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本故事纯属虚构

上一章:34.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36.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钟定不喜欢和女人逛街。

他就是过来买单的,而这个功能完全可以被信用卡所代替。

不过,对于某些女人来说,钟定的功能远不止于此。试想,当自己所谓的闺蜜友人,挽着发福秃顶的中年大叔出现,而自己的身边,站的是一位俊逸多金的年轻男人。这一个场景绝对可以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平日里,由于钟定性格的阴晴不定,几乎没有女人敢鼓起勇气主动要求他的陪同。

他偶尔有心情的时候,会和自己觉得还算顺眼的女人一起逛逛。

今天他之所以跟叶筝出来,完全是因为生意上的来往。

叶筝是书香世家的背景,由于交际圈子的单一,个性比较纯真安静,没有过多沾染社会的世俗,而且钟、叶两家也算得上有些交情。

今天钟定陪着叶筝来逛街购物,叶筝显得很腼腆拘谨。试衣时,她询问他的意见,脸上还泛起了朵朵桃花,眸中漾着醉人的神采。

无论她选择什么款式,钟定一律回答好,其实他完全没正眼去看那些衣服。

他陪着她走了一会儿,就已经意兴阑珊。

虽然同是小白兔的属性,但终归还是有区别的。譬如,有只小兔子,特别喜欢在关键时刻咬他一口。

叶筝大约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就没有再继续逛。她借口自己晚上还有课,便说要回去了。

经过某间店时,钟定无意中往里瞥过去一眼,店内有个身影,很像那朵山茶花。

她在和一个贵妇说着话。

那贵妇脸上的神情,非常鄙夷不屑。

之后,贵妇动手了。

叶筝发现钟定停下了脚步,她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见到店内纠缠的两个女人,她有些惊诧,“怎么能打人呢?”

钟定仍然盯着店内的动静,浮现一笑,反问道,“怎么就不能了?”

“有什么事情,协商解决就好。”叶筝正正经经的回道,“好歹也是名店,这么扭打,真是失格。”

钟定一直留意着许惠橙的动作。她没有任由对方欺负,起码有了反抗,虽然攻击仍然薄弱。

在女人乙张开五个爪子攻向许惠橙的脸蛋时,叶筝“哎呀”了一声,紧张地想要进去劝架。

钟定比叶筝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迈着大步进了店,将自己挽着的风衣抛过去,刚好掩住许惠橙的脑袋。

许惠橙前一秒还以为遇到了路见不平的群众,后一秒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如坠冰窖,绷-紧了神经。

钟定闲闲地把手搭在她的头顶,察觉到她的僵硬,他笑得更坏,低声道,“别怕,我来了。”

她就是因为他来了才害怕。

许惠橙所有的视线都被他的黑色风衣所隔绝,她罩在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之中,似乎完全被他的气息包围了。

女人乙扑了个空,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弄懵了。

女人甲这时狼狈地站起来。她瞄到钟定的衣着,就晓得,这个男人不简单。见他护着许惠橙的模样,似乎很是亲昵,女人甲便以为,钟定是包养许惠橙的金主。甲很是愤慨这种仗着姿色傍富人的行径,她说话不留情面。“这个三-陪女,偷了我的耳环。”

“是么。”钟定笑容可掬,望着甲的眼神暗藏尖刀,“证据呢?”

于是甲又把之前的来龙去脉重复叙述了一遍。

钟定没仔细听,当甲在控诉许惠橙道德败坏时,他把风衣掀了起来,低头唤道,“小茶花?”

许惠橙乍见他,有些惊愕,然后她赶紧低下头,细声道,“钟先生……”

他宠溺般地捏捏她,“赚大钱了?跑这儿来打扮自己。”

她摇摇头。对于他的举动,她很惶恐。她不喜欢他的亲密,因为那都不是好兆头。

甲在那说得口干舌燥,回头一看,这对男女根本没有听她讲,她更加气愤了,嚷嚷着,“总之,我要搜身。”

闻言,钟定眉眼上挑,“你敢给她搜身,我就敢扒了你。”

