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上一章:40 下一章:4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让·保罗·弗朗西斯拧开一罐塑料喷洒剂,按了几下开关,让杀虫剂吸上来。他抓着瓶子的手柄,走到绿色栅栏旁边的玫瑰灌木前,检查了一阵灌木的小树枝。上面长了不少寄生虫,毛茸茸地覆盖着枝子。

“开战!”他庄严宣布。

他按下手柄,一股杀虫剂带着水雾喷出来。他从树根开始喷起,一路喷遍树干,均匀喷到每棵灌木上。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杀虫剂发出刺鼻的臭味,他心里暗暗庆幸刚才戴上了一个厚厚的纱布口罩,用来预防这种标牌上写着“有毒,不得服用。请勿让儿童接触”的药水。他看这个说明时,好奇地想过,要是对儿童有毒的话,到他这把年纪,估计已经足以抵御它的毒性。

他一边喷药水,一边从眼角瞥到小小的标志车停到花园外的车道上。汽车一般不会停在那里,除非对面的旅馆满了,没有多余的车位。他看到一个表情疲倦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大约55岁样子,一头椒盐色头发剪得短短的。这人四处打量了一会儿,然后果断地朝他的大门走来。

他把喷壶放到地上,不等来人按电铃就打开铸铁大门。他面前这个男人微笑起来,“弗朗西斯先生?”

“正是本人。”

新来的人给他看了一个皮夹子里的证件。他的照片在一层塑料下隐约可见。

“摩纳哥保安局的于勒,警察总监。”

“要是你来是为了逮捕我,你应该知道照料这个花园已经和住监狱差不多了。换成个牢房,我会觉得挺不错的。”

“这就叫无法无天啊。”警察总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出于问心无愧的良心呢,还是出于惯犯的铁石心肠呢?”

“我的心早被邪恶的女人一次次打破了。我为过去而懊悔痛哭的时候,你干嘛不先进来呢?邻居会以为你是推销牙刷的小贩。”

于勒走进花园,老弗朗西斯关上大门。他穿着褪色的牛仔裤和一件薄薄的蓝色粗布衬衫,戴了顶草帽,口罩挂在脖子上,以方便说话。他的帽子下涌出浓密的白头发。他的皮肤晒得很黑,更衬托出蓝色的眼睛,这双眼睛看起来像是孩子的眼睛。整张脸显得友好又讨人喜欢。

尼古拉斯·于勒和他握手,觉得他的手温暖有力。

“我不是来逮捕你的,要是这么说能让你放心的话。而且我只占用你几分钟时间,这么说估计能让你更放心。”

让·保罗·弗朗西斯耸耸肩,摘下帽子和口罩。于勒觉得他足以充当安东尼·霍普金斯【出生于英国的著名影、视、剧三栖明星,1992年以其在《沉默的羔羊》一片中出色表现获得第64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替身。

“我因为百无聊赖才当起花匠,而不是出于兴趣。我巴不得有理由趁机歇歇。来吧,房间里面凉快些。”

他们穿过小花园。花园里有个水泥凉亭,历经风雨已经很破旧,它和大门和房子的前门都连在一起。这不是幢奢侈的房子,和蓝色海岸的某些奢华建筑简直有天壤之别。不过它整洁、干净。他们迈了三级台阶,就进到屋子里。有段楼梯通往楼上,左右两边各有一扇通往内屋的门。

于勒习惯于判断房屋,他立刻感觉到这房子的主人可能在金钱上并不富裕,不过在精神上却非常丰富,有出色的品位和开阔的思想。他从大量书籍收藏上、各种小摆设和墙上几幅画和海报就能看出来。那些画未必是真迹,却很有艺术气韵。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些唱片,它们塞满了屋子的每个角落。他朝右边门里看去,能看到一间起居室,里面最重要的位置上放着一架音响,这可能是房子里唯一的奢侈之物。就像在入口处一样,房间里但凡可能的地方都装满了唱片架:都是旧的密纹唱片和CD。

“显然你非常喜欢音乐呀。”

“我从来没法左右我的爱好,所以只好让它们左右我。”

弗朗西斯带着路,走进左边的房间,于勒发觉自己进了个厨房,那里还有扇门通往一个像是储藏室的房间。在另一面上,有一个小小的阳台,直接向着花园。

“这里没有音乐,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们是在厨房里,这两样享受不能混为一谈。想喝点什么吗?来杯开胃酒?”

“不,谢谢啦。你儿子已经请我喝了一杯。”

“哦,这么说你刚从罗伯特那儿来。”

“他告诉我你的地址。”

弗朗西斯看了看自己胳膊下的汗渍。他像刚发明个新游戏的孩子那样狡黠一笑。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斯沃琪表。

“你吃过饭了吗?”

