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本故事纯属虚构

上一章:25.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27.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惠橙出门前还是自己化的妆,虽然没有抹太厚,但是效果仍然比较不堪。

妈咪见到了,恨铁不成钢般的恼火,“活该你以前生意那么烂。”

许惠橙讪讪的,“我在学……”不过,她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妈咪也没有时间再训话,她喊了一个姐妹,帮许惠橙草草上了淡妆,然后就吩咐许惠橙赶紧去乔凌那边。

许惠橙去到那包厢门前,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才敲敲门,扭开锁。

里面烟雾弥漫,只见三三两两的人影。乔凌倒是坐在挺显眼的位置。

许惠橙这一开门,嬉笑中的男男女女没有留意到。她主动地走向乔凌那边,妩-媚道,“乔先生。”

他转过头来,挂着浪-荡的笑容,“冠军,你可来了啊。”

乔凌扫扫旁侧的女人。

那女人便乖乖地挪开位置。

许惠橙拽拽自己的裙子,然后才坐到他的身边。

乔凌一把揽住她的腰,大掌在那揉-捏,力道凶得差点让她痛叫。

她不得不咬牙,勉强维持微笑。

“钟定。”乔凌出口的两个字,已经让她心中一紧。“来看看,这可是最近一季的冠军。”

许惠橙稍转视线,就见到了角落里的钟定。

他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因为灯光的倒影,看不清究竟怎样的表情。

可是她记得他那诡谲的笑容。

钟定夹下烟,勾起了嘴角,直直望向许惠橙。

“如何?”乔凌拍拍许惠橙的脸,炫耀似的。

“就那样。”钟定回完这句,移开了视线。

许惠橙被乔凌捏得实在是疼,她往他的胸膛挤,想避一避他的手劲。他却捏得更狠。

她眼泪都要出来了,忙开声道,“乔先生,我们来喝酒吧。”

“嗯。”乔凌在她的肩上咬一口,终于放开她,“如果你身材再好点,那我昨晚肯定砸下你。”

许惠橙听了这话,反而庆幸自己的发福。

他端起酒杯,“不过冠军么,我还就想试试味道怎样。”

她娇笑着扶他的手臂,“谢谢乔先生照顾我的生意。”

乔凌在不疯癫的时候,还属正常。除了时不时会拍、捏、打、掐之外。

许惠橙心里再苦,表面都得笑。

中场时,这几个公子哥儿拉着小姐们划拳喝酒。有一两个听到许惠橙是新冠军,眼冒绿光,拎着酒杯过来让她陪喝。

那两个男人的意图,她一清二楚。男人甲的爪子都伸到了她的大腿上。

其实想想,这些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过就是贪图她新得的头衔,日后好去吹嘘。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普通级别的小姐,他们估计看都不会看一眼。

许惠橙被逼着灌了七八杯的白酒。她很难受,分不清是胃痛还是腹痛,又或者是头痛。浑身都痛。也亏得她有些酒量,不然早扛不住了。

她撑着身子站起来,口齿不清说道,“去……吐……”

甲扶了她一把,她呕呕几声,吓得他赶紧收手,生怕她真的吐到他身上。

许惠橙摇摇晃晃地,这抓那攀,才拖着跌着,到了包厢的洗手间门口。

她去拉门把,手很无力,向前时,头还磕到了门上。

“疼……”她神智模糊,想摸自己的额头,却因为没站稳,又撞了下。她呜呜地道,“还是疼……”

她努力睁着眼望向门板。

这时,许惠橙完全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她开始拍门。“妈妈……我疼。”

一只手拍,两只手拍。“开门,我要……嗝……回家……”

门板纹丝不动。

她开始用肩膀去撞,“妈妈……我疼。”

她真的好疼,哪儿都疼。

她好冷,她想回家。

----

钟定在洗手间和女伴正是狂烈彪悍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一下一下的拍门声,有人哭着叫“妈妈”,还嚷嚷着要回家什么的。

他没搭理。

女伴扭动着纤腰,痛苦又快乐,双手在他半敞衬衫的胸-前乱摸乱抓。

门外的哭声不止,甚至拍门的声音更响了。

钟定觉得烦,什么心情也没了。

他离开女伴,把裤子整理好,拉开了门。

许惠橙撞着撞着,一个劲就撞到钟定怀里去了。她晕头转向的,胃里更是翻江倒海。

钟定认出了她是谁,才开口一个字,“你——”

她就“哇”的一下,一堆污秽物,就这么吐在了他赤-裸的胸膛上……

那个女伴惊呼出声。

钟定的表情瞬间冰冷。他甩开许惠橙,扯过女伴刚刚褪去的裙子,快速地擦拭着身上的赃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

他处理完那堆恶心东西,就扔开裙子,上前去拽许惠橙的手臂。

钟定不顾她的痛呼,拖着她出了洗手间,进去对面的茶水房,再把她扔到洗手盆,按住她的头,拧开水喉猛冲。

许惠橙惊叫一声,胡乱地捶打。还好会所在冬天是供热系统,她没有被冻到。但是水呛着呛着,也很痛苦。

钟定按了一会儿,扯她起来,问道,“醒了么?”

