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去

上一章:第25章 饭局 下一章:第27章 炒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酒足饭饱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到底是因为江静白在这里, 众人都放不开玩, 连拼酒都是哥两好的你一口我一口,完全不敢放肆的闹起来, 正巧, 鱼希也不太喜欢过于吵闹的气氛,再加上因为老板坐在她身边,其他人对这边都退避三舍, 给她落了不少的清静。

包厢里温度稍高, 她脸微红, 不知道是因为那杯酒的效果还是热的。

江静白余光瞥了她一眼, 见到她百无聊赖的撑着下巴, 用筷子戳碗里的冬瓜,汤是五分钟之前盛的, 但是她没有喝一口。她记得以前鱼希吃饭很快,每次吃完后自己还没结束, 然后她就会这样托着下巴戳碗里的菜, 但是从不催促她快点,只是很有耐心的等她。

鱼希不是个慢性子,但所有的耐心,都给了她。

江静白捏紧筷子,低头, 眼角微红。

赵导见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起身道:“大家都吃饱了吗?”

众人附和。

他看向江静白:“江总, 隔壁有个唱K的, 我们可以移步过去。”

“包厢我定好了。”

江静白摇头:“不用了。”

赵导迟疑几秒:“您要回去了吗?”

江静白嗯声:“你们继续。”

赵导笑呵呵的:“那我们也到此结束吧。”

“明天还要拍戏,大家都不宜玩的太晚。”

鱼希听到这话放下手上的筷子,松口气,江静白瞥到她小举动垂眼,扬唇。

包厢里的人鱼贯走出去,这个酒店就是赵导给剧组租下的酒店,所以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就直接上楼了,钟晨小跑到鱼希的身边,问道:“希希,我们也回去吧。”

鱼希还没说话就听到陶倚彤的声音:“鱼希。”

“白姐说让我蹭你的车回去。”

鱼希扯了扯嘴角,看向旁边还站着的江静白,正对上江静白看过来的目光,两人相视几秒,江静白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陶倚彤笑的温柔:“没事,想搭个便车。”

鱼希站在一侧。

江静白低头想了几秒:“这样吧,你送倚彤回去,我和鱼希顺路,一起回去。”

她说完看着鱼希:“可以吗?”

眼底有希翼,钟晨憋着口气,她再怎么胆大,也不敢当面驳江静白的面子,鱼希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她酒力不算好,刚刚那包厢又闷热,所以她头晕乎乎的,思考几秒说道:“就这样吧。”

钟晨不高兴,扯着她袖子:“可是——”

鱼希拍拍她手背:“没事。”

“反正我也不喜欢和她坐一起。”

江静白和陶倚彤这两个人相比,她宁愿坐江静白的车,起码江静白不说话,她也好落个清静。

钟晨听到她这样说只得点头:“那好吧,你回去小心点。”

鱼希嗯声目送钟晨和陶倚彤离开。

旁边的赵导问道:“那鱼希你和江总?”

江静白开口:“我送鱼小姐回去。”

鱼希侧目看她。

不是一起回去,而是送她回去,江静白还是懂圈里规矩的。

赵导闻言只好道:“那你们路上小心。”

江静白稍稍点头:“好。”

鱼希和赵导也打了个招呼,末了对江静白道:“走吧。”

“嗯。”

浅浅的声音从身侧传来,鱼希抬头看她眼,酒店大厅的光折射过来,将她背影拉得很长,江静白有部分身影没入黑暗里,让人瞧不清楚神色。

她看几秒收回目光,率先踩着高跟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江静白跟在她身后。

她记得以前鱼希走路的时候总喜欢低头,双手背在身后,脚步不快,喜欢边走路边说话,还爱撒娇,常常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凑到她眼下,笑的明媚:“静白,好不好嘛?”

她每次假装不说话,就是为了多听两遍她的撒娇声。

可惜这样的声音,她后来只能在梦里听到。

身边清冷的声音打断她思绪,鱼希快到停车场的时候才想起来一件事,她问道:“你能开车吗?”

江静白被问愣住,鱼希接着说:“你不是喝酒了?”

还是她敬的酒。

江静白沉默几秒:“我们先上车吧,我让助理过来。”

鱼希抿唇,心头后悔为什么刚刚没坐钟晨的车,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她只得点头:“好。”

两人上车后江静白打开车内冷气,她给鱼希递了条毯子:“你要不要先休息会?”

鱼希还不困,但是与其和江静白双双相顾无言,她还不如闷头睡觉,所以她接过江静白递给自己的毯子,靠在后面的椅背上,没几秒翻了个身,动作不大,但是在格外安静的车厢里,就显得刺耳。

江静白转头:“是不是冷气开大了?”

