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借水

上一章:第68章 澄清 下一章:第70章 谎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的事情一直闹到下戏才结束,她三点半结束拍摄时拿手机看了两眼, 见到网上关于她骂哭人的事情已经没什么人讨论了, 现在都在争议演技好坏的问题, 甚至不少营销号开始发起投票,支持她的人居然占据一大半。

她的路人缘本来就好,这次事件她又丝毫不理亏, 虽然姿态是傲气了点, 但是她有资本,再说她指责的那几句话并无不妥, 甚至还有粉丝立刻把话切换成自己的个签,支持鱼希的标题打出来, 不少人前去投票。

热搜标题摇身一变,从指责到支持,只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鱼希换了衣服接到白雨棠的电话。

“挺好。”白雨棠松口气:“不枉我一夜没睡。”

鱼希知道她有这个坏毛病, 忙起来就会通宵,这几次事件都让她没能好好休息, 鱼希声音有些歉疚:“对不起啊白姐。”

白雨棠笑:“得了, 咱俩就别客气了, 来公司了吗?”

鱼希走出休息室:“还要一会。”

白雨棠;“那我先去睡一觉, 你到了叫我。”

今天是鱼希最后一天录制, 她得陪着,鱼希应下:“好。”

挂了电话之后她上车, 钟晨跟在她身后碎碎念:“希希, 网上我刚刚看了, 没什么问题。”

鱼希点头:“我知道。”

她上车打个哈欠:“走吧。”

钟晨给她递上毯子:“睡会?”

鱼希披上毯子,拢了拢边角,倏地想到昨天江静白站在屋檐下帮自己拢衣服的场景,雨帘垂在她身后,她恍然未觉,只是对她浅笑,目光温柔,说出口的话坚定无比。

“我走光没关系,你不能。”

她那样的身材走光比自己更有看点好吗。

鱼希想到这莫名唇角弯起,钟晨狐疑的目光盯着她,挠头:“希希你笑什么?”

随即她反应过来:“是因为网上的事情解决了吗?”

鱼希笑容僵在脸上,慢慢敛起,恢复冷冷清清的表情,她启唇:“没什么。”

“到了叫我。”

钟晨呐呐回她:“好。”

鱼希眯眼睛快睡着的时候恍惚听到耳边有声音。

“你为什么回来?你凭什么回来,你当初说走就走,你现在说回来就回来,你有没有想过我!江静白,你真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我恨死你了!对,我恨你,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鱼希,别哭……”

“我就哭,我非要哭,你管我啊!我喜欢哭,关你什么事啊!你别跟着我!”

“鱼希……”

“你别叫我!”

“江静白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你得意我这么不争气,现在还喜欢你……”

鱼希倏地坐正身体,耳边声音顷刻散去,车里静悄悄的,连音乐都没有放,她的突然惊醒把钟晨吓一跳,一双大眼直溜溜盯着她,钟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声喊道:“希希?”

“你怎么了?”

鱼希回神:“水给我。”

钟晨从旁边拿了水给鱼希,看她仰头喝下去几口,神色未定:“做噩梦了?”

鱼希放下水点头:“嗯。”

头微微疼,也不想再睡了,鱼希干脆坐起身刷了会微博。

私信已经被刷爆了,一打开微博满目都是粉丝的安慰。

——希希别怕,我们支持你!

——希希你是我心里永远的女王陛下!

——希希不怕我们陪你重新站起来。

——你是山也是水,是火也是光,是永远的星星,是永恒的太阳。

鱼希刷到这条私信没来由想到以前让江静白念情书,遇到很炙热的字眼或者诗句时,江静白总是保持沉默,然后她会拿过来。

“我对你至死不渝,我爱你始终如一……”

她边念边看着不自然神色的江静白,笑她只是听着这些话就微红的脸,和挪开的目光。

鱼希看着这条微博,指腹点进头像里,注册时间还挺早,四五年了,ID是WDYX,挺奇怪的名字,最近参与的超话只有一个:支持鱼希演戏。

微博四五条,都是和她有关,看起来,像是用来刷榜的小号。

她笑笑,回复:谢谢。

还以为没有回复,没想到刚发出去就收到私聊。

不客气,希望你能开心。

不似一般粉丝收到私信哇哇哇大叫,给她发来一大串的文字,这个简短的回复让她觉得更像某个人了,一板一眼,鱼希手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

江静白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玩微博。

“希希,到了。”

钟晨率先下车,打开车门,鱼希也跟着下车,两人相携往公司里面走,还没到录音棚时鱼希收到信息。

——希希,节目那边发行程表过来了,你上来拿一下,我有个紧急会。

鱼希折回步子:好。

钟晨屁颠颠跟在她身后:“怎么了希希?”

