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上一章:25 下一章:2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弗兰克陪于勒走回汽车,把让·卢和毕加罗留在游泳池的桌子边。他们走了以后,蒙特卡洛广播电台的经理对刚才的危险还后怕不已,他亲热地搂着让·卢的肩膀。他希望主持人感到他的存在,并像拳击教练鼓励失利的拳击手振作起来重新上阵般,对他的耳朵低语种种建议。

弗兰克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没有错。他的工作使他磨炼了像动物一样判断人本性的本能。现在他并没有失去这种能力。显然,你不能自作主张地停止当一只猎犬。

你不能把方楔子打进圆洞……对他,毕加罗或者其他人都是一样。

于勒打开标志车门,但是他站在门口并不进去,而是欣赏着他们下面辉煌的美景。他看起来并不愿意回到调查中去。他转向弗兰克。美国人从他眼中看出,他急需一场安心、无梦的睡眠,没有黑衣人影,也没有在他耳中低语“我杀……”的声音让他从比噩梦更可怕的鬼影纠缠中惊醒。

“你对付那孩子真是高明极了……对我和对他都是。”

“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次调查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着你啊。别觉得我不知道这点。我请你帮忙,本想借机帮助你,可实际上我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短短几天内,随着命运带来的这些戏剧性的大大小小的时刻,他们俩的角色对调了。这些时刻不断来临,命运仿佛在嘲笑他们。

“尼古拉斯,不是这样。至少不完全是。可能这个家伙的精神状态会传染,我们也都变疯了。但是,要是为了抓住他只能这样,那么我们就没有选择,直到这事完结。”

“你说的都对,只有一个问题……”于勒钻进汽车,发动了马达。

“什么?”

“一旦你接受疯狂,你就无法摆脱它。你自己这样说过,还记得吗?弗兰克?我们是小恐龙,只是小恐龙而已……”

他关上门,转动钥匙,开动汽车。街上的警察帮他们打开自动门。弗兰克目送汽车开上斜坡。尼古拉斯亮起刹车灯,拐上大街开走。弗兰克和于勒谈话时,送他来的警察们站在汽车边上,边聊天边等待。弗兰克钻进后座。两个年轻警察也进了汽车,前排座的警察探询地看着他。

“去圣罗马公园,慢慢开。”弗兰克想了想,吩咐道。他需要独处一会儿,整理思绪。他并没有忘记帕克将军和他的计划,只是暂时把它搁置一旁。在决定如何应对之前,他需要知道他和瑞安·摩斯更多的情况。他希望库柏已经找到了他需要的资料,尽管时间还没有过去多久。

汽车出发了。上坡、出门、上街。左拐。绕来绕去地穿过打着包围战的记者。弗兰克仔细打量着他们,这些人拼命凑上来,就像看到同伴来时拼命摇尾巴的狗一样。前几天把头钻进警察总监车里的那个红头发家伙甚至也在里面。弗兰克穿过他们时,一个站在一辆敞篷马自达边上的记者和他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眼光。

弗兰克告诉自己他们很快就会追逐起他了,一旦他们知道他是谁,在那里做什么。毫无疑问他们会搞清楚他在这件事里的身份。他们全都和警察局有关系,所谓“可靠来源”。记者们在汽车前逡巡,他们是一个渴求真相的世界里的先锋。而他们中最优秀的未必是发现真相的人。而是那些能够让人们相信他的故事是真相的人。

汽车按照他的吩咐,以并不太快的速度开下来时的街道。汽车行进时,弗兰克第一次看到了那个女人和男孩。

记者们包围房子的地方的左边,离房子几百码远处,有一条泥土路。这两个人几乎已经跑到这条路的尽头。弗兰克注意到他们,是因为她抓着孩子的手,好像很害怕。她站在十字路口,像不知道方向,或者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一样茫然四顾。汽车开过他们面前时,弗兰克的直觉是她正在逃跑。她大约才三十岁出头,穿着一条休闲蓝色格子裤和一件质地闪闪发亮的深蓝色衬衫,衬衫拖曳在长裤外面。这身打扮突出了她美丽的垂肩金发。衣服的质地和金发搭配得非常和谐,仿佛比五月的太阳还要耀眼夺目。她身材修长柔美,尽管匆匆忙忙的,浑身上下还是显出说不出的雅致。男孩大约10岁,已经长得挺高,穿一条宽松牛仔裤和一件彩色T恤。他用一双明亮、疑惑的蓝眼睛迟疑地看着女人。

他扭头靠在车窗上看他们,突然看到瑞安·摩斯上校跑过来,站在女人和男孩前面拦住他们。他抓住他们的胳膊,强迫他们和他一起沿着刚才过来的路走回去。弗兰克转身把手搁在司机肩膀上。

“停下。”

“什么?”

