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上一章:15 下一章:1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艾伦·吉田签了支票,把它递给食品商。后者来自吉田最喜欢的一家巴黎饭店,他带着员工赶来帮他料理晚会。他为此花了一大笔钱。不过这钱花得值得。他嘴里仍旧残留着豪华晚宴中蛙肉和阿月浑子汤的美妙余味。

“谢谢,皮埃尔。晚餐像以往一样美味极了。你看,我在支票上给你加了一笔酬劳。”

“吉田先生,万分感激!您一贯如此慷慨。您不必送我了。我认得路。再见。”

“再见,老朋友。”

皮埃尔对吉田微微一鞠躬,后者也鞠躬回礼。老板安静地消失在黑色木门后面。吉田听到他发动汽车的声音。他拿起遥控器,对准左边墙上一个木头小门。小门悄无声息滑开,露出许多小屏幕,每个屏幕都连着一个闭路电视监控器,这些监控器遍布整幢房子的各个角落。他看到皮埃尔的车开出前门,随后保安关上大门。

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走过巨大的房间,里面仍旧残留着刚刚结束的宴会的痕迹。饭店的人已经把应当带走的东西都收拾干净,像往常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仆人明天会来继续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完毕。艾伦·吉田不喜欢房子里留人。他的仆人总是早晨来,晚上离开。他需要他们时才就命令他们留下,或者另外叫人来帮忙。他喜欢充当夜晚唯一的主宰者,不必担心好奇的耳目偶尔窥穿他的秘密。

他穿过对着夜色开放的巨大落地窗,走进花园。屋外,精心排列的彩灯在树丛、灌木和花床上投下光影,这些都归功于他从芬兰雇来的一个风景建筑师的精心设计。他松开雅致的阿玛尼晚礼服领子上的领结,解开白衬衫的领子。然后他不解鞋带就踢掉皮鞋。他弯腰拉下丝袜,任由它们掉落在身后。他喜欢赤脚踩在潮湿的草地上。他走到灯光下的游泳池边,白天这里看起来宛若连接着大海,此刻则显得像黑夜中一块巨大的碧玉。

吉田躺在游泳池边一张柚木躺椅上,伸直两腿。他环顾四周。残月光辉中,海面上散落着星点灯火。面前那片陆地上,隐约可以辨认出蒙特卡洛的辉煌灯光。今晚的客人大多数来自那里。

房子位于他的左面。他扭头看看它。他喜欢这幢房子。能够拥有它,使他颇为自得。他喜欢它那老式的线条,优雅的建筑风格和严谨气质。它是一名出色建筑师的杰作,原本是为当时的巨星格丽泰·嘉宝设计的。他买下这房子时,它已经空置多年。他请来一位同样杰出的当代建筑师弗兰克·盖里对它加以翻新。这位建筑师曾经主持过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工程的设计。

他给了建筑师充分自主权,唯一的要求是保留原建筑的风貌。结果非常惊人。非凡品位与一流的现代科技相结合,使它成为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住所,所有人看到它时,都和他当初第一次走进这里时一样不敢置信。他眼睛眨也不眨就在一张有着没完没了的“零”的巨额支票上签了字。

他靠在椅背上,左右转动脖子,放松自己。他把手探进贴身口袋,取出一个小金瓶。他拧开瓶盖,叩出一点白色粉末倒在手背上。他把手凑近鼻子,直接吸进可卡因,然后用手指揉揉鼻子,把多余的粉末擦掉。

他周围的一切都证明着他的成功和权力。不过,艾伦·吉田并没有得意忘形。他仍旧记得父亲赶到从海边开来的冷冻车边,把一箱箱鲜鱼卸下,装上自己的卡车,再送到市区的日本餐馆,累得腰酸腿疼的情景。他记得父亲下班回家时,身上的鱼腥味儿隔老远就飘来,怎么洗都洗不掉。他记得他们那幢位于纽约破烂不堪的贫民区的破烂不堪的小房子,记得从小就不断听到父母谈论该修屋顶了,该修水管了。他还记得每次他们打开水龙头,水管都会发出嘎吱叫声,随即涌出生锈的水流。要等两分钟之后,水流才会变清,才能够用来洗涤。他是一个日本人和美国人的混血孩子,在美国长大,跨越两种文化,在日本人眼里,他是个美国佬,而在美国白人眼里,他是个日本人。对所有其他人,不管是黑人、波多黎各人、意大利人还是什么别的人而言,他都只是又一个混血的街头混混而已。