“去白姐办公室。”

钟晨哦一声站在电梯旁,按下电梯,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踢踢踏踏,钟晨有些困难的转头,生怕又是江总。

还好,不是。

不过比是江总还烦人。

是罗千茹。

她带着墨镜昂着头,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架势,满身高傲,她经纪人林木森站在她身后喘气。

“千千,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是这个投资方我们得罪不了,你就委屈点……”

“委屈?”罗千茹声音稍扬,姿态跋扈:“我为什么要委屈?”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剩下的交给你。”

“不是,千千,这我和那边没法交代。”

罗千茹纤细手指上涂抹艳丽的指甲油,她撩了撩自己长发,一脸无所谓:“那我可不管,反正我不去。”

“爱谁去谁去。”

林木森看她完全不配合的样子叹气:“那我请示下江总。”

他说着拿手机,迅速被罗千茹抢过去:“你打电话给她干什么?”

林木森满脸无奈:“千千……”

罗千茹气哼哼:“行行行行,我去还不行吗?”

“真烦!”

林木森松口气。

这招他还是前两天发现的,之前罗千茹不肯合作或者耍脾气他都是打电话给胡总,刚开始还有效果,后来就完全没用,罗千茹各种撒娇蒙混过去,什么身体不舒服头疼刚刚唱完歌再不济嗓子出问题,反正能找的理由全部都找了,胡总也由着她,不去就不去,他在后面不知道擦了多少屁股。

现在好了,只要她一说打电话给江总,罗千茹就乖乖配合了。

应该是怕江静白。

能不怕吗?

他那天在录音棚和她说话腿都站不稳。

仿佛找到一个大救星,林木森神清气爽。

罗千茹有些憋闷,电梯到时忿忿走进去,另一边鱼希和钟晨相互看眼,也相携走进去。

刚刚在大厅,她们站的远,所以罗千茹没将目光放在鱼希身上,现在一起上了电梯,她才斜斜看眼鱼希,唇角扬起,笑道:“哟,这不是鱼小姐吗?”

“怎么?今天不改行唱歌啦?”

鱼希听到她的话没回应,罗千茹一个人唱独角戏很不高兴,话语开始尖酸刻薄:“鱼小姐,你说你现在还赖在公司干什么呢?又没有资源,又没有戏拍,啊——我听说前几天公司还要撤资?你不觉得很丢人吗?”

她说完拨弄长发,抬头挺胸:“我要是你,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出现在公司。”

鱼希闻言轻笑:“你不好意思,和我有什么关系?”

罗千茹对她翻个白眼:“我看你能嘴硬多久,等到公司撤资,你就哭吧。”

鱼希闻言垂眼,一脸云淡风轻。

罗千茹最受不了她这副明明什么表情没有,却依旧高高在上的样子,那种打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和倨傲,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她咬咬唇。

林木森担心两人吵起来,立刻说道:“千千啊,刚刚我和那边联系了,饭局改到明天中午,今天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明天中午?”罗千茹目光从鱼希身上撤回来:“那就是说,我今晚没有饭局了?”

林木森点头:“没了。”

罗千茹笑了笑:“挺好。”

她说着按掉原先的楼层,重新按了一层楼,她身后的林木森有些不解:“我们不去宣传部吗?”

“回来再去。”罗千茹笑:“我要先去个地方。”

林木森看她扬唇笑起来的样子皱起剑眉:“你要去哪?”

电梯到了白雨棠办公室,鱼希和钟晨从侧边下了电梯,她听到罗千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去找人吃饭。”

“谁啊,要我提前安排吗?”

“江……”

电梯门合上,鱼希转眼,没动,钟晨以为她是被气着了,正在频频安慰:“希希你别把她话放在心上,你就当她是个屁,放了得了。”

鱼希没吭声,目光依旧盯着楼层。

一层一层。

最后到总裁办的时候停下了。

“她那人就是嘴欠,以前不敢招惹你,现在——”

钟晨话说一半见到鱼希转身往白雨棠办公室走,她声音戛然而止,挠挠头,继续跟在鱼希身后。

鱼希心情不是很好。

钟晨纠正。

是非常不好。

她生气的时候不太明显,也不会乱发脾气,但是她会和自己较劲。

“差不多了,鱼希,可以休息下了。”

鱼希低头看歌词:“我再练练。”

卢老师不解:“你已经唱的很好了,最后录制一遍就可以过了。”

鱼希不同意:“我觉得还不行。”

钟晨坐在凳子上看她绷着的侧脸和严肃的神情,一眼就看出来她不高兴,而且还是非常不高兴,至于原因,她想八成是因为在电梯碰到罗千茹的事情,但是也说不通啊,鱼希从来都不是会听信谣言的人,之前在剧组有人私下说她陪过导演,被她当面纠正道歉,并且没有放在心上。

她什么时候对谣言这么看重了?