“请停一下。”

司机踩下刹车,汽车慢慢靠路边停下。两名特工瞪着他。司机座上的特工耸耸肩。美国人嘛……

弗兰克走出汽车,穿过马路。他沿着那三个人走的路追了上去。这条路通往一幢房子,房子的大门在前面不远处。他看到了他们三个的背影。一个强悍的男人推搡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

“摩斯上校,这也算是你的调查之一吗?”

男人听到他的声音,停了下来,也迫使那女人和男孩一起站住。他显得一点也不意外,毫不惊奇地转身面对弗兰克。

“噢,我们特殊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大驾光临了嘛。童子军,今天干得怎样呀,做了什么好人好事?要是你到赌场广场耐心等等的话,说不定就会有个老太太要你帮着过马路啦……”

弗兰克走近这群人。女人半期望半好奇地看着他。他被她美丽的眼睛所震撼,更为自己被震撼而吃惊。

男孩挣脱了。

“你抓痛我了,瑞安。”

“斯图亚特,给我进屋去,不许乱跑。”

摩斯松开手。斯图亚特扭头看看女人,女人冲他点点头。

“去吧,斯图亚特。”

男孩跑开两步,又回头看着他们。然后转身跑向绿色大门。

“你也回去,海伦娜。进房子里去,好好呆着。”

摩斯扭着女人的胳膊。弗兰克看到他的肌肉在衬衫下隐隐隆起。他强迫女人把目光从弗兰克转向自己。

“看着我。你听得懂我的话吗?海伦娜?”

女人因为疼痛而呜咽起来,点了点头。她绝望地看了弗兰克最后一眼,转身追着男孩而去。大门打开,放他们进去,又关上了。

就像监狱的大门。弗兰克本能地想到。

两个男人面对面地僵持着。从摩斯瞪着他的方式来看,弗兰克感觉到他和帕克属于一类人。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仇敌。不对他们毕恭毕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一阵风刮过,吹动路边有待修剪的灌木。很快风又止住,树枝一动不动,更衬出两人之间的对峙。

“你对女人和孩子很有一手嘛。不过看起来这并不怎么像是怀着更高目标来这里的人打算干的事,我说得对吗,摩斯上校?”

弗兰克冷笑一声。对方报以同样轻蔑的笑容。

“你自己对付女人和孩子也有一手,弗兰克,不是吗?哦,对不起。弗兰克这个称呼太亲密了些……你希望人家怎么叫你来着……对了,奥塔伯先生。”

摩斯仿佛在想答案,一边朝边上移动一点。实际上,这是为了转移身体重心,以便随时准备遭到攻击。

“对啦,是奥塔伯先生。你显然认为女人是逃避的一个好理由,对吧?奥塔伯什么也不干。别指望他做任何事情。他悲痛欲绝了。没准你老婆……”

弗兰克控制不住地扑向他,他的动作非常迅速,对方尽管有所准备,还是没来得及避开。弗兰克一拳正中他的面部,把他打得仰面朝天。摩斯背朝下摔到地上,嘴角冒出鲜血。不过他看起来并不怎么在意。他冷笑起来,眼里冒出得意的光。

“你来不及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个多大的错误,我对此真感到遗憾。”

他身子一挺就站了起来。几乎是同时,他左脚踢了出来。弗兰克用胳膊挡了一下,身子差点摔倒。他立刻明白自己过于莽撞。摩斯是一个强悍的对手,一心想把他踢翻在地。士兵在地面上蹭了一下,右腿勾住弗兰克,使他失去平衡。弗兰克摔倒时设法滚到一边,用肩膀着地。他不禁想起,从前他可不那么容易上当。从前,他会……

摩斯闪电一样抢到他身后。他用腿压住弗兰克的腿,使他无法动弹,又用右胳膊掐住他的脖子。他左手里寒光一闪,多了一把军用匕首,直抵弗兰克的喉咙。两个人僵持着,一动不动,好像跌落到地面的一尊大理石雕像。上校的眼睛闪着兴奋而愤怒的光。弗兰克意识到他喜欢这样,他活着就是为了打架。他是那种一心寻求对手的人。

“奥塔伯先生,你现在怎么想?可笑,他们还说你很出色。你那童子军的本能难道没有告诉你别和比你强大的人作对吗?你的第六感出什么问题啦?”

