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传说中有一个章节叫:三更。

上一章:16.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18.本故事纯属虚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柳柔柔僵住了,她拽紧花束的带子,幽怨望着江琎。

江琎未曾看她一眼,连余光都没有。

赵逢青不禁为柳柔柔可惜。明明上个星期,柳柔柔还在楼上热烈地招待了他。现在他却表现得跟路人似的。

此男真是薄情寡义。

江琎身旁的女人朝赵逢青招了招手,“嗨,还记得我吗?”

赵逢青压根想不起来这是谁,不过她跟着笑,“是你啊。”

女人大概看出了赵逢青的敷衍,主动介绍说,“我是吕小茵啊。”

提及这名字,赵逢青一下就想起来了。她赞着说道,“比初中时候更漂亮了。”

当年的吕小茵是个丑小鸭。女大十八变,如今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出尘脱俗。

说起来,当年赵逢青和吕小茵还是挺友好的。吕小茵成绩不错,经常借作业给赵逢青抄。考试的时候,还会故意把试卷往赵逢青方向偏移。赵逢青则会带些零食犒劳吕小茵。彼此之间虽不谈心事,但却是学业上的好搭档。

“可算想起来了。”吕小茵说话的时候,一直攀在江琎的臂上。“走呗,老同学聚会。”

此时,柳柔柔已然恢复优雅,她将风信子插到花瓶中,巧笑嫣然道,“赵姐,既然你有事,今天就放假吧。我正想早点关门。”

赵逢青并不回应吕小茵的邀请。她的目光掠过江琎、吕小茵和柳柔柔。

想象中的二女争一男场景没有出现,让她这个看客有些失望。

“连小茵都开口了。”孔达明又嚷嚷起来,“赵逢青,你怎么也要捧场啊。”

赵逢青真想拾起扫帚向他挥过去,她最烦的就是这种自来熟。

“难得的聚会,一块儿去吧?”吕小茵这下放开了江琎的手臂,进来店里热络说道。风铃的响动好像是在回应她裙摆的飞舞。

赵逢青正要开口拒绝,孔达明又抢话道,“你和小茵同桌都一年多了,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她终于白过去一眼。她本来就会去,只是不想和这几个一起前往。

吕小茵笑笑,“走嘛。”

赵逢青朝吕小茵笑笑。

见她不再抗拒,孔达明哈哈道,“早知就让小茵来当说客了,浪费我多少时间。”

赵逢青不屑搭理。最死皮赖脸的就属他,她宁愿他省省口水。

上了车后,吕小茵和赵逢青坐在后座。

赵逢青无意看向前方的瞬间,碰巧和江琎对上视线。她读不懂他眼里的含义,也不想去懂。

不过她倒明白了一个事:一个人,一天没几个表情,难怪皱纹都没有。

吕小茵热情地叙旧,赵逢青偶尔应几句。

在赵逢青的认知里,她和吕小茵算不上朋友。只是同学而已。

赵逢青的朋友没几个,就高中那些深交的。她的世界有一个狭小的瓶口。绝大部分的同学是卡在瓶外的。划进瓶口,那才是她真正的天地。

她曾经想让江琎进来的,可是他拒绝了。

赵逢青的神游太虚,并没有影响车里的气氛。

孔达明和吕小茵聊得热络。

江琎有时插一句。

说的什么,赵逢青都没听进去。

这三个都是社会的精英,名牌大学,眼界开阔。

她只是个卖花的。而且,听到孔达明的声音,她就很困。

怎么会有这么热爱交际的男人。

她都想问问他,和之前那位相亲男进展如何。

----

赵逢青没有找到那个人。

她问了其他同学,谁都不知道。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被他们记起。

知道这个结果后,她出去走廊抽烟。

赵逢青倚着墙,扶着走廊的栏杆,向夜空眺望。

“赵逢青。”吕小茵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赵逢青转头。

吕小茵笑盈盈站在旁边,“怎么在这啊,快开饭了,进来吧。”

