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醉酒

上一章:第63章 回复 下一章:第65章 撇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action!”

场记打了牌子,鱼希抱着资料经过公司大厅, 听到窃窃私语声。

“小可的策划案为什么通过知道吗?听说陪了陈经理。”

“不会吧?陈经理都四十多了哎!”

“什么不会, 人家看到两人从一个酒店里出来的。”

“真是人不可貌相。”

“嘘——来了。”

鱼希咬咬唇, 低头从众人身后穿过,她不是很自信, 性格孤僻, 从上班开始就一直受到排挤,现在更是谣言漫天飞,说她傍上了经理。

她想反驳, 想斥责传这些谣言的人, 但当她站在众人面前,看到她们对自己嫌弃目光, 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工作确实是托经理的关系进来的。

但他们不是那种关系。

她想澄清。

鱼希已经穿过众人,脚步忽然顿住, 她双手捏紧了文件夹, 回头。

“都别出声, 顾总来了。”

“顾总今天到?”

“废话,不看通知的你?”

鱼希顿住步伐,抬头,在大厅门口看到一个男人跨步走进来, 他身材颀长, 穿着一身蓝色西装, 白衬衫, 浅蓝色领带, 金色的领带扣在阳光下闪着光,很耀眼。

身边的女人穿着和他同色系的半长裙,裙摆过膝,收腰,裙子很贴身,衬得肌肤白皙如雪,身材窈窕。

鱼希眼睛似是被什么扎到,她眨眼,看清楚眼前的两人是谁后迅速低头,耳边还听到介绍:“顾总……”

一别多年。

原来他已经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了。

“OK!下一场准备!”片场的人立刻松口气,各自忙碌起来,李哥上去给鱼希补妆,还不忘赞赏:“鱼小姐演技真好。”

刚刚那欲说却又不敢说,但是不说又憋屈的样子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鱼希笑:“李哥过誉了。”

李哥帮她补了妆之后去给陶倚彤补妆,钟晨站在鱼希身边:“希希,要休息吗?”

“不用,几点了。”

钟晨看眼时间:“四点半。”

“怎么了?”

今天兰老师有点私事,所以没录歌,鱼希也没能提前离开,她垂眼,想到昨天盛闲给她发的消息。

六点钟——朝阳酒店。

鱼希摇头:“没事。”

旁边纪霖枫和助理正在聊天。

“我和赵导说过了,下一场拍完就走,广告商那边已经在催了。”

纪霖枫喝口水:“好。”

他说完起身动动胳膊,见鱼希看过来,他笑:“跪求等会不NG。”

今天赵导脾气缓和很多,和昨天判若两人,鱼希也站起身:“等会有事?要不我们提前拍?”

纪霖枫挠头:“希姐不累吗?”

鱼希摇头笑:“不累。”

就算累,也未必不好,能让她忘掉那些烦心事。

下一场不知道是纪霖枫演技爆发还是临时发挥突出,居然一次就过了,导演喊OK的时候纪霖枫还懵几秒,他助理立刻说道:“枫哥,走了。”

纪霖枫去和赵导打了招呼,折回看到鱼希还在看剧本,他摆手:“希姐我走了。”

鱼希点头:“路上小心。”

纪霖枫立个军姿:“收到!”

怪模怪样让鱼希没忍住笑出来,唇角刚扬起,身边坐下一个人,陶倚彤看向鱼希说道:“晚上有空吗?”

鱼希觉得这两天自己挺受欢迎,不是你约就是她约,但是她都不想赴约。

她摇头,脸上笑容敛去,声音添了冷意:“没空。”

陶倚彤看向她侧脸:“我想和你聊聊静白的事。”

鱼希看她,对上她探视目光,启唇:“我为什么要和你聊?”

她说完起身,身后陶倚彤看着她挺直的背部:“你就不想知道,她这么几年是怎么过的吗?”

