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夜谈与求援

上一章:第51章 羽织与普及 下一章:第53章 赶到与阳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逐渐流逝,几个星期后,有着齐肩黑发的产敷屋耀哉站在窗口,脸色苍白中带着丝红润,身体在经过绯村刃的治疗后明显有了好转。

虽然自己身上的诅咒有了抑制的方法,然而看着繁星点缀的夜幕,这位鬼杀队的当主眼底更多的却是忧愁。

“这几天,鬼杀队的伤亡率很高吗?”温柔而又空灵的声音响起,额头上布满紫色褶皱的产敷屋耀哉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果然,鬼舞辻无惨开始感觉鬼杀队能威胁到它的生命了啊。”

“是因为那位斑纹剑士加入鬼杀队,所以那位鬼王才急的吗?”

厚重的声音响起,房间中央的榻榻米上岩柱悲鸣屿行冥,双掌在胸口中合拢,已经失明的空白双眼中流露着独属与僧侣对世间的怜悯。

“不仅仅是这样,恐怕还有鬼杀队综合实力的提升。”

虽然现在鬼杀队柱级别的存在依旧很稀缺,但是他们的后辈潜力可都是让身为主公的产敷屋耀哉非常期待的。

“而且那位灶门炭十郎可不是普通的斑纹剑士啊!”

提到炭十郎,产敷屋耀哉就开始轻笑起来,难得闭着眼睛惬意地感受着春季有些微凉的清风,语气中明显带有一丝高兴地说道:

“他的呼吸法,不,应该说他的存在可能是最接近当初那位创造了日之呼吸的剑士”

啊!能在主公这里评价如此之高,看来那位灶门炭十郎确实不一般。

佛珠在胸前合拢双掌的作用下慢慢滚动,悲鸣屿行冥空洞的眼睛追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毫无焦距地看向站在窗边的产敷屋耀哉问道:

“他会是那个打破鬼杀队与恶鬼之间僵局的存在吗?”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

虽然灶门炭十郎确实强大,然而绯村刃却是那个让这位斑纹剑士出世,并且近些年来第一个碰上上弦的存在。

空灵却又微不可见的声音被清风吹散,脑海中回忆起了那个充满朝气的绯色单马尾少年,产敷屋耀哉话语微微顿了顿随后说道:

“最近你们这些柱可能要忙碌些了,一些存在犹疑的任务恐怕得需要你们亲自去完成。”

“我怀疑躲了这么多年的鬼舞辻无惨在看到鬼杀队的实力变强之后,首先,会让自身的存在隐藏得更深,其次,恐怕就是派出十二鬼月来削弱鬼杀队。”

鬼杀队此次伤亡惨重的背后似乎确实有十二鬼月在作祟,但最多也只是下弦鬼。

心中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毫无焦距的目光停留在某处,听到产敷屋耀哉这番话的悲鸣屿行冥翻转着佛珠的手停了下来,用厚重的嗓音说道:

“我会加大巡逻力度的,不过在此之前…”

“主公,夜深了,最近屋外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的,所以为了您的身体着想,你应该去就寝了。”

“啊啦,我觉得最近在刃的治疗下,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和正常人差不多了呢!”感受着病痛似乎在慢慢远去,产敷屋耀哉难得有些少年脾气地说道。

不,您的身体还远远没到那种程度。

纯白的瞳孔中满是不赞同,悲鸣屿行冥没有有说话,只是那有不赞同的目光直直盯着自我感觉良好的主公。

“行啦,我早点休息就是。”被自己部下这么严格地督促,产敷屋耀哉有些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缓步回房休息。

宁静的夜晚下,这边产敷屋宅邸安静祥和,而不远处的温泉小镇内却是形势紧迫。

朦胧而又异常的白雾中,身后束着黑发的义勇面无表情地手执长刀,绣着浪花暗纹的羽织翻滚,深蓝色的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那一瞬间雾气翻滚,粘稠的白雾仿佛化作了漩涡撕扯着黑发男孩的手臂,与此同时,义勇的正面也出现了一条条触手向他攻来。

“撕拉!”

