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上一章:2 下一章: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约肯·威尔德按下起锚机的遥控按钮,放出足够长的铁锚稳住“永远号”。船停稳后,他关掉马达。他的游艇上使用的是一个出色的双马达,贝内特造船厂为他特制的。船慢慢打起转。朝往陆地的微风吹着它,使它随着潮水波动,船头慢慢掉向大海方向。亚利安娜站在甲板上看船锚下降,轻巧地穿过甲板朝他走来。约肯半闭着眼睛欣赏她,再一次惊叹她那灵活、健康,很有点阳刚之美的身材。他享受着她结实的身体和优美的姿态,感觉到欲望仿佛剧痛般燃烧,不由得感激命运的垂怜,它创造出这个再完美不过的女性,比他自己亲手设计的还要令他心满意足。

他仍旧没有勇气说出爱她。

她走到驾驶舱,投入他的怀抱,搂着他的脖子,小嘴在他的脸上印了一个轻吻。约肯感觉到她温暖的呼吸以及她身体上自然散发出的芳香。它闻起来像大海之类可以心满意足、不急不忙加以探索的事物。亚利安娜的微笑在落日余晖中光芒四射,约肯不用看也能感觉到她双眸映射出的光彩。

“我想下去冲个澡。你要是愿意,等下也可以冲一下。你要是再肯刮一下脸的话,我对你晚饭后的一切提议都将百依百顺。”

约肯回报给她一个同样意味深长的笑容,用手摸了摸两天没刮的腮帮。“真有趣,我还以为你们女人喜欢有点胡须的男人。”他模仿着50年代电影中的语调,“一个一只胳膊搂着她,另一只胳膊驾驶小船开进夕阳的男子汉。”

“我可以很容易地想象,”亚利安娜配合着他的游戏,抽身离开他的怀抱,默片明星一般走下甲板,“和你一起开进夕阳,我的英雄。不过,我的脸颊并不一定要红得发烫,对吗?”

她消失在门那头,仿佛一个女明星说完经典台词之后退下舞台。

“亚利安娜·帕克,你的对手们认为你是一个象棋大师,可是全世界只有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她好奇地将头从门后探出。

“我遇到过的最可爱的小丑。”

“没错!所以我象棋才下得那么好。因为我并没把它当回事。”她又消失了。

约肯看着甲板上反射的灯光,听到冲淋浴的声音,嘴边的笑容久久不愿退去。

几个月以前,他参加巴西站的比赛时邂逅亚利安娜。他俩都出席一个生产运动服的跨国公司赞助商举办的招待会。他一般都尽量避免这类晚会,不过这次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场慈善晚会,他无法拒绝出席。

他不自在地在充满人群的房间里四处走动。身上的燕尾服优雅贴身,谁也看不出其实是临时租的。他举着一杯不打算喝的香槟,脸上挂着无法掩盖的厌倦表情。

“你总是喜欢这样享受吗?还是你在强迫自己受罪?”

他转向声音的方向,与亚利安娜微笑的绿眼睛撞个正着。她穿着男式燕尾服,衬衫领子敞开着,没系领结,脚蹬一双白球鞋。她的服装和剪短的黑发使她看起来像优雅的彼得·潘。他在报纸上看到过几次她的照片,顿时想起她的名字:亚利安娜·帕克,一名来自波士顿的独特女子,她把世界上最有名的象棋手杀得屁滚尿流,因此名声大振。她说的是德语,约肯也用同样的语言回答她。

“他们想把我拉去枪毙,但我恰好周末有安排,我到这来了。”

他对充满人群的房间点点头。女孩快活地笑了,看到她被逗乐的表情,约肯觉得自己通过了测试。她伸出手自我介绍:“亚利安娜·帕克。”

“约肯·威尔德。”

他握住她的小手,感觉这个姿态有种特别的含义,仿佛他们已经用目光达成某种默契,将来只需寥寥几语就能彼此明了。他们站在巨大的阳台上,周身笼罩着巴西之夜宁静的空气。

“你德语为什么说得这么流利?”

“我父亲的后妻,也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是柏林人。幸运的是她和父亲的婚姻维持得足够长,来得及教会了我。”

“有这么可爱的脑袋瓜的女孩子,为什么要选择没日没夜埋头在棋盘上呢?”

