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收手

上一章:第65章 撇清 下一章:第67章 晚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和江静白交流过后放下心, 起身准备离开,江静白也跟着站起:“晚饭吃了吗?”

“要不要一起?”

鱼希原想拒绝, 又想到昨晚上她照顾自己, 一顿饭确实不为过, 她点头:“我请你吧。”

江静白没犹豫:“好。”

两人出去, 肖助理没跟着, 因为附近都是酒店,所以她们也没开车, 而是闲散的走到路上, 鱼希没怎么伪装,只是戴着口罩。

江静白走在她身后, 看她长发被风扬起, 俏脸隐在口罩里, 隐隐约约能看到轮廓,她目光柔软。

“你想吃什么?”

“去哪家?”

两人同时问话,鱼希尴尬笑笑,她想到以前和江静白出门, 两人有时候半天没说话, 然后冷不丁同时开口, 她那时候总会笑趴在江静白身上, 说看我们多有默契,简直绝配。

鱼希垂眼。

江静白神色如常走在她身边:“想吃什么?”

鱼希回过神:“我都可以。”

江静白:“那就这边吧。”

鱼希看到旁边中式酒店点头:“好。”

两人相携走进去。

包厢不大, 环境雅致, 现代简约风格, 鱼希和江静白面对面坐在饭桌前:“江总点菜吧,我请客,你做主。”

江静白接过菜单:“好。”

鱼希想了想又加一句:“照您喜好点就行。”

江静白握着菜单的手紧了紧,指腹捏着菜单边角,低头:“我不挑食。”

鱼希沉默,手机铃声响起,她接了电话。

“希希你回家了吗?我刚结束。”钟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鱼希笑:“结束了,你回去休息吧。”

“好。”钟晨应下:“我明天一定要白姐给陶倚彤另外配个助理!”

“她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鱼希听到她咬牙切齿不由笑意加深:“好了,明天再说吧,我还有点事,挂了。”

钟晨呐呐:“晚安。”

鱼希声音温软:“晚安。”

江静白听到她说话抬起眼皮看她眼,鱼希面带微笑,眼里有星光,五官褪去倨傲柔软很多,整张俏颜生动可人,煞是好看。

她恍神几秒。

鱼希挂断电话时江静白也点好菜了,服务员捧着菜单出去,江静白问道:“朋友?”

“钟晨。”鱼希解释:“我助理。”

江静白点头:“她今天没跟着你?”

鱼希笑了笑,神色淡然:“她陪陶小姐拍广告去了。”

江静白抬起眼皮看鱼希一眼。

包厢门打开,服务员端着凉菜上来,鱼希在剧组就没吃几口,录歌的时候就饿了,现在上菜也只是和江静白打了招呼就开始低头吃饭。

饭桌上很安静,江静白好几次想说话,但见到鱼希闷头吃饭,她只得默默低头。

半小时后,两人都放下筷子。

鱼希一脸还了债的轻松表情,江静白瞥到她神色心尖抽痛,疼得她脸白了几分。

付账之后鱼希就要回去了,江静白拉住她手腕:“一起走走?”

见鱼希看过来的诧异目光,她解释:“刚吃完饭,运动下比较好。”

鱼希看向她抓着自己的手,江静白收回:“抱歉。”

“没事。”鱼希踩着高跟鞋走出酒店:“那就走走吧。”

身后江静白紧绷的身体略微放松。

两人出了酒店后往公司方向走去,因为鱼希的关系,她们没走马路,而是沿着一条略窄的小路往前走。

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喝醉酒的迎面过来,也是与她们匆匆擦肩,留下淡淡的酒气。

“下雨了,快走。”

“真下了。”

两个仓促的脚步从鱼希身边擦过,她抬头,雨丝落在脸颊上。

确实下雨了。

她蹙眉对旁边的人说道:“江总,我们快点走吧,下雨了。”

话刚说完雨丝更密集了,鱼希感觉到凉气化成水落在她身上,她打了个寒颤,江静白歪头看两眼,前面有建筑物,她说道:“我们去那避一避?”

鱼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点头:“好。”

话音刚落身后冲上来两个人,鱼希眼帘被雨丝挡住,没避闪,江静白看到后拉住她手腕将她拽向自己。

两个人从她们旁边跑过去了。

鱼希还在江静白怀里。

雨丝直直落下,来势汹汹,顷刻间两人衣服都湿了一大片,鱼希察觉江静白的手搂着自己腰身,她抬头,见到江静白正看着自己,目光定定,炙热。

心跳突然快两拍,她抿唇推开。

江静白也顺势放开她,面有歉意:“对不起,刚刚你身边……”

“我知道。”鱼希不咸不淡的回应:“谢谢。”

江静白垂眼:“没关系。”

“我们过去避一避?”

