上拿了两张面纸随意擦拭脸颊,哭过的脸蛋红透湿润,双眼雾蒙蒙的,唇瓣因为咬着的关系,微肿,泛着艳丽的红,江静白瞥眼她神色迅速移开视线。

房里的气氛有了微妙变化,鱼希低头说道:“我去趟卫生间。”

刚哭过的声音稍低,沙哑,落进江静白的耳朵里,她略微点头,浅浅嗯一声。

鱼希进了卫生间之后整个人背靠在门上,慢慢滑下身体,眼角的泪水又渗了出来,她紧紧闭上眼,防止江静白听到异响,她死死咬着唇,舌尖有腥味,浓郁到她想吐。

几秒种后,她趴在马桶上,干呕几声,江静白在外面听到声音敲门:“鱼希?”

“我没事。”鱼希忍住情绪回她:“中午吃多了。”

江静白:……

这明显蹩脚的理由,鱼希用起来,也很顺手。

等到鱼希收拾妥当从卫生间出来时,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她脸上已经看不到泪痕了,只是眼睛肿着,比刚刚严重,江静白见状擦过她身体往卫生间走。

鱼希以为她要上厕所,没想到她进去后只是拿了毛巾出来,然后又走到冰箱旁,从冷冻柜里拿了冰块,包裹好对自己说道:“过来。”

语气不是很强硬,但也不容置喙。

鱼希默了默,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江静白坐在她身边,将冰块裹好之后说道:“躺下吧。”

“眼睛闭上。”

她说一句话鱼希就顺从的做一个动作,她枕在江静白的腿上,察觉眼角冰冰凉凉,鱼希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

“如果你……”

如果她之前就说出来那些事情,她也不会因为误会说那些伤人的话,做一切伤人的举动,江静白低头,看向她的目光缠绵又温柔:“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很诚实的回答:“鱼希,如果可以,这些事,我希望你永远不知道。”

鱼希咬咬唇,眼角冰凉又温热。

“怕我去找我妈?”

江静白用沉默代替回答,她低头认真替鱼希做消肿工作,整个房间连空气都安静下来,良久,鱼希开口:“说说你在国外的事情吧。”

“你想听什么?”

鱼希想了几秒:“什么都可以。”

随即她想到江静白的性格抿唇:“还是我问,你答吧。”

江静白:“好。”

……

客厅里只余下只言片语,气氛静谧,钟晨过来敲门的时候鱼希快要睡着了,她爬坐起身,眨眨眼,已经没有那种胀痛的感觉了,眼角很清凉,休息一个多小时,她和江静白聊了很多,情绪也慢慢稳下来,神色安定。

敲门声还在继续,伴随钟晨的声音:“希希?”

鱼希走到门口,打开门,钟晨探进身体:“希希啊,录制时间快到了,你准备好没有。”

她说着看向鱼希,见到她身上还裹着浴衣,不由咋舌:“快去换衣服,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车了。”

“对了,你见到江总了吗?”

鱼希淡淡回她:“见到了。”

钟晨挠头:“希希你是不是不高兴啊,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拦住她!绝不会再让她仗着公司——”她话没说完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江静白,咽口水:“江,江总好。”

江静白点头,神色如常,她起身对鱼希说道:“是不是要去录制节目了?”

鱼希回她:“还有十分钟,你回去休息吧。”

“好。”

等着江静白离开之后钟晨才眨动懵逼的双眼,拍拍小胸口,刚准备开口鱼希说道:“别问,别说话。”

钟晨一口气憋在心里,脸都要涨红了。

鱼希准备好之后就跟着钟晨出门了,对面门打开,柳玉瑶也很准点的出现,她见到鱼希冷哼一声扭头就走,钟晨冲她背后做手势,咬牙切齿,鱼希说道:“等会把我行李收拾下,晚上可能要重新分房。”

钟晨跟在身后:“为什么呀?”

