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追人

上一章:第58章 争执 下一章:第60章 耳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千茹一直挺怕江静白的, 她和江静白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在国外,她舅舅引荐的,指着江静白说这是他找了两个月的人才,能帮他管理公司。彼时的江静白神色清冷, 话不多, 举手投足透着威严,矜贵,还有让人不敢直视的压力。

那是她们第一次初见, 罗千茹几乎没敢对上江静白的眼睛,直觉那双眼很锋利。

后来再见是在公司, 江静白上任,召开全股东大会,她是公司的小股东, 向来不参加这样的会议,那天也是兴致来了,就去参加了, 看到一群老股东给江静白挑刺,又看她不动声色化解时更觉佩服,但是那天隔得远,她也没发言,自然没能搭上话。

今天, 是第三次见面。

她对上江静白的眼睛, 果然和她想象中一样, 锋利扎人,透着尖锐,尤其江静白侧脸绷着,神色淡然,明明没什么愤怒的情绪,却给她寒意从脚底往上涌的错觉。

鱼希之前让她哥受罪,她讨厌鱼希。

但是江静白调走她哥,她却不讨厌江静白,只是很怕她。

罗千茹说不上什么感觉,只觉自己双腿有些软,林木森见气氛尴尬连忙走到江静白身边说道:“江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千千不懂事,说话没顾忌,其实她不是有心的。”

场面话说的漂亮,圆场也打起来了,都是一个公司的,况且罗千茹目前还是公司重点培养对象,最重要的是,她是罗总的外甥女,江静白默了几秒,刚准备开口,白雨棠说道:“早就听说罗小姐口直心快,性格直爽,果然如此。”

两个经纪人一唱一和。

江静白目光掠过两人落在罗千茹身上,嗓音依旧清冽:“罗小姐,还打电话吗?”

其他人目光纷纷看向她,原本录音棚在江静白来了之后呈现诡异的安静,此刻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罗千茹态度松动,只是面子上依旧过不去。

“打什么打,千千那是开玩笑呢。”林木森赶紧和白雨棠说道:“白姐,棚子你们用,我这就带千千走。”

他说完看向罗千茹,神色忐忑。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因为罗千茹不给他面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起来他是经纪人,实际上他和助理差不多,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她平时的态度都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谁的面子都不给,好在出通告的时候还算配合,也没出什么大纰漏。

不过最近随着她身价水涨船高,公司里又流出一些谣言导致她内心膨胀,才和鱼希刚起来。

搁以往,她和她哥一样,见到就绕道的。

林木森叹气,他也想跳槽,奈何他没钱。

人穷志就短。

罗千茹见众人目光还看着自己,她顿时有些骑虎难下,林木森也眼巴巴带着讨好笑容,她挥手:“算了,今天不唱了。”

说完她还想撂两句狠话,但江静白神色无波的看着她,罗千茹咬唇:“走了。”

大小姐走了,工作人员都松口气,恨不得普天同庆,他们今儿一天都被折腾惨了。

鱼希走到白雨棠身边,问道:“白姐,需要准备吗?”

白雨棠点头,罗千茹是走了,留下一堆烂摊子,她对鱼希说:“你等会吧,我们把这边收拾下。”

她说完走向江静白笑道:“江总,刚刚谢谢您。”

要不是江静白,估摸罗千茹还有的闹呢。

江静白垂眼:“不客气。”

她说着看向鱼希,两人四目相视,鱼希撇开视线。

录音棚重新忙碌起来,肖助理在江静白身后小声道:“江总,我们该走了。”

原本下楼时她想到鱼希下午有片尾曲录制,本着秘书的职责就是让老板开心的原则,她是想让江静 白过来看眼,没想到这边正在闹事。

这一眼,时间有点长。

江静白闻言略微点头,对站在身边的白雨棠说道:“白小姐,那我们先走一步。”

“江总慢走。”

白雨棠说着看向鱼希,不指望她说什么,但招呼不打一声,似乎说不过去,鱼希顶着白雨棠递过来的视线走到门口,浅声道:“刚刚谢谢江总,您慢走。”

谦卑有礼,进退得宜。

唯一的不好,就是太生疏了。

江静白背在身后的手紧了紧,神色依旧:“嗯。”

肖助理低头跟在江静白身后离开录音棚。

两人上车之后肖助理问道:“江总,现在送您回去换衣服吗?”