“为什么?”亚利安娜反驳道,挑起一条眉毛,“有如此有趣的脑袋瓜的男人,又为什么会愿意钻进你们赛车手头上套的那种罐子里呢?”

儿童基金会的代表走过来请他进舞厅。约肯不情愿地跟在他后面离开了亚利安娜。他暗自决定尽快回答她最后提的那个问题。他走进舞厅,回头看她,发觉她正倚在栏杆上,双手插在口袋里目送着他。她嘴上浮起一个会意的微笑,冲他举了举手中的香槟。


第二天,参加完星期四的试车之后,他去了她参加的联赛。他的到场引起观众和记者的一阵骚动。约肯·威尔德,一位两度F1方程赛世界冠军杯的得主,出席亚利安娜·帕克的一场比赛,这绝不是偶然,也显然不会出于他对象棋的兴趣,因为他从来不曾表示过喜好象棋。她坐在联赛桌边,有一道木头隔墙把她同裁判和观众席分隔开。她转头看了一眼骚动的地方,看到他时,她的表情文风不动,仿佛不认识他似的。她转回头,继续看着她和对手之间的棋盘。约肯钦佩着她全神贯注的风范,只见她低头凝神看着棋局,娇小的女性身躯奇特地出现在通常只属于男性的气氛中。接着亚利安娜犯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错误。他对象棋一无所知,但是他从观众的反应中感觉到了这一点。突然,她站了起来,将棋盘上的王放倒,表示认输。她垂着头,谁也不看地穿过木门走进后屋。约肯试图跟上她,但她已经无影无踪。

比赛前的忙乱使他无暇继续寻找她。大赛那天早晨,赛前会一结束,他惊讶地发现她出现在修理站。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运动服没有燕尾服好看,不过当然它更鲜艳一些。”

他转过身,迎面撞上了她,一双闪亮的绿色大眼睛,头发一半藏在一顶贝雷帽下面。她穿了件浅色T恤,没有穿内衣,下身像当地人一样套了件宽松短裤。她的脖子上挂了个F1车队协会通行证,就像用塑料绳拴着一副太阳眼镜一样。他瞠目结舌了很长时间,以至于他的技师开始揶揄他,“哎,约肯,要是你不闭上嘴,头盔就扣不上了。”

“来吧,让我们离开这里,”他用手揽住她的肩膀,他带着女孩走出赛场,在背后竖起右手中指,回答技师的挖苦。后者正直勾勾地盯着女孩赤裸的双腿。

“老实说,我得承认你穿燕尾服也不难看,不过我更喜欢这套。女孩子腿藏在长裤里,总有点不对头。”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约肯向她大致展示了她一无所知的赛车世界的秘密。比赛快开始的时候,他请她在修理站观看赛车。

“我恐怕要戴上你说的那种罐子了。”他告别她,将她托付给车队的公关代表格蕾塔·里格。

他挤进车座,机械师拉紧他的安全带时,他抬头看着她。他们的目光透过头盔上的窄缝,再次交流了思想,这种语言远远凌驾于赛车的激情之上。大约10圈后,他几乎毫不犹豫放弃了比赛。他开始时很顺利,但是当他追到第四时,赛车的老毛病后悬挂又断裂了,猛地将他甩向左边。他撞上护墙,又弹进赛场中间,几乎毁掉了那辆赛车。他用无线电通知队里他没事,然后走了回去。他在休息室找到了亚利安娜,她坐在格蕾塔旁边,后者一见到他便明智地抽身而去。她站起来搂住他的脖子。

“我可以忍受因为你的出现而让我输掉一场重要联赛的半决赛,但是我以后每次看到你拿生命冒险,都将无法忍受。不过,先吻我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们从那时起开始同居。

约肯点燃一根香烟,独自站在甲板上半明半暗的光线中,一边吸烟一边观看海岸的灯光。34岁的约肯·威尔德觉得自己老了,并因此感到惶恐。即将到来的夏天,对于他或者任何其他人,都将与以往有所不同。

他知道什么是惶恐。这是一名F1赛车手常有的同伴。他多年以来都在这种心情中入眠,尤其是每个次日要举行比赛的周六夜晚。不管身边躺着什么女人都一样。他能够从浸透汗水,挂在修理站等着晾干的赛车服中嗅出它。他长时间以来一直与惶恐作战,每次系紧头盔或者钻进赛车,扣上安全带时,他都能顿时忘记它,血管里涌出无限勇气。时过境迁。如今他害怕的是惶恐本身。它用理智取代本能,它让你过早松开油门或者踩刹车。这种惶恐突然之间将你击倒,它告诉你一秒钟对普通人而言多么短暂,对赛车手而言却是多么漫长。

身边盒子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到底在哪里?”