鱼希耸肩:“我怎么知道。”

这个节目是她参加过最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节目了,也可能是她以前参加的少,没什么见识,反正节目组怎么安排,她照做就是。

钟晨点头:“好。”

“对了希希,白姐让我问你,之前给你的剧本看了没?”

鱼希想起来放在家里的剧本,她摇头:“还没有,怎么了?”

“白姐的意思好像是问你要不要接下。”白雨棠打电话过来正是中午,她估摸鱼希在休息,所以才打电话给她。鱼希点头:“我等会回个电话给她。”

钟晨送她上车。

鱼希上车之后准备给白雨棠打电话,翻到通话记录时见到白雨棠上面一个号码,备注是骗子。

她顿几秒,指腹点在名字上,改备注。

江总?

江静白?

静白?

鱼希咬唇,最后输入江静白,改好后她给白雨棠打了电话过去。

“考虑好了吗?”白雨棠那端有敲打键盘的声音:“中午姚青和我联系过,说你表现特别好。”

“希希你很棒。”

鱼希听到她称赞的话垂眼:“剧本我还没看,等我明天回去看过再回复你。”

白雨棠:“好,最迟明晚,我要给那边答复。”

“知道了。”

鱼希挂断电话之后捏着手机看向窗外,出道就一直饰演的女主,现在却要演女配,人生还真是时时刻刻存在意外和惊喜。

她神色冷冷清清,看向窗外的目光也幽然深邃,柳玉瑶与她隔了两个位置,时而目光打量鱼希。

她还在记恨早上被抢了胸牌的仇,再加上第二轮是鱼希胜利,这股气她咽不下去,中午饭都没吃就在想下午要怎么掰回一局。

奈何节目组根本不会提前告知她们录制内容,所以她有心想准备,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真是愈想愈气。

尤其看到鱼希这清风月明的样子就更来气。

她怎么能这么淡定呢,没有资源,没有通告,被封杀,网上人人议论,网友唾弃,抵制,她怎么还能做到云淡风轻的样子?

柳玉瑶一直期待鱼希有天被拉下神坛站在沼泽里痛哭流涕,她也一直往这个方向在努力,从第一次被鱼希抢了资源之后她就事业不顺,好在她没有倒下,反而越挫越勇,年轻和漂亮就是她的资本,放得开,资源自然就多,前两年连出两部偶像剧,让她坐稳流量的位置,但是不甘心。

怎么可能甘心,如果不是鱼希,如果不是她抢了自己的资源。

那凭那部戏一炮而红的就是自己。

可偏偏,鱼希插足进来了。

这几年她和鱼希明争暗斗,输赢不分,现在她明明站在沼泽里,却依旧高傲的像孔雀,走到哪人人都喜欢,凭什么?

柳玉瑶握紧拳头,看向鱼希后背的眼神仿佛要把她戳个洞出来,鱼希偏头看一眼,对上她的视线,神色如常的移开视线。

她还不看自己?

柳玉瑶仿佛受到轻视,怒气燃烧更旺盛了。

车摇摇晃晃,和上午差不多的路程,大半个小时后,两人到长乐园了。

姚青正带着其他四个人站在外面等她们,张乐乐带着帽子举旗子一个劲挥舞:“希姐希姐!”

鱼希靠着后车门,率先下车,骄阳洒在她身上,添了一层光晕,她抬眸对上众人,抿唇笑,比骄阳还刺目。

“我要把持不住了。”张乐乐的话逗笑众人,鱼希很快走过去,站在姚青面前,和其他几个人点头算是打招呼。

柳玉瑶紧跟在她身后,也下车了。

姚青看到人都到齐了,给她们发了帽子和小旗子,六个人加上节目组其他人员浩浩荡荡往园子里走去。

午休刚过,园子里不少人去吃饭了,少有的几个项目还排的满满当当,鱼希跟在姚青的身后听她说第三轮的规则。

挺简单的,双人跳绳。

鱼希听到这个双人时头皮一麻,不用想也知道节目组的意思,果然,分配给她的是柳玉瑶。

周晓和赵清平一组,张乐乐和王语春一组,她和柳玉瑶一组。

规定时间内,跳的多的人赢。

轮体力,她们比不上周晓和赵清平,轮默契,比不上张乐乐和王语春,但是摄像机几乎没从两人身上挪开过,因为柳玉瑶,压根不会跳。

鱼希没辙看着她,无奈道:“我们认输吧。”

“你做梦!”