这话一出,气势立现。

甲和乙惊疑地面面相觑。

旁边的导购员和导购经理,无话可说。钟定是高级贵宾客户,他们要是再帮着甲乙她们,那就损失大了。

叶筝听着钟定的话,心情很微妙。她刚刚以为钟定是乐于助人,谁知,他和这个据说是“三-陪女”的人,居然是认识的。

叶筝想当然的,把钟定和许惠橙的关系往不洁的方向去揣测。她的心情变得低落。虽然早听说钟定是个花花公子,可是她还抱了浪子回头的幻想。

甲见许惠橙有了帮手,就去缠店里的导购们。

那经理赔笑,让甲选择平和的协商方式。

乙看着钟定似笑非笑的表情,也开始劝着甲冷静解决。

甲面子上过不去,暗自咒了许惠橙几句。然后乙在那拼命找台阶,甲才不情不愿的,朝许惠橙说,“只要你交出耳环,我就不追究你的行为了。”

许惠橙低声回答,倒是坚持己见,“我没有看到耳环。”

钟定轻轻揽着许惠橙,手指在她的肩上一下一下弹跳着。“既然她说没有见过,那就是没有见过。”他不在乎事情的真假如何。这茶花儿现在是他的玩具,他不想让她早早漏气。

“你——”甲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之后,让真相大白的是刚才被戳穿了身份的康昕。在这厢混乱的当口,她则进去了那个试衣间,仔细寻找了一轮,终于在角落里见到了那对明显被踩过的耳环。

康昕走到甲的面前,摊开掌心里的耳环,她呼出一口气,“道歉。”

甲只顾着检查自己耳环的破损程度,才不会搭理康昕。

康昕语气更为冷淡。“道歉!”

甲有些被康昕吓到。她怒意腾腾,正要纠缠,却猛然望见笑得阴沉危险的钟定。

最终,甲和乙不再撒泼,匆匆离去。

但是,许惠橙却走不掉了。

钟定突然有了好心情,状似无意,问道,“小茶花,你那东西干净了?现在可以接客了?”

她没得撒谎,他数数日子就知道。

于是,她被他扣下了。

----

康昕心里惊诧于钟定的出手相救。她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天晚上,他和乔凌一起以她为赌注的时候。

康昕知晓许惠橙也遭到过钟定的欺凌,但却不知,他俩交情有深到让他相助的程度。

这个问题,不止康昕疑惑,许惠橙自己也是惴惴不安。根据以往的经验,钟定乐于助人的几率几乎不存在。

也就是说,他的出现是别有所图。

康昕没有和钟定多言,她只是临走前,与许惠橙耳语道,“妈咪那里,我会帮你说明的。”

既然钟定是大家都无法得罪的客人,那么妈咪就会特别宽容。所以,就算许惠橙被钟定突然带走,妈咪也不太发飙。

“谢谢。”如果有得选择,许惠橙也不愿意待在钟定的身边。不过,她如今抱着早玩早解脱的心态,任由他安排。

许惠橙出来时见到叶筝,依然没什么表情。倒是叶筝,显得挺尴尬的。

钟定没有和叶筝纠缠,他买单的任务已经完成。

他和许惠橙去了楼下的餐厅。

在包厢坐下时,他是一贯的轻柔调调。“小茶花,吃饱了才有力气玩。”

许惠橙没有回答,她这几天越来越懒得开口说话。

钟定望着她那死气沉沉的脸,薄唇勾起,“小茶花这脸蛋可没以前好看了。”

许惠橙扯了笑容,给他倒茶,“钟先生,请用茶。”

许惠橙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如此怕死。她这么悲剧的人生,要是鼓起勇气了断,那就什么痛苦都没了。可是她怎么挣扎也要活下去,即使活得很卑微,很低-贱。

钟定轻笑,瞄了那茶杯一眼。他掏出烟盒,点烟吸了几口,“我听说,现在想玩你的男人都排到几个月后了?”

她怔住。“那都是夸大其词。”她所知道的是,妈咪明天会让她接待一个来自香港的投资商,后天是某个外资企业的管理层,至于再之后的,许惠橙就不太记得了。

“我过几天有个新游戏,这次不想再出篓子。”他吞云吐雾间,淡淡一笑,“所以,小茶花,你的那些客人,可得再等几天了。”

许惠橙一听到游戏这两个字,就有预感,自己可能又要和死神擦肩而过。她实在不懂,为什么钟定那么执着于拉她和他一起游戏。

“小茶花,想知道我为什么相中你?”钟定笑着看她。

她本来麻木的表情,在此刻终于有了变化,那双眼眸浮现出一丝惊慌。

“因为你命硬。”他笑眼半弯,却是寒意冽冽,“这样才不会轻易玩完。”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4.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36.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九州·丧乱之瞳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幼崽保育堂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当玄门大佬遇到灵异情节 死亡回旋[无限] 黑科技学神 逃婚后被总裁收留了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 最红谐星[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