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上一章:27 下一章:2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弗兰克赶到诺台尔路的总部时,已经是下午很迟的时候。他从圣罗马公园一路步行到那里,一路上穿过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对他们视而不见。他心情焦躁不安。他追捕罪犯时,总有这种焦虑、兴奋,甚至疯狂的感觉,好像身体内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加快脚步。调查已经走到死胡同,他们的努力没有带来任何突破,而现在他突然又有了一点灵感。表面之下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弗兰克等不及想潜下去,看看它究竟是一线真正的光明,还是仅仅是一个虚假的倒影。

站岗的特工一言不发地放他进门。弗兰克爬上通往尼古拉斯·于勒的办公室的楼梯,一边想着他们谈论他的时候,是不是直呼他的名字,还是简单地管他叫“那个美国佬”。他走过走廊,来到办公室门口。他敲了敲门,把门推开。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他在走廊呆立了一会儿,困惑不解,决定自己走进去。他焦急不安,巴不得马上能验证自己的假设是否正确。他在桌子边坐下,给尼斯的警察总监打了个电话。

“弗罗本吗?”

“是的,你是哪位?”

“你好,弗罗本,我是弗兰克。”

“噢,美国人。情况怎么样啊?”

“怎么说呢?”

“我看了报纸,真有那么糟吗?”

“是的。当事情足够糟的时候,我们反而会松一口气,因为不会更糟了。”

“那恭喜啦。我在这眼泪纷飞的时刻,能帮你什么忙吗?”

“回答我两个问题就行。”

“请讲。”

“据你所知,在你们去那里拍照片之前,有人动过艾伦·吉田的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吗?比如偶然移动了什么东西?”

“应该没有。发现罪行的女仆没有进屋。她一看到那些血就叫了保安,然后昏了过去。那个保安队长是个退役警察,你记得吧?他知道规矩。我们显然更没有动任何东西。我给你的照片完全是我们刚发现那房间时的样子。”

“哦,弗罗本。请原谅,我应当对此毫不怀疑才是。”

“有什么线索吗?”

“我不知道,我希望如此。我必须复查一个细节,但是不一定有把握。只有一件事……”电话那头沉默了,弗罗本耐心地等着下文。

“你记得在吉田的录像带收藏中,有密纹唱片吗?”

“我能肯定地说没有。我能这么确定,原因是我一个参加调查的手下跟我提到过,那里有台密纹唱片播放机,收藏品里却只有CD。他对这一点感到很奇怪。”

“太好了,弗罗本。这个消息对我太重要了!”

“没什么。如果你需要,我随时愿意效劳。”

“多谢,弗罗本。你真是个好朋友。”

他挂上电话,思索了一分钟。现在是看看这个混蛋有没有露出一丝小小的破绽的时候了,这是案件开始以来的第一个机会。或者,就是他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他打开桌子抽屉。里面是吉田的本特利轿车里找到的那盘录像带的副本。他知道于勒把它和录音带一起放在那里。他把录像带拿出来,塞进播放机。然后他打开机器,按下播放键。

屏幕上闪出彩条,那个过程又开始了。哪怕他活上100年,每天看到这录像一次,他都还会禁不住浑身哆嗦。他看着黑衣人挥舞匕首,觉得喉头堵了块东西,胃抽搐得发紧。他感到一阵愤怒,这愤怒只有在他亲手抓到凶手后才可能平息。

到了,差不多到了……他忍不住想按下快进键,又担心这样会错过那个细节。录像终于播到他等待的那个地方。他暗暗发出一声欢呼。

没错,没错,没错……

他按了暂停。它非常不起眼,几乎看不出是什么,他有点担心它可能又是一个错误的线索。但是它明明确确出现在他眼前,他觉得值得试试看能否从中得到什么收获。这个细节微不足道,似乎没什么价值,但是这是目前他们唯一的希望。

他仔细地打量着面前屏幕上的形象。杀手的动作凝固着,他正把匕首戳向艾伦·吉田。受害者正惊恐万状地瞪着他,手脚都被电线绑住,嘴被胶带封着。他脸上充满痛苦恐惧的表情。弗兰克觉得仿佛每次看这个录像,这个人就又死了一遍似的。不过鉴于他的那些恶行,其实这样的命运对他也算罪有应得。

突然门开了,摩莱利走了进来。他发现弗兰克在屋里,便默默地站在门口。弗兰克发现他并不是感到意外,而是表现得有点尴尬。他对警长的不安感到抱歉。

“摩莱利,你好。”他问候道,“我突然闯进来,真抱歉。不过我来的时候这里没人,我想立刻核实一件事情。”

“不不,没关系。您要是想找警察总监于勒的话,他正在开会。在楼下的大会议室。头头们也都在那里。”

