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本故事纯属虚构

上一章:63.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65.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64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

江琎很少喝酒。虽然小保姆给他试过抽烟、喝酒。但他不喜欢那阵味道。这晚,他喝多了,意识变得迷糊起来。仿似身处云端,飘飘浮浮。走廊两边的壁画,化成了七彩祥云。他眨眨眼。眼前赵逢青的笑脸,让他呼吸窒了一下。江琎不自觉地张嘴闭嘴,说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很困,想睡觉。结果,赵逢青就真的带他去睡觉了。江琎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醒了过来。那个时刻,赵逢青正望着他,笑得明媚而煽情。他某个部位立即有了反应。他很久没有宣泄过。读高中后,他都有意地克制。就是碰上赵逢青,有些起火的苗头。江琎乍醒时,有些辨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身体的动作,却比意识走得快,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他知道这不是梦。梦中的触感不会这么真实。江琎停了动作,看着赵逢青。他体内隐藏了很久的野性,正在苏醒。而到了这一刻,他不想再压抑。也压不住了。江琎坐起,关灯。灯一灭。室内的场景,突然回到了十二岁。江琎的耳边响起小保姆的声音,然后他仿佛意识抽离般的,看着自己和赵逢青。赵逢青一声不吭,挺着身子任他动。江琎粗喘着,竟然冒出了冷汗。在某个时刻,赵逢青突然变成了小保姆。他的动作是在做,可是心底却像被浇了一桶冰水。和以前一样,心理与身体,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冰与火。想死,却死不成。那叫生不如死。当年,江琎差点疯了。在他初读伦理书籍的时候。江琎的小学,跟没学一样。顾着逞凶斗狠,心思从来不在课堂。迟到翘课,作业懒得交。除了能认字外,那些大是大非,他都懒得听。老师找过江父,一一分析问题,江父很不耐烦,只道,“老师,我知道了。”挂断后,他打电话回家,把江琎说了一顿,无非就是重复老师的几句话。然后,他的任务完成了。江父继续过他的逍遥日子,儿子被他抛之脑后。上初中后,江琎的同桌是个书虫,《论语》《孟子》都浑沦吞枣地读完了。江琎借来翻了下。书中的那些礼义廉耻,和他原有观念不符。他有些不屑。不过,上课无聊,他便拿了本来看。书读得越多,他越是困惑。江琎去问小保姆。小保姆说道:“那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啊,懦夫的安慰。这世界从来都是胜者为王,输了的,只能自欺欺人。好可怜的。”江琎听了,半信半疑。随着学识的增加,当他明了,自己和小保姆的那档子事真正的意义后,就开始厌烦了。小保姆再来逗他,他把她推开。小保姆的面色一变,不悦道:“怎么了?我给你嘴,你还委屈了?”说着竟有泪意。“不想做。”江琎翻身。“你不乖了。”小保姆又开始讲述,性是人类繁殖的根源,原始森林的大猩猩就是这样变成人类的。他听得困,直接睡觉。却在一阵炙热中醒来。小保姆笑,“你的身体很乖。”后来这种生理和心理矛盾加深,江琎的精神状态开始不稳定。庆幸的是,在他临崩溃前,他和小保姆的事被江父发现了。90年代的《刑法》,并没有猥亵儿童罪。就是现在的法律,对于男童的受害,都无法和女童一样,适用强奸妇女罪。因为我国的法律,强奸罪的受害者只认女性。而男童,只能按猥亵儿童罪,处以不超过5年的有期徒刑。据新闻调查,社会上男童遭受的性侵比例,比女童要高。只是大多被掩盖在性别差异之下。而且家长、校方都会偏重女童的防性侵教育。在许多人的观念里,男童被性侵受到的伤害,比女童小得多。甚至,小到忽略不计。小保姆的离去,是江父处置的。江父瞧着江琎那俊美的脸,指着他骂,“你才多大!啊!敢学泡妞了?”江琎很冷漠,不辩驳。江父扯住江琎的衣服,朝他吐了一口唾沫,“怎么生了这么个恶心的儿子!”江琎冷笑,“大概子随父吧。”江父狠狠踢过去一脚。江琎本来能躲,但他没有躲。这一脚,他当做还清了江父的生育之恩。如果江琎没有去李婆婆家,可能他真的会疯。他的心理一直有问题。他后来看过很多书,让自己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心理治疗期,江奶奶和何医生说过,江琎在未成年就有过一个女人。她误以为,是江琎早熟,你情我愿勾引上的。江琎也未曾谈及真相。他最深处的黑暗,一直在腐蚀着他。和赵逢青的那晚,江琎乱了。他把她当成了那个憎恨的小保姆,粗鲁无比。完事后,神智回不来。周围黑漆漆的。他却见到天花板有个女人。她在笑,“我说过,很爽的是不是?乖,听我的话。”江琎闭上眼。“江同学。”旁边的赵逢青娇滴滴的。“睡了。”他背过身。“你辛苦了。”江琎睡不着,觉得有根弦崩得紧紧的。这几年的记忆乱穿,他的冷汗一阵一阵往外渗。哪怕旁边躺的不是小保姆,他都觉得恶心了。又是这种被性欲打败的荒唐感。这几年,江家人都说他自制力一流,可是今晚却输了。不知是输给了酒,还是背后的女生,亦或是,最原始的性。江琎一夜无眠,早早就起了。瞥见那抹红时,他转头看赵逢青。她裸背的线条很漂亮。他又开始冒冷汗。小保姆捅破自己的红,将沾着血的手指给他看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他再联想赵逢青的各种花边传闻,恶狠狠的那句话就出口了。赵逢青立即就认了。江琎本想着她会反驳的。他有些失望,起身去了浴室。再出来时,她已经不在。他不知道她去了哪,但是他却想去a中的小树林。他去了,拿着面具。他似乎只有戴上了这个面具,才能卸下克制的冷静,恢复成最自然的少年模样。江琎没料到,赵逢青也会过来这里。她哭得惨兮兮的,喊着:“江同学,我不喜欢你了。”他轻轻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有点儿解脱,却又觉得有更深的枷锁将他捆住。大一时,江琎再度找上了何医生。直到这时,他才将自己和小保姆的事一一道出。何医生很震惊,“那个女人呢?”“死了。”江琎笑了。“哎?怎么死的?”“她搭上了我的父亲。”江琎语气嘲弄,“我的父亲出车祸,她坐在副驾驶位。一起死了。”何医生上网去找江父的消息时,才见到那个车祸。车子是自燃起火的。车子是改装车,电路和油路都动过。无从查起。何医生不禁感慨江琎的悲惨童年。有多少父母,以为把孩子生下来就当完事了。何医生保持着和江琎的联络。大一联系很频繁,后来则间隔一段时间。几年后,江琎对性,不再恶心。但是想起和赵逢青的那一夜,还是不舒服。所以,他都不去回忆。