鱼希应下,刚准备走嘴角溢出:“嘶——”

江静白偏头:“怎么了?”

语气有些紧张,鱼希低头看脚踝,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脚崴了。”

鱼希说完江静白看眼天色,雨丝依旧簌簌落下,连绵不断,很密集,这样几分钟不到就要淋湿了。她看两眼鱼希,倏地脱掉自己的高跟鞋,对鱼希说道:“帮我拿着。”

“你——”鱼希愕然,还是接过她递来的高跟鞋。

江静白背对她,拉过鱼希的双臂,腰略弯,身体压低,双手用力,鱼希还没反应过来就安稳落在她背上。

“我可以自己走。”

几步之后鱼希才反应过来,扭了下身体,两人身形都有些不稳,江静白双手背在身后托着她身体,声音稍低道:“别乱动,马上就到了。”

鱼希看她被雨丝打湿的脸颊一时无言。

思绪乱飞。

“江静白,你背我好不好,我腿疼。”

“真的疼,你看,就是这里。”

少女弯下腰:“哪里?”

鱼希坐在台阶上,指着自己的腿,漂亮的眼睛露出狡黠:“这里。”

江静白低头看:“这里?”

两人靠的近,鱼希倾身凑到她脸颊边啪叽一口,笑的明媚:“好了,我不疼了。”

“鱼希?”江静白偏头:“还疼吗?”

鱼希回神,她们已经到避雨的地方了,她从江静白背上滑下来,坐在旁边小石阶上:“没事,不疼了。”

“我帮你看看。”

江静白说着坐在她身边,拉过鱼希的腿放在自己双腿上,鱼希刚想缩回来,被江静白握住脚踝。

“嘶——疼。”

“扭到了。”江静白抬头:“我揉揉。”

鱼希有些尴尬:“不用了。”

江静白垂眼:“不揉你明天就肿起来。”

鱼希默了默,任她纤细手指落在脚踝处,细细密密的疼从脚上袭来,她撇开眼,几秒后又将目光落在江静白身上。

刚刚淋了雨,她长发被打湿,有几缕贴着她脸颊,墨黑的秀发衬得肌肤更加白皙,饶是这样也丝毫不见狼狈之态,反而还添了不可言喻的凌乱美。

鱼希记忆中的江静白向来都是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从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湿透的长发张牙舞爪贴在她后背上,全是湿漉漉的,没穿鞋,刚刚走来脚背还有些污渍。

这一点都不像江静白。

鱼希视线转向其他地方,眼眶温热,她抬头看眼漫天雨丝,眨眨眼。

“好些没?”

江静白揉了一刻钟后问道。

鱼希回她:“好多了。”

声音略略有些沙哑,情绪不稳,江静白闻言抬头看她一眼。

鱼希只穿着一件浅色长裙,短袖,贴身款,被雨淋了后曲线一览无遗,衣服紧紧贴着身体,她微弯腰坐着,似乎怕走光。

江静白眼底微懊恼,立刻脱下自己的小西装外套披在鱼希身上。

“不用。”

鱼希皱眉想拒绝,江静白语气风轻云淡,却透着不容抗拒:“穿着,我走光没关系,你不能。”

难得强硬的态度,她说完还帮鱼希把领口拢了拢,鱼希披着外套问道:“肖助理什么时候来?”

“快到了吧。”

毕竟公司就在这附近,两人刚说完没两分钟,肖助理就拎着雨伞匆匆到了,见到两人狼狈的姿态她愣了下,立刻递上雨伞给江静白。

鱼希也勉强站起身。

“鱼小姐受伤了?”肖助理说着准备伸手:“我扶您上车?”

江静白绕过她的手搂着鱼希:“去开车吧。”

语气冷漠,侧脸绷着,肖助理看眼两人:“哦,好。”

鱼希刚刚被她揉了那么久已经好多了,只是高跟鞋不敢再穿了,她学着江静白的样子脱掉高跟鞋,刚走上地面眉头拢起。

有些扎脚。

地面不算光滑,有些细小的碎石会粘在脚底,赤脚走在上面,还是咯的疼,她走几步想到刚刚江静白背着自己走过来的场景,一时缄默。

江静白瞥见她皱眉的动作问道:“是不是腿疼?我背你过去?”