柳玉瑶咬牙:“早上你赢过了,下午轮到我了。”

鱼希对她这种幼稚的比较实在没办法,又舞动绳子,但是跳绳到柳玉瑶脚下的时候她反应总是慢半拍。

“你以前上学没有跳过绳吗?”鱼希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居然身体可以不协调成这样,就算上学没有跳过绳,学着都会了好吧,怎么连着三次都跳不过来,她怀疑柳玉瑶是故意的。

柳玉瑶还真不是故意的,她咬牙:“没跳过,行了吧!”

“你动啊!”

鱼希好脾气的又挥舞绳子,轮到柳玉瑶脚下的时候,她双腿蹦起来,跳过来了,鱼希也顺势跳起来,两人跳过第一个,计数器上多了个一。

柳玉瑶没忍住笑出来:“跳过来了!跳过来了!你看——”

她说着看向鱼希,笑容僵在脸上,余下的话没说出来,摄像机还对着两人,柳玉瑶的笑脸迅速变成皮笑肉不笑:“继续吧。”

鱼希点头,她是握着绳子的那个人,柳玉瑶经历第一次胜利后就顺畅多了,似乎被她找到诀窍,两人一连跳了十几下。

“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张乐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和王语春站在两人旁边蹲守:“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柳玉瑶小腿疼得要死,但是她咬牙撑着,鱼希没说停,她就坚决不喊停,鱼希表情轻松,神色淡淡然,虽然她不是经常跳绳,但是她运动量还是挺大的,跳绳对她而言,不在话下。

但是柳玉瑶就不是了。

到四十四的时候,她真的快要崩溃了,两只腿仿佛灌了铅,又涨又疼,还发酸。

“四十九!五十!五十一……”

刚说完五十一,柳玉瑶没跳起来,绳子绕过她一只脚,另一只脚被绊倒,她直接扑向鱼希!

张乐乐和王语春张大双眼,看向两人。

鱼希没有被扑倒,她只是往后退两步,稳住身形,一只手还扶着柳玉瑶。

“没事吧。”

柳玉瑶香汗淋漓,一张俏颜红透,是热的,嗓子口要冒出火来了,张乐乐及时给两人递上矿泉水,柳玉瑶喝了几口之后忍不住想打电话给她经纪人。

这什么节目。

她不想录了!

奈何她也只是想想,在姚青关心的过来询问情况时她还笑着摇头:“没事。”

“还行,撑得住。”

姚青见状只好道:“那我们休息半小时,准备下一轮。”

下一轮是过山车,更加惊险刺激,然后是贴图纸,比臂力,一圈玩下来,六个人都没早上的精神气了,都挺累的,贴着乐果LOGO的车将她们从长乐园带回去的时候,众人都在车上睡觉。

就连周晓那个活宝都没精神说话了。

鱼希也挺累的,但是她没有睡觉,上车后她靠在车窗边,头跟着车摇晃,手机屏幕亮了又黑掉,如此反复,她把手机关掉歪头看窗外,一时无言。

车厢里很安静,直到下车时姚青的口哨声吹醒众人,张乐乐茫然站起身:“到了?”

声音夹杂疲惫,鱼希觉得她今晚绝对不会想出去吃晚饭了。

姚青拍拍手:“到了。”

“今天最后一站!”

王语春睁开眼:“还有?”

姚青对她笑:“昨晚睡得舒服吗?”

王语春不明所以,点头:“舒服。”

姚青:“想不想更舒服一点?”

“一个人睡?”

