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谎言

上一章:第69章 借水 下一章:第71章 有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在热闹非议的晚上发了条微博,白雨棠买了两条热搜保持热度, 一条是鱼希自己发的, 一条是网友发的支持鱼希拍戏, 万万没想到,次日早上,两条热搜都被一条突然升上来的热搜干趴下了。

第三条热搜是个美妆博主, 她原本微博发的是:敬业的人都很帅!今天鱼希两米八!嫁我!

原本就是蹭个热度的微博, 谁料手抖,发出去变成:敬业的人都很帅!今天鱼希两米八!上我!

如果只是普通的美妆博主也就算了, 偏偏还是个大美妆博主,粉丝三百多万, 微博出来后也没立刻发现问题,等到点赞和私信被刷到爆才察觉不对劲,回头一看, 很尴尬的补充:错字,是嫁我。

奈何微博下面已经被粉丝嗷嗷直叫唤了。

——软软也喜欢鱼希吗!!啊啊啊今天鱼希两米八没跑了!

——完了, 我喜欢的博主喜欢我的女神, 她们要是在一起, 还有我什么事?

——软软你太可爱了吧, 鱼希上你?我想看啊!直播吗!

——软软对不起脱粉三分钟, 让我们决斗吧!我爱鱼希女神!

——软软你死心吧,鱼希这样的攻气你驾驭不了的, 给我吧!

——嫁你不太可能, 但是上你, 突然变粉怎么回事?

她的这条微博瞬间被顶成热门,还有不少营销号也争相蹭热度转发:鱼希,上我!

于是等到白雨棠一觉醒来准备看热搜效果时,傻眼了。

她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确认好几次之后才颤抖手点开热搜第一。

标题是:鱼希,上我!

这条微博连带昨晚上买的两条,霸占热搜前五的位置,真是盛况。

白雨棠深呼吸两口气,还没洗漱就开始联系公关处理,首要任务就是要把第一给撤掉,奈何已经在榜上待了小半夜,热度早就炒起来了,美妆博主软软和鱼希的关键词都出来了,更别说还有好事的网友把两人视频剪辑出来挂在网上。

她昨晚睡觉前手机静音了,助理联系她也没听到,白雨棠撤热搜时接到鱼希的消息,问她有没有看微博,她回鱼希不用担心。

好在是夜里发的,还没有太扩散,再加上那个美妆博主也是因为手误,很多网友去评论都是抱着笑话的心理,并没有太较真,否则微博下面不会这么和谐,唯粉早就要闹起来了。

所以要论造成的影响,并不算太严重。

至少能在掌控的范围内。

鱼希见到她回复松口气。

钟晨在一边干着急:“白姐怎么说啊?”

“没事。”鱼希收起手机,坐在饭桌上:“来吃早饭。”

早饭后鱼希和钟晨去影视城,上车后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看眼微博,第一的热搜已经被撤掉了,但是网上依旧不少人在议论,她的私信也挤满了,和昨天没什么不同,多数都是安慰的,还有胆大的粉丝给她发她和美妆博主的剪辑视频,鱼希哭笑不得往下翻。

很快看到熟悉的ID。

好吧,鱼希纠正,是因为这个ID实在太显眼了。

其他给她私信的ID都是:今晚希希来了吗?希希爱我一次!再不济也是鱼希最美,鱼希最棒,鱼希是举世无双的大美妞这种博眼球的ID。

所以这串字母ID混迹在里面,就格外明显。

鱼希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理,点进去,看到私信。

——不客气,希望你能开心。

这是昨天的私信。

鱼希看眼最近一条,早上发的。

——微博的事情别太担心。

鱼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么多条安慰她的消息没笑,看到这条却弯起了嘴角,继而又重新板着脸:谢谢。

江静白瞥眼手机回复,眼梢挂上悦色,正在汇报情况的肖助理瞥到她表情略变不由得笑道:“江总,是鱼小姐吗?”

“热搜我已经撤掉了,也查过了,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江静白敛起稍愉神色,点头,脸上回复淡淡然,抬眸时眉宇重新覆上锋利:“继续吧。”

肖助理点头:“您去A市的行程都给您安排好了,您看下。”

江静白看眼她过来的表单:“盛凯酒店?”

肖助理笑着解释:“鱼小姐这次在A市录制,也是住在盛凯酒店。”

江静白抬头深深看她一眼,倒是没反对,她说道:“就这样安排吧。”

“好的。”

肖助理垂眼:“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江静白略微点头,见到她往外走的身影倏地喊道:“肖助理。”

“昨天下午有没有人找我?”

肖助理顿几秒:“找您?”

江静白始终觉得昨晚鱼希的那番话和举动不对劲,但是具体是哪里有问题她又没想到,回房后她坐床上苦思冥想一个多小时,临睡前还在想这件事。

见肖助理没有反应过来,她又提了句:“下班之前。”

肖助理恍然:“啊,有!”