“没有。”

“正好,我有个主意。我的管家西瓦尔夫人……”他有点迟疑地停了一下,“实际上,她其实是我的清洁女工,不过她更喜欢‘管家’的称呼,这样也让我觉得自己比较有地位。西瓦尔夫人是纯意大利人,是个好厨师。她给我准备好了一些辣椒面条,只要放进烤箱一热就能吃。西瓦尔夫人其貌不扬,不过她做的面条味道可真不错。”

于勒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老人的性格很有感染力,而且他的热情令人难以抗拒。像这样一个快乐的人,和他一起生活想必很有乐趣。至少于勒觉得是这样。

“我本不想在这里吃午饭的,不过我觉得最好不要触犯西瓦尔夫人……”

“太棒了。我趁面条在热的时候,上楼冲个澡,我觉得身上已经臭气冲天了。要是把一个警察总监熏死在厨房里,我怎么处理尸体呢?”

让·保罗·弗朗西斯从冰箱里取出一个玻璃盘,把它放进烤箱,调好温度和时间。根据他处理这个设备的熟练程度,于勒觉得他一定是个喜欢独自生活或者喜欢食物的人。或者可能两者皆是。

“一切就绪。我们10分钟或者15分钟后就可以吃了。”


他离开厨房,吹着口哨走上了楼。一分钟之后,于勒听到楼上冲水的声音,让·保·弗朗西斯用男中音唱着爵士乐歌曲。

他下楼时,打扮和刚才差不多,不过换上了干净的衬衫和袜子。头发还有点湿漉漉,朝后梳着。

“我来啦,还认得我吗?”

于勒看看他,迷惑不解地回答。“当然。”

“有趣,我冲完澡后总觉得自己变了个人。你是个警察总监,应该能看出来变化……”

于勒又被逗乐了。这老头真是幽默。主人在俯瞰花园的小阳台上摆好桌子,递给他一瓶白葡萄酒和一个开瓶器。“我去拿面条,你开这个好吗?”

于勒正在拔瓶塞,让·保罗就把冒着蒸汽的面条放到了桌子中间的软木垫子上。

“好啦,请坐吧。”主人给他添了一大份面条。“请吃吧,这幢房子里唯一的礼节只省给酒瓶啦。”他给自己也添了同样大的一份面条。

“真好吃!”于勒吃了一大口,赞道。

“我说得没错吧?这就证明,不管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撒谎。”

这使尼古拉斯·于勒找到个机会解释自己来的原因,这比从烤箱里拿出来的东西炙手得多。

“你老早以前开过一家唱片店,对吧?”他一边用叉子戳着面条,一边问道。

从对面人的表情来看,他发觉自己戳到了他的痛处。

“是的,7年以前关门了。这里好音乐不大卖得动。”

于勒小心地不提及他儿子对这事的评论。没必要往他的伤口上撒盐,而且显然他为此已经受了不少折磨。他决定开诚布公地谈谈。他喜欢这个人,希望自己提到这些事时,尽量不要伤到他。

“我们在寻找一个蒙特卡洛的杀手,弗朗西斯先生。”

“电影里的主人公这会儿不是一般都开始互相以对方的名字称呼了吗?我的名字是让·保罗。”

“我是尼古拉斯。”

“你说到‘蒙特卡洛’的杀手,是不是指那个打电话到电台的人?就是那个叫‘非人’的?”

“是的。”

“我承认我一直在听这个故事,就像成千上万人一样。你一听到那声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杀了多少人?”

“四个。你听说过方法了吧。最糟的事是,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如何阻止他再次下手。”

“那家伙想必和一群狐狸一样狡猾。他听恶心的音乐,不过思维肯定挺发达。”

“我同意你对于他的思维的看法。不过我来是为了和你讨论音乐。”

于勒在口袋里摸了一阵,找出那张吉罗姆打印出的文件。他选了一张,递给让·保罗。

“你认得这张唱片吗?”

这人拿起那张纸看着。尼古拉斯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发白。让·保罗用孩子一样充满好奇的蓝色眼睛看看他。

“你从哪弄来这张照片?”

“说来话长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张唱片属于杀手,并且是从这里售出的……”

他把另一张照片,也就是上面有商店标号的唱片递给让·保罗。这次,主人脸上的苍白更加明显。他只说得出半截话就顿住了。“但是……”

“你认得这张唱片吗?你知道它有什么意义吗?罗伯特·福尔顿是谁?”

让·保罗·弗朗西斯把盘子一推,摊开胳膊说,“罗伯特·福尔顿是谁?任何知道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爵士乐爱好者都知道他。任何音乐收藏家都恨不能砍下右手来换一张他的唱片。”

“为什么?”