五点有个寿宴,但是江静白除了必要的场合,鲜少穿礼服,所以肖助理才会多嘴问一句,江静白靠在椅背上,几秒后说道:“不用,就这样吧。”

肖助理点头:“好的。”

两人刚刚耽误了几分钟,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来不少人了,江静白携肖助理走进大厅,看到楚总正笑呵呵的招呼众人。

楚总就是星耀的老板,楚长远。

星耀是做食品贸易起家,后来大赚一笔,进军娱乐圈,那几年正值娱乐圈经济繁荣,遍地都是黄金,所以他们很快就站稳脚跟,势如破竹的打开这个市场。

彼时的经纪公司比比皆是,直到现在出头的也不过四五家。

星耀是一家,劲鸥也是一家。

严格说来,这两家还是死对头,之前为了抢资源,挖艺人还闹过不少的事,但那都是下面的人做的,放明面上,谁都不会打对方的脸,所以今天楚长远大寿,江静白还是代替胡总过来道喜。

“江总。”楚长远自打江静白进来之后就看到她了,虽然一身职业套装,但气势强,又有不输于在场其他女伴的漂亮,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江静白走过去,从肖助理手上拿过礼物递给楚长远身边的人:“胡总最近身体不好,在国外疗养,特意吩咐我来给您贺寿。”

“老胡就是客气。”楚长远一脸笑:“他最近身体怎么样?”

江静白垂眼:“还是老样子。”

楚长远感慨:“想当年我们一起拼天下,现在老咯,都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

江静白面带浅笑:“楚总看起来年轻着呢。”

“得,就你们这些小辈嘴甜。”楚总被哄得开开心心。

“楚总!”不远处又传来叫唤。江静白识趣道:“那楚总先忙,我先进去。”

楚长远点头:“那好,老林,照顾好江总。”

老林弯腰:“好的楚总。”

等到楚长远走后,老林对江静白说道:“江总,里面请。”

往里走有个包厢,江静白进去时包厢里安静了几秒,她一身米色职业套装,长衣长裤,内里搭着白色花边衬衫,长发松松散在身后,化着精致的淡妆,身形高挑,曲线玲珑,虽然都裹在衣服里,但丝毫不影响她妙曼身材。

气质清冷,身形瘦而不娇,五官美而不艳,眉如远山目如悬珠,尤其神色冷然站在门口,目光扫视里面的人时,有好些个男人蠢蠢欲动。

不过他们都碍于江静白周身那股生人勿进的气势,没敢轻易搭讪。

老林抬手:“江总,您请里面休息。”

江静白略微点头,瞥眼肖助理,肖助理会意,对老林笑:“你去忙吧,江总这边有我呢。”

老林看眼江静白,见到她颔首,这才离开包厢。

肖助理带着江静白包厢里面走,站在一排红酒前,她才小声道:“这些大部分都是楚家人。”

和劲鸥不同,星耀是家族制,位高的一般都是 本家人,江静白嗯声,端过面前的红酒杯子,对看向她的人微微示意,举起杯子抿了口红酒。

其他人也纷纷举杯,包厢里的气氛重新恢复如常。

“这谁啊。”

“江总啊,前两月刚回国。”

“江总?哪个江总?”

“哎呀就是劲鸥的新老板。”

“这就是劲鸥的新老板,不是说中年妇女吗?”