她看向江静白:“昨天下午罗小姐来过,说想请您吃晚饭,但我和她说了您有饭局,她便走了。”

江静白抬起眼皮:“几点?”

肖助理想了想:“四点左右。”

四点。

不正是鱼希来公司录制片尾曲的时间吗?

她是碰到罗千茹了?然后还以为她晚上和罗千茹吃饭?

所以她昨晚才会生气吗?

肖助理看江静白刚刚冷下来的眉眼又带上笑意,比之前更明显,绷着的俏脸有了松动,唇角稍扬,显然心情不错。

她面有茫然:“江总?”

江静白抬头:“嗯,你先出去吧。”

肖助理走出办公室。

门合上的时候江静白想给鱼希发消息解释昨晚的情况,捏着手机半天也只是在微博上回她:不客气。

鱼希收到私信时已经到剧组了,看着那中规中矩的三个字,她眸光深幽,把手机转交给钟晨去换衣服化妆。

今天是她的主场,明后天要去录制节目,所以今天要把后面的场次拍了。

鱼希换好衣服去拍摄场地时见到好几个新人正抱着剧本在研究,看到她走过去,新人扬笑打招呼:“鱼老师!”

她也略微点头笑笑。

自打她那天说过那番话之后,剧组的气氛就有了微妙变化,众人不在猜疑是否会撤资,也不会议论到底剧组有没有明天,她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剧本上,赵导这两天脾气也明显好转,开始认认真真拍戏。

鱼希没想到自己那番话有这么大作用。

早知道的话,她早点爆发就好了。

听了这么久的谣言,她肺都要气炸了。

鱼希往里走,纪霖枫和陶倚彤正在对戏。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别靠近她!”

“不对不对,感觉差点什么。”

纪霖枫暗自嘀咕,一个人闷闷想,陶倚彤在他旁边皱起秀眉,两人还在深思间,鱼希走过去了。

“希姐。”纪霖枫率先打招呼:“早。”

鱼希抬眸,神色如常,风轻云淡的语气:“早。”

纪霖枫瞥眼她脸色,小声道:“希姐,如姐,就是我经纪人——她想让我帮她道个歉。”

昨天剧组的主演和配角都转发证明鱼希在教育新人,偏偏就他没有,原本他经纪人是不想他滩上泥水,谁知道下午就开始反转,现在网上又是对鱼希的一片支持,甚至已经有不少粉丝去他微博下说他不好,毕竟他平时人设就是耿直。

昨晚上他和经纪人都在安慰网上的粉丝,好不容易安抚好,她经纪人又担心鱼希会生气。

所以才托他道个歉。

鱼希没放在心上,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但是她也不会因为别人不送碳就怀恨在心,她点头:“没关系。”

“我能理解。”

纪霖枫听到她这话松口气,尴尬笑笑:“希姐你人真好。”

鱼希唇角稍扬,没回他。

一边的陶倚彤看到两人说话目光定定看着鱼希,她身后跟着新助理,看起来大学刚毕业不久,很年轻,充满朝气,一脸阳光的灿笑,鱼希视线从她们身上扫过去,撇开眼。

“准备了!”

统筹走到他们身边:“准备好了吗?”

鱼希点头,纪霖枫抱着剧本去找赵导寻找感觉了。

一场长镜头下来,众人都累了,卡着午休,鱼希也走到棚子里坐下,陶倚彤跟在她身后。

明显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鱼希瞥眼钟晨:“去外面。”

钟晨睇眼陶倚彤,有些不放心两人独处,鱼希瞪她:“快去!”

“好。”

钟晨垂头丧气往棚子外走,陶倚彤在鱼希身边坐下,天已经不热了,微风吹在身上还透着寒意,鱼希的长发被吹乱,她用夹子随意固定在发顶,转头:“有话就直说。”

她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何况还是和陶倚彤。

陶倚彤点头,开口:“你们在一起了?”

鱼希愣住,虽然她不想拐弯抹角,但陶倚彤,这也直接的有点过分,和她平时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她没回话,反而看着陶倚彤。

自打和她说开之后,两人几乎无交流了,偶尔眼神撞上,也很有默契的移开,绝不多看两秒。

鱼希还以为陶倚彤已经放弃从自己这里打探江静白的消息。

是她想多了。

陶倚彤见她没说话,又重复:“你和静白,在一起了?”

鱼希挑眉:“没有。”

“陶小姐还是有机会的。”

陶倚彤闻言轻笑,单手托着下巴:“机会?”

“我和她之间,从来不存在机会。”

鱼希侧目看着她,目光狐疑,陶倚彤继续说道:“我知道有些话,不应该我说,但是我相信,依照静白的性子,她也说不出口。”

“鱼希,你知道这八年,她为什么不敢见你吗?”