握刀的右手使力,袖口因为相反力而撕裂,骨骼也因为错位而发出了轻微的咔嚓声。

额角的黑发微微晃动,但义勇依旧是面无表情,身体以右脚为中心旋转一周,蓝白色的浪花在刀刃上卷起,手中的刀借用离心力带着破空声斩断了攻向自己的触手。

水之呼吸·贰之型·水车

断裂的肋骨在隐隐作痛,受了严重内伤的义勇在斩断由雾气构成的触手后,身体微弓停在原地,急促的呼吸中似乎带了丝鲜血独有的铁锈味。

他的运气不太好,因为最近恶鬼反扑得很厉害,所以之前他就对上大叔长相的下弦之二。

那时的他虽然死死拖住了对方让负责那片区域的音柱赶到并且击杀下弦三,但自己也肋骨断了几根受了严重的内伤。

可能是义勇天生那张面瘫脸让人觉得他的伤势不碍事,所以重伤的他没被隐部队背回蝶屋,反而是自己哼哧哼哧地赶回去。

结果,好不容易再赶大半天路就能到蝶屋的他又碰上了非常难缠的恶鬼,而且看这实力大概率又是一只下弦。

真是下下签…

嘴上吐出一口浊气,义勇抿着嘴唇,右手因为骨骼错位而微微颤抖,鬓角更是因为巨痛而冒出冷汗。

他的手已经快握不住刀了,但是此时他所处的境地却又是那么的危险。

回不去了吗?

深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黯然,义勇忍着剧痛心底刚刚升腾起一种死战到底的战意,然后面前的白雾就突兀地散了。

这是搞什么???

站在街道中央的黑发男孩呆愣住了,皱了皱眉头动作保持攻击的样子没动,完全没法理解敌人怎么会忽然撤退。

“啊呀,那个人好奇怪啊!”

“对啊,站在那里做什么?”

从温泉中泡好澡的人们穿着浴衣开始三三两两的出现在了街道上,然后对着呆呆站在那里的义勇指指点点。

没有理会行人的窃窃私语,向来面无表情的义勇紧紧皱着眉,深蓝色的眼睛仔细观察着周围,然后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那种特殊的白雾并没有彻底是散去,只是变得稀薄分散到了各处,普通人根本难以察觉这种异样。

太糟糕了!

虽然不知道那只恶鬼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毫无疑问,这样会让整个小镇的人陷入危险。

因为刚刚与那只恶鬼交过手的义勇知道,那些看似无害的白雾不仅可以延缓人的动作,凝聚成具有杀伤力的物体来攻击,而且还可以慢慢利用水汽渗入人的身体,最后直接绞杀心脏。

虽然变薄的雾气渗入普通人身体的速度会降低,但最多不过二十四个小时,这个小镇所有普通人的性命就会掌握在恶鬼的手中。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最近在呼吸法上有所突破,能够封闭身上所有水汽可以渗入的毛孔,恐怕…

紧咬着牙关忍受着着剧痛,义勇看着街道房顶上那拍动着翅膀的乌鸦,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去通报负责这片区域的柱。

如果记得没错,负责这片区域的好像是阿刃吧?

心中有着一丝说不清楚的情绪,义勇低着头黑发垂落走在街道旁,赶紧用麻布把长刀包裹起来。

总是有些不甘心啊,因为自己无法解决恶鬼而把阿刃叫过什么的…

“嘎嘎!”

乌鸦发出沙哑的啼鸣声展翅高飞,而在无人注意到的阴暗处,白色齐肩短发额头有着两只小角的下弦之四零余子看着飞走的乌鸦,然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让重伤的鬼杀队成员发出讯号吸引柱级别的人来,然后我们在这埋伏击杀对方。”

“当然没问题,如果我们俩为下弦联手都对付不了一位柱的话,那还不如像病叶那样死在那位大人手中呢!”

白色齐肩短发的零余子身后走出了一个穿黑色小马甲黑红色渐变短发的恶鬼,眼中刻着下弦之一的它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家伙…

像是极度厌烦对方那种似乎沉浸在睡梦中阴阳怪气的语调,零余子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但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随口说道:

“魇梦,我听说辘轳死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

名为魇梦的恶鬼像是刚睡醒般朦胧地睁着青色的双眼,语气极其不屑的说道:“说到底不过是下弦之二而已,无法为那位大人创造价值的存在,死了就死了呗!”

这种语气…啧,辘轳是下弦之二,而我也只是下弦之四啊!

感受到魇梦内心对其余下弦的轻视,零余子眯起了眼睛垂落在身侧的手指一抽,努力压下自己内心的恼怒。

真是太看不起鬼了!

不过说到底,辘轳那家伙也确实太蠢,居然还真的想一个人去对付鬼杀队的柱。

另一边,乌鸦乘着朝霞来到了本部绯村刃房间窗外,用沙哑的声音大喊着:

“急报急报,西南方向的温泉小镇出现疑似下弦的恶鬼,目前鬼杀队剑士富冈义勇正在拖延,请求柱级别的支援!”

正整理好衣物准备给主公治疗的绯村刃神色一凝,右手握着别在腰间的刀鞘,左手撑在窗棱上一个翻身到了屋外。

“赶紧带路!”意识到情况紧急的绯村刃语气严肃中带着一丝忧虑。

对上了下弦吗,义勇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1章 羽织与普及 下一章:第53章 赶到与阳谋
热门: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过界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十年一品温如言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瞪谁谁变猫[综]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 一张俊美的脸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