弗兰克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要是这是一场关于调查工作的会议,他们应该通知他。

他把这和杜威特·达尔海姆几乎是偷偷摸摸的来访做了个比较。公国当局显然是从另一种角度来看问题的。现在美国政府也介入了,他在这里的身份就不再只是出于私人关系、君子协定,而是一个官方身份。

弗兰克耸了耸肩。他根本无意卷入外交关系。他对此毫无兴趣。他只想抓住凶手,把他关进监狱,永远不让他再出来祸害人间。至于破案的荣誉归谁,让那些操心这种事的人决定好了。

“我下楼去了,你来吗?”摩莱利从尴尬中回过神来问道。

“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我知道他们给您打了两次电话,但是都占线。”

这很有可能。当时他可能正在电话上和库柏长谈,然后达尔海姆来访时他又掐掉了手机。本来他用手机也不多。它几乎总是收在圣罗马公园的公寓里的抽屉中。

弗兰克从桌边站起,收拾起照片,把录像带从机器里取出。他把它们塞进口袋。“我们可以下楼放这盘录像吗?”

“没问题,那里有设备。”

他们一起走出办公室,无言地沿着走廊走去,下了楼。弗兰克的脸上毫无表情。他们下了一层楼,沿着走廊走到右手最后一扇门。摩莱利停下来敲敲门。

“请进。”里面有人回答。

大大的房间刷成深浅交间的灰色。屋里有张长长的长方形桌子,几个人围坐在周围。尼古拉斯·于勒,克伦尼博士,保安局的局长隆塞勒,还有另外两个弗兰克不认识的人。

他一进门,屋子里立刻安静下来。他越发觉得古怪。仿佛他们在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事似的。弗兰克想,这里是他们的国家,他们自然有权利尽情开会,有他没他都一样。然而这种不安的气氛令他生疑。于勒尴尬地把眼光投向别处,回避着他的眼睛,就像摩莱利几分钟之前做的一样。弗兰克断定必然出了什么事。他不在场的时候,他必定因为办案不力而遭到过苛责。

隆塞勒第一个回过神来。他站起来,朝他走了几步。

“你好,弗兰克。请坐吧。我们刚才做了个小小的总结。我想你还不认识阿兰·杜兰德吧?他是首席检察官,他亲自参与了这个案件的调查。”

他指向的那个人身材不高,长着稀疏的金色卷发,小而凹陷的眼睛上戴着无框眼镜。他坐在桌子一头。他身穿一套雅致的灰色西装,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他自以为具备的威严气度。他轻轻点着头。

“警长戈达特,他来自计算机犯罪处。”

杜兰德右首的那人点了点头。这是一个皮肤黝黑,长着黑色头发的年轻人。他可能业余时间不是夏天去海滨,就是冬天去晒肤中心。他的气质与其说是警察,毋宁说是雅皮。

隆塞勒转向他刚才介绍过的那些人说:“这位是弗兰克·奥塔伯,联邦调查局特工。他参加公国警方对‘非人’案件的调查。”

弗兰克紧挨着克伦尼博士,在桌子左边坐下,几乎与尼古拉斯面对面。他寻找对方的目光,但是后者回避了他。他死死盯着桌子下面的某点看着,好像有东西掉在那里似的。

“好吧,”隆塞勒回到座位上,开口道,“我想可以继续开会了吧。弗兰克,我们正在听克伦尼博士的磁带分析报告。”

轮到弗兰克微微点点头。克伦尼把椅子拉近桌子一点,打开面前的一叠卷宗。“我对磁带进行了比演播时更加详细的分析。但是我的结论还是大致和原来一样。这个人极其矛盾,我敢说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典型。他的做法中有一些细节,和大多数连环杀人案犯的特点相同。比如说单一的作案领域。他只在公国作案。另外,他总是使用刀具,这使他得以与被害者有直接接触。而他剥皮的做法也可以被看成既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过度的杀戮欲望。通过毁坏尸体,案犯证明了他对所攻击的人的全盘控制力。而一次谋杀和另一次之间总有一定时间间隔,这也符合一般的惯例。所以,直到这里,一切都还很正常……”

“但是?”杜兰德用与体格毫不相称的深沉嗓音问道。

克伦尼停顿了一下。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弗兰克上次就注意过这个动作。克伦尼蛮有一套不断吸引别人注意力的技巧。他又戴好眼镜,冲杜兰德点了点头。

“对。马上‘但是’就出现了。案犯有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以及超常的抽象能力。他的形象有时甚至是诗意的,如果不论其残忍的话。他对自己的定义‘是人而非人’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除了非常聪明之外,他想必还有非常深厚的文化背景。我觉得他甚至可能受过大学人文教育。这一点是与一般都来自下等阶层,没有多少教育或者文化背景的连环杀手截然不同的。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智商很低。而令我颇为疑惑的一点在于……”

又停顿了一下。弗兰克注意到心理学家又重复了一遍摘眼镜,揉鼻梁的举动。杜兰德也擦了擦眼镜。

一片掌声,克伦尼。好极了。我们都等不及下文了。去买副隐形眼镜戴吧,拜托!