江琎在路边等候红灯,他点开了那个生日礼物。赵逢青一蹦一跳的,跟着旁边大妈的动作。她朝着拍摄手机笑,笑得跟花儿一样。最后跑到镜头前,喊道,“圣诞快乐啊,江总。”江琎浅笑,关上屏幕。到家时,赵逢青戴着一顶圣诞帽,拿着一块披萨,正往嘴里送。江琎看了眼时钟,“还没吃饭?”她点头,装可怜道:“江总,我一个人孤零零吃披萨呢。”“你不和大妈们一起过圣诞?”“大妈们都回家了。”她吮了下手指,“我那舞好看吧?就是这个feel,倍儿爽!”“好看。”他打趣道:“跟个真大妈一样。”赵逢青本来想白他一眼,不过改为瞪,“你就比我大一岁。”“今天到二月份,我比你大两岁。”她眼尾扬起,“哦?江总今天生日哦?”说完,她才注意到他话里的二月份。她的生日就在二月份,可是她没告诉过他。江琎拿纸巾给她擦手指,“我以为你早知道。”赵逢青甩掉纸巾,用油腻腻的手去掐他的脸,一字一字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赵逢青,你这手脏死了。”他说着,却没有去拂她的手。反倒是她自己先松开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圣诞快乐,你都没有礼物给我。”“圣诞快乐。”江琎没什么表情。“都不真诚。”“你想要什么礼物?”她笑问:“是不是我要,你就给?”“基本上是。”江琎补了一句,“你发神经的情况除外。”“你给你跳了一段广场舞。”她的食指在他的胸膛画圈圈,一脸花痴样,“作为回敬,你就给我跳个钢管舞呗。”他冷道:“神经病。”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3.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65.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反派逆袭攻略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养父 首无·作祟之物 生化危机4地下世界 猎头游戏 大宋小吏 我,六族混血,打钱 一座城,在等你 别追我,没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