“抽完烟再去。”赵逢青对初中同学没太深刻的感情。

“嗯。”吕小茵很善解人意,“不过女孩子家,还是少抽些烟吧。”

“好,谢谢。”

赵逢青进去房间后,只剩孔达明旁边的位置。

他笑哈哈地朝她招手。

她连敷衍的笑容都不能。

这个初中同学的聚会,携伴的有好些。别的女同学就算单个来,也已是有伴的状态。无名指的戒指很是晃眼。

相较之下,赵逢青这个三十岁的单身女性,相当引人注目。

她长得漂亮,是众女同学羡慕的角色。在初中那会儿,班上好几个男生默默暗恋过她。可是却迟迟未嫁。而且,她的工作很一般。

这让大家找到了某些平衡。

孔达明给她倒了杯茶,“你现在那工作很累吧。”

“还行。”累倒不累,就是经常得听老板娘的天籁之音。

没一会儿,众人的话题兜到了吕小茵那边去。

某同学嬉笑道,“吕小茵,这你男朋友啊?”

吕小茵笑笑。

另一同学接话说,“介绍介绍呗。”

吕小茵态度很是落落大方,“他叫江琎。”说话间,她往他的方向倾了下头。亲密自在其中。

江琎微微点头示意。

他的容貌气质极其出色,看着就不像普通工薪阶层。这让几个旧同学都试着打探。

江琎并不说话。

所有的问题都是吕小茵答的。

简短的几句介绍,已经让一干同学羡慕不已。

赵逢青听着吕小茵的话,才晓得江琎的公司确实在柴何北路,酒店只是该集团旗下的。

当同学们奉承江琎的时候,吕小茵笑得跟花儿一样。当被称赞郎才女貌后,吕小茵更是笑得停不下来。

赵逢青望着这登对的俊男美女,心思转了几下。不晓得吕小茵知道柳柔柔的身份后会作何感想。江琎倒也厉害,周旋于两个美女间,却不见纵欲之相。

又或者是现在还年轻,再过些时日,恐怕就一溜烟滑下坡了。

不过她很好奇,江琎在床上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可惜她和他的那晚上,黑漆漆的。而她痛得想死,也没心思去观察他的神情。

吕小茵和同学们聊了一会儿,然后渐渐的,几个已婚同学的谈到了家长里短,婆媳关系。

一时间各种烦恼充斥着饭桌。

在这当口,又有同学羡慕起单身的赵逢青,说道,“我一毕业就结婚,都没享受过自由的生活。现在都是围着老公孩子转。”

赵逢青笑笑。社会就是这样,围城外的要进去,围城里的想出来。至于幸福与否,不得而知。

旁边的孔达明喝了口茶,握着杯子转圈,“赵逢青,有合适的就要开始谈了啊。”他的话中隐隐有些意味深长。

赵逢青有意别开脸。

孔达明还在滔滔不绝,“嘿。你眼光可别那么挑。高富帅都喜欢二十岁的小姑娘。”话音刚落,他就感觉有一道犀利的视线飘来。他顺着望去,赫然是吕小茵。

孔达明意识到自己说了错话,打哈哈道,“不过呢,小茵哪,就好比美酒,越陈越香。”

吕小茵狠狠瞪他一眼。

江琎依然沉默,只是眼尾扫了下赵逢青。

赵逢青托起腮,直接后脑勺对着孔达明。她的表情是明显的不配合。

这时,碰巧有个女同学经过倒茶。她听到孔达明的话,突然热情凑近来,“赵逢青,你有对象了吗?”

赵逢青的媚眼一勾,不语。

女同学趁热打铁,介绍说,“我老公有个哥哥,岁数大了点,不过人品没话说。要不见见面?”