鱼希拒绝:“不用。”

她说着一瘸一拐往轿车方向走去,江静白在她身后看几秒上前搂着她肩膀,让她半靠在自己身上,鱼希对这样的姿势有些为难,但是江静白强硬起来她又拒绝不了,再联想到刚刚的事,她底气不足,就这么被搂着上了车。

“先去公司吧。”

江静白说:“公司有衣服,我们换好再回去,要不然你会感冒的。”

鱼希瞥眼身上的衣服,又看向江静白,她里面只穿着衬衫,能明显看到内衣轮廓,还有贴在衣服上的身体曲线。

“好。”

两人意见难得统一。

回公司之后鱼希跟着江静白上楼,她办公室有个休息间,放着床和一个衣柜,鱼希进去后江静白打开衣柜:“你自己选?”

鱼希看眼衣柜,清一色的职业装,她随手拿了件:“就这个吧。”

江静白指着不远处的门:“那边可以换衣服。”

鱼希点头。

江静白在她离开之后也从里面拿了身干衣服放在床上。

鱼希换衣服的动作挺快,就是有些别扭,到底不是穿着自己的衣服,还是不自在,江静白和她身材差不多,所以衣服很合身,但是怎么看镜子里的自己,怎么觉得陌生。

她叹气,把湿衣服放在包里,打开卫生间的门。

没完全打开,透过门的缝隙她看到江静白正站在床前,休息间的窗帘拉上了,灯光也调的暗一些,但是鱼希的视力向来好,所以她一抬头就看到江静白正在脱衣服。

她肌肤偏白,细腻,身材姣好,鱼希这个位置刚好看到她侧着身体,前凸后翘,双腿笔直修长,手臂纤细,曲线玲珑窈窕,看不出她经常锻炼但是身上没有丝毫赘肉,小腹平坦。

小腹?

鱼希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后立刻往后退一步,慢慢合上门。

休息室门被敲响,江静白换好衣服说道:“进来。”

肖助理拿着手机:“林总的电话。”

江静白点头后接起:“林总。”

电话那端说了很长一段话,她才开口:“可是我们之前已经谈好了,您现在是违约。”

“我听说您明天出差回来,我去机场接您。”

“当然。”

“您确定吗?”

“好,见面谈。”

江静白把手机递给肖助理,敛起轻松神色:“明天上午九点,去机场,接人。”

肖助理站在她身后:“江总,我听说楚总今天也出国了。”

“可能就是去见的林总。”

“他不惜给违约金也要解约,我觉得——”

江静白抬手:“先出去。”

肖助理愣几秒:“好的。”

鱼希出来时江静白已经在休息室里泡了两杯茶,见到她出来笑:“过来喝点热的。”

她说着举起杯子,鱼希接过:“谢谢。”

江静白点头:“喝完我送你回去。”

她说着抿口茶,温热的感觉从嗓子口往下蔓延,窜进身体里。

鱼希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放下杯子说道:“我听到你刚刚打电话了。”

江静白刚启唇,鱼希低头:“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

“没关系。”

江静白也放下杯子:“走吧,我送你回去。”

“是因为我吧。”鱼希抬头:“是因为我,我妈妈才针对你,介入你的项目。”

“鱼希。”

鱼希素颜白净:“你们那天在酒店的话,我都听到了。”

“以前我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替她向你道歉,向你家人道歉。”

“但是你没必要为了我放弃项目。”

江静白听到她把话说开点头,神色平静:“鱼希,我说过我可以。”

“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好,你不要担心。”

鱼希站起身,侧脸绷紧:“江总,我不是担心你,我只是想和你划清界限。”

江静白的面色白了几分。

鱼希继续说道:“对不起。”

房间有片刻沉默。

鱼希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向江静白,她拨打一个电话出去。

“妈,是我。”

江静白握紧手,看向鱼希,眼梢微红,有些刺眼,鱼希心突然绞痛,她手腕被人握住,江静白清冷神色带上哀求,她很轻缓的摇头,声音沙哑:“不要。”

鱼希掰开她的手,坚定的对手机说道:“我和她不会在一起,你收手吧。”

电话那端的盛闲挑眉,站起身:“是她拜托你求我的?”

鱼希皱眉:“不是。”

盛闲站在落地窗前:“希希,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凭什么?”鱼希原本情绪就不稳,听到这句话就炸了:“你八年前插手我的事情,我认!谁让你是我妈!你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现在呢?你还想摆布我的人生?那我算什么?”

盛闲惯来雷厉风行,不会安慰人,所以听了鱼希的斥责也只是沉默两秒说道:“希希,有很多事情,妈妈没办法向你解释,但是我想你知道,我这么做,不是想摆布你的人生,我是——”

“为我好是吗?”鱼希往后退两步,咬唇:“好,你为我好,逼她和我分手,让我痛苦八年,现在你觉得不够,又来干涉我的感情,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你说这些和我无关,那什么是和我有关的?嫁一个你们觉得好的人,继承你的事业,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吗?”