她声音很轻,很浅,带着悠远的味道。

“因为她害怕。”

陶倚彤看向鱼希,四目相对,她瞳孔漆黑,眼神明亮:“她怕见到你,一直坚持的信念就会崩塌,她怕自己面对你,会毫无底线。”

“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她那样的人,也会有没底线的一天。”

鱼希听到她的话绷着脸垂眼,秋风瑟瑟从耳边刮过,她耳根微疼。

陶倚彤继续说道:“前年她妈妈和我爸爸再婚,我受不了去国外找她,吃饭的时候她突然喊我。”

“她说倚彤,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想她,想见她。”

“鱼希……”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鱼希打断她的话,眼梢微红,目光灼灼看向陶倚彤:“为什么要告诉我?”

陶倚彤对上她厉眼丝毫没避让,神色依旧:“因为她还喜欢你。”

“你也喜欢她。”

鱼希冷脸:“我——”

“别狡辩了。”陶倚彤笑笑:“鱼希,我确实心疼静白,也认为你们不合适,你和她在一起,只会给她带去痛苦。”

“她已经痛了八年,我不想她继续痛下去。”

她说完耸肩:“但是我昨晚突然想通了。”

“也许我认为的痛,别人却觉得是糖。”

“我又何必干涉。”

陶倚彤站起身:“鱼希,你与其恨她,不如恨你妈妈。”

“八年前,是你妈妈编织了一个谎言,静白——也不过刚走出来而已。”

鱼希双手拧在一起,面发白,有各种设想盘踞脑海里,耳边轰鸣。她见陶倚彤准备走,低声问道:“所以,你不喜欢她?”

陶倚彤站在棚子口,背对她,身形偏瘦:“喜欢她?”

“我连她小时候光屁股的样子都见过,你觉得,我会喜欢她吗?”

鱼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时无言。

棚子里很安静,钟晨看陶倚彤走出来站在自己身边,说道:“钟助理,麻烦帮我泡杯咖啡。”

钟晨憋着气:“你不是有新助理吗?”

陶倚彤笑笑:“她泡的咖啡太甜,我还是喜欢你的苦咖啡。”

钟晨心头骂一句有病,没好气道:“知道了。”

目送陶倚彤离开之后钟晨迅速折回棚子里,见到鱼希正兀自发呆,神色依旧,看不出喜怒,她小声喊道:“希希?”

鱼希抬眸,眼梢泛红,眼里有亮晶晶的水光,钟晨声音瞬间拔高:“你怎么哭了?”

“是不是她欺负你了?”

“没有。”鱼希的声音有些沙哑,她靠在躺椅上:“让我休息会,你先出去吧。”

钟晨依旧不放心:“你一个人吗?”

鱼希睡在躺椅上,闭眼,心尖泛起细微的疼,被针扎一般,又疼又痒,难受的她,不想说话,只是摇头。

钟晨见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转身出去,她帮陶倚彤泡了一杯咖啡,见到她正在看剧本,眼神飘忽问道:“陶小姐。”

“你和希希说什么了?”

陶倚彤喝着她泡的咖啡,还是熟悉的味道,她从包里拿出糖加在里面,摇晃两下,回她:“没什么。”

“告诉她一些事。”

钟晨紧张起来:“什么事啊?”

陶倚彤晃了晃咖啡,香甜气息袭来,她抿了口:“我告诉她,我不喜欢江总。”

她说完看向钟晨,笑了笑。

钟晨瞠目结舌。

鱼希是被外面声音吵醒的,她起身走出去,见到钟晨正坐在棚子口,不远处场务在忙碌,她低头:“几点了。”

刚醒来的声音很沙哑,眼梢红意尽显,钟晨有些担忧:“一点半。”

“希希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然下午我们休息吧?”

鱼希摇头。

她确实有些事情需要确认,但不是现在,明天就要去录制节目,她要趁着今天把明后两天的场次都拍掉,下午还要赶去A市,时间很紧迫。

至于陶倚彤说的那些话。

鱼希开口:“走吧。”

下午都是她的戏,和男主的对手戏,和女配的对手戏,和群演的戏份,鱼希投入拍摄就是全身心,容易忘记其他事情,但是今天她破例了。

一场戏,她居然四遍都没过。

赵导看到她妆容都掩饰不了的苍白脸色,担忧道:“鱼希你没事吧?”

鱼希摇头,蹙眉:“没事。”

“麻烦赵导等会,我去补个妆。”

赵导:“休息五分钟再拍。”

鱼希有些担心进度,嘴硬:“不用。”

赵导拍她肩膀:“身体要紧。”

鱼希只得听话的点头,坐在藤椅上休息,陶倚彤的话就如同魔咒一样不停在她耳边循环。

鱼希,你与其恨她,不如恨你妈妈。

你爸爸去世,是不是和我妈妈有关?