钟晨有些不解。

白雨棠下楼时鱼希刚结束,声音稍哑,卢老师在旁边念叨:“行了,你回去含两片润喉片,要不然明早起来嗓子就哑了。”

鱼希点头,接过钟晨递给自己的润喉片:“谢谢卢老师。”

白雨棠走过去:“希希。”

她刚开完会,手上还拿着文件夹,鱼希转头:“白姐。”

卢老师也和白雨棠打了招呼。

“结束了?”

鱼希点头:“刚结束。”

白雨棠神色轻松下来,对卢老师又是感谢几句,最后和鱼希说道:“走吧,我们上楼,有事和你说。”

三人一道上了楼。

鱼希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姿慵懒,薄荷味的含片让她嗓子口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她没说话,还是白雨棠先开口,神色很犹豫:“希希,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鱼希抬眸看她眼,见她表情纠结,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是个好消息。

鱼希在心里做好准备,启唇:“白姐你说吧。”

白雨棠坐在她身边,递了个剧本给她,鱼希接过看眼。

“拍戏?”肯定不是这么简单,要不然白雨棠的脸色也不至于这样。

白雨棠点头:“是拍戏。”

“不过不是女主,是女配。”

鱼希神色冷下来。

虽然职业没有高低之分,但她也从没想过,有天会给人做配角,真是风水轮流转。

白雨棠余光看着她神色,见到她凛直的面部线条轻声道:“我还没应下。”

“不着急,你可以先考虑。”

鱼希捏着剧本,嘴里的薄荷味变的辛辣无比,刺的她眼梢微红,心口也不由抽痛起来,她垂眼:“我回去看看。”

白雨棠点头:“行。”

“另外节目那边行程你看了吗?”

“录制两天一夜,但是要提前过去。”

鱼希:“看过了。”

白雨棠吩咐:“这两天网上你的热度还要继续保持,你等会回去就发个微博,后天录制的时候我再做其他安排。”

“至于剧本——你先带回去看看。”

三个月来唯一的剧本,错过这次不知道还能等到什么时候,鱼希知道白雨棠是不想放过任何机会,她也不想,所以鱼希没反驳,只是捏紧了剧本说道:“我明白。”

两人谈话结束,白雨棠电话响起,她起身走到办公桌前。

“肖助理?”

肖助理举着电话:“方便上来吗?”

“江总找你。”

白雨棠低头:“方便,我马上过来。”

肖助理挂了电话进办公室:“江总,白小姐马上就到。”

江静白抬头看眼她:“好。”

“晚上都安排好了?”

肖助理:“安排好了,江总,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会在那里和林总见面。”

江静白低头看文件,漫不经心的解释:“那个老板娘是林总故人。”

“那合同……”

“重新拟一份。”

肖助理会意:“我明白了。”

门合上,肖助理回到办公桌坐下,不远处电梯叮一声响起,她抬头看,见到白雨棠匆匆走过来。

“肖助理。”白雨棠很快走到她办公桌前:“江总找我什么事?”

她想先探个口风。

肖助理笑:“你进去就知道了。”

白雨棠只好点头:“那我进去了。”

话说完身后肖助理又喊道:“白小姐。”

白雨棠转身:“嗯?”

肖助理神色认真看着她:“鱼小姐后天的录制是在A市吗?”

“对,在A市。”白雨棠不解:“怎么了?”

肖助理摇头:“没什么,江总后天也要去A市出差。”

这么一说,白雨棠立刻就懂了。

她了然道:“那我等会把行程表传给你。”

肖助理笑笑:“好。”

两人聊完白雨棠就敲门进办公室了。

江静白正在打电话。

她站在落地窗前,一只手背在身后,身形纤瘦窈窕,长发用皮绳束在身后,没有染色没有造型没有过多装饰,甚至脸上也只是画了淡妆。

气质卓然。

她用目光示意白雨棠先坐,耳边听着电话那边传来声音。

“给我配新助理了?”

“挺好啊,谢谢了。”

江静白垂眼:“不用。”

陶倚彤说:“怎么?你怕我抢了鱼希的助理?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我配个新的?”

“倚彤,你多虑了。”江静白嗓音淡淡的,陶倚彤:“行了,你那点心思,谁还看不明白,你确定要和鱼希重新在一起吗?”

“静白,想清楚回答我,你确定吗?”