王语春立刻会意:“分房吗?”

张乐乐举手:“分分分!她晚上睡觉会打我!”

车上的人笑起来,王语春起身和她打闹,下车时大家精神都恢复不少,鱼希跟在姚青的身后。

还是昨天的那个场地,桌子也没变化,甚至抓阄的盒子还方方正正摆在那里没移动过,依照顺序,鱼希依旧是第一个,柳玉瑶紧跟其后。

在张乐乐碰盒子时鱼希瞥到姚青放在盒子边的手指动了下。

她垂眼。

今晚没有意外,她要和柳玉瑶一起睡了。

节目组为了把两人凑一起,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饶是如此,鱼希在打开纸条时还是一脸期待的表情。

“十三。”

“啊,十三,看来鱼希今晚要和一位佳人共度**了。”

张乐乐立刻举手:“我可以!”

周晓跟随:“我也可以!”

姚青笑倒:“别闹别闹。”

“乐乐你是多少?”

张乐乐神色紧张打开纸条。

“七十八。”

接下来是王语春,四十三。

最后众人把目光放在柳玉瑶身上,她累了一天,已经懒得伪装了,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见到众人看过来,她直接打开纸条。

十八。

鱼希站在她身边,听到她磨牙的声音。

上楼后,钟晨满脸不放心:“希希你真的和柳玉瑶一个房间吗?我要不给你重新开个房吧?”

鱼希摇头:“被节目组知道就不好了。”

钟晨满脸困扰,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一想到她和柳玉瑶待在一个房间,还是别扭的紧,鱼希从她手上接过行李说道:“行了,你回去吧,我没事。”

柳玉瑶只怕比她更别扭。

果然鱼希拎着行李进房间时听到柳玉瑶正在打电话,她见到鱼希也只是睨眼,丝毫不避讳从她身边穿过去,继续说道:“不录了,我明天就要走。”

“余下的五期随便你找谁。”

“我不管!”

“我反正不录了!”

鱼希听到她的话轻笑出声,柳玉瑶听到声音怒目转头,凶悍说道:“你笑什么?”

她满脸疲惫,跳绳的后遗症是双腿没什么力气,刚刚坐电梯时她差点没贴着墙壁了,现在站鱼希面前也气势不是很足,但一双明眸盛满怒火,咬牙切齿。

鱼希垂眼:“没笑什么。”

“柳小姐不想录制,是觉得赢不了我?自动退出吗?”

柳玉瑶对她这样的姿态恨得牙痒痒,做了几个深呼吸说道:“鱼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以为激将法对我有用?你现在能上这个节目,不都是因为我吗?”

“你怕我走了,节目组也把你换掉对不对?”

鱼希略微点头:“对啊。”

说完她笑,贴近柳玉瑶身边说道:“可是你今天也没赢我,柳小姐,你还是输家。”

柳玉瑶闻言气愤的握紧手机,咆哮一声:“鱼希!”

鱼希神色自若的开始收拾行李箱的东西,柳玉瑶恼恼站在她面前,电话里的人小心翼翼问道:“瑶瑶,你那边什么情况?”

柳玉瑶深呼吸一口气:“没情况!”

电话那端的人继续问道:“还退出吗?”

柳玉瑶咬牙:“退你妹!”

鱼希听到她的话扬起眉梢,柳玉瑶说的没错,她能上这个节目,都是因为她的关系,如果柳玉瑶现在退出,节目组百分之八十会换掉她,所以不能让她走。

她们俩斗这么多年,她对柳玉瑶的软肋,一清二楚,要想留下她,还是不难的。

柳玉瑶把手机扔掉坐在沙发上,见鱼希还在忙碌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从行李箱里拿出衣服冲进卫生间里,鱼希看着她举动垂眼,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她看眼屏幕上的号码。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3章 知道 下一章:第75章 答复
热门: 新手谋杀案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危险的维纳斯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异位 小夫郎 娱乐圈吉祥物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大唐狄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