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上一章:4 下一章: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弗兰克·奥塔伯一觉醒来,感觉自己的身体躺在一个不属于他的城市,一间不属于他的房子里,一张不属于他的床上。

随即,回忆涌进脑海,有如阳光倾泻进百叶窗,痛苦并不比昨晚被暂忘时减弱多少。他的思想既排斥外面的世界又拒绝忘掉这个世界。左边床头柜上的无线电话响起。他翻了个身,伸手抓过显示屏闪动个不停的电话。

“喂?”

“你好,弗兰克。”

他闭上眼睛,电话那头的声音主人的面孔立刻浮现出来。蒜头鼻,沙土色头发,眼睛,须后水的味道,痛苦的走路姿势,弧形太阳镜,还有像制服一样从不变化的灰色西装。

“你好,库柏。”

“我知道这会儿打电话太早了,不过你肯定已经起床了。”

“没错。出什么事了吗?”

“你说现在吗?天翻地覆!大事不好!我们差不多每天24小时地连轴转,再有两倍人手也不够用。大家都假装没发生什么事,但是心里都慌得很呐。我们不能责备他们,因为我们自己也心慌。”

短暂的停顿。

“顺便问问,你过得怎样?”

是啊,我过得怎样?

他自问道,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我想还不错吧。我在蒙特卡洛,正在跟上等人打交道。唯一的问题在于,和那么多亿万富翁在一起,我有时觉得自己也挺像其中一员了。要是哪天我不再觉得买艘100码的游艇是个疯狂的念头,我得立马离开。”

他起了床,仍旧将电话贴着耳朵,光着身子朝浴室走去。

“你要是买了一艘,一定要告诉我是怎么弄的,我好学学。”

库柏大概没有被弗兰克硬撑着开的幽默玩笑所蒙骗,只是决定奉陪到底。弗兰克想象他坐在办公室里的电话旁边,脸上挤出微笑,实则窘迫不堪。库柏还是老样子。他自己其实情绪消沉,而他俩都明白这点。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弗兰克明白无误地听到了库柏决定掀开他们之间的这层伪装的迹象。他的声音变得嘶哑焦虑。

“弗兰克,你不认为……”

“不,库柏。”他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赶忙截断他的话头。“没到时候。我还不太想回来。现在还太早。”

“弗兰克,弗兰克,弗兰克!差不多快一年了吧。你究竟需要多少时间才能……”

弗兰克茫茫然觉得朋友的话语在美国和蒙特卡洛之间的虚无宇宙中飘散开去。他仿佛只听到自己的思绪在发问。

是啊,要多少时间呢?库柏?1年,100年,100万年?一个人要用多少时间,才能忘记自己毁掉过两个人的生活?

“你看,霍姆也说你随时可以回来工作。反正我们一直需要你。上帝知道,我们现在正急需像你这样的人。你难道不觉得尽管身在别处,却仍旧属于这个团体吗?尤其是在发生过这么多事之后……”

“所有这些之后只有一件事可做,库柏。”弗兰克突然用谢绝一切亲密的尖锐口气,不由分说地打断他。

库柏沉默,好像突然冒出强烈的疑问,却又小心翼翼提都不敢提。他再度开口,然而他们的距离突然变得比美国和蒙特卡洛之间还要遥远。

“看在上帝分上,告诉我是什么。”

“这和上帝无关。是我自己。这是我自己和我自己之间的事。一场到死为止的战争,你知道这是什么。”

弗兰克把电话从耳边拿开,看着自己位于阴影中的手指按下终止通话键。他抬起眉毛,打量映现在浴室大穿衣镜里的身体。踏在冰凉大理石地板上的赤足,结实的双腿,然后是突兀出现的绝望双眼。他又往下看看胸部纵横交错的红色疤痕,右手不自觉举起,摩挲这些伤疤。他坐在那里,任凭体内无时无刻充满着的死亡气息漫遍周身。


醒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哈瑞娅特的脸。随后库柏的脸也从浓雾中浮现。他设法看清房间,霍姆·伍兹耐心地坐在床前墙边一把扶手椅上,头发向后梳,金丝边眼镜后的蓝色眼睛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

他转头看着妻子,意识到像梦境一样,他突然置身于一间病房,绿光从软百叶窗后透出,桌上有束鲜花,胳膊上接了各种管子,监控器发出单调的“嘀嘀”声。他脑袋眩晕。哈瑞娅特把脸贴近他。她把一只手搁在他额头上。他感觉到手的触摸,却听不到她说什么,他又沉入昏迷。

他最后苏醒过来,可以说话,恢复了神志,霍姆·伍兹站在哈瑞娅特身边,库柏不在了。

房间里的光线变了,不过还是白天,或者说又到了白天。弗兰克不知道离上次醒来到底又过了多久,霍姆是不是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那里。他穿的衣服没变,表情也没变。弗兰克意识到他从来没有看到他穿别的衣服或者换过别的表情。可能他有一衣柜完全一样的西装和表情吧。“雪狗先生”是他们在办公室给他起的绰号,因为他藏在镜片下的蓝色眼睛看起来像极了这种动物。

