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上一章:22 下一章:2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弗兰克停在艾泽广场上的出租车站牌前,却看不到一辆出租车。他环顾四周,尽管差不多已是午夜时分,但是附近还是有不少人。夏天即将来临,游客正朝海滨涌来,寻找各种新奇景色,装满带回家的胶卷。

他看到一辆黑色大轿车慢慢开过广场朝他驶来,正好停在他身边。车门打开,一个男人走出来。他比弗兰克还要高一个头,膀大腰圆,不过行动还很灵活。他的脸方方正正,浅色头发剪得短短的。男人绕过车头,走到他面前。弗兰克本能地觉得他合身的上衣下藏了一把枪。他不认识他,但是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很危险。

男人面无表情地用棕色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弗兰克估摸他大概和自己一般年纪,可能还要更大几岁。

“弗兰克·奥塔伯先生,你好。”男人用英语对他说道。

“你好。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嘛。”弗兰克毫不吃惊地回答。男人眼中掠过一丝敬畏,不过很快又面无表情。

“我叫瑞安·摩斯。我和你一样是美国人。”弗兰克听出一丝德州口音。

“幸会。”他有点好奇。

“要是你愿意搭我的车到蒙特卡洛,”摩斯指着汽车说,“车里有人想和你谈谈。”

他不等回答就打开身边的后门。弗兰克看到后排座上坐了一个人。他只看到他腿上穿着黑色长裤,却看不到他的脸。

弗兰克盯着摩斯的眼睛看了看。他也不是好对付的,他觉得有必要让另一个人知道这点。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要我上车吗?”

“首先是免得你走一段长路,因为这会儿出租车很难找。第二,想和你谈话的是美国军方的一位将军。第三,也许你可以因此得到点启发,解决困扰你很久的一个问题……”

弗兰克没有流露任何情绪,不动声色地钻进车子。里面的人年纪大些,不过也是同一类型的人。由于年纪大了,他的身材有点发胖,但看起来还是很有力量。他头发花白,非常浓密,剪得短短的。借着车里暗淡的光线,弗兰克发现他一双蓝眼睛在晒黑、有皱纹的脸上显得异样年轻。这使他想起他的顶头上司霍姆·伍兹。要是这人告诉他自己是霍姆的兄弟,他也不会吃惊。他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子解开,袖子挽起。弗兰克看到前座上搭了一件和他的裤子一样质地颜色的上衣。摩斯从外面关上车门。

“奥塔伯先生,我可以叫你弗兰克吗?”

“我觉得还是叫我奥塔伯比较好。您是……”弗兰克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看来关于你的那些情报没有说错。你可以开车了,瑞安。”

摩斯坐到司机位置。汽车慢慢发动,老人转脸看着弗兰克。

“请原谅我这样无礼地拦下你。我是内森·帕克,我是一名美国将军。”

弗兰克和他握了握手。男人尽管年纪不小,手还是很有力。弗兰克觉得他可能每天锻炼,才保持了这样的体型和体力。他沉默不语地坐着,等对方开口。

“我是亚利安娜·帕克的父亲。”

将军试图从弗兰克脸上看出一点惊讶,却没有成功。他靠回椅背,在狭窄的汽车空间跷起腿。

“你肯定能猜出我为什么来。”他掉转目光,仿佛看着窗外的某处。“我来把女儿的尸体装在棺材里,带回美国。一具像动物一样被剥了皮的女人的尸体。”

内森·帕克转脸看着他。借着路边微弱的路灯光,弗兰克发现他眼里闪烁着泪花。他说不准那是悲哀还是愤怒的泪水。

“我不知道你是否失去过至亲的亲人,奥塔伯先生……”弗兰克突然憎恨起这个人。他搜集到的情报中肯定有关于他妻子的报告。他感觉此刻将军并非想要分担悲哀,而是在拿这一点和他做交易。将军继续毫无顾忌地说着,“我并不是来哀悼女儿的。我是个军人,奥塔伯先生,军人不应当流泪。军人会复仇。”将军的声音很平静,不过掩盖着可怕的怒火。“干了这一切的疯子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已经有人在进行这方面的调查了。”弗兰克平静地告诉他。

