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背叛与抓捕

上一章:第94章 花屋与后辈 下一章:第96章 改变与袭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这个世界是由人工智能按照现实模拟出来的,但如果不是因为模拟的足够真实,恐怕绯村刃一行人还会遇到一些麻烦。

但至少现在,继承了母亲温柔善良的炭治郎愿意为绯村刃等人担保,也愿意让乌鸦传信给主公解释一番过去绯村刃的存在。

所以,一群人在换了身符合这个时代的衣服后开始前往本部。

“善逸,你知道你师兄狯岳吗?”

因为有孩子与普通人存在,所以众人赶往产屋敷宅邸的速度放慢了些,而此时绯村刃却状似无意间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也不清楚,我和我师兄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走路的脚步停顿了下来,圆脸少年歪了歪头皱着眉思索了片刻,有些迟疑地说道:

“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爷爷最近写信提到过一句,狯岳师兄好像受伤在蝶屋修养。”

我就知道!

为了保证恶鬼突袭有效,那家伙肯定离总部很近可以得到最新的情报。

脸色微微一沉,想到自己从现实纸面上了解到的情报,绯村刃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不过他表面上还是露出了一个散发着杀气的笑容说道:

“那我们去总部之前先去一趟蝶屋吧!”

像是感受到了绯村刃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气,金色中短发的善逸浑身打了个哆嗦,而嗅觉敏锐的炭治郎也缩了缩脖子不敢有丝毫反对。

看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背叛者是谁了呢,不过这样的话游戏就过于简单了,那个名为诺亚方舟的人工智能到底在想什么?

周围的少年侦探团情绪有些激动地讨论着刚刚得知的惊天大消息,而陷入思索中的柯南目光一转看到了始终淡定的灰原哀,随后轻轻拉了拉对方的衣角问道:

“我说,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猜到那家伙的身份了?”

“你说呢?”

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柯南,灰原哀像小大人一样双手抱胸,撩了撩自己茶色的短发继续说道:

“我可是有提醒过你,不过那时候你这个大侦探似乎根本没在意。”

“呃,咳咳,你说那个人工智能为什么颁布没有难度的任务?”

稍稍有些尴尬,想起来签名会上小哀确实提过一句的柯南挠了挠头,随后转移话题问出了内心思考的问题,而灰原哀只是淡淡地回道:

“蝴蝶效应啊,谁也不知道改变一个角,整件事情的结果会不会崩塌。”

蝴蝶效应啊,难怪诺亚方舟在颁布斩杀背叛者这个任务后,还要来一个战胜鬼王。

柯南的表情流露了一丝无奈,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他是一个侦探可不是一个战士,这种单纯和战斗有关的他根本插不上手。

只能看这个绯村刃能否力挽狂澜了,但这恐怕也是诺亚方舟想看到的。

心思比较的多的柯南在这里担忧着,而绯村刃却憋着一股气大步流星地赶路,夜幕笼罩下的蝶屋近在咫尺,而他内心的怒火也越烧越盛。

本来在现实中了解到鬼杀队有人背叛的时候,绯村刃就已经足够愤怒了,因为他没想过一个原柱为老师,天赋也不错的家伙居然会背叛,简直就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那时候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回去就把这个叛徒给干掉,但没想到这个虚拟游戏里居然有给他演习的机会。

所以嘛…

松了松手指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将休闲装换成黑色的和服的绯村刃露出了一个冷冰冰的笑容,随后踏进了蝶屋的大门。

“诶,天柱阁下你不是在屋里面休息吗,怎么又跑到外面的?”

端着装有医药品的盘子,蝶屋的医生有些茫然地问道,然而已经把绯色长发扎起来的绯村刃却是露出一个充满杀气的微笑,用阴森森的语气问道:

“请问狯岳住哪个病房?”

“东,东面,最里面的房间。”

蝶屋的女医生害怕地抖了一下,然后才颤颤巍巍地指了一个方向,在炭治郎道歉的声音中看着一群陌生人浩浩荡荡地走向那里。

眼看背叛者所居住的病房越来越近,但绯村刃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似温和实则杀气凛然地暂借用一下炭治郎的日轮刀,然后对着身后的园子柯南等人说道:

“你们还是呆在这里等吧,待会打起来就危险了。”

园子等人很听话地停在原地,而能感受到绯村刃身上杀意的炭治郎与善逸则是面面相觑了一会,随后金色中短发的圆脸少年有些磕磕绊绊惊悚地问道:

“我,我怎么感觉天柱阁下好像要弄,弄死我师兄一样?”