是他的经纪人罗兰德·萨兹的声音,它像电视智力测验主持人的声音一样突兀地闯出手机,唯一的区别是主持人一般不会对参赛者歇斯底里。他对此早有准备,但是尚未想好如何应答。“随便逛逛……”他含糊其辞。

“逛逛?妈的,你知道出了什么事了吗?”

他不知道,不过能够想象得出。毕竟,一个胜利在望的赛车手,在最后几个弯道之一突然出了差错,满盘皆输,这足够给全世界的媒体填补报纸空白了。罗兰德不等他回答,继续咆哮。

“队里尽可能帮你对付新闻界,你把我们气疯了。你之所以能排名第一,完全是因为别人都放弃了或者撞了车。而你居然这样丢掉了比赛。最仁慈的大标题写的都是‘约肯·威尔德失利蒙特卡洛:丢了冠军,丢了面子’!”

他虚弱地反抗,但是没什么效果。

经纪人甚至不等他说完。“真见鬼!真是老马失蹄,小鬼称霸王。你的车好得很,可是一个年轻车手在发动机没出问题时,居然赶上了你,而他出发时还在你后面!”

电话里罗兰德的声音突然变了,转成一种亲密老友的口吻,不复是普通的生意伙伴。不过,这显然是巧妙的谈话策略。“约肯,出问题了。马上有场赛车测试。我要是没弄错的话,他们没有请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当然知道。他太了解赛车世界了。一个赛车手不被告知队里的技术革新,这意味着他的老板不想再给他机会了解队里的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将不会和他续签合同。这就是运动界,尤其是F1,赛车界的规矩,后浪推前浪。

“你想要我说什么,罗兰德?”

“没什么。我不要你说什么。我只要你用用脑子,像你赛车时那样……你和她在一起,是吗?”他在难以察觉的犹豫之后问道。

约肯情不自禁地笑了。

罗兰德一点也不喜欢亚利安娜,甚至避免提到她的名字。只用“她”来指代。不过,所有经纪人都不可能喜欢一个让他的赛车手失去锐气的女人。也许是时候了,应该跟他说明亚利安娜并不是病症,而仅仅只是症状的一个表现而已。约肯操起了劝说顽固的小孩洗干净耳朵的口吻。

“罗兰德,你从来没想过电影可能已经放完了吗?我已经34岁,很多我这个年纪的车手都已经退役了。仍旧参加比赛的那几个,也早已大不如前。”

他谨慎地避免提到那些死者,那些转瞬之间失去生命的人的名字、面孔和笑声,他们的身体挤在扭曲的单人椅座里,颜色鲜艳的头盔歪向一边,救护车总是姗姗来迟,医生们全都无力回天。

“约肯,你在说什么?”罗兰德对他的话感到愤慨。“我们都知道F1是什么。可是我有来自美国的不少邀请。你还有时间可以快活快活,不费吹灰之力就挣大把钞票。”

约肯不忍心打击罗兰德那种经纪人的热情。金钱显然不足以改变他的决心。他有足够的钱,可以好好过上二十年。他拿生命冒险多年,挣来了它们,而且他不像一些同僚那样,把钱乱花在私人喷气机或者直升飞机上,或者在世界各地收集房产。他不想告诉罗兰德还有别的理由:他不再喜爱赛车。威胁时刻存在,他很幸运不曾被它击中。

“我们再说吧。”

罗兰德意识到顽抗并不济事。“好吧,为西班牙的比赛做好准备。赛季还没有结束,你需要的只是漂亮地赢两次,就可以领先了。现在,你先好好享受吧,好孩子。”

罗兰德挂断电话,约肯坐在那里看着手机,几乎能看到经纪人忧心忡忡的脸。

“好啊!你等我走开,就开始打电话。你还有别的女人吗?”亚利安娜走出来,边用毛巾擦头发边发问。

“没有。是罗兰德。”

