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长谈

上一章:第35章 联系 下一章:第37章 谈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静白凌晨五点多醒来,被疼醒的, 她后脑勺一阵阵钝痛, 疼得她忍不住翻个身,醒了。

睁开眼看到满目白色, 鼻尖下是消毒水的气味,旁边还有仪器发出的滴滴滴声响, 她眼神迷茫几秒恢复清明。

这里是医院, 江静白确认这个事实后立刻想到鱼希。

晕倒前鱼希表情愕然。

分别这么久,她还是头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神色。

江静白还没细想, 瞥到沙发上躺着个人, 不远, 她刚好能看到躺着的人部分侧脸, 不算明亮的灯光下, 她认出来是鱼希。

几秒后, 她慢慢爬坐起身体,失血过多让她在起身刹那眼前一黑,有些晕眩, 后脑疼得她咬起牙关,硬是没吭声。江静白手慢慢摸到脑后,被白纱布包裹好几层, 不知道纱布里是什么情况。

静坐了几分钟之后她才下床, 怕惊扰到鱼希休息,她没穿拖鞋,而是赤脚走在白净的瓷砖上,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鱼希没醒。

江静白挪到她身边的茶几旁见到她呼吸平稳,她松口气,慢慢蹲下身体,鱼希是侧着身体睡的,有部分长发遮住侧脸,江静白见到她睡着还紧皱的眉头,想帮她把长发拨到耳后,手竖起好几次又缓缓垂下,最后一动没动坐在这里看着鱼希。

推开门的时候,她没想到里面会是那样的场景,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记忆中,鱼希说过自己会点防身之术,上学那阵子还吵着要教她,美名其曰,她长得这么好看,容易碰到坏人,必须学。

然后拉着她开始训练,往往动作还没做几个,鱼希就开始借着指导的名义吃她豆腐,江静白一直以为她只是会些花架子,没想到她是真材实料。

真好。

好到她心头泛起丝丝的疼。

病房里开着空调,江静白坐了约莫半个小时后觉得凉意袭来,她忍住打喷嚏的冲动起身,给鱼希盖好毯子之后才折回病床上。

转辗反侧,却很难再入睡,她静静透过窗户看外面的月色,洒在树枝上,忽明忽暗,光影斑驳。

病房里格外静谧,也格外的让人心安。

鱼希是被闹钟吵醒的,手机响第二遍的时候她坐起身,关掉手机,随手扔在沙发上,抬头看向江静白的病床时,正对上那双看过来的眼睛。

双目清明,不像是刚醒来的样子,但鱼希还是问道:“吵醒你了?”

江静白不方便摇头,开口回她:“没有。”

声音带着沙哑:“我醒好一会了。”

鱼希听到她的话低头:“怎么不叫我?”

江静白抿唇:“不想打扰你休息。”

鱼希听到她的话沉默几秒,起身将薄毯折叠好放在柜子里,她定的是五点闹钟,外面走廊还是一片漆黑,偶尔有行人从病房门口经过,神色匆匆。

忙碌好之后她走到江静白身边,说道:“我去打水给你洗把脸。”

江静白面对她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到鱼希已经走入卫生间了,半响后,她捧着面盆出来,神色无波的给自己递了条湿毛巾。

“谢谢。”江静白准备双手接过来,鱼希就径直绕过她双手,湿毛巾从她脸上抹过,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鱼希给她擦拭完脸和双手之后又将面盆端着回卫生间里。

江静白只听到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没一会,鱼希出来了。

她换了稍修身的衣服,长发扎起,上了淡妆,走到病床前时依旧神色无波,江静白对上她双眼声音稍低道:“鱼希。”

“你在生气吗?”

鱼希端着个凳子坐在她病床边,倒了杯温水递给她,似乎有要长谈的意思。

江静白接过后却没喝,只是低头看被子里的温水在轻轻荡漾,泛起波纹。

鱼希开口:“不生气。”

“但是我也不感激。”

“江总,你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做。”

江静白双手捧着杯子,指腹摸在杯壁上,失去血色的薄唇轻启:“我不是想让你感激我。”

鱼希点头:“好,你不想让我感激你,你推掉重要的合作。”

“你不想让我感激你,你帮我受这么严重的伤。”

“江静白,你告诉我,你不想让我感激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和你重新在一起吗?”

江静白听到她的反问抬头,看向鱼希。

四目相对,鱼希的双眼清亮,夹杂没压下去的微恼,江静白沉默几秒,抿了口杯中的温水。

鱼希对上她沉默无言的态度扯了嘴角:“江静白,我们都不是十七八岁的孩子了,不需要那么矫情,有话我们就摊开说——”

“如果我想呢。”江静白打断她的话,握着杯子的双手很用力,身体紧绷,她看向鱼希,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我想和你在一起。”

“很想很想呢?”

