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本故事纯属虚构

上一章:48.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50.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49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

男人隐疾这种问题,一旦传了出去,就不好收。到底好不好,只有女人知道。而挂着前任头衔的各位都开口了,基本上就没得翻身了。关于这件事,饶子很同情江琎。前几天,大湖和秦晓出国度蜜月,途径s市国际机场。饶子当伴郎那天,有件西装落在了大湖家。趁着这个机会,他去了趟机场,和大湖秦晓碰了个面。顺便拿回西装。大湖去换登机牌的时候,秦晓突然支支吾吾说起了江琎。开始秦晓说得非常隐晦,饶子听不懂。后来,秦晓脸色嫣红,把她和郑瑶的聊天记录给饶子看。饶子当时很尴尬,“怎么你们说起这个啊?”秦晓也是神色不自然,说道:“……赵逢青知道不知道这事呢?”没一会儿,大湖就回来了。秦晓没再提这事。但饶子把这事搁心上了。赵逢青听了后,问道:“你还和谁说过?”“就你啊。”饶子放下啤酒瓶,诚恳地说:“如果你想和江琎谈真的,最好探探虚实。”性是维系男女感情的要素之一。而且如今社会开放了,男女双方都有权享受。饶子可不想自己好友陷进爱情里,对方却是个不中用的。关于江琎和赵逢青,饶子现在想通了。他的这个好朋友,是个偏执狂。她这么多年,都保持单身。好不容易身边出现个男的,谁知还是当年那个江琎。路是赵逢青自己选的,饶子只能祝福了。这个话题之后,赵逢青有些心不在焉。把孔达明和饶子的话,综合起来,就是江琎既花心又无能,虚有其表。一个外人眼里的高富帅,摊上这个问题,很难堪。她都不知道是该鄙视他,还是同情他。赵逢青仔细回忆着自己和江琎的来往。他经常嘴上说要证明自己很行,但都是说说就算。除了那几个吻之外,他一直是冷静自持的样子。而且,不觉得他那东西有硬过。d市醉酒的第二天早上,赵逢青是在江琎的怀里醒来的。她身上披着的被单松松垮垮。腿是光着的。她自己去拽被单,才知道全绊到她的腰间了。她吓得不敢动,抬眼瞄向江琎。他穿着家居服,睡得安静。她慢慢地翻身,离开他的胸膛,然后扯着被单往自己腿上包。听说早晨的男人有冲动,她生怕他要再战三百回合。幸好没有。赵逢青对于那晚的酒后乱性,没太多想法。不疼不痛,她就谢天谢地了。如今,这不疼不痛,却有了另一层解释。因为江琎肾不好。而且,赵逢青想起了冷助理对江琎的形容词:和尚。这基本坐实了江琎性无能的真相。

七点后,红窝的顾客渐多。好多都是冲着乐团的名气来的。乐团名字挺土,叫金黄组合。组合成员是二女一男。现场不少的女顾客,只为那男性成员而来。饶子看看时间,酒吧越来越拥挤,他说道,“我得回我爸妈家拿些衣服,先撤了。”赵逢青点头。余下她一人后,她就跑去等乐团的帅哥了。前边位置还有三个。赵逢青赶紧占座,坐下后,掏出了眼镜。此时,舞台上还空荡荡的。表演尚未开始。她点了杯鸡尾酒。然后,旁边来了个女人。她背着一个大背包。她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喧哗,而是一声不吭地坐下,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大饼,啃了起来。赵逢青望着那个饼,无语。女人察觉到赵逢青的视线,回视过来。赵逢青连忙移开眼睛。这时,江琎打了电话进来,“赵逢青,你吃晚饭没?”他那边很安静。“吃了。”红窝很吵,她几乎是吼回去的。他把电话离开耳边,“你在哪?”“酒吧。”她又吼了一声。“你一天到晚去酒吧干嘛。”他扯着领带,“哪个酒吧?”“有帅哥!红窝。”江琎立即把电话挂断。赵逢青习惯了他这种无预兆的结束通话。赵逢青推推眼镜,转头问着吃饼的女人,“表演是几点开始啊?”“不知道。”女人吃完了一个大饼,掏出第二块大饼,继续吃。赵逢青继续无语。