危机迎刃而解。

“你和他说了吗?”亚利安娜用手抚弄着他的头发问。

“还没有。我不想在电话上谈这事。我打算下礼拜在巴塞罗那告诉他。不过,我会在赛季结束时做一个正式声明。我再也不想像现在这样四处被记者追踪了。”

世界媒体对他们的关系疯狂无比。他们的面孔点缀着所有八卦杂志的首页,记者们激动不已地编写捏造着关于他们的各种花絮。

约肯抬起脸看着她的眼睛,用充满激情的声音喃喃低语。

“亚利安娜,我爱你。我认识你之前就已经爱上你了,只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亚利安娜没有回答,只是凝视着远方的微光。约肯心头一阵不安,但是他既然已经开了口,就不能,也不愿意再回头。


男人的头从离贝内特船首不远处的水面浮现出来。通过潜水面具的透明面罩,他看到锚链,慢慢游向它。他右手抓住锚链,观察着反射满月光辉的玻璃纤维船体。他通过氧气罐呼吸,节奏平静而放松。

他肩膀上扛着的5升氧气罐不适合长期潜水,不过它很轻,也容易操作,而且这点氧气也足够他使用。他穿了一身黑色潜水服,上面没有任何特征、词语或者颜色。它足够厚,帮助他抵御水中的寒冷。他不能使用任何电光照明,不过满月那明亮的光辉已经足够。他小心地不发出水声,沿着龙骨深深探入海底的船体轮廓,在水面之下滑行。他抵达船尾,抓住仍旧悬挂在那里的绳梯。

太好了。

这样他就不必千方百计爬上甲板了。他解开腰间的绳子,把一个快挂钩上绳梯,往钩子上挂了个一直随身带着的密封盒。他打算将氧气罐也卸下,再摆脱沉重的脚蹼和背负带,将它们都挂在绳梯上距离水面大约1码远的地方。虽然他很想趁两人熟睡之际下手,但是仍旧不得不发出一些响声。

他刚打算摘下脚蹼,就听到头顶的甲板上传来脚步声。他松开绳梯,向右边滑去,藏在船壁边。从这个位于阴影处的位置,他看到女孩走到船边站在甲板上,似乎被平静、宽广海面上跳动的月光所迷醉。有一会儿,她的白浴袍也和海面一样反映着月光。接着,浴袍滑落,女孩任它滑到地面,她在月光中完全赤裸。

从男人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侧影。他欣赏着她结实的躯体,小而坚挺的乳房。他的目光沿着她的臀线滑动,两道优美的曲线融入修长、富有活力的双腿。

年轻的女人像水银一样轻快地行动,她爬下绳梯,把一只脚探入水中。

男人像鲨鱼一样阴森森地微笑起来。真是运气!

他激动不安地希望女孩不会介意水的冰冷,会屈从于海水和月光的诱惑。她仿佛读出他的想法,转身爬下绳梯,慢慢浸入波浪。冷水激得她一哆嗦,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乳头也令人赏心悦目地僵起。

她从船上向远处的大海游开去,离身穿黑色潜水服的窥探者越来越远。男人开始慢慢行动起来,仿佛猛兽小心翼翼地逼近不知名的猎物,这是一场残酷的游戏,奖品是生命。

他用手帮忙,将肺里的空气全部排空,以便更快速地下沉。然后,他从海底横着游向女孩,几乎立刻就到达她的下方。他抬起头,看到她就在自己头顶上,宛如亮盈盈水面上一个小斑点。他不慌不忙地上升,非常缓慢地呼吸,不让气泡泄露自己的影踪。女孩距他一臂之遥时,他抓住她的脚踝,猛地将她朝下拽。

亚利安娜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下拖曳。这个行动来得如此突然,她甚至没来得及吸一口气。她瞬间就已经距离水面1码远,同时抓住她脚踝的手松开了。她本能地踢水,朝海面挣扎,但是两只沉重的手又按住她肩膀,将她继续向水底压去,远离她头顶上闪耀的水面;水面仿佛徒劳地卖弄着空气和光明。她感到两只结实的胳膊搂住她的身体,像皮带一样箍住她的胸部。滑溜溜的橡胶潜水服和一个陌生的身体紧紧贴在她身上,侵略者还用腿压住她的骨盆,防止她挣扎。