鱼希轻笑,笑意不达眼底,神色添了冷漠:“不想知道。”

陶倚彤看着她说完话就离开的身影,陷入沉思。

纪霖枫走后赵导改拍其他几场,鱼希还有一场,但是前面那场戏始终过不掉。

“卡!眼神不对。”

“卡卡卡!情绪,你木头人?没有情绪?”

被骂的配角可能刚拍戏不久,眼圈红红的,这样的妆容也拍不下去,赵导无奈扶着额头,每次到新人都是这样,话说重了就哭哭啼啼,不说重压根不知道错在哪。

鱼希招钟晨过来:“几点了。”

钟晨看时间:“五点半。”

刚说完鱼希包里的手机响了,钟晨看到她脸色微变,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机拿出来,还是鱼希叹气:“手机给我。”

接过手机,果然是盛闲的电话。

“妈。”

盛闲那边很安静,和这边的吵吵闹闹仿佛两个世界:“结束了吗?”

“你爸爸刚刚到了。”

鱼希胸口闷闷的,话卡在嗓子口,想说不去没空还要拍戏,但到嘴边又咽回去,最后道:“知道了,马上来。”

挂电话之后鱼希去和赵导请假。

一连两个演员都请假,赵导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不由问道:“有事?”

鱼希点头:“有点私事。”

赵导挥挥手:“去吧。”

他说完招来统筹:“今天就到这结束吧。”

“啊?这就结束了?”

赵导冲他吼:“两主演都不在,拍谁啊?拍你啊?”

统筹被骂了一通转头看鱼希,正对上鱼希歉意的目光,他尴尬笑笑,鱼希抿抿唇,拎包离开剧组。

钟晨在后面看到这一幕满心不是滋味。

以前的鱼希,何时受到这样的待遇,虽然导演没有捧着,但从不敢甩脸色,更别说拿她撒气。钟晨上车后眼睛红红的,一直低头,还是鱼希发现她不对劲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钟晨咬唇:“没事。”

她这个还不是当事人见到这一幕都难受成这样,鱼希心里该有多疼,尤其最近剧组还因为要撤资的事议论纷纷,众人都有意无意的说和鱼希有关,她听到这些谣言,该多难受。

钟晨憋不住发达的泪腺,忍不住吸吸鼻子从包里抽出一张纸,鱼希有些莫名的看着她:“你到底怎么了?”

“我难受——”钟晨说着擦了眼角:“我就是替你难受,你要是不在节目上打那个电话多好,那你现在也有通告,也有戏拍,大家看到你也不敢随便议论,都是我不好,是我没及时阻止你,希希,你要是难受,你别憋着,大不了……”

她说完用英雄就要去就义的目光看着鱼希:“大不了我今晚不回去了,我陪你!”

鱼希被她严肃的表情逗笑,笑着笑着眼角笑出花,见钟晨还认真看着自己,鱼希伸出手指戳她脑门:“你这是准备爬床吗?”

“想得美!”

钟晨挠头:“我就是想让你开心。”

鱼希眼角的水花有些明显,她用指腹掸去:“得了吧,我现在也没什么不高兴的。”

“等会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

钟晨讶异:“你一个人吗?”

鱼希端正神色:“我一个人。”

钟晨不知道她约了谁,也不敢问,现在鱼希这么说了,她只好道:“那你回去给我打电话?”

鱼希点头:“好。”

两人在酒店门口分道扬镳,鱼希穿长裙,踩着十公分高跟鞋,带着帽子和口罩,长发散着遮住精致五官。

她一路跟在服务员后面,到包厢后服务员往后退两步,弯腰,恭敬的打开门,鱼希解开口罩走进去。

盛闲和鱼京涛正坐在桌前说话,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两人看过去,盛闲起身:“希希。”

“来了。”

“你爸爸还担心你不来呢。”

鱼京涛也面带和蔼的笑:“希希。”

许是常年工作的原因,他声音偏低,沉稳,咬字清晰,鱼希笑:“爸,妈。”

她准备入座的时候看到两人中间空了个位置,应该是留给她的,鱼希垂眼,走到盛闲另一边,落座。

盛闲和鱼京涛相互看眼,很快笑道:“最近忙不忙?”