他感到可卡因开始起作用,随手理了理乌黑浓密的黑发。

他很久以来就不再做梦。实际上,他从来没有不切实际的梦想。如果没有几十亿美元的资产,那么今晚来赴宴的那些人根本不会正眼看他。他们对于他是否是个天才根本毫无所谓。他们在意的仅仅在于,他的天才使他获得了巨额身家,成为全世界排名前10的富豪之一。

除此之外,大家并不关心别的。一旦你取得结果,这结果是如何取得的便不再重要。人们只知道他是“圣件”的伟大发明者,这是一种与微软竞争的操作系统。他发表它时只有18岁,那时候,他向一群目瞪口呆的投资者做了演示,证明他的系统操作简易,从而说服一家银行给他贷款,创办了“禅”电子公司。

比利·拉瑞里应当和他分享这个胜利。比利·拉瑞里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是一家电脑学校的同学。是他突然想到创建一种可以在DOS系统下运行的革命性操作系统的主意。他们秘密地开始研究。他们俩用连着内部网的两台计算机没日没夜干了好几个月。不幸的是,芝加哥湖人队比赛开始的前一天,他俩一起到屋顶上修天线,比利跌下去摔死了。他在倾斜的屋顶滑了一跤,像雪橇一样突然滑到屋顶边缘,只剩双手抓着排水管。比利央求他出手拉自己一把,可他却呆在原处,什么也没有做。比利的身体吊在空中,金属管被他的体重拉弯。他双手死命抓住排水管锋利的边缘,指关节压得发白。

比利绝望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声尖叫摔了下去,砰地一声摔在车库顶上,一动不动,脖子扭向不自然的方向。断掉的那截排水管掉了下去,可笑地正好掉进墙上的篮球框里,他和比利休息时经常在那里打篮球。比利的妈妈尖叫着冲出房子,他慌忙溜进朋友的卧室,把电脑里的资料统统输入软盘,然后抹掉电脑上一切内容。他把软盘塞进口袋,这才冲进院子,扑向比利毫无生气的身体。

比利的母亲把儿子的头抱在怀里,抚弄他的头发。艾伦·吉田流下虚伪的眼泪。他在她身边跪下,感觉到口袋里的软盘戳着皮肤。邻居叫来救护车,它响着与比利的母亲的哭声一样悲怆的警笛飞速赶到,嘎吱一声停在门口。人们走出来,用白布盖着他朋友的尸体,漠然带走了他。

一个老故事。一个应当忘记的故事。现在,他的父母住在佛罗里达,父亲终于设法洗掉了手上的鱼腥味。即便没有完全洗掉,看在艾伦的美元的分上,所有人都愿意发誓鱼腥味和香水一样美妙。他付钱送比利的母亲进戒酒中心,帮她摆脱了酒瘾。又给自己的父母在富人区买了幢房子,每月寄去足够的钱供他们无忧地生活。有次他遇见了朋友的母亲,后者竟然感激地吻他的手。事后很长时间,他无论怎么洗手,都摆脱不掉那个吻烧烙皮肤的感觉。吉田站起身,走进房子。他脱掉外套,把它甩到肩上。他感觉到夜晚的潮气穿过薄薄的衬衫透进来,使它粘在皮肤上。他从树枝上折了一朵白色栀子花,把它凑进鼻子嗅了嗅。尽管鼻腔被可卡因麻痹,他还是能闻到那娇嫩的香气。

他走进起居室,从口袋中掏出遥控器,按了个按钮。防碎窗户沿着上了油的窗框缓缓滑下,悄然无声地闭合。他同样关掉灯,只留下几盏光线微弱的廊灯。他终于一个人了。时候到了,应该祭献一点点时间给他的享受,给他的秘密狂欢了。