“谋杀者在谈话中表现出一种几乎被迫犯罪的心理。一般这种人的个人经历是这样的——一个压迫性的家庭,蛮横的家长,虐待、侮辱等等——都是很通常的。但是这是一种我们通常在人格分裂者身上会发现的态度,这种人仿佛同时是两个人。这就又让我们想起先前提到过的‘是人而非人’……”

弗兰克觉得他扯的都是些废话。老生常谈。这样描述凶手的形象可能不失为有用,却决定不了什么。这家伙并不只是行动,他还会思考,他行动前总是思虑周全。而他的思想是罕见的。要是想抓住他,他们就得设法超出他的缜密思路。不过弗兰克什么也没有说,他不想引起麻烦。

杜兰德打断了他。弗兰克不得不承认他还是颇有经验的。他知道如何控制这样的会议。

“先生们,这里只有我们,没有外人。这里并不是在举行看看谁是最优秀的测验。所以请提出一切可能的问题,不管有多么微不足道,或许我们就能得到启发。我先说。我们对于杀手和音乐的关系可以得出什么结论?”

克伦尼耸了耸肩。

“这也没有定论。还是‘是人而非人’的老问题。他显然对音乐有激情。他可能很懂音乐,也非常爱音乐。这想必像是一个巨大的避难所,一种精神上的退隐地。但是事实是他把它当成线索使用,用来表明他的下一个受害者。这是一种毁灭音乐的方式,一个挑战我们的武器。他觉得超乎我们之上,哪怕这是以自卑和沮丧为基础的自大。明白了吗?‘是人而非人’。”

于勒举起手。

“请说吧,警察总监。”

“他总是对受害者的固定身体部位加以切割,你觉得除了心理动机之外,还有什么实际的目的吗?我想问的是,这些不幸的人的头皮对他而言有什么作用呢?他需要它们做什么?”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一遍遍自问过这个问题。现在终于有人把它大声地问出来了。沉默意味着大家都没有找到答案。

“我像大家一样,只能作出猜测。现在任何猜测都不妨说出来听听。”

“有没有可能他非常丑陋,想寻求报复?”摩莱利问道。

“有可能。不过请记住,要是他外表难看,或者非常丑恶,那么必定也引人注目。人们总会对丑陋留下深刻印象,因为丑陋经常和邪恶一并出现。要是有个像佛兰肯斯坦【玛丽·雪莱同名经典科幻小说主人公,为一丑陋的生物怪人。】一样的人四处游荡,那么肯定会有人来报告。像那样的人不容易被忽略。”

“不过这值得考虑。”杜兰德用低沉的嗓音打断道。

“当然。很不幸,现在没有什么定论可言。”

“谢谢你,克伦尼博士。”

隆塞勒终止了这个话题,转向警长戈达特,后者一直沉默地听别人发言。

“轮到你发言了,警长。”

戈达特眼睛闪烁着火花,富有激情地谈起了自己的专题。

“关于‘未登陆’的那些电话为什么能自动接进电台,我们检查了一切可能的途径,”戈达特看着他。弗兰克忍不住微笑起来。戈达特是个电脑狂。“未登陆”这个说法在美国很通用,但是在摩纳哥却是个陌生的名词。“我们采用了一种新的手机检测系统,也就是所谓的‘DCS1000’系统。要是电话通过它打进来,就一定会被检测出……”

弗兰克在华盛顿时听说过这个系统,当时它尚在试验阶段。他还不知道它已经付诸使用了。不过,他有很多事情都错过了。戈达特继续报告。

“如果打来的是固定电话,我们会直接利用电台的计算机加以检测,它直接控制转接台。我们可以搜索出信号是来自电话公司的交换台,还是直接或者间接地通过网络打来……”他顿了一顿,等待回应,但是效果没有克伦尼那么好。“你们知道,要是有合适的软件和一定的技巧,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打电话而不留痕迹。至少,要是你玩电脑是个高手,就能做到这点。所以,我们利用了一名电脑黑客的帮助,他相当于一名双重间谍。现在他是帮助我们对付别的黑客的业余顾问。他有时为警察工作,报酬是我们对他以前的出轨行为睁只眼闭只眼。有很多惊人的技术可以买来,进行我们这样的搜寻。这次,我们不会再让他溜掉了……”

戈达特的报告比克伦尼的短了许多,部分原因是他没有那么多东西好发言。不明来历的电话的秘密像是这个部门的一个污点似的。大家都恨不能全力以赴,将它洗掉。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杜兰德环顾他们。