江静白看着楼下行人忙碌匆匆,车水马龙,她垂眼:“如果她愿意,我确定。”

电话那端良久没有声音,陶倚彤沉沉叹息:“我挂了。”

电话挂断,江静白收起手机往沙发走,白雨棠立刻站起来:“江总。”

“坐。”

……

肖助理进办公室时两人已经讨论差不多了,她给两人递上咖啡,说道:“江总,时间快到了。”

白雨棠抿口咖啡顺势说道:“那江总,我就不打扰您了。”

“您吩咐的我都记住了。”

江静白点头:“劳白小姐费心了。”

白雨棠笑:“江总言重了。”

肖助理送走白雨棠之后见江静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咖啡,慢条斯理,优雅贵气。

她喝完半杯之后说道:“以后多加点糖。”

肖助理木木的:“好。”

两人一起出了公司。

饭局不是定在星级酒店,而是在一所大学附近的美食街,林总很久都没有来过小饭馆吃饭了,他虽然不是太成功的商业人士,但谈生意讲究格调,似乎定高级酒店已经成了圈内规矩,所以当他站在美食街时,有种陌生的感觉。

陌生又熟悉。

以前公司还没成立时,下了班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来到美食街,点上六七个菜,两三箱啤酒,大家一起高谈论阔,说着对未来的憧憬,对公司的展望,饭局结束,众人满脸红润,眼里盛满兴奋。

可后来,渐渐地,身边那些好友开始一个个离开,有被撬墙角的,有背叛公司的,更多的是貌合神离,早就不是一条心了。

没钱时,他们相聚在一起,有钱了,却各奔东西。

他身体不太好,已经没有办法在管理公司了,所以在江静白接触他时才一口应下,谁想到,星耀也会找到他。

还开出了双倍的价格,并且愿意承担给劲鸥的损失。

谁会和钱过不去呢,至少他不会,但良心上又过不去,所以才两边都拖着。

“林总。”他助理在身后提醒道:“就是这里。”

林校银点头:“进去吧。”

两人走进饭馆,他们穿着合身的西服,一身光鲜亮丽,和小饭馆有些格格不入,一进门就被人注意到了。

“林总。”

江静白起身:“这边。”

林校银走过去,江静白换掉经常穿的职业装,反而穿了休闲装,看起来轻松又惬意,混在一群吃饭的人里,丝毫不突兀。

只是频频有男人看向这边,打量的目光中有些迷恋。

江静白招呼林校银坐下:“之前来吃过两次,觉得味道很好,就想着介绍给林总。”

林校银点头:“江总有心了。”

江静白招手,肖助理把菜单递给林校银:“林总您点菜吧。”

“还是女士优先。”林校银把菜单给江静白,后者没接过,笑:“那就上几道招牌菜吧。”

“林总可以吗?”

林校银:“可以。”

周围人不算多,但吵吵嚷嚷,林校银很久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谈生意了,他目光盯着不远处一桌正在划拳的少年看,眼底有深意。

“林总。”江静白起身给他斟茶:“知道您身体不好,今天我们就不喝酒,品茶。”

林校银看着江静白的动作。

有句老话,茶七酒八,怎么倒茶也能体现这个人平时喝不喝茶,林校银看到江静白熟练的斟茶举动时笑了笑:“江总也喜欢品茶?”

江静白放下茶壶,抬头:“偶尔。”

林校银抿了口:“谦虚了。”

两人相视而笑。

很快菜就开始上了,肖助理在旁边给两人做介绍,林校银听到这些菜名,觉得莫名熟悉,他面部表情微变。

江静白放下杯子:“希望林总会喜欢。”

林校银低头用筷子夹起菜,放在嘴里细嚼慢咽,点头:“味道很好。”

“让我见见老板娘吧。”

江静白看着他,林校银放下筷子:“行了,我们就别藏着掖着了,你意思我明白了,让我见见她。”

肖助理看向江静白,刚低声准备提醒合同,江静白伸手示意她先不要提,她点头往后走,没几分钟出来,身后跟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

从饭馆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肖助理拿着新的合同笑:“这次不用担心林总会违约了。”

江静白看她放松下来的表情浅浅嗯了声。

肖助理问道:“您还回公司吗?或者我直接送您回去?”

“几点了。”

肖助理恭敬回她:“九点半。”

还没到十点,她还没睡觉,江静白敛去清冷,神色添了温软,她启唇:“送我回去。”

到公寓刚好十点钟左右,江静白进公寓后习惯性走到阳台,偏头,见到隔壁有灯光折射出来莫名的心安,刚准备拿手机给鱼希发晚安时想到莫宁欢的话。

“追人就脸皮厚点,心思细点,不要怕挫折,想好理由先进家,晚上蹭水洗澡,电视里都这么演的,湿身诱惑看过没,特别有效果。”

江静白收起手机走进房间,抱了身睡衣扭头就走,想想觉得不妥,她又将长发胡乱的散开,对着镜子看了好几遍确认没问题之后出门。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8章 澄清 下一章:第70章 谎言
热门: 鹰巢海角惨案 恶魔的彩球歌 鉴罪者 长生界 低智商犯罪 我的钢铁战衣 蔷薇犯罪事件 噩梦大盗 牙医谋杀案 女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