鱼希憋口气:“没有。”

硬邦邦的语气,不想多说话的态度,江静白咽下到嘴边的话,浅浅嗯一声。

鱼希无聊的从包里掏出手机,先是和胡小静聊了一小会,舔了舔自己干女儿漂亮的脸蛋,然后上微博看看。

微博上的热搜已经换了一批,热门话题里关于她和柳玉瑶的名字也被压下去了,这次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柳玉瑶压的,她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估计现在得气疯了。

不过鱼希也没有很高兴。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压着她多久。

现在不过是因为她刚拿了两个大奖,又处于风口浪尖,所以网友们才会这么积极讨论她的事情,但是半年后,一年后呢?如果到时候没有通告,没有活动,别说是被柳玉瑶压,就是一个三四线的艺人,都可以随意的压她。

不是这个圈子太冷漠无情,只是变化太大。

几个月,就是另一番面貌了。

鱼希在圈子里摸滚打爬这么久,岂有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现在,还高兴不起来。

原本就喝了酒,现在气氛又这么静谧,等到江静白第二次转头的时候,鱼希已经睡着了,只是手机还握在手上,屏幕漆黑,她侧过身体,帮鱼希将毯子往上拨了拨,又将她手机从手上拿开,鱼希手没松开,按了下,屏幕亮了。

她是指纹锁,所以江静白毫无意外的看到她屏幕里的内容,粗略扫了眼,是她和柳玉瑶的八卦。

江静白盯着手机看几秒,目光沉沉,末了将手机关掉放在鱼希的包里。

助理半小时后才到。

到的时候刚打开车门,江静白就说道:“别说话,开车。”

“声音小点。”

助理懵了几秒,点头:“哦。”

等红绿灯的时候助理从后车镜看了眼后面座椅,发现还躺着个人,他呆住,绿灯亮起的时候也没反应过来,身后传来鸣笛声,江静白侧目看他眼,没开口,助理却觉得寒意阵阵,他忙发动引擎。

晚上的天气已经没有那么闷热,江静白车窗稍稍打开一点,偶尔有灯光照进来,透过她跃在鱼希身上,江静白偏头看的时候目光温柔。

助理心里虽然好奇死后面的人是谁,但有这个心,没这么胆,所以他一路无话,保持沉默,并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到公寓。

到公寓后,助理又回头看了眼,鱼希是侧着身体睡的,面朝座椅,所以助理只能看到她后脑勺和微卷的长发,姣好身段隐在毯子里面,让人瞧不真切。

车停好之后助理左右踌躇,还是问道:“江总,要我帮忙吗?”

江静白摇头:“不用了,你回去吧。”

助理张张口:“好的。”

等着助理离开之后江静白才下车打开鱼希的后车门,她低头,浅声道:“鱼希,醒醒,我们到了。”

没有动静,江静白伸手想碰她肩膀,想到她之前的表情和她助理的话,她忍了忍,手指蜷缩起,依旧轻声道:“鱼希?”

“鱼希你醒醒。”

鱼希做了个梦,梦里她跑了很远很远的路,停下的时候前面站了个人,是江静白,她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见到拐角处走过来的陶倚彤,江静白对着陶倚彤浅笑,两人正在说话,姿态亲昵,鱼希气不过几大步上前,对着江静白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正低头试图叫醒鱼希的江静白一愣,脸颊微微刺痛,她低头看鱼希,见到她秀眉动了动,好似要醒的样子,江静白在车外站直身体。

没几秒,鱼希醒了,她坐起身的时候还有几分茫然,然后低头看自己身上的毯子,还有站在车外的江静白,开口道:“到了?”

刚醒来的她声音偏压,沙哑,没有平时清冷的感觉,江静白站在车外:“刚到,醒了吗?”

鱼希点头,手无意识的在摸索,江静白看到她举动说道:“手机放你包里了。”

“哦。”

鱼希应下,转头拿包,打开看,见到手机果然在里面,她刚准备下车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鱼希拢了拢眉,接起电话。

是钟晨的电话。

“希希你到家了吗?”

鱼希刚醒,表情懵懵的,褪去孤傲,添了几分可爱,她点头,声音慵懒:“到了,你呢?”

钟晨深呼吸:“还没有。”

她都不知道陶倚彤是不是故意的,她说用导航,她说不用,她认识路,然后就开始两人迷路的过程,要不是她脾气好,早就把她扔下车了。

钟晨郑重点头,嗯,肯定是因为她脾气好。

然后好到现在还没送这尊菩萨回家。

钟晨心里怄气,又担心鱼希,所以才打了这么个电话。

鱼希笑:“快送她回家吧,我先上楼了。”

“挂了。”

钟晨嗯了声挂断电话。

陶倚彤坐在她旁边,见她挂断电话笑道:“给鱼希打小报告呢?”

“钟助理,我发现你还挺幼稚啊。”

钟晨原本就憋了一晚上的气,现在听到她风凉话更来火,说道:“反正没有你幼稚。”

陶倚彤轻笑:“前面就到了,谢谢。”

钟晨看到前面的小区是她十五分钟前就来过的,她蹭一下火起来,说道:“陶小姐,你是故意的吧?”

