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带话

上一章:第27章 炒作 下一章:第29章 停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和纪霖枫走在校园的小道上, 两人神色很平静, 虽然都知道等会要说的是分手话题,但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提。

摄像机追在两人身后, 慢慢移动。

鱼希牵着纪霖枫的手, 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她笑道:“还记得我就是在这里撞的你吗?”

纪霖枫顺着她目光看过去,似乎是想到那天的场景, 俊秀的脸上添了笑意, 不是很明显,略带苦涩:“记得。”

两人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场景, 几秒后相视而笑,鱼希站在小卖部旁边,慢慢松开了纪霖枫的手, 轻声道:“忘了吧。”

纪霖枫看向她,刚刚还淡笑的神色陡然僵在脸上, 鱼希往后退一步, 抬头看着纪霖枫的时候眸中点水, 摇摇欲坠, 她开口:“我们分手吧。”

“卡!”

赵导起身:“纪霖枫,鱼希,你们过来一下。”

下午五点多,最后一场戏怎么都过不了, 不是纪霖枫的情绪没到位就是鱼希感情没释放出来, 赵导的龟毛在拍戏这么久后头次展露出来, 众人来来回回看这场戏都要七八次了, 台词都会背了。

鱼希走到赵导身边,听到他正在和纪霖枫说道:“你刚刚在她提分手的时候,眼神不对。”

“你的眼神不应该是震惊,剧本里你应该是早就猜到她会提分手,你应该用一种明白的眼神,了然但是又很不舍,遗憾不想放手却又不得不放手的那种眼神。”

“你明白吗?”

纪霖枫点头:“我再琢磨下。”

赵导嗯声转头看鱼希:“你刚刚感情也不到位。”

“你看着纪霖枫的眼神,没有什么感情。”

“是不是有点累了?”

最近确实为了赶进度所以加长拍戏的时间,有时候一整天都待在剧组里,神经绷着放不开也是常事,赵导说道:“要是累了的话我们先休息十分钟再拍。”

“你们俩都找找感觉。”

鱼希和纪霖枫互相看眼:“好。”

等着赵导离开之后纪霖枫在看剧本,努力研究那个了然但是又很不舍,遗憾不想放手却又不得不放手的眼神,差点没把眼睛瞪抽了,鱼希看他稀奇搞怪的样子轻笑出声。

纪霖枫放下剧本,转头问道:“希姐,你终于笑了,我这几天都没敢和你说话。”

鱼希偏头:“嗯?为什么?”

纪霖枫耸肩:“你心情不好。”

“我看的出来。”

鱼希抿抿唇,随后笑笑没说话,纪霖枫轻咳,岔开刚刚的话题说道:“我们对戏吧。”

“赵导说我眼神不对,你帮我看看。”

鱼希嗯声抬头,纪霖枫是典型的桃花眼,眼角稍扬,这样平常的对视也能让人觉得他在放电,演悲情戏,确实不太容易。

也难怪赵导总是不满意。

纪霖枫满怀期待的看着鱼希,得到一个摇头的动作,他垮着肩膀:“完了,我演不了啊!”

鱼希失笑:“你没谈过恋爱吗?”

“想象一下分手的场景。”

她说到这里表情愣了几秒,纪霖枫没发现她的异常,他点头道:“我琢磨下。”

鱼希浅浅嗯了声坐在旁边。

她也在找感觉。

刚刚点纪霖枫的那句话,其实也点醒了自己,她之前NG几次不就是没带入角色吗,她还把自己当成鱼希,潜意识的抗拒拍分手戏。

其实出道这么几年,她鲜少有拍分手戏的场景,偶尔有也不会这么难融入角色,她的演技是众人认可的,这么不专业的事情她不会允许发生。

但现在——偏偏发生了。

也或许是因为赵导太会选地方,让她故地重游了。

鱼希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小卖部,眼前浮现江静白稍显稚嫩却依旧清冷的脸,那双薄唇曾带给她多少喜悦,在那一刻就有多少伤痛,冷冰冰的话毫无温度砸在她身上,心里,疼得她到现在回想还是忍不住难受,心里堵得慌。

“准备好了吗?”

赵导带着副导走了过来,对鱼希和纪霖枫说道:“我们再拍一遍,时间差不多了,不行的话就明天再拍。”

“注意你们的眼神变化。”

纪霖枫深呼吸,点头,看向鱼希:“希姐,准备好了吗?”