“不用了,谢谢。”赵逢青回得直截了当。光赵母安排的相亲就够了。而且她一个人过得很好,并不认为单身有什么丢脸的。

女同学噎住,表情有些惊异。

赵逢青没再搭理这女同学。房间里嘈杂的声音让她不耐。于是她又点了一根烟。

她这个样子,有好些同学看不过去。

孔达明更是揪起眉毛,伸手想去抢她的烟,“赵逢青,你怎么学会抽烟了?”

赵逢青闪过他的手,说道,“和你何干。”烟这东西,她还是高中时候抽得凶,出社会后都是无聊烦闷的时候才来几根。

但她不想向这群同学解释。

“你怎么这样自甘堕落。”他恨铁不成钢地拍桌。

赵逢青没有回答,她轻轻吐出烟圈。

“事业没事业,爱情没爱情。”孔达明继续道。

她还是没说话。

“喂。”

“嗯?”

“我说你啊,不要自甘堕落。”

赵逢青觉得耳边孔达明的声音实在难听,于是站起来,走到窗户边。

这个同学会如她想象中无聊、聒噪。同学们谈话间有互相攀比的心理。像吕小茵,伴着个优秀男友,众人纷纷追捧。

赵逢青擅自离座的行为,让同学们面面相觑。

孔达明生气向着她的背影指责,“赵逢青,你什么态度?”

“别说了。”吕小茵阻止孔达明的念叨,跟着过去窗户边。

赵逢青立在那儿,纤瘦的背影曲线很优美。

“赵逢青。”吕小茵轻声说,“孔达明说话直,你别放心上。”

赵逢青望着外面的树影,头也不回,“没事。”她本来就不会在意孔达明的话。

她只想静静抽完一根烟而已。

可这嘈杂喧闹的房间就是不让她如愿。

所以她找了如厕的借口,出去了。

这聚会的馆子,生意比较冷清。房间隔壁配有一个小小的休息室,据说是让喝醉的醒酒用。

赵逢青进去休息室。里面没开灯,黑蒙蒙的。

她掩上门,借着手机的光找到沙发坐下。

然后晃着烟盒。

正想来一根时,外面有声音传来。

她不想应付那些同学们。瞥到不远处的窗帘后,她赶紧钻了进去。

门开后,对方也没有开灯。

她只听到轻轻的脚步声。

也许是和她一样,来这图个清静。

赵逢青微微转头望向窗外的月色,心里巴望着对方快点走开。

可惜,上天没有听到。

或者听到了,但不让她如愿。

过了没几分钟,门外有男女的声音响起。

然后,他们开门。

先前进来的那个人,翻过沙发,掀起窗帘站了进去。他留意着外面,一时间没看到旁边还站了个。

赵逢青趁他不注意,往角落慢慢蹭着步子。非常非常慢。

刚刚进来的一男一女,依旧不开灯。但是将门拧上锁。

之后,情况突变。

——

赵逢青知道同学会这玩意儿,有些不纯洁的东西存在。但是没料到这两同学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在休息室就拥抱起来。

赵逢青不熟悉这两个同学,甚至她都忘记他们的名字与长相了。

这一男一女显然把同学会的属性尽情演绎,很快两人喘上了。

赵逢青一动不动,就怕和她隔着两尺远的那个窗帘同好者发现她的存在。

男女的声响在安静的休息室里比较大。他们开始比较压抑,后来渐渐大声。

赵逢青不晓得是不是平日里听江琎与柳柔柔的动静,听出生理反应了。她有点犯困,只盼着这男同学别像江琎那样久久不歇。

在她困意袭来时,窗帘同好者突然伸手过来。

赵逢青连忙装成化石。

对方无意间碰到了她的手。然后迅速靠近她,一只手掌准确掩住她的嘴巴。

赵逢青借着窗外的月色,认出了这个窗帘同好者。

是江琎。

这让她很不痛快。这些日子和他见面的频繁度足以用“流年不利”四个字来形容。

江琎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

赵逢青充满戒备地看着他。她对于那些声音的反应是打瞌睡。可江琎不是。

就他在花店二楼激战的时间来算,他还是很生猛的。

她此刻只希望他没有失控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赵逢青非常清楚自己在江琎眼里是什么样的形象。凭着许多年前他事后的那句话,她早明白,他不相信那晚上是她的第一次。所以他和她上了床,也并不会愧疚。