盛闲叹息:“希希——”

“够了。”鱼希发泄一通,声音冷静,她深呼吸:“我受够了,我是个人,不是你们的傀儡。”

“我和她不可能的。”

“你放过她吧。”

盛闲那端沉默,她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撑着手肘,电话没挂断,两边在僵持,盛闲开口:“她在你身边吗?”

“我有个问题想问她。”

鱼希唇瓣被咬的艳红,牙齿印记明显,她声音稍低,看眼江静白,情绪恢复平静:“你要问她什么?”

江静白抬眸,往前走两步,从鱼希手上拿过手机:“您好,我是江静白。”

鱼希被她夺过手机面有愕然。

盛闲态度依旧,没有因为鱼希的话失了礼貌:“江总。”

“刚刚鱼希的话,你应该听到了,你同意她说的吗?”

“只要你保证,你以后不再缠着她,我不仅让你和林氏签约,我还会格外补偿你。”

姿态随意又高高在上,她惯来这样,能只手遮天。

江静白单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举着手机,看向鱼希,先前的苍白脸色逐渐缓和,她目光温柔缠绵,启唇道:“盛总,我不同意。”

鱼希立刻就要从她手上夺手机,江静白另一只手抓住她手腕,盯着她眼睛说道:“我不同意鱼希的话。”

“这个电话,您就当没接到。”

盛闲冷笑:“江总,你难道看不出希希不喜欢你了?”

“你这样纠缠,有意思吗?”

江静白目光定定看向鱼希,扬唇:“鱼希刚刚说得对,她是个人,不是你们的傀儡,不需要你们替她做决定。”

“她喜不喜欢我,接不接受我,有没有意思。”

“是她说了算。”

“不是你们。”

鱼希手腕被她拽住,明明她只要用力就能挣脱,但是她这一刻却没有动作,江静白的话让她眼眶漫上温度,眼前朦胧。

盛闲听到她这番话脸彻底沉下来:“江总,我希望你能记住这几句话,不要来求饶。”

江静白挂断电话之后把手机递给鱼希。

鱼希低头,神色不悦,她声音愠怒:“你到底想做什么?”

“能不能不要再帮我了?”

“你还想让我欠你多少?”

江静白把她手拿过来,手机放在她掌心:“鱼希,你不欠我什么,是我欠你的。”

鱼希嗤笑:“你欠我什么?”

“以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你没必要……”

“我欠你八年的感情。”

江静白打断她的话,面色坦然:“我想把它还给你。”

“鱼希,给我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好不好?”

鱼希头疼欲裂,刚刚做好的决定又开始被动摇,她往后退几步,摇头:“我不知道。”

她茫然无措,神色慌乱,江静白走到她身边,想给她一个拥抱。

鱼希在她靠近自己的时候倏地伸手推开她:“对不起。”

冷冰冰的三个字砸向江静白,让她动作顿住,鱼希拎着包一瘸一拐走向门口,手刚放在门把手上,电话来了,突兀铃声差点让鱼希把手机扔掉,她看几眼,见到屏幕上白雨棠的名字。

“白姐。”

“希希,网上怎么回事?”

鱼希头疼到脸微白:“什么?”

她一只脚不敢用力,只能用一只脚撑着,所以靠在门边上:“网上?”

白雨棠:“你没上网吗?”

鱼希回她:“没有,什么事。”

白雨棠声音有些无奈:“你先看,我回几个电话,等会打给你。”

她说完挂了电话。

江静白看鱼希接了电话神色不对往前走两步:“怎么了?”

鱼希低头打开手机,上微博后就看到热搜挂了两个自己的大名。

#视后鱼希骂哭新人#

#鱼希剧组发脾气#

微博是一小时之前发的,还有几张模糊的照片,新人演员在她面前头低着,缩起肩膀,表□□哭,不敢说话的样子,热搜下面已经开始掀起风浪了。

——鱼希最近事业不顺所以开始骂人?

——被骂的好可怜啊,看着就可怜。

——什么玩意,真当自己是视后呢,死不要脸的同性恋,滚出娱乐圈!

——楼上给我嘴巴放干净了!我们希希本来就是视后!同性恋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关你屁事!请回去刷牙再出来!嘴臭!

——等希希出来,大家先不要带节奏!

——对,等当事人出来解释,不要被无良媒体当靶子。

两条热搜都有粉丝控评,不过吵的依旧很厉害,各个营销号也转发过去,网上吵闹纷纷。

鱼希被频繁艾特,她看几条营销号转发的微博,脸色微沉。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5章 撇清 下一章:第67章 晚安
热门: 穿成豪门弃夫 西巷说百物语 卜王之王 斗宴(烟花三月) 清洁女工之死 亡者归来 青铜神灯的诅咒 螺丝人 赠君一颗夜明珠 诡案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