同样感觉是这样的炭治郎沉默了,而躺在病床上在看到气势汹汹的绯村刃进来时,青色的瞳孔中有了一丝惊讶与慌张。

因为在狯岳的记忆中,虽然他自己很嫉妒这位天柱的能力,但实际上绯村刃却并不怎么在意他,大多数时候理都不理自己一下,更不会这么气势汹汹地冲到自己病房来。

想起自己那么努力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继子,而绯村刃年纪轻轻就是柱了,这个黑发青瞳粗眉毛的家伙就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嫉妒与不甘,而这种丑恶的情绪清晰地从他抬起的双眼中反映了出来。

还敢这么看我?!

想起自己世界的狯岳也曾有过这样丑恶的情绪,绯村刃的脸色就一沉,左手拎着未出鞘的长刀狠狠砸中了对方的脑袋,同时揪起狯岳的领子冷冷地问道:

“为什么要背叛鬼杀队?”

他怎么知道?!

后背汗毛倒地,刚刚被绯村刃一击打得有些晕眩的脑袋瞬间清醒,狯岳心跳速率紊乱了一下,冷汗从额角滑落,随后才意识到要开口慌忙辩解。

“算了,我也不想听你解释。”

想起这只是一个游戏模拟出来的人物,此时冷若冰霜的绯村刃松开了揪着衣领的右手,看着这个惹人厌恶的家伙跌坐在病床上,随后左手握着刀鞘再度重重挥落。

“咔嚓!”

骨头被击碎的声音是那样响亮,本来还想要蒙混过关的狯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后才因为腿骨被击碎的剧痛而惨叫了起来。

“啊啊!你这个混蛋啊!”

腿瘫痪在床上,手指因为剧痛而开始抽搐,此时的狯岳面容十分狰狞。

他喘着粗气狠狠咒骂着绯村刃,一瞬间从青眸中爆发的凶光让听到惨叫声冲入房内的炭治郎与善逸都看呆了。

面无表情地看着瘫在病床上的狯岳,绯村刃眼睑微敛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势,用压抑的语气的说道:

“我很后悔,为什么当初我在桃山看到你流露出来的嫉妒与憎恨时,没有选择把这件事告诉桑岛先生。”

“哈~,哈~”

绯红色的单马尾被身上散发的气势所带起的气流卷起,趴在穿上的狯岳看着冰冷俯视着自己的绯村刃明白自己恐怕是暴露了。

只见他一边有些狼狈地喘着气,另一边却断断续续地大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那你倒是说啊,我嫉妒你又怎样?”

“明明是同年纪,凭什么你可以成为柱,凭什么我要屈居人下?”

“师,师兄?”

“闭嘴,谁要成为你的师兄!”

闯入房间的善逸被眼前癫狂的狯岳吓到了,而狯岳却突然一转头声音带着一丝隐忍地呵斥道,此时他的眼睛里满是对善逸的不屑与厌恶。

“明明只会用一个型,明明不过是一个废物,为什么爷爷那么偏爱你?”

听着颠倒是非混杂着人类原罪的话语,冷着脸的绯村刃握着刀鞘的右手越来越紧目光也越来越冰冷,最后为了不让这家伙动摇善逸的内心,深吸一口气后把这个叛徒打晕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吵闹痛呼声吸引过来的蝴蝶忍先是看了眼完全陌生的园子一众人,随后皱着眉看着气氛凝重的病房质问道。

“忍小姐,这…”

看看已经晕倒在地上的狯岳,再看看明显要生气了的蝴蝶忍,炭治郎想缓和一下气氛但绯村刃却是随手将长刀递回,同时看着眼前这个成熟一些的蝴蝶忍解释道:

“他是叛徒,是鬼王埋在鬼杀队里的一颗棋子,具体情况我明天柱合会议解释。”

绯色单马尾少年声音中还带了一丝残余的冷意,而听到这句话的蝴蝶忍却是脸色变得有些严肃,目光在绯村刃身上停顿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我明白了,那暂且找个人看住他吧。”

“咦,这个大姐姐就这么信了吗?”

步美缩在少年侦探团内小声疑惑地感叹道,而作为虫柱的蝴蝶忍在听到步美的感叹后,却是忍俊不禁地转头笑容甜美地说道:

“啊啦,按时因为主公有传来消息啦,说是过去的绯村刃会来什么的。”

“虽然一开始还不怎么相信,不过作为同伴的我还是一眼就能辨别出绯村前辈到底是不是本人啦。”

原本凝重的气氛开始有些缓解,蝴蝶忍瞥了一眼绯村刃的头顶,随后捂嘴轻笑了起来调侃道:

“再加上绯村前辈的身高完全和以前一样矮,所以完全没什么好怀疑的。”

身上原本有些森冷的气势被蝴蝶忍这么一番话搞得烟消云散,绯村刃嘴角一抽,脸一黑颇有些无语地回嘴道:

“我哪里矮了,只是还没有完全发育好不啦。”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4章 花屋与后辈 下一章:第96章 改变与袭击
热门: 十角馆杀人预告 朕在豪门当少爷 穿越原始异界搞基建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绑架游戏 秦书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恐怖之谷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