从他和柳柔柔、吕小茵的关系来看,他偏好清纯的小花。

赵逢青侥幸想着,他不喜欢自己这类型,应该懂得克制。

这么一会儿,她的嘴巴被他捂得有点儿透不过气。她轻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

江琎倒也识趣,收回手。

赵逢青无声吸吸气,将焦距定在窗帘上的某一点。

里面那对男女进行得很快,不一会儿已然热火朝天。

赵逢青觉得这会儿窗外的月光亮得非常不合时宜。她往后挪着,想拉开和江琎的距离。

下一秒,他似乎有了什么动作。

等她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江琎的脸突然贴过来。

透过月色,她看到他眼里有什么光一闪而过。然后,她的唇被封住。

赵逢青的身子一僵。

这是她和他的第一次唇舌交缠。说来讽刺,十二年前,两人都赤裸相见过了,却不曾热烈地吻过。

她琢磨着要不要咬烂他的舌头,可是又不想惊动里面的男女。

赵逢青不是封建保守的人。和江琎发生关系后,她并不会自怨自艾。那层膜存在与否,对她来说,没有压力。她能把自己奉献给曾经喜欢的男孩,也算不枉青春。

不过,现在这一刻,她是不乐意的。她挣扎了下,反被他扣住。

她的力量不如他。

在她的手腕吃疼之后,她抬腿往他踢。

一脚踩到了他的膝盖。

江琎没有出声,但是结束了那个吻。

赵逢青立刻用手背狠狠擦了擦唇。

她不曾尝试过别的男人,但是从这次经历来说,她完全能够下判断,他的吻技还不错。不晓得他是否之前喝过红酒,他的嘴里有股甜酒味儿。和她之前喝的那杯,味道不一样。

她自我安慰,既然初夜都给他了,牺牲个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地沟油都吃过多少,还怕他的病毒么。

难怪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方才江琎怕是想不起自己吻着的这个女人,是他最不屑的狐媚子。

她甚至展开联想,设想未来的哪天他被哪个美人儿捅死在床上,那可真是好玩。

这个吻结束后,两人都没有动作。

外面的男女二十分钟左右结束。他们匆匆穿戴完毕,出了休息室。

这时月亮在云层中,不太明朗,但是赵逢青还是瞧见了他脸上的轻视。

禽兽就是禽兽。无论他怎么看扁她,在被欲望控制的时候,他还是会和她亲热。这无疑在加重渣男的程度。

赵逢青弯起笑容,她连话都懒得和他说,打算绕过他,离开这个狗屁同学会。

江琎堵着她的道,寸步不让。

赵逢青虽然挺乐意围观渣男的各种事迹,但并不代表,其中当事人换作她时,她还能保持看戏的心态。她的眼眉扬起,“同学,借过。”

月亮逃出了云层,她清楚地窥见,他的薄唇也稍显厚润。所以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江琎没有让开。他盯着她,眼眸的棕色深沉。

她和他不熟,学不来眉目传话。。

“赵逢青?”他终于开口,却是不确定她的姓名。

这什么高材生,也不过尔尔。柳柔柔都和他说过多少遍了,他还是没记住。赵逢青笑了起来,“就是我呀。乌漆麻黑的,挨太近容易撞到。同学你退退,我好去开灯。”

江琎轻笑了下,准确地扣住她的背,低头问道,“你和我高中同校?”