鱼希依旧笑:“我再忙,也没有你们忙。”

盛闲拉过她的手:“是不是在生妈妈的气?”

“还是生爸爸的气?”

“对不起希希,是我们不好,冷落你了。”

鱼希抽回手,垂眼:“我没有生气。”

但是也没有释怀。

从小别人都艳羡她有个好家世,父母很杰出,能干,她享受同龄人享受不到的一切,也失去同龄人享受到的一切。

从小到大每次家长会,都没人,偶尔学校有事要签字,还是两个人的助理代签,导致她上小学时,老师很疑惑问她这个签字到底怎么回事。

她好像是拥有一切的公主,却失去了最平凡的幸福。

初中的时候她第一次叛逆,没有去盛闲安排好的学校,反而去了市里最普通的一家,她在用行动抗议他们的不重视,结果当然是她没那么重要。

初一下学期,盛闲才发现,她原来根本没进自己选的学校,两人连一次谈话都没有,盛闲就自作主张帮她转校,她拼命抗议,盛闲没辙,拗不过她,再加上那段时间频繁出差,几个月回来一次,等到她回来时,鱼希初二都结束了。

盛闲看到鱼希抗拒的态度收回手,和鱼京涛对看一眼,两人眼里都是歉意。

鱼希刚生下来时,公司出了点事,她一刻都没停的奔波,国内国外,忙忙碌碌,等到她处理好公司的事情,鱼希都快要过周岁了,那时候年轻气盛,想要干出一番事业,再加上长时间不在鱼希身边,这孩子一看到她就哭闹,似乎害怕她,她本就神经衰弱,听不得吵闹声,所以陪鱼希的时间越来越少。

后来公司逐渐扩大,她越来越忙,每次见到鱼希都是匆匆一眼。

这孩子又长大了。

漂亮了。

下次回来可以带她去游乐场了。

这样的念头在她每次看到鱼希时都会想到,但是她因为工作原因,却一次都没实现。

鱼希也不是没有黏过她。

上初中前那个暑假,鱼京涛赶上选举,没空照顾孩子,就把她送到国外,自己身边,她们一起渡过整整一个暑假,回来后鱼希明显的黏她,爱给她发消息,给她打电话。

但是她那时候忙。

盛闲眨眼,似乎一个忙字,可以概括她的一生。

现在想弥补,却不知该做什么。

她恍然发现,自己对鱼希,一无所知。

包厢门被打开,服务员上菜,鱼希看着桌子上摆放的一道道精致佳肴,忽然就没了胃口。

“希希,吃菜吧。”

“这个你小时候最爱吃的。”

盛闲转了一道菜到鱼希面前,她看向这道菜,默了片刻,说道:“我在减肥,不能吃油腻食物。”

鱼京涛手腕动了下:“那吃这个,素菜,不油腻的。”

鱼希偏头看他:“我不爱吃这个菜。”

鱼京涛略略点头,停下转动圆桌的手,气氛有片刻尴尬,盛闲笑道:“希希,你今天不开心吗?”

“是不是因为工作的事?”