你希望有关,还是无关。

她说倚彤,我坚持不住了,我想她,想见她。

鱼希闭了闭眼,眼角微凉,她用指腹掸去晶莹之色,对钟晨道:“让李哥进来补妆。”

下戏已经过四点了,钟晨拉着鱼希直奔机场,行李今儿早上就收拾好了,怕下午拍戏来不及回去拿所以一直放在车上,没想到,还真的来不及回去拿。

鱼希还是稍作了伪装,带上墨镜和帽子,饶是如此,在机场也被记者认出来了,今天要去录制节目的不止是她,还有柳玉瑶和其他几个艺人,所以记者一直蹲守在这里,前脚柳玉瑶刚走过去,后脚鱼希就出现了,想到昨晚上的事情,他们争先恐后的挤到鱼希身边。

“鱼小姐,请问您对微博上的事情怎么看?”

“鱼小姐您最近没有消息,是因为没有资源吗?”

“鱼小姐有传言您要退出娱乐圈,是真的吗?”

“鱼小姐——”

不间断的问话此起彼伏,闪光灯不断,鱼希穿着蓝色曳地长裙,带着墨镜,神色倨傲,她没有回答任何记者的话,从侧面看,脸绷着。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来迎她过去,鱼希和钟晨被护着往里面,身边推推搡搡,拥挤不堪,原本她就有粉丝过来送机,现在再加上这些记者,把交通道围了一半。

“鱼小姐,请您说句话。”

“鱼小姐,您这段时间一直没出现,是在接受心理治疗吗?”

鱼希听到这句话微微蹙眉,钟晨生怕哪个不起眼的人又触她眉头,一个劲喊道:“让让,让让!麻烦旁边的让一让!”

面对凑到嘴边的话筒,她也只是说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很快鱼希和钟晨就上了飞机,身后喧嚣不断,除开记者她粉丝也不断的喊她名字,鱼希头本来只是微疼,现在是更疼了。

脸色也略白。

上飞机之后钟晨看她脸色不对让她先休息,到了再叫她,鱼希没逞强,点头靠在椅背上,带上耳塞,就闭眼休息了。

钟晨正低头准备把手机关机,肩膀被人碰了下,她没在意,然后又被碰了下,她转头。

“肖助理?”

肖助理对她笑:“钟助理,方便和你换个位置吗?”

钟晨有些木纳:“换位置?”

肖助理依旧淡笑,她让开半个身体,钟晨见到她身后的江总,到嘴边的拒绝咽回去,点头:“好,好啊。”

“我和希希说一声。”

肖助理浅声道:“不用,我看鱼小姐似乎累了,就别打扰她了。”

钟晨没辙,在两双视线下只好点头。

江静白和肖助理就坐在她们后面,这个舱位有四小排,另外两个没人坐,钟晨坐下后有些尴尬问道:“江总也去A市?”

肖助理正低头看文件,听到她问话点头笑笑:“嗯,去出差。”

“刚好看见你们。”

钟晨挠头:“真巧。”

肖助理弯弯唇角,没说话。

钟晨不放心的目光始终盯着前面,却只能看到江静白的肩膀。

鱼希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斜躺在椅子上,江静白偏头就看到她睡着还紧蹙的眉头,回想鱼希昨晚问话的语气还有冷下来的脸,想到她可能介意罗千茹,江静白的心头涌上愉悦,看向鱼希的目光藏着绵绵温柔。

起飞后,鱼希没醒,只是动了身体,原本是平躺的,现在侧过身体面对江静白,她没披毯子,就穿着长裙,无袖款,贴身,胸口是镂空设计,蓝色细带从锁骨两边绕上去,环在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

脖颈纤细修长,锁骨小巧精致,呼吸平稳,绵长,江静白看几眼后脱下自己的职业装外套披在鱼希身上,不大,但刚好能盖住她上半身,鱼希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

江静白细细打量她好久才收回目光,坐的笔直,她将公文包放在双腿上,从里面拿出文件,神色严肃而认真,偶尔翻阅,钟晨见江静白一直规规矩矩坐着放下心,也偏过头休息了。

机舱很安静,只听到纸张的细微摩擦声,江静白垂眼看文件,身边鱼希动了动身体。

江静白偏头就看到她细长的美颈有发丝缠绕,黑色秀发落在白皙肌肤上格外显眼,她捏文件的手紧了紧,蜷缩起,最后帮鱼希把发丝往后拨弄,指腹贴上细腻肌肤时,江静白眸光渐暗,眼睛盯着鱼希涂抹艳丽的红唇,似乎正在向她做邀请,和那晚一样。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9章 借水 下一章:第71章 有事
热门: 定婚耳环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斗宴(烟花三月) 狂神 美食直播间[星际] 春日宴 六爻 十宗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