“因为,据我所知,世界上只有10张他的唱片。”

这次,轮到于勒脸色发白。弗朗西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靠到椅背上。突然之间,西瓦尔夫人的面条仿佛不再吸引他。

“罗伯特·福尔顿是爵士乐历史上最伟大的小号演奏者之一。不幸的是,他既是个音乐天才,又是个疯子。他从来不肯灌制唱片,因为他相信音乐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囚禁。他认为唯一欣赏音乐的方式就是在音乐会里现场欣赏它。换言之,音乐每次都是不同的经验,不可能被某种固定、不变的格式所记录。”

“那么,这些唱片是从哪来的呢?”

“听我说下去。1960年夏天,他到美国进行了短途旅行,在俱乐部里和一些当时的顶尖高手合作演奏。这是历史性的一系列演奏会。在纽约比波普咖啡馆,一些朋友事先做了录音安排,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对音乐会进行了录音。他们印制了500份拷贝。他们希望等他听到录音,就会改变主意。”

“所以就叫做‘窃得之乐声’?”

“没错。除了他们没有料到他的反应之外。福尔顿怒不可遏,毁掉了所有拷贝,命令他们把母盘还给他,把它也毁掉了。这个故事在音乐圈里流传,变成了个传奇。每个人都在讲它时添油加醋。唯一确定的是,只有10张唱片被挽救了下来,它们现在对收藏家而言可谓价值千金。我就曾是这10个收藏家之一。”

“你意思是你有这唱片?”

“我说的是曾经是,不是现在。现在情况不同了……”

弗朗西斯看了看他那晒黑的双手,上面已经布满了老年的痕迹。这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我妻子得了癌症,死了。店里每况愈下,难以维持。我当时急需钱供她治疗,那张唱片价值连城。所以……”

弗朗西斯沉重地叹了口气,好像为此已经忍耐了一辈子。“我卖掉它时,心痛无比。我在唱片上贴了张标签,好像这样它还能继续和我有关联。这唱片是我觉得真正属于我的东西之一,当然除了我的妻子和儿子之外。这三件事是一个人一生里真正的财宝。”

尼古拉斯·于勒心跳了起来,仿佛它是一台强大马达的唯一活塞。他字斟句酌,仿佛畏惧答案般地问:“你记得卖给谁了吗,让·保罗?”

“尼古拉斯,已经过去15年了呀。他是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家伙,是个奇怪的人。他过去经常到我店里来买唱片,买的都是稀有的唱片,收藏家会感兴趣的东西。他看起来很有钱。所以我承认有时也宰他一刀。他发现我有一张‘窃得之乐声’,就缠了我好几个月,要我卖给他。我一直没答应,就像我告诉过你的……我能说什么呢?有时候出于需要,你会做一些奇怪的事,变成了个贼……或者一个商人。有时候两者皆是。”

“你记得他的名字吗?”

“我是个人,不是计算机。我哪怕活1000岁,也不会忘记那唱片,不过别的……”他用手理了理白发,眼睛看着天花板。

于勒靠在桌子上,把头凑近他。

“我不需要告诉你这有多重要了吧,让·保罗。它事关人命。”

于勒好奇自己究竟要用这样的词语多少次,有多少次他得提醒别人某件事可以拯救别人的生命。

“可能……”

“可能什么?”

“跟我来,我们看看你运气如何。”

他跟着让·保罗走进厨房,看着他肩膀,尽管他年纪不小了,背还是挺直的,他的脖子背后长满白色汗毛。一阵微风从房间里穿过,吹来他用的香水味。他们在门口朝右转,走下通往地窖的楼梯。

他们走下几级台阶,进了一个储藏室。里面有个洗涤槽,旁边是台洗衣机。一辆女士自行车停在墙边,还有一个工作台,上面有做木工和加工金属用的钳子和其他工具。

屋子另一边有排金属架子,架子上摆着一罐罐食品和酒,另一头摆了不少颜色和大小不一的卡片盒子。

“我是个收集回忆的人,我是个收藏家。几乎所有收藏家都是多愁善感,喜欢怀旧。除了那些收集金钱的人之外。”

让·保罗·弗朗西斯站在一个架子前停住,犹豫地看着它。

“让我想想……”

他下定决心,从高一点的架子上取出一个相当大的蓝色卡片盒。它的封面上有冒险碟片店的金色标签。他把它放到工作台上,打开头顶上的灯。

“我的生意和我生命的一部分就剩下了这些。不多吧,嗯?”

