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本故事纯属虚构

上一章:44.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46.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45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

江琎听到这话,问道:“哪里疼?”“头疼。”赵逢青搂紧他,将头枕在他的后颈。一呼一吸都闻得到他的味道。“活该。谁让你喝酒的。”话虽这么说,但是他走路的脚步慢了下来,以免颠着她。“莉莉离婚了……”她闭上眼,嘟哝道:“男人……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好东西。”她皱眉反驳:“比你好。”走廊的顾客和服务员来来往往,江琎没有再和她互呛,背着她往外走。他俊逸的外貌,引来不少人的注目。有几个富太朝他露出暧昧的笑。他眼角余光都懒得给她们。出了餐厅,江琎就见到一群人围在他的车子旁边,吵吵闹闹。他慢条斯理地走过去。近了,才知道。他的车子被泼了油漆。很明显是遭到报复。他绕着车子走了一圈。油漆大多在右边车身和前车窗。除了油漆之外,汽车的排气管被塞了发泡填缝剂。他抬眼望了眼前方。这里是咪表的路边停车区,监控摄像在距离二十米外。看来,今天是回不去s市了。江琎沉眼,把背上已经睡着的赵逢青抬了下。然后转身,拦了辆出租车离开。行车途中,赵逢青醒来。她睁着迷离的双眸,看向江琎。江琎拨了下她额前的碎发,低问:“酒醒了?”她怔怔的,一个劲瞧他。看她这样子,他知道她还醉着。“你好帅噢……”赵逢青贴近他,脸埋在他的胸膛蹭了两下。江琎的眼光瞬间冷下来,推开她,“醉猫,别过来。”她不满,抱住他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拽。江琎抬眼看向驾驶位。司机正好奇这边的情况。于是,江琎把赵逢青扶正,轻轻一句,“别闹。”赵逢青听到这话,突然瞪大了眼,更是盯着他不放。他捂住她的眼睛,缓了语气,“睡吧。”她安静地靠在椅座上,感受着他掌心的温热。

江琎去了一个旧城区。巷子窄小,出租车进不去。江琎下车后,问赵逢青能不能走。她茫然摇摇头。他背起她时,说了句:“赵逢青,你不是喝酒喝傻了吧?”她不吭声,把他搂得紧紧的。江琎和赵逢青穿过长长的巷道,到了一间旧屋前。他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旧式木门发出“吱吖”的声响。这里是乡村宗祠的建筑物。分正门、天井、中座、后座。屋子前几年翻新过,之后定期有人来打扫。这趟来到,不见脏乱。江琎进了中座,把赵逢青放在木椅上,然后探了下她的额头。额头不烫。“头还疼吗?”她点点头,“疼……”头疼,胃也不舒服。江琎索性把她抱到房间。他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哄小孩似的,“乖,我去给你买解酒茶。在这等着我。”他的话,缓和了她的疼痛。赵逢青笑了,笑得跟个小女生一样乖巧,“我等着你。”这里是个古镇。巷道都是窄窄的,走出巷子,去到大路才有商店。江琎去药店买了干葛根,再去超市买了两包冷冻的馄饨。回到屋子后,他见赵逢青确实如他离去前一样坐着。很乖。他泡了杯葛根茶。赵逢青喝了两口茶,放下了。她眼都不眨地看着他,好半晌,说道:“你好帅噢。”“嗯,我知道。”他说道:“快喝,醉猫。”“我没醉……”她再次重申,“莉莉醉了。”赵逢青又喝了口茶,然后开始回想,蒋芙莉是不是有支招杀死江琎的方法。可,到底是什么呢?她问:“你知道我怎样才能杀掉你吗?”江琎没有搭理她的胡话,“饿不饿?我去给你煮馄饨。”“饿,我饿。”赵逢青愣愣的。看起来有些呆,完全没了以前的模样。她还在想,杀死江琎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想得脑子糊成一片,都想不起来。江琎进厨房后,好久没出来。赵逢青又开始喊疼。他不得不关上炉火,进来房间,“又哪里疼?”“不知道。”她不知道哪里疼,只知道疼得厉害。江琎冷冷的,“赵逢青,你喝了多少能醉成这个傻样?”“我没醉。”她摇摇头,使劲强调说:“莉莉醉了。”他懒得和她讨论醉不醉的问题,说道:“我给你煮了馄饨,乖乖过来吃。”她扁嘴,“我不吃馄饨。”“你刚刚不是想吃馄饨。”“我想吃拉面。”江琎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什么脾气都没了,哄着说:“先吃馄饨,再吃拉面好不好?”就在这一刻,赵逢青突然想起了杀掉他的方法。于是她嘻嘻地扑向他。他怕她跌倒,立即接住。她一口含住他的耳垂,舌尖勾了下。江琎的身体瞬间就僵了。她坏笑着,“你想……切腹吗?”他稳住心神,“什么是切腹?”“切腹就是自杀。”“我为什么要自杀?”“因为我勾引你啊。”赵逢青的眉间荡起鲜艳的妖色,然后在他的脸颊啄了下,哑着声音问:“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江琎整晚的寒意在这时退散了。他将她整个身子托起,鼻尖抵住她的鼻尖,“你会跳什么舞?”“我会跳脱衣舞。”她说话间的酒气,香香甜甜的。江琎感觉到自己的自制力在一点点崩退。眼前的女人,脸蛋儿红彤彤的,眼底藏着无尽的诱惑。他想去亲她时,她主动地咬住了他的下唇。然后什么违约金,江琎都不想理了。赔就赔吧。钱没了可以再赚。她嘴里的酒气,有些呛,但又格外让他着迷。他沿着她的轮廓一路吻下。当贴到她的颈项时,她突然害怕地推开他。他没当回事。她更是飞起一脚。“赵逢青!”赵逢青立即缩起身体,躺到了床上。“你闹什么?”刚刚几乎差一点,江琎就失控了。她抬起手捂着肚子,她的身子不知道哪里又疼了。他见到她的动作,忍耐问道:“胃疼?”她摇头。到底哪里疼呢……为什么这么疼。周围很黑,有什么动物在咬她。然后,有一个东西冲进了她的身体。她疼得喘不上气。她的手往下移,“疼……”江琎抓住她的手,轻轻吻了下,“哪里疼?”她听不见他的话。此时在她的脑海中,传来的是他的那句:“你这修补术做得很不错,和真的一样。”赵逢青突然呜呜哭了起来,然后越哭越大声。她甩开江琎的手,拒绝他的碰触。“赵逢青,你怎么了?”她眼角的泪花摇摇欲坠。看见他的脸后,她一抹自己的眼泪,开始对他拳打脚踢。江琎制住她。她奋力挣扎,扯住他的头发使劲拽。他放开了她。赵逢青迅速逃离他的怀抱,躲在床角,怒瞪着他,一脸自卫的表情。“你发什么酒疯?”“呸!”她表示自己对他的不屑。江琎都无力了,“是不是真的不吃馄饨?”“呸!”她泪眼花花的样子,让他停下所有的动作,只是说道:“我不碰你,你自己好好睡觉。”