模特儿、银行家、摇滚歌星、演员蜂拥进入他的晚会,但他们只是白墙上一晃而过的影子,他们的相貌和话语都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艾伦·吉田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继承了美国母亲的五官和身高,又像他的日本父亲一样拥有精致匀称的身架。他的脸是两个种族的混合,结合了东西方的优点。他的钱和外表吸引着世界。他的孤独更诱人想入非非。女人分外向他展示丰胸、俊脸和美妙身材,充满赤裸裸的挑逗。他在一面弯曲的石楠木墙前停下。他按了按右边一个按钮,墙面向墙里滑去,露出一段朝下的楼梯。他急不可耐地沿着楼梯走下。他有一盘昨天刚刚送来的新录像带要看。这是两天来他第一次有时间自由自在地放松享受一番,他打算坐在放映室巨大的屏幕前,举着一杯冰凉的香槟酒,享受录像的每一分钟。

目睹比利·拉瑞里从屋顶滑落后,艾伦·吉田不仅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而且还发现了另一些改变他生活的事情。朋友跌落时瞪大的眼睛和抽搐的脸,哀求救命的绝望声音,都令他感到兴奋莫名。他后来回到家中,换衣服时才发现内裤粘满精液。在他朋友死亡的那个可怕时刻,他竟然达到高潮。

从此他就像毫无悔意地踏上敛财之路一样,毫不迟疑地踏上一条寻求欢娱的道路。他微笑起来。这个微笑像发亮的蜘蛛网一样弥漫上一张深不可测的脸。金钱的确能换来一切。阴谋、沉默、犯罪、生命和死亡。为了金钱,人们愿意杀戮,接受痛苦。每次他付出巨额代价,把一盒新录像塞进他的收藏时,他对这点都确信无疑。

这些都是真实的折磨和杀戮的录像,受害者与男人、女人,有时还有儿童。他们从街上被掳掠,被带到无人知道的地方,遭受各种酷刑和强暴,最后被活活烧死,这一切都被录像。一个黑人被活着剥了皮,直到成为一个血人。他们的痛苦尖叫在他耳中不啻为美妙的音乐,他一边啜着冰酒,一边等待高潮到来。

一切都是真实的。

楼梯底部有一个巨大的、灯火明亮的房间。右边是两张从意大利进口的“赫墨林”台球桌,一张传统型,一张美国式,都是特地为他制作的。墙上挂着各种球杆和器具。这里还有一个酒吧柜,周围围了一圈扶手椅和沙发。

他走过它们,停在一堵覆盖着石楠木板的墙前。他右边有一个大约4英尺高的木台子,上面有一组古希腊的维纳斯和爱神嬉戏大理石像。天花板上垂下一盏日光灯,照在雕像上。他没顾得上多看这些精美作品,对雕刻家精心刻画的两个形象之间的冲突也熟视无睹。他用手在雕像底座上推了推。木头底座打开,里面有一个空间。空间底层安着一个电子密码锁。

吉田按下只有他知道的密码,木墙无声地滑开,消失在左边墙里。他的王国就在这里。欢娱在等待,绝对的、隐秘的欢娱。

他即将跨过门槛时,突然感到肩膀当中遭到重重一击,一阵剧痛袭来,随后是冰冷的黑暗。


艾伦·吉田醒来时,眼前一片模糊,头痛欲裂。他试图动动胳膊却做不到。他转动眼珠,设法恢复视力。最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屋子当中一张扶手椅上,手和腿都用电线捆着。嘴被胶带裹住。

他面前坐着一个男人,正默默打量着他。吉田看不到这男人的任何特征。他身穿一件普通的黑色帆布工作服,至少比身材大了四到五号。他脸上蒙着黑色滑雪面罩,眼睛藏在巨大的反光太阳镜后面。他戴着黑色帽子,边缘翻了下来。手戴黑手套。

吉田惊恐地上下打量这个人。过长的外套下露出的长裤也是同样料子的,也比这人的身材大了好几号。裤子拖到帆布鞋子上,裤脚像跳街舞的人一样卷起。吉田注意到一些奇怪之处。他的膝盖和胳膊肘部位都有东西鼓出来,把衣服撑开,好像这个人胳膊和腿上都装了支撑架一样。