有时,甚至太多了呢。于勒心想。有的人在旅途结束时不需要什么大盒子还是小盒子,有时候哪怕几个小口袋都太多了。

让·保罗打开盒子,在里面摸索起来,取出一些很像旧执照或者音乐会说明书或古董唱片展销会的广告的纸片。突然,他摸出一张对折的蓝色纸张。他看了看上面的字样,把它递给尼古拉斯。

“这里,今天你够走运的。那个买了‘窃得之乐声’的人自己写下了这个。他知道我有这唱片后,就给我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卖给他唱片以后,他又来过一两次,后来就再没见过他了……”

于勒看了看写在这张纸上的东西。一个坚定简洁的笔迹写下了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

勒格朗04/4221545

于勒觉得这是一个奇特的时刻。这么久的追寻,这么多的疏忽,这么多没有面孔的阴影和不再存在的面孔之后,他终于在手中抓住了一个属于人类的东西,世界上最常见的事物: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他看了看让·保罗·弗朗西斯,觉得精疲力竭,找不出合适的话说,他这位也许刚刚拯救了他和许多无辜受害者的主人冲他笑了笑。

“从你的表情来看,我觉得你很满意。要是这是电影的话,就像我说过的,这会儿音乐就该响起来了。”

“不仅如此,让·保罗,远不仅如此……”

他取出手机,不过新朋友挡住了他。“这里没有信号。我们得上楼去。来吧。”

他们爬上楼梯。尼古拉斯·于勒的思绪开始翻腾,弗朗西斯继续告诉他陆续想起来的事情。

“他来自附近一个什么地方,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卡西斯吧。他是个结实的家伙,个子挺高,不过并不算高得过头。他在军队呆过,要是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我想是他的眼睛吧。它们看起来好像直钩钩的。我只能这么描述它了。我记得我觉得有点奇怪,像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喜欢摇滚乐……”

“嗯,对于一个不是计算机的人而言,你记得的东西真不算少。”

让·保罗在楼梯上转向他,笑着说:“是吗?我开始觉得挺自豪的了。”

“我觉得你有很多理由为自己自豪。今天只是又多了一个而已。”

他们走到平地,阳光照着他们。桌子上的面条已经冷了,酒则被晒温了。地板上有道三角形的光影,它正像常青藤一样慢慢爬上桌腿。

于勒看了看他的手机,从显示屏上看出已经有信号。他想知道是否应该冒险,不过耸了耸肩。他对于电话窃听有着超凡的恐惧。他按下一个储存在电话里的号码,等着对方接通。

“你好,摩莱利。我是于勒。我需要你帮我做两件事情。查情报,保守秘密。你能做到吗?”

“没问题。”

摩莱利最大的好处之一是从来不问废话。

“我给你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号码可能已经作废了。可能是普罗旺斯地区的。一旦查到地址就立刻告诉我。”

“好的。”

他把手中的信息报给警长,挂断电话。他又问了弗朗西斯一个他刚想起来的问题。“你说的是卡西斯地区吗?”

“我想是的。卡西斯,奥瑞奥尔,罗克福。我真的记不清楚了,不过就是在那个地区。”

“我得到那里去一次。”

于勒再次打量了这房子一番,好像想记住每个细节。然后,他看着弗朗西斯的眼睛。“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么匆忙来去。事情紧急,希望你能理解。”

“我知道你的感觉。不,不对,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象得出。我希望你能找到你想找的东西。我送你出门。”

“我抱歉打搅了午饭。”

“尼古拉斯,你什么也没打搅,真的。我最近没什么人说话,到了一定年纪,人就开始自问自答。你问自己为什么有时候时间从来不动,有时候又飞一样过去。”

他们边说边来到花园的铸铁大门边。尼古拉斯看了看停在太阳下的车。它这会儿肯定和个烤箱一样热。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张卡片。

“留着它,让·保罗。要是你到蒙特卡洛来,总有张床,有顿美餐等着你。”

让·保罗接过卡片,默默看了看它。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但是他会留着这卡片。他伸出手,有力地和对方握了握。

“顺便,我还有件事想问问你。纯粹出于好奇,和这事无关。”

“是什么?”

“为什么叫冒险碟片店呢?”

这次轮到弗朗西斯笑了。“噢,那个呀……我开店时,根本不知道它会经营得怎样。这不是顾客在冒险,而是我自己的冒险。”

于勒笑着摇着头离开。弗朗西斯透过大门目送他。他走到汽车边,把手伸进口袋摸钥匙。手指触到了让·保罗给他的那张蓝纸头,上面记着名字和号码。他取出来看了看,迷失在思绪里。

他觉得这家珍奇唱片店,冒险碟片店,在破产多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巨大的成功。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0 下一章:42
热门: 我在蛮荒忽悠人 牙医谋杀案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老间谍俱乐部 名侦探的咒缚 重播 高能二维码 兽世种江山[种田] 全面晋升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