恐惧像冰墙一样包围住她。

她狂乱地挣扎、抽噎,但是缺少空气的肺部已经力不从心。她窒息着,力量在消失,身体变得绵软,任由仍旧坚决地压住它的那个身躯处置,后者继续将她朝海底那没有月光的黑暗世界拖去。

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有人不知道为什么,正在杀死她。悔恨的眼泪涌出,融入周身麻木不仁的海水。她感觉到那个拥抱的黑暗蔓延开来,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就像一瓶墨水被倒进一盆清水。一只冷酷无情的手开始疯狂地里里外外撕扯她的身体,仿佛要掐灭最后一丝生命的残余,最后它抵达了她那颗年轻的、女人的心脏,一劳永逸地停止在那里。

生命瞬间消失,男人感觉到怀中的躯体突然松弛下来。他等待了一会儿,然后将女孩的尸体转过来,让她的面孔对着自己。他用胳膊伸入她双臂下面搂住她,用脚蹼踩水,向上升去。他接近水面时,年轻女人的脸不再隐藏在阴影中,而是在他的目光中清晰起来。她优美的五官,小巧的鼻子和半开半闭、仍旧冒出一些无生命气泡的嘴唇都看得见了。美丽的、没有生命气息的绿眼睛因无情的死亡变得僵硬不动,它们已经无法看见,也无法拥有光明。

男人看着他杀死的女人,就像一个摄影师观察一张非常重要的照片冲洗出来。他明白无误地看到了这张脸的美丽,于是又冒出鲨鱼般的微笑。

男人的头终于从水面浮起。他仍旧搂着尸体,爬上绳梯。他抓住先前钩上去的绳子,将它绕在女人脖子上,以便自己腾出手,解下氧气罐和呼吸器。尸体在水面下滑动,缓缓绕着圈,女孩的头发在水下几英尺地方飘动着,顺着波浪拍打船体的节奏,像水母的触角一样柔和地在月光中舞动。

他摘下脚蹼、面具和管子,将它们小心地放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解开这些身体的束缚之后,他用左手抓住绳梯,松开拴住尸体的绳子,用右胳膊搂住它。他轻易地攀上木台阶,将牺牲者的尸体扛上甲板。他长时间地打量它,然后弯腰拾起女孩在夜晚的游泳之前披着的浴袍。

仿佛在表达不合时宜的怜悯,他将袍子盖到躺在木头甲板上的女孩身上,好像打算帮助她抵御一个她永远不会熬尽的黑夜的寒冷。

“亚利安娜?”

甲板下层突然传来声音。男人本能地将头扭向声音来处。女孩的同伴可能感觉到枕边人的缺席,被惊醒了。也许他探出腿想抚弄她的皮肤,却没有触到她,空有照亮一室的月光。

他没有听到回答,于是起身来找她。

男人在黑色潜水服遮蔽下,比月光下的阴影还要阴暗。他站起身,躲进桅杆和船帆之间的空当。

他从那里看出去,先是看到寻找女孩的那个男人的头部,然后他的身体也出现了。他浑身赤裸。寻找者把头转向隐藏者的方向,突然之间他停住脚步,这时他已经完全走上甲板。他看到了她。女孩僵直地躺在驾驶舱和绳梯旁边,头转向另一边,好像睡着了,身上胡乱地盖着白色浴袍。他朝她迈了一步。他感觉到脚底下湿漉漉的,一低头便看到甲板上的水渍。他可能认为她刚刚去游过泳,心头对熟睡在月光中的这具身体涌起一阵爱怜。也许他想象着她优雅地在寂静无人的海中游泳,想象着她身体披洒着银色月光升出水面,仔细擦干身体的样子。他悄悄走到她身边,可能是想用一吻唤醒她,然后带她回到船舱,和她交欢。他在她身边跪下,一只手隔着浴袍搁到她的肩膀上。身穿黑色潜水服的男人清楚地听到他说的话。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本站提供非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 下一章:4
热门: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长安十二时辰 仙王的日常生活 一先令蜡烛 重回90之留学生 魔道祖师 鱼不服 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