当初她离开鱼家,执意要进娱乐圈,不管所有人的劝说,老爷子被她气的病了一场,后来发话谁都不能资助她,不允许她用任何鱼家的资源。

盛闲是有偷偷帮过她,后来被鱼希发现,两人那年唯一的见面机会,被鱼希取消了。

至此她就放任她一个人闯荡。

看到她成了圈内最年轻三料视后时身边助理都在恭喜她,说鱼希真的很棒,很有她的风范,还没两天,绯闻就出来了。

盛闲按着微疼的头:“希希,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们。”

鱼希敛起不悦的神色,恢复淡淡然:“谢谢妈。”

“也谢谢爸,不过我没有什么困难。”

鱼京涛开口:“希希啊……”

鱼希打断他:“吃饭吧。”

“我饿了。”

鱼京涛还想说话,盛闲按住他手腕,两人对视几秒,低头吃饭。

包厢内气氛尴尬,鱼希看着面前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又看向身边两个坐着最亲密的人,突然有些后悔。

她不该来吃饭的。

她和盛闲,鱼京涛已经无话可说,也许她不来,他们俩还能好好吃一顿晚饭,现在却因为她,扰了两人心情。

鱼希垂眼,吃了口素菜。

盛闲频繁给她夹菜:“希希,尝尝这个,我刚刚吃过,味道很好。”

“你不是喜欢吃甜食吗?等会我让她们上两个甜点?”

鱼希摇头:“不用了,我等会吃完就走。”

盛闲讶异:“这么快?”

鱼希:“嗯,还有点事。”

盛闲只得说:“那好吧,嗯,你们先吃,我去趟卫生间。”

她说完看眼鱼京涛,后者接收到她示意,点头。

盛闲离开后鱼京涛放下筷子,双手放在桌子上,交叉,要谈判的架势,他已经习惯这种方式聊天,和亲女儿在一起,也改不掉。

鱼希瞥眼他的姿势,垂眼,没吭声。

鱼京涛注意到自己下意识的举动,他轻咳,放下一只手说道:“希希啊,你的事情,你妈妈前两天告诉我了。”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鱼希吃了口菜:“没什么打算。”

“怎么了?”

其实鱼京涛比起盛闲,他接触鱼希的时间更多,鱼希小时候,有很大一部分记忆,都来源于鱼京涛。

他发号施令习惯了,在家里也是说一不二的态度,对鱼希所做的任何事情只需要决定好与不好,行或不行,从来不会和鱼希解释,为什么要这样。

他没有那个耐心,也没有那个时间,他只需要鱼希服从,就可以了。

在那样的施压下,叛逆是迟早的。

鱼希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在这样的家庭没长歪,也是一种能力。

鱼京涛被鱼希无所谓的态度激到,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听到鱼希的消息了,刚回来盛闲就告诉他鱼希的近况,当他看到鱼希在节目上自爆喜欢女人时,生气是必然的,但是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

“希希啊,我和你妈商量了,你还是回来工作吧。”

“去你妈妈的公司……”

依旧是做决定,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鱼希放下筷子:“不用了。”

“你和妈别费心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鱼京涛双手放在桌子上:“你会处理什么?”

“把局面搞得一团糟吗?”

鱼希抿唇:“那也是我的事,和你们无关。”

鱼京涛脸沉下来:“你是我们的女儿,怎么和我们无关?”

鱼希轻笑:“啊——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原来我是你们的女儿啊。”

“鱼希。”

鱼希抬头:“爸,我吃饱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她说完站起身,鱼京涛紧跟站起来:“站住!”

鱼希站定,身后良久没声音,她顿了两秒,转头笑:“差点忘了还没和我妈打招呼呢,我去卫生间。”

她说完踩着高跟鞋走出包厢,关上门的刹那鼻尖一酸,鱼希眨眨眼,来之前妄想得到一点安慰,哪怕是只言片语,现在想想,自己真可笑。

鱼希做两个深呼吸,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盛闲正在打电话。

“什么事?四部项目出问题?我知道了,半小时后我会回来,让她们先做准备。”

“通知一部,可以放了。”

“现在多少,不着急……”

江静白进卫生间时见到镜子前站了个人,她抬头看眼随即愣住,是盛闲。

盛闲也看到她了。

两人视线在镜子里交汇,盛闲对手机说道:“剩下的交给你,挂了。”

她挂断电话,对镜子勾唇:“江总,好巧。”

江静白点头:“盛总。”

旁边偶尔有人来卫生间,盛闲说:“借个地?”