他们沉默地对坐,这段时间对吉田而言仿佛漫长无比。男人看来不打算说话,而他则是无法开口。

他是怎么来的?虽然他孤身一人呆在房子里,但是别墅周围全是一流的保安,个个荷枪实弹,带着恶狗,而且到处是摄像头。他如何溜了进来?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想要什么?钱吗?如果这是他的目的,他愿意交出一切。他要什么就给什么。没有什么是金钱办不到的。没有什么。但愿他能说话就好了……

男人继续坐在椅子上,沉默地看着他。

吉田用被胶带裹住的嘴呻吟一声。男人的声音终于从那一大块黑色的身体中发出。

“吉田先生,你好哇。”

这声音温暖悦耳。但是对于捆在椅子上的这个人,它听起来仿佛比捆住他手和腿的电线还要坚硬锋利。

他瞪大眼睛,又呻吟起来。

“你不必回答。反正我也听不明白你说什么。此外,我对于你打算说什么没有任何兴趣。”

男人从椅子上站起,由于胳膊和腿上的支撑物,行动显得很不自然。他走到吉田后面。吉田试图转头看他。他又听到他说话,这次是从他身后不知什么地方发出的。

“你给自己准备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嘛。一个秘密的地方,供你享受你那小小的秘密的欢乐。生活中有些快乐是很难分享的。我理解你,吉田先生。我认为没有人会比我更理解你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绕回来面对他。他冲这间长方形、没有窗户的房间挥了挥手。天花板下方的墙上安装了通风系统。房间后部有张床抵着墙,上面铺着丝绸床单。床上方的墙上挂了一幅画,这是陈设简单的房间里唯一的装饰。两面长一些的墙上几乎全是镜子,造成房间看起来比实际大些的视觉效果。

床前面有一系列屏幕,连接在一组录像机和DVD播放机上,播放影片时可以有环绕效果。另外这里还装了些摄像头,可以拍摄到房间所有角落。摄像头也连在家庭影院系统上。

“这就是你放松的地方吗?吉田先生?这就是你希望世界忘掉你的时候,用来忘掉世界的地方吗?”

男人的声音很温和,听起来却像冰一样寒冷。吉田感到寒意爬上胳膊和大腿,凝固了血液,使得四肢麻木。他感到电线割进皮肉,就像尖锐的话语刺进他的头脑。

男人用那种不自然的行动向放在椅子边地上的一只帆布袋俯下身去,取出一张唱片。这是一张老式密纹唱片,有一个塑料封套。

“你喜欢音乐吗?吉田先生?这张唱片美如天籁,我向你保证。这是真正的鉴赏家才配享受的。而你当然就是这样一位鉴赏家……”他走向左边墙壁上的音响,研究了一会儿。他突然转过身,灯光在太阳镜片上一闪。“我对您真的无比钦佩。这里应有尽有。我本来还打算万一你没有唱机的话,就设法寻找一个替代品呢。不过我发现您什么都不缺。”

他开动系统,将唱片小心地从封套中取出,摆上转盘。他把唱针放到唱片上,一串小号演奏出的音符随之响起,从喇叭中传了出来,扩散在整个房间。这是一段哀伤的音乐,曲调悲切,足以激起人们各种忧郁和痛苦的想象,令人久久不能释怀。这是没有记忆的音乐,一种令人忘记一切的音乐。

男人一动不动地站了一阵,静静地倾听。吉田想象着他的眼睛在镜片后面半睁半闭。可是很快男人又清醒了。

“很不错吧,是吗?罗伯特·福尔顿,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也许应该说是最了不起的一位。而且像所有伟大的人一样,遭到了误解……”他好奇地走向录像系统的控制面板。“我希望知道怎么操作。但愿你的设备不要高级得连我都不知道怎么用才好。吉田先生。噢,不,看起来很简单。”

他按下一些按钮,屏幕亮了起来,闪着雪花。他忙着对付一阵按钮,摄像机开始工作。屏幕上出现了吉田,他正被五花大绑在屋子中央一把椅子上,面前有一把空椅子。

男人看起来很满意。

“不错啊,这些设备真高级。不过,我想你当然应该有这么高级的设备。”

男人走到囚犯面前,转过空椅子,骑坐在上面。他把奇形怪状的胳膊搭在椅背上。胳膊肘处的支撑物把衣服撑得鼓鼓囊囊的。

“你想知道我要干嘛,对吗?”