陶倚彤耸肩:“当然是故意的。”

啧啧啧,终于憋不住原形毕露了,她就说之前几次骂陶倚彤她还能笑眯眯的绝对没那么简单。

现在故意挖坑让她跑远路,真坏!

钟晨闷不吭声,涨红了脸,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停住了,陶倚彤看她气红的脸笑道:“小助理,怎么说我也是公司的艺人,你只是个助理,你不觉得自己的态度很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钟晨仍旧气愤:“我是个小助理没错,但我也知道廉耻,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

陶倚彤笑:“譬如呢?”

钟晨怒目看着她:“譬如插足别人的感情!”

陶倚彤依旧笑的温柔,故意气她一般说道:“如果我偏要插足呢?”

钟晨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想到鱼希之前受到的委屈,现在配上陶倚彤的笑脸,格外刺眼,她咬牙道:“那你就是不要脸!”

“呵——”陶倚彤轻笑出声,打开车门,对钟晨挥手:“小助理,再见。”

钟晨被气的不轻,看着陶倚彤摇曳的身姿她咬碎银牙,两分钟后她给鱼希发消息:希希,陶倚彤太过分了!

鱼希收到消息的时候刚上电梯,看到钟晨气急败坏的语气轻笑,摇摇头,末了看向旁边的江静白。

江静白对上她眼睛,启唇:“怎么了?”

鱼希将手机放在包里,摇头:“没什么。”

“钟晨被你的陶小姐,气的不轻。”

江静白在听到她的陶小姐几个字时皱眉,撇清道:“她不是我的陶小姐。”

电梯门打开,鱼希踩着高跟鞋走出电梯,若无其事的态度:“随便吧,反正——”

江静白在她身后还没下电梯,打断道:“鱼希,她是我妹妹。”

鱼希的话戛然而止,转头看向江静白,她怀疑是不是刚刚没睡醒,还是晚上喝的酒开始发挥作用,让自己产生幻听了,她不敢置信的重复:“你说什么?”

江静白走出电梯,步伐很慢,她看着鱼希,目光清亮,声音稍低:“我说,倚彤是我妹妹。”

鱼希:……

她是知道江静白和陶倚彤关系的,以前上学的时候她就差摸清江静白所有的家底了,对她有哪些亲戚,哪些亲戚家有几个弟弟妹妹是一清二楚,所以她在听到江静白说是她妹妹的时候愣了几秒,问道:“哪个妹妹?”

江静白默然几秒:“一个户口本上的妹妹。”

鱼希更茫然了:“你和她?”

江静白点头:“我爸去世后,我妈改嫁了。”

所以她们现在名义上,是姐妹。

鱼希听完傻愣了半天,才冒出一个字:“哦。”

江静白看着她准备开门进去的动作喊道:“鱼希。”

鱼希打开门,转头,见江静白还看着自己,她眨眼道:“不过好像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江总,晚安。”

她说完合上门,江静白看着她紧闭的门低头,唇下溢出两个字:“晚安。”

鱼希回公寓后还没从刚刚的震惊消息里回过神。

不仅仅是因为她和陶倚彤的身份有了变化,还有她刚刚的那句话,她说——她爸爸过世后。

她爸爸,什么时候去世的?

鱼希见过江静白的爸爸,是个挺和蔼的中年男人,她那时候追着江静白跑的时候,也去过她家,借由让江静白帮自己补课的理由接近她。

她隐约记得她父母是开物流公司的,平时不跑单的时候就会待在家里,她去的时候也曾撞到过几次,她爸爸每次都会笑着和她说:“小姑娘又来补课了?”

笑容温和,一看就是脾气很好的人。

她那时候会套近乎的喊道:“叔叔,您叫我鱼希就好。”

“或者小鱼。”

男人就会点头:“好,小鱼,这名字,很有意思。”

通常没聊两句,江静白就会从卧室里出来,喊道:“鱼希,进来。”

她一听到这个呼唤,就颠颠的进门了。

鱼希进卫生间冲了澡之后躺在床上,想到刚刚江静白的话她给钟晨发消息:你帮我……

刚发了三个字,她又删掉,最后合上手机,强迫自己睡觉。

但是在车上都已经睡了一觉,现在怎么可能还睡得着,鱼希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咬牙起身,她赤脚踩在客厅的毯子上,打开阳台门,顿时一阵风袭来,睡衣贴在身上,长发扬起,她拨了拨头发,还没走到阳台边就听到身边传来声音。

很低,几乎听不见。

但是她对江静白的声音很敏感,想不听,耳朵已经不受控制的接收了。

“胡总,您说过不干涉我在公司的管理权。”

“鱼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当然不需要换人。”

“……”

鱼希站在阳台上,听着身边清冽的声音沉默几秒,转身回了房间。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5章 饭局 下一章:第27章 炒作
热门: 寒剑栖桃花 罪瘾者 暗黑神探 回到明朝当王爷 一剑斩破九重天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女郎她死了 我欲封天 扛着大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