“中年妇女?这可比中年妇女漂亮多了,你没看那些男人眼都看直了。”

人多的地方,永远不会缺少八卦和闲聊,江静白素来不参与,她只是寻了处僻静的地方坐下,偶尔有人过来搭讪,也被肖助理三言两语挡了回去。

众人顿时对她更好奇了。

几分钟后,门口再次引起骚动,江静白看过去,见到两个身影走进来。

肖助理在旁边尽职说道:“江总,这就是星耀的少当家,楚淮,楚先生,旁边……”

“我知道。”

她见过柳玉瑶。

肖助理缄默站在她身侧。

楚淮一身浅灰色笔挺西装,身材颀长,长相俊秀,传言他妈妈是外国人,所以他有混血基因,浓眉大眼高鼻梁,肤质偏小麦色,常笑,看起来和楚长远的性格差不多。

都是笑面虎。

楚淮携着柳玉瑶一进包厢就被众人围住。

“楚少来了。”

“柳小姐还是这么漂亮。”

“楚少最近忙什么呢?”

楚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身边柳玉瑶一副楚夫人的架势接受外人艳羡目光,时而笑倒在楚淮身上,娇态尽显,亲昵尺度拿捏的刚刚好。

江静白也看过去,肖助理问道:“江总,我们需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不着急。”

江静白喝口红酒,她今天是代胡总来的,要说打招呼,也该是楚淮先过来,果然几分钟后,楚淮和众人闲聊结束,拥着柳玉瑶往江静白这边走。

两人气质相当,倒也般配。

江静白站起身,启唇:“楚总,柳小姐。”

楚淮脸上挂着笑:“刚刚我爸说江总来了,我看一圈都没找到,原来江总在这里偷闲呢。”

柳玉瑶也顺势喊道:“江总。”

江静白垂眼:“楚总说笑了。”

三人坐下,肖助理给楚淮和柳玉瑶端两杯酒过来,碰杯之后楚淮说道:“听说江总回来没多久就盘了公司,准备做投资理财,恭喜。”

肖助理下意识看向江静白,这个项目除了公司内部高层,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因为还没落实,消息自然没放出去,现在楚淮居然知道了?

她蹙眉,瞥到江静白依旧端着杯子,晃两下:“楚总,今天是寿宴,我们就不聊公事影响心情了。”

“对对对江总说的是。”楚淮端着杯子:“我敬江总一杯。”

江静白和他碰了杯,红酒摇晃,撞在杯壁上,发出清脆声音,楚淮没有坐很久,聊了几句之后就要起身,站起之后他又回头说道:“对了,等会还会来一位贵客,江总不妨猜猜是谁。”

他说完笑笑,江静白在他离开之后神色冷下来,她和楚淮不熟,和楚长远倒是交涉过两次,所以不太明白他这番故弄玄虚是要干什么。

身后肖助理倾身,低头:“江总,刚刚楚先生说的话——”

江静白抿口红酒:“你去查下,是谁泄的密。”

肖助理:“我知道了,江总。”

江静白侧脸绷着,神色凝重。

包厢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楚长远公司高干,合作伙伴,走动的政客,江静白也没办法继续坐着,她起身和肖助理往人中心走。

有些 事,不是不喜欢就不用做。

比如喝酒。

再比如寒暄。

江静白端着杯子站在包厢中间,和众人点头打招呼,偶尔碰杯,面带浅笑,丝毫看不出刚刚坐在沙发上孤傲的样子,肖助理始终跟在她身后,附在她耳边说道:“江总,前面这位是市长,姓林。”

“他身后是余特助,站在一起的是他夫人。”

江静白点头,端着杯子走过去,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察觉门口有骚动,她看过去,猜想来的肯定就是楚淮说的贵客。

“盛总?”