她声音带着坚定,偏低,如擂鼓一样敲在鱼希的耳边,鱼希听完笑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她抬眸:“你想和我在一起?”

“凭什么?”

江静白唇抿直。

鱼希神色严肃:“我就直说吧,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重新在一起。”

“你死了这条心吧。”

江静白低头垂眼,默不作声。

鱼希看着她头上的网罩,还有她垂眼时轻抖的长睫毛,继续说道:“罗启豪那边,不劳烦江总,我已经处理了。”

“还有你家里人我没有通知,但是我刚刚给陶倚彤打过电话,她一会就到。”

鱼希坐在病床前一股脑的说道:“昨晚的事情,我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现在躺病床上的人就是我,所以我欠你的,我会记得还。”

“但不是以感情的方式。”

江静白听着她说完这么长长的一段,神色从紧张慢慢恢复平稳,目光也逐渐温和,她应下:“好。”

鱼希见她如此,叹气:“江静白,你放过自己吧。”

江静白看向她,很认真的点头:“好。”

接连两个好字让鱼希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那张失了血色的五官更显苍白,身形偏瘦,添了羸弱,鱼希正在想刚刚的话是不是过于刻薄时病房门被敲响,随之而来的是陶倚彤的声音。

“静白!”

江静白看眼鱼希:“进来。”

陶倚彤推开门之后看到鱼希没有丝毫讶异,但是看到江静白头被包扎成这样皱起秀眉:“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你头怎么了?疼不疼?”

鱼希看着陶倚彤关怀备至的样子倏地觉得自己刚刚是真的刻薄。

江静白醒来之后她没有问过一句关于身体的话,却还给她重重一击,看着那张越发苍白的脸,鱼希垂眼:“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陶倚彤背对她,刚准备说话就听到江静白开口:“路上小心。”

鱼希闻言顿住步伐,沉默几秒说道:“下戏早的话,我会过来的。”

江静白说了今天第三个好字。

鱼希拎包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病房。

陶倚彤在她走后问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静白将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明知道她在说谎,陶倚彤只能顺着她话接下去:“昨晚怎么回事?”

昨天散会的时候鱼希没回来,她们都上楼了,后来倒是在群里看到一些说赵导的事情,但是她喝了酒,太累,洗漱之后倒头就睡,今儿早上接到鱼希的电话才知道出事了。

还是这么大的事情。

江静白敛眉:“没怎么回事。”

陶倚彤面对她抗拒的态度正色道:“没怎么回事你头上就被人开瓢了?没怎么回事你们俩又黏在一起?没怎么回事你当我三岁孩子吗?”

江静白觉得很奇怪,刚刚鱼希在病房的时候,她丝毫没觉得头疼,这刚走,她就头疼的撑不住,想躺下休息。

陶倚彤显然要问清楚:“你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给妈打电话,让她过来。”

“倚彤。”江静白看着她,神色疲倦:“我很累了,想休息。”

“江静白!”

可不管任她怎么叫唤,睡在病床上的人始终没有再搭话,没过多久,病房门被敲响,护士进来做例行检查,陶倚彤跟在护士身后:“她怎么样?没事吧?”

护士做完检查之后点头:“没什么大事。”

江静白在她问下一个问题前说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护士看眼她病例:“最少也要观察两天,而且你出院之后也要休息,不能太劳累。”

陶倚彤在她说没事的时候松口气,送护士离开之后对江静白说道:“你再不说我真的让妈过来了。”

江静白垂眼:“昨晚出了点事情。”

陶倚彤对她这个不算解释的解释咬唇:“那你头是怎么回事?”

江静白垂眼:“磕着了。”

陶倚彤深呼吸一口气,每次和江静白说话都要被气个半死,她还要在心里默念我不生气,念完之后她说道:“好,那我们暂时不说受伤的事情,你和鱼希又是怎么回事?”

说到鱼希,江静白抬起眼皮看着她,见陶倚彤正在等回复,她神色如常的开口:“我对她说,我要和她重新在一起。”

陶倚彤有片刻呆住,回神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江静白,声音尖锐:“你疯了吧!”

江静白几不可见的点头。

她是疯了。

可如果她不疯,不说那句话,鱼希对她,会一直愧疚的。

她不想要她的愧疚。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5章 联系 下一章:第37章 谈判
热门: 高层的死角 踏月问青山 镜浦杀人事件 恶灵岛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血色迷雾 网游之少年绝色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弓区之谜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