于勒仿佛已经从先前的尴尬中恢复,重新变得精干而专注。

“我们将对受害者的私生活展开调查,不过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同时,我们还必须继续监视蒙特卡洛广播电台。要是那家伙再打电话来,又给我们留下一条线索,我们就会追查到底。我们有专门的便衣队,里面有男有女,他们将监控这片地域。另外,还有一队配备夜视系统的狙击手随时待命。我们还联系了音乐专家,如果又出现音乐线索的话,他们将会帮助我们破译信息。一旦信息被破译,我们就会对一切可能的受害者加以保护。我们希望杀手会露出一点马脚,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是滴水不漏。”

杜兰德逐个打量着他们。弗兰克终于发现他的眼光松散,他的男中音并没有特别针对哪个人。

“先生们,我无须提醒你们,避免任何进一步错误是多么必要。这不仅是一个警察调查,它的意义已经不止于此。我们必须尽快抓住这个人,否则媒体将把我们攻击得体无完肤。”

还有内务部呢,甚至是亲王本人。弗兰克想。

“有什么情况,随时要向我汇报。再见,先生们,我的希望全在你们身上。”

杜兰德站起身来,大家都跟着起立。首席检查官走出了门,隆塞勒紧随其后,可能是利用这个机会拉拉关系。摩莱利等到他们两人都走开一段距离,才跟在后面走了出去,临走时用带有支持意味的眼神看了于勒一眼。

克伦尼博士仍旧站在桌边收拾东西。

“要是需要我到电台,就打我的电话。”

“那将是很大的帮助啊,博士。”于勒回答。

“那下回见。”


克伦尼也走了。弗兰克和于勒单独留下。警察总监对他们刚刚坐过的桌子挥了挥手道:“你知道,这不是我决定的。”

“我当然知道。大家各有各的难题嘛。”弗兰克想起了帕克。他至今还没有和于勒提到将军和瑞安·摩斯,对此他感到有点愧意。

“要是你愿意来我办公室的话,我有东西给你。”

“是什么?”

“一把枪,格洛克20。你知道这种枪的吧。”

枪?弗兰克觉得他再也不需要枪了。“没必要吧。”

“我希望是这样,但是现在我们应当做好一切准备。”

弗兰克默默地站了一会儿。他用手摸了摸脸,上面已经长出一片深色的胡子茬。于勒看出他有点心不在焉。

“怎么了,弗兰克?”

“尼古拉斯,我想我发现了点线索。”

“什么意思?”

弗兰克绕回去拿起他进门后就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和录像带。

“我带来了这个,但是最后我决定先不和大家提起它,因为这非常微不足道,我们在公开之前,最好先确定一下。你记得吗?我和你说过,我有件事情总是想不起来。我应该能记得它,但是就是抓不住那念头。我终于明白它是什么了。那是弗罗本带来的艾伦·吉田的房间的照片和录像之间的一个小差别。”

“什么?”

“你看这个柜子,”弗兰克指着信封中取出的一张照片,把它递给于勒。“沙发后面的这个音响柜。你看到上面有什么了吗?”

“空无一物。”

“正是如此。现在,再来看看这个……”

弗兰克拿起录像带,塞进桌子前面的一台带录像机的电视。录像带还停留在他暂停时的那点上。他再次把图像暂停,用手指点着上面。

“看这里,还是同一个柜子。上面有一个唱片封套。这是一张密纹唱片。吉田的房间里没有这样的东西。弗罗本已经帮我确定了这点。一张也没有。照片里也没有这张唱片。这意味着杀手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忍不住从家里随身带来了这张唱片,供新的犯罪时使用。录像复制得太仓促,这唱片不在焦点上,但是我确信要是我们对录像原件进行检查,要是有合适的设备,我们就能辨认出它是什么唱片。他没有把它留在那里,说明它有特殊的意义。对他意味非凡,或者别有用途。这可能不算什么新突破,但是这是我们对于杀手所掌握的第一个不经他本人泄露的情况。它微不足道,但也可能是他所露的第一个马脚……”

长久的沉默。还是弗兰克先开了口。

“我们可以不声张地检查一下原录像带吗?”他问于勒。

“不能在公国里。让我想想……吉罗姆,梅尔西耶的儿子。我们是老朋友了。他开了家小制作公司,制作录像带之类。他刚起步,不过我知道他很擅长这块领域。我可以联系上他。”

“他可以信任吗?”

“他是个好青年。他是斯坦芬尼最好的朋友。如果我要求他的话,他不会泄露消息的。”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7 下一章:29
热门: 余温未了 鹰巢海角惨案 粉妆夺谋 求魔苏铭 浪花少年侦探团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半身侦探2 危险的维纳斯 天才医生秦洛 杀手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