“听说是的。”她的背有点痒。

“你在几班?”他挨得更近。

“七班。”这个班级号,就可以说明她的成绩水平。

果然,江琎恍然大悟,“难怪在柔柔的店里打工。”

赵逢青假假地叹气,差点要抹泪,“生活艰难,请江总别拆穿。”

“哦?”他的指尖在她的背上跳来跳去,徘徊在她的内衣扣附近。“那想不想挣钱呢?”他这时的语声磁性低哑,甚至还有勾引的意味。

她还是笑,“当然想呀。我辛辛苦苦在花店不就为了挣那份薪水么。”她希望自己会错了他的意。

他的唇拂过她的颊,绵密的气息缠绕在她的耳边,“你可以选择一种轻松的方式。”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也许性关系,在他看来,再寻常不过。赵逢青不禁有些惋惜,本来让一个冷清的少年留在过去就很好。偏偏他现在以一个禽兽的形象刷新了她的回忆。这样除了说明她曾经的瞎眼之外,没有别的意义了。她嫣然一笑,故作糊涂,“多谢江总提醒。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也觉得我应该去开间店请个小妹管理。”

“你有柔柔的资本?”

也不知道他说的资本是指哪方面。如果是胸大的话,那她的确比不上柳柔柔。赵逢青笑盈盈道,“我哪能和老板娘比呀。我最多就找个果饮加盟店,赚几杯奶茶钱。”

江琎轻哼,放开了她。

她很庆幸他对她没什么兴趣。否则在这种黑灯瞎火的环境下,他真要霸王起来,她胜算不大。

赵逢青朝他笑出“呵呵”两字,然后推开他,摸着去找灯的开关。

他在她身后无声无息。

灯光乍亮的瞬间,她的眼睛不适应,闭了两秒再睁开。她实在好奇他不要脸的时候,是怎样的模样,于是笑着转身,“我等会还有事,江总您慢慢坐。”

面前的江琎,还是那样从容不惊,雍容有度。之前的春宫秀并没有让他的表情染上一丝一毫的暧昧。

让她有些怀疑,黑暗中强吻她的另有其人。

果然,禽兽当久了,早就淡定如常。

赵逢青没多花闲心思去揣摩江琎的心态。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鬼地方。

她早猜到,这同学聚会不该来。

赵逢青一拉开休息室的门,就见到吕小茵倚在走廊对面的墙上。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吕小茵本来垂眸玩着手机,听到开门声她立即抬头。“原来你也在里面啊。”她的表情倒不是那么意外。

“是啊,我在。”赵逢青笑着说了句废话。

“嗯。”吕小茵勉强笑笑,往休息室里面探着头。

赵逢青很大方的挪开身子,让吕小茵可以完全看到江琎。

吕小茵显然没料到这一举动,她怔怔看了下赵逢青。

赵逢青的表情未露半丝尴尬,反而非常自然。“我准备回去了,胃有点不舒服。”

吕小茵神色复杂地望了下江琎,然后她把眼光收回来,关切问道,“要不要紧?”

“没什么的,休息就行。我先走了。”赵逢青不认为,吕小茵听不出这只是一个借口。

吕小茵果然不做挽留,只是说,“你不和同学们说声么?”

“我就不了。”反正十几年都没来往,谁还介意告辞的礼仪。

吕小茵微微笑道,“那我去和他们说下好了。”

“有劳。”赵逢青巴不得这帮同学别再来烦她。尤其那个孔达明。

她转身往外走,刚走两步就听见吕小茵撒娇埋怨说,“来这也不和我说声,我以为你在洗手间迷路了。”

完全没有问及江琎和赵逢青共处一室的事。

这大概就是江琎女朋友的自觉。

赵逢青继续向前走。

江琎的回答她没有听到。

----

这趟同学会,赵逢青损失颇大。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还被江琎非礼了一番。

出酒店后,她搭了辆公车去觅食。

算起来,她月薪就三千多,除却房租,三十天平均下来,一天花六七十块就月光了。她最近不怎么回家,蹭不到饭,于是经济比较拮据。

她盘算着回租处附近吃个便宜的快餐。

公车走了好几个站后,开始堵车。

赵逢青靠着车窗,望着外面密密麻麻的车灯。

车子一路停停走走,摇呀摇,晃得她犯困。

再抬眼时,到了A中附近。

赵逢青眼皮半搭,目光朝向学校的方向。

A中的正门不在这条路上。这边的是侧门,挨着校内足球场。

高中时候,大湖他们经常去踢球。有时候会叫上蒋芙莉几个去帮忙打气。赵逢青不是那种会在边上嚷嚷加油的个性,她一般就是在旁坐着。

那会儿,学校也有运动王子。每每他出现,就会引来女生们的尖叫。

王子的名字,赵逢青现在已经忘记了。只隐约有印象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孩。长相远远不及江琎。