这男人用匕首在弗兰克脸上晃了晃,弗兰克感觉到刀尖戳着他的鼻孔。他担心摩斯会真的刺进去。他想到《唐人街》里面的杰克·尼科尔森,担心摩斯也看过这部片子。这个想法与情境极不合拍,弗兰克禁不住笑了起来。这使对手更加发狂。他感到匕首尖刺进鼻孔软骨。

“瑞安,够了。”

他们身后突然传来怒喝,刀子立刻收走了。弗兰克听出是帕克将军的声音。摩斯头也不回,最后暗暗掐了弗兰克脖子一下,松开了他。最后这一下意味着他们之间还不算完。只是暂时休战。

士兵从不哭泣。士兵从不忘记。士兵会以牙还牙。

上校站起身,把夏季长裤上的灰掸掉。弗兰克躺在地上,看着头顶上两个肩并肩的人。他们在体格上非常相像,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类人。弗兰克想起了自己的意大利祖父以及他那些从不离口的谚语:

物以类聚。

将军和上校惺惺相惜,这看来毫不奇怪。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可能取得目标的手段也如出一辙。今天他们是赢是输并不重要,他们的目的只是造造声势。摩斯无非是在表明这里是他的地盘。弗兰克对于未来感到担忧。

“你应该换种方式给你的狗下指令。比如狗卧倒之类。”

摩斯又跃跃欲试,帕克抬手止住他。他向弗兰克伸出手。弗兰克看也不看他,径自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他微微喘息地站在这两个人面前,盯着帕克冷酷的蓝色眼睛和摩斯上校不再像刚才那样闪光,而是重又变得阴森森的双眼。

一只海鸥缓缓在他们头顶上盘旋。它在蓝天里朝大海飞去,隐隐的叫声从空中传来。

帕克转身看着摩斯。

“瑞安,你进去看看海伦娜对不对头。谢谢。”

摩斯狠狠瞥了弗兰克一眼,眼中喷出仇恨的火焰。

士兵从不忘记。

火焰很快就消失了。摩斯转身朝房子走去。弗兰克觉得,哪怕道路上铺满尸体,他也会这样四平八稳地走下去。要是瑞安·摩斯看到“我杀……”这两个用血写的字,没准会在旁边用同样的鲜血蘸着写下“我也一样……”

摩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弗兰克牢牢记住这点。

“奥塔伯先生,请原谅摩斯上校。”

将军并没有嘲讽的口气,不过弗兰克对他并不信任。换了别的时候,如果需要的话,事情想必不会这么简单。那时候帕克未必会喝住瑞安,而后者也未必会乖乖收手。

“他有点……我怎么讲好呢?有时候他过于担心我的家人了。有时候他做过了头。不过他值得信任,对我们非常关心。”

弗兰克对此毫无疑问。他唯一关心的是摩斯的过头究竟有没有底线,这大概要看将军容许他到什么程度吧。弗兰克知道这程度只会不断加大。

“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女儿海伦娜。她是亚利安娜的姐姐。男孩是斯图亚特,他是我的外孙。她的儿子。她……”

帕克的语调柔和了一点。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悲哀。

“跟你说实话吧,她现在神经不太正常,情况很严重。亚利安娜的死对她打击很大。我们本来想不告诉她,但是做不到。”

将军垂下头。尽管如此,弗兰克还是很难把他看成一个心碎的老父。他注意到将军讲到男孩时,先说他是自己的孙子,然后才说他是海伦娜的儿子。等级和秩序可能在他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里一样重要。弗兰克不禁怀疑他的女儿和孙子出现在蒙特卡洛,可能是为了掩盖他的真实目的。

“亚利安娜就不一样了,她坚强得多。她像钢铁一样。她才是我的女儿。海伦娜和她妈妈一样脆弱。她意志薄弱,有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今天一样。她会逃走,四处乱逛,直到我们找到她为止。你可以想象那有多麻烦。今天差点又是这样。她必须被好好看管,才能不给自己和别人带来危险。”

“我对你的女儿感到难过,将军。我指的是海伦娜,当然还有亚利安娜。不过,这不会改变我对于你和你的计划的看法。也许我在你的位置上,也会做同样的事。我既然被卷进这个案子,就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凶手。你可以相信这一点。不过我也会尽一切可能阻止你执行你的计划。”

帕克并不像前晚那样愤怒。弗兰克的拒绝合作可能被他看成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我会记住你的话,你很有性格,弗兰克。不过我也一样。所以,我想建议你在挡我的路时,放小心点,奥塔伯先生。”

这次,他流露出了讥讽的意味,弗兰克注意到了。他微笑起来。瑞安和帕克真是臭味相投。

“我会牢记你的建议,将军。不过,如果我按照自己的方式继续调查的话,希望你不要阻止我。多谢了,帕克先生……”

弗兰克转身慢慢走上大路。他感觉得到将军盯着他的背影。在右边,灌木和花园后面,他能看到让·卢房子的屋顶。他穿过大路,走向等他的车时,他纳闷着,帕克为什么要租一幢离主持人的家仅仅几百码之遥的房子呢?他是出于偶然,还是出于故意?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 下一章:27
热门: 血之罪 牙医谋杀案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 元尊 大地主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野性的证明 [综英美]魔法学徒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