赵逢青只见到了那个乐团男性成员不到一分钟。那个男生脸上画着厚重的视觉系妆容,看不出本来容貌。不过五官的轮廓很深,身材也不错。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赵逢青附和着其他女人的声音,跟着一起尖叫。然后一转眼,旁边的女人正冷冷看着她。那阵冷,有点儿像江琎。说曹操,曹操就到。江琎寒着脸,在大声喧闹的人群中,把她拖了出来。离开那个烦人的红窝后,他问道,“晚饭吃的什么?”赵逢青如实回答:“饼干,蛋糕、还有几瓶酒。”红窝的出品,味道还不错。“你又要醉了。”“我没醉。”这个量,她还好。就是情绪有点儿不受控。江琎带赵逢青去了私房菜馆。青砖白瓦,古色古香。四合院内还有一颗橘子树。月光下的晚餐,别有一番情调。就是,对面的男人脸色凛冽。一路上,他都是这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到了菜馆坐下,温度稍微上升了些。赵逢青主动打招呼问候:“江总,好久不见呀。”算起来,两人有十天没有见面了。他连国庆都忙,真是社会栋梁。“嗯。”他喝了口茶,好一会儿后,问道:“明天休假吗?”她笑着执起茶杯,“嗯,店长给了我两天假。”书店的店长很不错。“很闲。”江琎看着她,“明天我要加班。”她抿了口茶,“嗯,你忙你的。”服务员上完菜,退回内厅。院内微风徐徐,倒也凉快。“你过来陪我。”江琎说道。赵逢青挑眉,“为什么?”“秘书放假,没人给我泡咖啡。”她本想呛他,却见他突然拧了下眉心,似乎很是疲惫。一时间,所有话咽了回去。江琎真的很忙。她不懂他的工作内容,但是她知道,他的日常就是工作。男人有两大追求,一个事业,一个女人。后者他不行,只能把精力放在前者了。就是不知道这个病,还能不能治。赵逢青想起去年面试时那些婀娜多姿的应聘者,于是试探性问道,“江总,你秘书那么美,有没有玩过办公室play呀?”江琎抬眸看她一眼,勾起丝浅笑,“明天你想玩的话,我奉陪。”赵逢青很怀疑,“真的吗?”她觉得他在强颜欢笑。“当然。”她漾起媚色,“可别心有余而力不足呀。”她给他夹了块海参。刚刚点菜时,她就注意到,他第一个下单的,就是葱烧海参这个壮阳神物。江琎看看碗里的海参,然后盯着她妖气四散的笑,轻问:“赵逢青,你是在对我发情吗?”她还是笑。眼里闪动的神采,颇有当年在影院时的魅惑之色。她低低说道:“成年男女嘛,玩玩很正常。”江琎却神色一敛,“你在酒吧喝什么东西了?”“……”赵逢青觉得不对劲。以往她闪避时,他一副欲欲跃试的样子。而今她难得主动,他却缩了。果然有诈。他越退,她就越前。饭局尾声,赵逢青哀叹说,“江总啊,我想问个事。”“请讲。”江琎不动声色,看着她演。“就是我有个男的朋友,那方面有点问题。”“哦。大湖还是饶子?”“……”她连忙帮自己好友澄清,“你不认识的。”江琎慵懒地倚向椅背,“你还有什么男性朋友能够讨论这种问题?”她眼一瞪,“你管我那么多。”“嗯,不管你。”他眼里闪着她看不透的光,“你继续。”“这病……能治吗?”“功能性问题还是器质性问题?”“呃……”她还真没研究过,那四个方面分别归类于什么。“你可能醉了。”江琎凉凉说着,“治病以后再说,我先送你回去。”

江琎直接把自己送进了赵逢青的公寓。这并非他的本意。吃完饭,赵逢青说要打包一份葱烧海参。到了公寓前,她一个不小心,打包盒倒了。汤汁洒在江琎的衣服上。他的表情宛若北风过境。她抽出纸巾,笑了下,“抱歉啊。”他闻得一阵葱烧味,不愉。于是,去了她的公寓洗澡。江琎洗澡时,赵逢青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她决定主动出击,走去敲了浴室的门。江琎没回应。“江同学。”她嗲着声音,模仿着自己当年勾引他时的语气,“你什么时候洗好?”门开了。江琎套着浴袍,头发还滴着水,“什么事?”赵逢青半倚在门框,瞄了眼他半隐半现的胸前,轻佻吹一下口哨。他冷冷看着她。她突然扑过去,扯开他的浴袍,双手在他的胸前乱摸一通,还伴随着浮夸花痴的叫声,“啊!唤醒酷爽能量。”江琎拨开她的狼爪,“神、经、病。”然后狠狠甩上了门。由此,赵逢青下了结论:江琎这病,没治。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8.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50.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荷兰鞋之谜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鸿蒙圣王 别想离婚[重生]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凤囚凰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娱乐圈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