“亲爱的,你终于醒了。”哈瑞娅特用手爱抚着他的头发,眼泪吧嗒吧嗒滴下来。仿佛眼泪从来就不曾终止,已经成为她的附属物。

她从床边的座位上站起来凑近他,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个有泪水味道的吻。弗兰克吸进她的呼吸,就像水手呼吸到来自岸上的芳香,来自家的味道。霍姆悄悄避到一边。

“出什么事了?我在哪里?”他的声音陌生而虚弱。喉咙剧痛,脑袋一片空白。他最后记得一扇门被猛地踢开,他举着枪冲进房间。巨大的爆炸和火光,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把他朝上推去,推向一片没有痛觉的黑暗。

“你在医院里。你已经昏迷一周。我们都快担心死了。”泪水小溪般淌下妻子的脸颊,仿佛粘在那里挥之不去。它闪烁着,像是她痛苦的标志。

她站到床的一边,瞥了霍姆一眼,让他做其余的解释。他走近来,从玻璃镜片后面看着弗兰克。

“两个拉金的人散布谣言,说有笔大交易。他们在仓库接头。是笔大买卖。他们故意这样说,好让哈维·卢普和他手下的人妒忌他们,设法闯进去,把所有东西抢过来:钱和毒品。房子里堆满了炸药。他们打算一劳永逸地把对手干掉。可是你和库柏抢在卢普前头赶到。库柏刚到仓库南面,你已经冲了进去。库柏没有受多少伤,只是脸上身上添了几道疤,也许那里的货架吸收了大部分震动。你却被炸个正着。幸亏你运气好,拉金虽然是大买卖家,却不擅长摆弄炸药。你活下来真是个奇迹。我还不能责备你不等大部队就单干起来。要是你们全都闯进去,那结果就惨了。”

他听完这一切,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他只记得他和库柏合作两年,一直在和拉金集团斗智斗勇。

“我怎样了?”弗兰克问。他感觉很奇怪,他模糊地感到全身都被绑着,看到自己的右腿打着石膏,好像不是自己的腿一样。

一名医生正好走进来听到他的问题。医生头发灰白,表情倒挺年轻。他朝他夸张地微笑一下,歪着头说:“你好,警官。我是福斯特医生。我可是让你苟延残喘至今的关键人物之一。希望你不介意这点。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的问题。几根断掉的肋骨,胸膜受损,一条腿断了,全身各处有大小不等的洞,喉咙严重受伤,还有脑震荡。你全身的青紫淤伤会让你看起来像个黑人。当然,此外还有一点,不过它应该算是好事:有块金属距离你心脏只有几微米,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除掉了它,免得它先除掉你。”

“现在,要是你允许的话,”他拿起床头的表格,“我想我们该检查一下治疗效果了。”他按下床头的按钮。他凑得很近,弗兰克能闻到他的新洗衬衫的味道。

哈瑞娅特和霍姆·伍兹朝门口走去,他们打开门,正好一个护士推着敷料车进来。哈瑞娅特出门之前,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正在检查她丈夫心脏的机器,好像担心她一走,心脏和机器都会不再工作了似的。她终于转过头,带上门走了。

医生和护士忙着摆弄他裹满绷带,插了各种管子的身体,弗兰克要求照一下镜子。护士默默拿来一面挂在门后的镜子。他带着有点奇怪的麻木心情照了照,看到联邦调查局特工弗兰克·奥塔伯苍白的脸和憔悴的眼睛。活着。

镜子对镜子,眼睛对眼睛。现实和过去重叠。弗兰克渐渐恢复了意识,眼睛重新有了光泽。他暗自纳罕,这么多医生忙着让他活下去,这究竟值不值得?


他走进卧室,打开灯,在床边寻找打开电动百叶窗的按钮。他按下按钮,百叶窗嗡嗡开启,日光混进灯光。

弗兰克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慢慢推开滑门。

他走进阳台。

他下方是金碧辉煌、悠哉悠哉的蒙特卡洛。他面前太阳正在升起,世界尽头是一片蓝色海水,漠然反射阳光。他回忆起和库柏的谈话。他的国家正在海的那头作战。一场波及他和像他一样的人的战争。一场牵涉到所有想要毫无畏惧、没有阴影地生活在阳光下的人的战争。他应当在战场上保卫世界和那些人民。

从前,他会这样做。昔日,他会和库柏、霍姆·伍兹和所有其他人一样冲到前线。但是如今已时过境迁。他为了国家已经几乎送掉性命,身上的伤疤就是明证。

还有哈瑞娅特……

新鲜空气拂面而来,令他不由自主打个寒战。他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穿衣服。他走回房间,不禁揣摩这世界还能拿联邦调查局特工弗兰克·奥塔伯有什么办法,因为连他都对自己无可奈何。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 下一章:6
热门: 阳光下的罪恶 落幕之光 24点谋杀案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花娇吱吱 武炼巅峰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黄粱客栈 请魅惑这个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