江静白看向她,几秒后:“盛总有话要说?”

“有几句。”

“你还有饭局?”

她穿的不是平时职业装,而是晚礼服,江静白话不多:“嗯。”

神色清清冷冷,侧脸绷着,白色鱼尾晚礼服贴着身体,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盛闲看了几眼开口:“走吧。”

江静白跟在她身后。

走到卫生间门口的鱼希见到盛闲出来,她刚准备拿下口罩就见到她身后还跟了个人。

是江静白。

鱼希头稍低,往旁边侧过身体,在盛闲目光扫视四周时她往窗口走去,背对两人。

盛闲领着江静白往长廊走去,这层都是包厢,长廊最前面有个休息室,平时没人,盛闲来过两次,很熟悉,她带着江静白走到休息室门口,打开门进去。

鱼希站在原地想了几秒,还是跟上去。

休息室门并没有合的严实,站姿门口依旧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你都告诉她了?”

是盛闲在问话。

鱼希屏住呼吸,听到江静白回她:“没有。”

盛闲冷笑:“为什么不告诉她?”

“你告诉她,不是刚好可以博得同情吗?”

江静白眉头稍蹙,她没料到盛闲说聊两句是聊这个话题,她不太想说话,依旧保持沉默。

盛闲手机嘀嘀响,看来也很忙,她没空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我上次说的话,希望江总没有忘记。”

“离鱼希远一点。”

声音透着寒意,目光冰冷,看向江静白的眼神赤凉,她一向强势,尤其生气的时候,气势更足,让人招架不住。

江静白闻言只是双手背在身后,丝毫没有被她的话恐吓住,她神色依旧,看向盛闲的目光平静:“盛总,既然你说希望我记住您上次的话。”

“我记住了。”

“我希望您也能记住我的话。”

“我要追鱼希。”

盛闲被气笑:“追鱼希?好,很好,我拭目以待。”

“对了,林氏的项目,需要我帮忙吗?”

江静白偏头,看到盛闲面带微笑,她咬牙:“不用。”

盛闲开口:“需要的话,打电话给我。”

“电话号码还记得吗?”

“我没换。”

江静白下颌绷着,双手蜷起,握紧,垂下眼睑,盛闲敛起生气的表情,重新恢复贵气之态,她慢步走到门口又转头:“要去喝一杯吗?鱼希也在。”

她面带浅笑却目光如刃,刀刀扎在江静白身上。

江静白瞥眼:“不用了。”

声色已经恢复如常。

盛闲冷脸打开门出去。

门外空荡荡的。

几分钟后,江静白接到电话:“江总,您去哪了?”

她回神:“我马上回来。”

今天有个酒宴,原本江静白是不打算来的,但是听说林总会过来,她就来了。

没见到林总,反倒见到盛闲,江静白心情不是很好。

回去一路她都靠在车椅上,肖助理提醒道:“江总,您累了就先休息吧。”

“到了我喊您。”

黑暗中江静白嗯了声。

车不疾不徐往公寓的方向驶去,江静白歪头看向窗外,不由想起第一次和盛闲见面的场景。

彼时她刚送鱼希回公寓,正准备回家,路上被人拦住了。

“江小姐吗?有人请你过去一趟。”

完全黑帮架势的派头,她当时年轻,有些心慌,但见到面前的人指着咖啡馆的方向,她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盛闲和她想象中,一样。

盛气凌人,态度傲慢,看她时那双眼似乎要从表皮看向她内里,目光锐利。

“你就是江小姐。”

“你好,我是盛闲。”

“鱼希的妈妈。”

江静白撇开眼,动了身体,正在开车的肖助理问道:“江总,冷吗?”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3章 回复 下一章:第65章 撇清
热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死神的精确度 迷雾中的小镇 暗夜女子 不死者 恶魔岛幻想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我的公主重生了 残疾人宣言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