她急促呼吸,恐惧地看着他。她的头还昏昏的,可是理智已经全部回来了。她又惹到他了。

他表面平静无波。“小茶花,你是故意的?”

她连忙摇头,水滴四洒。“钟先生……我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她拉起裙摆去洗手盆沾水,抖着手去帮他擦。

因为裙子长度有限,她不得不再靠近他。

钟定到现在才算真的看清许惠橙的模样。

他今晚原本不想来。他向来喜欢去会员制的高级私人场所,只是乔凌比较倾向于这家。乔凌在那里绘声绘色的,说昨晚那场选秀,是一个叫山茶的女人夺得魁首。他的这话,引起了几个人的兴趣,所以大家就把圣诞节的作乐地点定在了这。

钟定这几天有事情忙,也没想起要来招惹许惠橙。

乔凌问的那句“如何?”,钟定是实话回答的。钟定最不缺的,就是美女。所以他觉得,许惠橙也就那样。

如今仔细看看,也的确,就是那样。

不过,包厢里面的男人中,倒有几个对她有想法。

思及此,钟定俯身说道,“这才一会儿没见,小茶花变得好漂亮。”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他这么突然转变话题,许惠橙更慌。

他自顾自问道,“你这几天有努力赚钱么?”

“钟先生……”

“听说你参加选秀得了个冠军。”钟定帮她顺着被他弄湿的头发,然后捏起她的下巴,柔声问道,“冠军一晚上多少?”

“三十……”

他长长地“嗯”了一声,“那还不够还你之前欠债的零头。”

她畏畏地闪躲他的目光。

他施加力道,紧紧按住她的下巴,语气轻扬,“小茶花,想不想快点还清债务?”

许惠橙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被他掐得生疼,又无法挣扎。

“外面有几个男的,想包着你玩。”钟定在她耳边低语,声音迷魅,“如果你让他们玩得高兴,他们是不会亏待你的。这样,你就有钱赔给我了。”

她的脸色更加惨白。

他用的词是“他们”。她想起栅栏沟遇到他那天,他也是提议玩群战。他似乎是偏好这个活动,可是她很厌恶。

许惠橙都快想朝他跪下了,她哀求着,“我会挣钱还你的。”

“要挣多久呢?”他凉薄地看着她头发上的水滴滴落,“如果你表现好,我也不急的。”

她咬咬唇。“钟先生,我……没试过多人的。”她真想拿把刀刺进他的左胸,一刀还不够,要连插三刀。

钟定明显不信。“你不是干了挺长时间么。”

“真的没多人的……”就她以前的惨淡生意,有客就不错了,哪来的群体。

“也许试了你会爱上这么玩。”他轻拍她的脸颊,挂着招牌式的阴郁笑容。“小茶花乖,听话。”

许惠橙的手又开始抖,不过是气的。这群公子哥,都有毛病。而眼前这个,尤甚。

“听说,你这几天不方便接客。正好,休息休息,他们花招多。”说完,钟定松开了对她的钳制,重新扣上自己的衬衫。那恶臭的感觉一直萦绕在胸前,他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她低着头。“钟先生慢走。”

钟定和狐朋狗党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那个女伴不知所措,也不晓得他是要她跟还是不要。等到他临走时,都没瞥她一眼。她就明白,自己今晚任务完成了。

钟定离开包厢后,许惠橙才松口气。

她靠在茶水房的墙上,双手环抱自己,疲惫地滑了下去。她生理期的腹痛还没有止住,刚刚喝了太多酒,头又晕沉沉的。

外面的声音仍旧吵吵闹闹,有吆喝的,也有些暧昧的声响。

她听着听着,意识越来越浑沌。她太累了,真想好好睡一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被谁抱了起来。那个怀里,暖烘烘的。

她掀了掀眼皮,只见到一个人影。

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是往那个胸膛偎了偎,喃喃着:“乔先生,你又来救我了么……”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27.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神棍下山记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摸金天帝 重生过去当传奇 螺丝人 星际种植大户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房产大玩家 黑信封 合租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