在赵逢青的记忆中,江琎没有在运动场出现过。他的场景永远都是在书堆。否则,王子的名号怎么也轮不到别个。

当年追江琎的时候,赵逢青知道好些女生暗恋他。那会儿她还为此骄傲,因为自己很有眼光。

如今想起禽兽般的江琎,赵逢青心里不禁啐一下。

真是年少不懂事。

----

前方的红灯,让车辆排起长队。

公车停下来。

路边是学校旁的书屋。位置仍然在那里,只是换了招牌。书屋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大白纸。

A中正门那边,书屋有三四间。侧门却只有这个,不过生意倒是比正门的要好。正门的书屋贩卖的都是考试书籍。而这里,当年还有言情小说出租。

赵逢青对于这类书心思不大。

蒋芙莉却很喜欢情情爱爱。一天租两本,上课看,下课看。看完就扯着赵逢青复述书里的故事。

那会儿蒋芙莉还曾说过,如果赵逢青和江琎成了,那可就真是小言故事了。

现实不是小言,所以没有成。

赵逢青知道蒋芙莉对这书店有很多回忆,于是用手机拍了这个书屋,给蒋芙莉微信过去。

公车再度启动后,赵逢青回头去望学校的门。此时,她居然有些怀念起当年在老师办公室初见的江琎。

那个少年到底去哪儿了呀。

----

这晚上,赵逢青洗澡洗了好久,花了将近平时三倍的时间。

热气蒸得浴室雾蒙蒙的。

裹上浴巾出来房间后,她望到镜中的自己,扯出笑。估计江琎今晚在心里鄙视了她千百遍,但他兴致起了,别无选择。

憋死他最好。

赵逢青换上睡裙后,倒在床上。大概是在浴室蒸了太久的缘故,她困得厉害。几分钟的时间,就入梦了。

在梦里,她的嘴唇滚烫得似被火烧,烧得她不知身处何方。

不一会儿,就被烧醒了。

也幸好醒了,不然她翻身就压到手机了。

赵逢青再看看手机。

十一点十一分。

她关机后,把手机抛到旁边的桌上,然后熄灯睡觉。

临睡前一刻,她暗示自己别再梦到那火烧的场景。

暗示不算成功。

没一会儿,她就梦到了少年时期的江琎。

梦里他的模样,就是高中时的清冷隽洁。连他朝她望过来的那一眼,都如初见般那样冷然。

赵逢青跟着回到了花季,见到他那样子,她心底冒出一丝丝的迷恋。

随后场景跳跃。

江琎突然长大了,变得面目可憎。

他身边跟着柳柔柔和吕小茵。

两个女人各自拉着江琎,脸上的敌意非常明显。

赵逢青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江琎。

直到远处传来一声:“我叫你一声人渣,你敢应吗?”

江琎冷淡“嗯”了一下。

然后瞬间被吸进紫金红葫芦。

再然后,孙悟空一根金箍棒打了下去。紫金红葫芦碎裂了。

江琎消失之后,蒋芙莉几个蹦了出来,嚷嚷着要去哪儿玩。期间,蒋芙莉朝赵逢青伸出手。

赵逢青笑着把手搭了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逢青,本站提供逢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逢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6.本故事纯属虚构 下一章:18.本故事纯属虚构
热门: 恐怖之谷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偏心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头条恋情 深空彼岸 24点谋杀案 来不及说我爱你 鹰翼行动 成全了自己的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