鱼希看着他点点头:“走吧。”

“补妆!”赵导喊了一句之后李哥很快上场给鱼希补妆,场记打了板子之后现场一片安静。

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不远处镜头下的两个人,陶倚彤手上端着咖啡杯,她抿了口,咖啡的过于苦涩让她微微皱眉,低头看杯子,几秒后她转头看向钟晨。

肯定又是故意没放糖。

这种幼稚的手段,她真是玩不腻。

陶倚彤放下咖啡杯,站起身走到莫宁欢身边,两人比邻站着,莫宁欢双手握着放在胸前,眼里盛满小星星,是那种盲目崇拜的眼神,看着鱼希仿佛看着神祗。

镜头下的鱼希抬头,眼里有泪光,有释然,还有些许坚定,她眨了下眼睛,云淡风轻的语气说道:“我们分手吧。”

说完她对着纪霖枫笑,左边眼角的泪沿着脸颊滚落,她脸上依旧带笑。

莫宁欢的表情也是满脸悲伤,似乎被鱼希传染,她眼角微红,鼻子嗅了嗅,要哭不哭的架势,陶倚彤看着她温柔的笑道:“欢欢。”

听到声音的莫宁欢吸鼻子,揉了揉眼睛,转头看陶倚彤,笑开:“倚彤。”

剧组里仅有几个对她好脸色的人,其中就有陶倚彤,所以莫宁欢挺喜欢她的。

陶倚彤站在她身侧,帮她把领子拨弄下说道:“瞧你毛毛躁躁的,衣服歪了也不知道。”

知心大姐姐的风范,莫宁欢挠头:“谢谢。”

笑容诚挚,没有丝毫作假,陶倚彤看着这么干净到纯粹的笑容眼神闪烁,添了暗色,她开口道:“你很喜欢鱼希?”

“喜欢啊!”莫宁欢一脸迷妹的表情:“我最喜欢鱼老师了!”

陶倚彤点头:“那你应该知道她最近不太好。”

莫宁欢的脸色一下僵住:“啊?”

“为什么?”

果然是个单纯的人,喜怒都写在脸上,陶倚彤其实不讨厌莫宁欢,她欣赏她的率直,也喜欢她的天真,但是在这个圈子,有些东西存在就是原罪。

因为会被有心人利用。

陶倚彤低头说道:“她前段时间在节目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莫宁欢点头:“记得。”

她还因为鱼希承认喜欢女人而高兴了几个晚上,虽然明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但是忍不住遐想,陶倚彤看着她懵懂的脸色说道:“所以啊,你要是真的喜欢她,现在就不应该和她走得近。”

“她要是再传绯闻,公司就不要她了。”

莫宁欢呆若木鸡,傻愣站在原地。

陶倚彤说完话就转身走了,留下莫宁欢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好想想。

鱼希下戏的时候没见到莫宁欢跑过来还觉得有些诧异,歪头就看到她正独自坐在不远处的树下,似乎在发呆,鱼希转头和钟晨道:“你又和她说了什么?”

钟晨摇头:“没有啊。”

“我什么都没说。”

虽然她是想说,但是鱼希不松口,她哪敢轻举妄动。

鱼希没在意转身回去换衣服。

刚刚那是最后一场戏,拍完就结束了,鱼希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刚好八点多,今天收工还不算晚,之前几天都忙到十点多,所以其他人建议一起吃个饭,鱼希有点累,让钟晨去推掉了。

赵导拍她肩膀:“回去好好休息,黑眼圈都出来了。”

鱼希笑:“好的。”

和赵导打了招呼之后鱼希就准备回去,车是停在校外的,钟晨在她身边拎着包,路两旁只有路灯发出昏黄的光,两人走着,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前面传来疑惑的声音。

“鱼希?”

鱼希抬头,见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个男人,她笑:“程老师?”

还真是程树,鱼希以前的班主任,教数学的。

程树原本是要开课了回来拿资料,没想到就遇到了鱼希,原本他是听说学校里有个剧组在拍戏,但是他向来不关注娱乐圈的事情,所以也没怎么在意,刚刚看到鱼希的时候他还不确定看了好几眼,直到走到跟前才认出是真的鱼希。

鱼希没带墨镜和口罩,学校还没开学,白天要清场,所以她也就没伪装,才会被程树认出来。

程树看着她不无感慨道:“谁能想到啊,以前学习就属你最听不进去,现在也站的最高。”

“班级里没几个有出息的。”

鱼希听着他熟悉的碎碎念笑,她对钟晨道:“我和程老师聊聊,你先去那边坐会。”

钟晨识趣点头:“好。”

程树看着她成名这么久也没有架子笑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你们都成才了。”

鱼希陪他走的很慢,见他以前的黑发鬓角有转白的迹象,不由得问道:“您现在还带班主任?”