内森·帕克猛地转过头来。

“弗兰克,除了你之外,这帮人中没有人知道从何处下手。而且,你知道欧洲人是怎么回事。我不会让这个杀手被抓住,然后因为是精神病,被关进医院,几年以后又被放出来,甚至再让他道个歉。”

他沉默了一分钟,再度望向窗外。汽车已经离开艾泽古城,正转向左边,开上通往蒙特卡洛的路。

“我有个建议。我们组织一群最出色的专家,自己展开调查。我可以得到各方面的帮助,联邦调查局,国际警察,甚至中情局。我负责组织一批出色、训练有素的人,比任何警察都更优秀。无论你下什么命令,他们都一律执行。你负责领队。”他朝开车的人点点头道,“摩斯上校会和你并肩作战。你们展开调查,直到抓住他为止。一抓住他,就交给我处理。”

汽车已经开到城里。他们开过热带植物园,上了查理三世大道。接着他们开过卡罗琳公主街,接近港口。

年迈的军人看着窗外他女儿悲惨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他眯缝起眼睛,仿佛想看清那里。弗兰克觉得他其实看到没看到都无所谓,这只是狂暴的怒火引起的自然反应。帕克头也不回地继续说话,好像无法把眼睛从那些灯火辉煌,无知地等待明天到来的船上移开。

“他们就是在那里发现亚利安娜的。她像太阳一样美丽耀眼,而且她有着过人的资质。她是一个出色的女孩,一个反抗者,和她姐姐不一样。我们相处得并不融洽,不过我们彼此敬畏,因为我们势均力敌。可他们却杀死了她,像杀死一只动物一样。”老人的声音有点颤抖。弗兰克沉默地坐着,让亚利安娜·帕克的父亲自己恢复情绪。

汽车沿着港口开了一段,拐进隧道。内森·帕克又靠回后座。隧道里的黄色灯光在他们的脸上投下不自然的色彩。

他们又开进露天夜色中,汽车在拉沃图海湾附近拐上波蒂尔路,老人终于开口打破沉默。“你有什么意见,弗兰克?我是联邦调查局头头约翰逊·费兹帕特里克的私人朋友。我还可以到更高层的人那里活动。我向你保证,你不会后悔的。你会从此青云直上。要是你对钱感兴趣,那更好,我会给你足够的钱,让你一辈子都不愁没钱花。这个行动是为了正义而不是复仇。”

弗兰克自始至终一直没有开口。他也转头看向窗外。汽车开上磨坊大道,很快就要开上通往圣罗马公园的上坡路。他们掌握的资料里,肯定也包括他现在的住处。

“将军,事情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你可能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出价买到,实际上我也这么看。所有东西都有价格。只不过你不理解我的价格。”

“奥塔伯先生,你不必对我扮演无畏、清高的英雄……”将军的愤怒比弗兰克住的大厦门口的灯火还要炽旺。那声“奥塔伯先生”是用威胁的嘶嘶声说出的,在汽车狭窄的空间里回荡。“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们两个是一类人。”

“可能吧,帕克将军。不过并不完全一样。既然你知道我的一切情况,你想必也知道我死去的妻子。是的,我非常清楚失去亲爱的人是什么滋味。我知道被死者的灵魂缠绕是什么感觉。可能我们俩是一类人,但是我们之间有一个区别。我失去妻子时会哭泣。我可能不是一名军人。”

弗兰克轻轻关上车门走开。老人低下眼睛,思索了一阵想找到回答。等他再抬起眼睛,发现弗兰克已经走远。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 下一章:24
热门: 安知我意 截胡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灯塔血案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玻璃之锤 重回90之留学生 地狱之缘 行行重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