“还真的是哎,我上次看到她还是三年前,听说她早就不出席活动了,看来还是楚总面子大,居然把她请来了。”

“怎么还是这么漂亮啊,难怪能生出那么美的女儿。”

“嘘——你们没听说啊,她们不和。”

“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你们都不知道?当初鱼希要进娱乐圈,所以和鱼家决裂了,现在鱼家人都不认她,要不然她现在能有这么惨?”

……

江静白站在人群中,见到门口站着的身影时捏紧杯子,目光一瞬不瞬,身后的肖助理还尽职的介绍:“江总,门口那位是盛总,盛闲。”

说完她闭了嘴,觉得自己这个介绍多此一举,在场的任何人江静白都可能不认识,但是盛闲,她肯定熟悉。

毕竟她们以前,就是在同个圈子活络。

盛闲还是那个圈子的传奇人物。

金融圈。

谈到盛闲,每个人贴给她的标签都不同,全球财富的老总,上全球经济报的第一位女企业家,优雅,知性,贵气,漂亮,似乎所有夸赞词用在她身上,都会觉得非常合适,但在江静白心里,盛闲是个骗子。

和她一样,会说谎话的骗子。

江静白把杯子放在肖助理手上,转身,肖助理愕然:“江总?您不去打个招呼吗?”

盛闲哎,三年前就不出席任何活动的盛闲,现在谁不想巴结,她居然掉头就走?

江静白向来从容的神色绷着,垂眼,没说话。

肖助理有些摸不著头脑,等到反应过来盛闲和鱼希的关系时她才恍然,难道是因为鱼希?

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真的可惜。

楚淮说的没错,江总回来之后确实盘了公司,准备做投资理财,娱乐圈这两年不似以往,虽然前景不萧条,但也不算乐观,尤其是新出来的明星如竹笋一样,频频冒头,资源又有限,所以胡总才找到江总,想吃其他蛋糕。

现在见到盛闲,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居然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准备走?

肖助理内心在滴血。

她余光不时瞥向盛闲那里。

盛闲穿着低胸晚礼服,披着白色坎肩,黑色秀发盘起,耳链很长,随着她动作摇晃,水晶灯照在上面,闪闪发亮,就如同她这个人,让人不敢直视。

明明已过五十,但她看起来却像三十出头,时间在美人身上,总是会放慢步伐的。

“盛总,没想到您居然抽空亲自来了。”楚长远满脸笑,这次多了几分真心,盛闲的到来可以说是给足他面子了,在场的只怕很多都没见过盛闲,只在娱乐报纸上见过她的身影。

盛闲唇角稍扬,淡笑:“楚总寿宴,怠慢不得。”

楚长远闻言笑的更开怀,一个劲招呼盛闲往里坐,她身后呼啦啦跟着一大群人,众星捧月,盛闲被围在中间,江静白站在角落,看向盛闲。

这张脸,和鱼希有五分相似,但是比鱼希尖锐,气势难挡,纵然她满脸淡笑,不时点头,目光温和,众人与她也会下意识的让开一个手臂的距离,身后推推搡搡,她身边却 没有一个人敢踰距。

似是察觉到有人看向自己,盛闲抬头,正对象江静白看过来的目光,两人相视几秒,楚长远顺着她视线看过去,笑着解释:“那位是劲鸥的江总。”

盛闲依旧风轻云淡的笑:“我知道。”

“是我一位老朋友。”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看向江静白的目光陡然就变了,原本多数男人看到她都垂涎三尺,现在一个个往后缩,是盛闲的老朋友,那就传递一个信号出来。

他们惹不起。

江静白听到她的话微微拢眉,没能细究她到底什么意思,肖助理已经开口:“江总,过去吧。”

盛闲和楚长远都主动打招呼了,她不回应,不太妥当。

江静白浅浅嗯了声,往前走几步,站在两人面前,态度从容道:“盛总。”

楚长远目光瞄着两人,似乎要挖掘出消息一般询问:“盛总说你们早就认识,江总这就是你不对了,刚刚你都没和我说。”