半夜,赵逢青醒了。酒醉后的头痛,一抽一抽的。她手背搭上自己的额头。睁开眼后,她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她记得她喝醉了,还让江琎来接她。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灯光很暗,但是能看见个大概。房间有些旧,而且还是古时的木式结构。她立即闭上眼,再睁开,天花上还是纵横交错的木梁。她转头查看环境,结果,差点吓得跌下床去。她的旁边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侧脸轮廓,是江琎。赵逢青的第一反应,就是探上自己的身体。裸的……她惊喘了下。“醒了?”江琎调亮了床头灯,转头望过来。赵逢青立即将被子盖到下巴,怒斥道:“你干了什么?”“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他撑起身子,露出结实的胸膛,健康的肌理。她瞪着他,“你毁约!”“到底是谁毁约?”他微勾唇角,俯视着她,“赵逢青,是你自己勾引我的。”“胡说,我干嘛去勾引你。”“你说有个让我切腹自杀的好办法。”“……”她的话突然哽在喉咙,她咬了下唇,“什么乱七八糟的。”“对啊,我听不懂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江琎气定神闲,“不过你抱着我不放,还把我的唇都咬破了。”赵逢青望过去,他的下唇确实有个破皮的红印。“怎么,你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他的脸,罩着灯光的暗影,轮廓更显深邃。“我喝醉了……”她的身体有些不适。不过不是初次那样的疼,所以她不确定现在是不是事后。“那你想不想回味下?”“不想。”她整个人钻到了被子上。“为了怕你赖我毁约,我录了个证据。如果你真的忘记了,这个或许能唤醒你的记忆。”江琎的话音有些上扬。赵逢青掀开一点被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你……无耻。”“我不想倾家荡产。”“成年男女,酒后乱性一夜情,很正常嘛。我不会……告你的。”赵逢青其实惊慌失措,表面却装作镇定。“视频呢?给我删掉。这事就当过去了。”“那我们得再签份补充协议了。”他很冷静。她一阵气,“还要补充什么!我都给你占便宜了。”“谁占谁便宜?我不喜欢飞机场。”她冷下声音,“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删视频,我今天就和你同归于尽。”“赵逢青。”江琎俯下身子,望进她的眼里,“真不介意昨晚的事?”“不……介意。”她很不情愿。“我信你。”江琎把手机扔给她,“自己删。”赵逢青缩在被子里,“手机密码呢?”“我的生日。”他下床,进了浴室。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4.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46.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神偷化身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山海开发商 重生后被影帝看上了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锦衣之下 咬上你指尖 黑暗塔1:枪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