“早就不带了。”程树摇头:“现在只能给他们上上课。”

“我这性子,再带下去恐怕会被气死。”

鱼希听到他说到这个就想到以前班级里的趣事,轻笑出声。

程树看着她说道:“对了,我这两天经常看到静白过来,你们关系还是那么好。”

鱼希听到江静白的名字愕然几秒,张了张口,想说江总又觉得不合适,末了道:“静白吗?”

程树没看到她暗下去的神色,点头:“对啊,我这两天过来备课,是天天看到她,说是来探班的,我也没问,没想到,是探你的班。”

鱼希沉默几秒,想到之前察觉到的目光,低头。

程树不疑有他,感慨:“没想到她也成才了,我还以为她挺不过来呢。”

“还记得那会她家里出事,她急得哭鼻子……”

鱼希抬头:“家里出事?”

程树听到她反问顿了下:“你不知道吗?”

鱼希缓缓摇头:“什么时候啊?”

程树脸上浮现回忆的样子,眼睛看着前方想了想说道:“好像她出国前不久。”

“她父母生意上出了问题,哦对还有小陶。”

“小陶父母好像也是跟着他们做生意的,后来出事两孩子就天天缠着我媳妇。”

鱼希是知道程树媳妇是律师,帮很多人打过官司,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原来那时候江静白家里已经出事了,她那时候每天都和陶倚彤同进同出,难道是因为,家里出事?

那她为什么不解释?

鱼希脑子里闪过什么,快的抓不住。

她拢起秀眉:“程老师,那后来呢?”

程树摇头:“后来我媳妇也没办法,你不知道,有天下大雨,两孩子就跪在我家门口,我媳妇是又气又心疼。”

“还是我让她们回去的。”

似乎回忆到那一幕场景,程树的表情添了悲伤,转瞬即逝,他回神道:“不过现在好了,听说静白工作不错。”

鱼希沉默点头:“嗯。”

程树笑出声:“对了,这周末卢小伟说带几个同学过来做客,你要是有空也过来坐坐,我媳妇啊就念着你们这群孩子呢。”

她们那一届是程树最后一届当班主任,感情很深,因为家就在学校附近,所以鱼希和江静白去过好几次,自然认识程树的媳妇,以前她们还会戏称师母。

在外面看到也是师母长师母短。

鱼希点头:“好,我看看时间,有空的话我会去的。”

程树对她依旧和蔼的笑:“对了,一定记得带静白过来。”

“她还欠我好几顿饭呢。”

“这次我请她,总不能不给我面子。”

鱼希失笑:“我会转告她的。”

程树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

鱼希耸了耸肩,稍微点头。

两人又闲聊几句之后程树被电话催回去了,走之前他还叮嘱:“记住了啊,周末。”

鱼希笑了笑:“好。”

上车之后鱼希倚在车背上,想到刚刚程树的话。

“她父母生意上出了问题,哦对还有小陶。”

“小陶父母好像也是跟着他们做生意的,后来出事两孩子就天天缠着我媳妇。”

“你不知道,那天下大雨,两孩子跪在我家门口——”

鱼希闭了闭眼睛,心口针刺一样有细微的疼,钟晨偏头看她:“怎么了?”

“没事。”

鱼希说完又开口:“江总的联系方式,你有吗?”

钟晨愕然,好几秒之后才点头:“有。”

不是之前在节目上拨打的电话,鱼希盯着新的陌生号码看了半响,然后拨出那串熟悉的数字。

她现在的心情和之前在节目上一样。

很平静。

那时候她知道江静白不会接电话,所以后来被接起的时候,她自己也懵住了。

现在她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有人接。

几秒后,电话被接通,江静白的声音随之响起:“鱼希。”

精准的叫出她名字,鱼希垂眸,声音恢复平静:“江总。”

“刚刚遇到程老师,他让我给你带句话。”

江静白:“什么话?”

鱼希抿唇:“他说,做人要诚实。”

江静白:……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7章 炒作 下一章:第29章 停电
热门: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酒神(阴阳冕) 武神天下 我的钢铁战衣 濒死之眼 训导法则 求魔苏铭 延迟就诊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