江静白心里冷笑,刚刚楚淮压根就没说来的人是盛闲。

不过她神色依旧:“我也是刚知道。”

换言之,我们不熟,至少没有互通消息。

聪明如楚长远,立刻明白其中意思,紧张的神色略略放松,他对盛闲道:“盛总,里面请吧。”

盛闲笑:“楚总不用特意招呼我,随意就好。”

“我和江总也很久没见了,想聊聊。”

楚总看眼她和江静白顺势点头:“随意随意。”

眼里充满懊恼。

今儿他请盛闲来可不是为了给江静白叙旧的。

奈何盛闲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只得憋着气看向楚淮,挥手,身边的人一哄而散。

江静白不知道盛闲想做什么,话里话外透露她们关系要好,事实上,她只见过盛闲两次,还是在八年前。

关系更谈不上有多好。

“聊聊吗?”盛闲看向江静白,其实她在国外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大会外,她穿着朴素,目光平静的看向前方建筑物。

身边没有任何人,她孑然一身。

另一次见面是四年后,大会上,她从外面匆匆瞥一眼,站在台上用外语交流的人,正是江静白,褪去青涩一身干练,态度从容不迫,面对那些会上老成员的提问,她的回答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有那么一刻,她仿佛看到年轻的自己,意气风发。

盛闲回神,站在面前的江静白稍微点头:“好。”

“不知盛总想聊什么?”

盛闲看向她:“坐下聊吧。”

江静白跟在她身后往僻静的地方走去,肖助理想跟上,江静白偏头,让她别跟过来。

两人坐在拐角的沙发上,沙发旁边摆了盆栽,略高,浓密,将这边遮挡住,外人只能透过绿叶的缝隙看到两人坐在里面,却听不到她们聊什么。

楚长远脸色不是很好看,虽然盛闲来贺寿给他确实长脸,但她现在明摆着,是冲江静白来的。

想到自己亲手给敌人做嫁衣,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楚淮看他神色不太对站在他身边喊道:“爸。”

“就让她们聊吗?”

楚长远没好气:“不然呢?你敢去插话?”

楚淮憋了憋。

他还真不敢。

楚长远深吸一口气:“行了,别想了,之前劲鸥盘下的那个公司,怎么样了?”

“已经见过林总了。”楚淮说道:“没什么大问题。”

楚长远点头。

劲鸥想吃新鲜的蛋糕,他们星耀也想,至于谁先吃到口,就看谁的本事大了。

原本他请盛闲来,是给自 己加筹码的,谁料到蹦出来个江静白。

想到这里他目光盯着江静白的后背,半响才挪开。

江静白背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上,神色如常:“盛总想聊什么?”

没有被盛闲的气势吓到,姿态很从容。

盛闲抿了口酒,涂抹红颜的唇瓣轻启,问道:“是因为鱼希才回国的?”

江静白闻言抬头,对上盛闲探视的目光,她默了默:“盛总,我们……”

“老实回答我。”

盛闲打断她的话,放下手上杯子,抬眼:“是不是因为鱼希才回国的?”

“你知道胡远的想法,刻意接近,借此回国。”

“是吗?”

江静白被她直视,仿佛所有私事都被看的清清楚楚,包括她无人得知的小心思。

见江静白没说话,盛闲继续道:“你还喜欢鱼希,对吗?”

语气轻柔,听在江静白的耳朵却如雷声一般,震的她耳膜疼。

她倏地想到八年前她们第一次见面,她也是这般直白:“你喜欢鱼希,对吗?”

对啊。

江静白开口:“我还喜欢她。”

盛闲声音稍低:“你胆子真大。”

“是不是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感动到成全你?”

江静白目光平视盛闲,摇头:“我没有这么想过。”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8章 争执 下一章:第60章 耳机
热门: 门后的女人 杂种 幻色江户历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人间的十字架 金丝雀宠主日常 如意蛋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再见,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