吉田长长地呻吟了一声。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你以为是钱的话,别担心。我对钱不感兴趣,不管是你的还是任何人的。我只想做笔交易。”

吉田通过鼻子出了口长气。谢天谢地。不管这人是谁,要什么价钱,总归能和他达成某种协议。他如果不是要钱,那必定也是要什么钱可以买到的东西。金钱能买到一切,他再次提醒自己。一切。

他在椅子上放松一点。电线的切割好像没那么痛苦了,他看到一线曙光,有谈判的机会就好。

“你睡觉时,我看了看你的录像,吉田先生。我们有不少共同之处哇。我们俩都有点喜欢陌生人的死亡。你是为了取乐,我呢,是不得已而为之……”

男人低下头,好像在打量发亮的木椅。吉田觉得他突然沉浸到个人的思绪中,走起了神。他的声音像死亡一样不容分说。

“不过我们也就这点相像而已。你是通过别人来做它,我却被迫自己动手。你是一个观赏杀戮的人,吉田先生,而我……”

男人把戴着面具的脸凑到他面前。

“我杀……”

吉田突然明白没有希望了。他脑海中播放过各种报纸的首页,上面满是关于约肯·威尔德和亚利安娜·帕克的谋杀的大标题。连日来电视新闻里全是各种关于这次谋杀的可怕细节,包括凶手留在桌子上的血字签名。他面前这个男人说出了同样的字眼。他绝望得发疯。没有人会来救他,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这个秘密房间。哪怕他的保安来搜寻他,也只会在外面搜寻,而不会想到他死在家里。他又呻吟起来,因恐惧而死命挣扎。

“你有点让我感兴趣,吉田先生。让我非常感兴趣。所以我觉得应当和你做笔交易。”

他从椅子里站起,走到装录像带的玻璃门柜子前。他取出一张空白录像带,撕开包装,把它塞进录像机。他按下录像按钮,录像机开始工作。

“用让我开心的事换让你开心的事。”

他优雅地把手探进衬衣口袋,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走向吉田,后者正不顾切进皮肤的电线,疯狂地挣扎。男人用流畅的动作,把匕首刺进他的大腿。囚犯歇斯底里的呻吟突然变成一声剧痛的闷哼。

“是的,它就是这种感觉,吉田先生。”

最后那个称呼是用令人窒息的恐怖语气说的,像葬礼的丧歌一样在房间里回荡。沾满鲜血的匕首又刺进去,这次是囚犯的另一条大腿。这次刺入的动作非常迅速,吉田都来不及感觉到疼痛,只觉得大腿一阵异样麻木。随即,他感觉到温热的血液流下小腿。

“这很有趣,对吗?换个角度来看,事情就不一样了。不过耐心些,结果会让你满意的。今天你也会找到乐子的。”

男人冷酷地继续刺戳捆在椅子上的人,他的举动一一被录像机录下。吉田从屏幕看到自己被不断刺戳。他看到随着男人不断抬手、刺下,鲜血大块大块地染红他的白衬衫。他看到麻木不仁的屏幕播放着自己充满恐惧和痛苦的双眼。

同时,背景中的音乐也变了。高昂的小号声充满高音符,有节奏地吹奏出重音,听起来颇像原始的打击乐器,仿佛是种族仪式或者活人献祭时用的音乐。男人和匕首围绕着吉田,继续着轻快的舞蹈,到处刺出伤口。鲜血宛如见证一样汩汩流出,流到衣服上,淌到地板上。最后音乐和男人同时戛然而止,仿佛一场经过反复排练的芭蕾舞剧。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 下一章:17
热门: 青龙图腾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安知我意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波洛圣诞探案记 第三个女郎 妖弓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