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答应与无语

上一章:第46章 主公与治疗 下一章:第48章 拜访与碰巧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空中的太阳微微偏转,产敷屋宅邸的绯村刃说出了治疗方案,但出乎意料的被产敷屋耀哉否决了。

“你身为柱,与其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倒不如去帮助更多人。”

产敷屋耀哉说话的神态很安详,像是为了斩鬼的事业,早已将自己生命置之度外了。

“请不要这么说!”笔挺地跪坐在榻榻米上,绯村刃不自知地握紧了拳头语气有些冲地说道。

因为此时主公的模样与当初他弟弟剑心舍弃生命也要杀出一个太平盛世的样子太像了,所以绯村刃在敬佩的同时,还有些心痛。

“作为鬼杀队当主,唯有您活着,鬼杀队在您的指引下才会更加昌盛。”

“没错,请允许绯村刃为您治疗!”在听说有办法治好主公身上诅咒的时候,宇髓天元弯下腰行了个大礼恳求道。

“还真是的…”

被自己手下的剑士关心让产敷屋耀哉很是欣慰,此时还未病入膏肓的他也没有再继续坚持,只是失笑着说道:

“即便要治疗,那也得等一段时间之后,毕竟阿刃也得回家过年啊!”

“这倒也是…”

宇髓天元挠了挠头,也是想起年关将近,而且绯村刃还有一个劝说斑纹剑士加入鬼杀队的任务,没法立刻给主公治疗。

“那就等过年过完吧!”没有给产敷屋耀哉反悔的机会,绯村刃直接笑眯眯地将时间敲定下来。

“请不必担心其他事情,如果成为柱需要负责一片区域的话,那么请将总部附近的区域划给我吧!”

“那样既不妨碍您的治疗,也可以分担其他柱的压力。”

“没错!”宇髓天元在一旁应和道,那副姿态根本容不得产敷屋耀哉拒绝。

主公的疗程就这样三言两语地被两人定了下来,因为今年的柱合会议已过,所以绯村刃正式宣布为柱将会推迟到明年夏季的柱合会议。

会见主公结束,而绯村刃在回到蝶屋向香奈惠与义勇告别后,也踏上了归家的路程。

一年多未见面只靠信纸交流,让绯村刃甚是想念灶门一家

不知不觉间,他也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更是在潜意识里把灶门一家当成了亲人。

有些朴素的木屋前,刚刚学会走路的竹雄小腿蹬在土地上,哼哧哼哧地摇摇晃晃往前走。

而精神气已经恢复得和寻常人差不多的炭十郎则站在旁侧,一边为自己的大儿子炭治郎讲述着呼吸法,另一边还要分出精力看着小儿子不要摔倒。

“嗯!?”

黑黄相间的格子羽织在微风中轻轻扬起,嘴角含着笑意看着自家儿子女儿的炭十郎神色一动,看向不远处通往自家的小路喃喃自语道:

“回来了吗?”

炭十郎的话音刚落,小路上就出现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影,那正是急着,回家过年的绯村刃。

“哟!我回来啦!”少年欢快而清亮的声音远远地响起,让原本宁静而安详的灶门家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刃哥哥回来了!”

对绯村刃还留有些印象的炭治郎与弥豆子扒拉这小短腿,欢呼着跑过去迎接,连带着还不是很懂事的竹雄也咿呀咿呀踉踉跄跄地迎了上去。

“炭治郎!弥豆子!”

“啊呀,竹雄都会走路了!”被一群小孩围在中间,绯村刃笑容满面地一个个□□了一下头发,随后才抬头看向慢悠悠走过来的炭十郎。

“欢迎回来!”风撩起了他额角的暗红色碎发,炭十郎站在门口像暖阳一般温柔一笑欢迎道。

因为绯村刃的归来,当晚葵枝就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来为这孩子洗尘,然而这位灶门家女主人在高兴的同时也抱怨着绯村刃也不经常回来看看。

没办法,鬼杀队的任务多,所以他也不可能赶大老远的路跑回灶门家。

心中在嘟哝着,但为了不让葵枝担心,绯村刃也不可能说这些,最后只能嘴上说着抱歉,实际上却是眼睛一转低头扒起了饭。

饭后,葵枝收拾走了碗筷,旁边孩子们玩闹的笑声弥漫在整间屋子里,而绯村刃却是偷偷瞥着喝着茶的炭十郎似乎想要说什么。

“怎么?”可能是绯村刃的目光太过热烈,原本悠闲地喝着茶的炭十郎抬头看向这孩子失笑着问道,“一段时间没回来,还生分了不成,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啊啦,其实也没什么…”

“只是…之前说过的,呃,关于炭十郎叔叔加入鬼杀队的事情。”既然被炭十郎直接问了,绯村刃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便说出了口。

其实论私心来说,绯村刃也是希望炭十郎加入鬼杀队的,毕竟他的实力那么强,不为斩鬼出一份力实在太可惜了。

想是这么想的,但毕竟这种事情外人不好说,还是得看炭十郎的选择。

“加入鬼杀队吗?”炭十郎喃喃自语道,眼神透过身旁玩闹的孩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平心而论,解决了身体问题的他若是不插手斩鬼之类的事情,会在剩余的时间内和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只是啊…

手摩挲着粗糙的茶杯壁,炭十郎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睁开眼,看着茶水倒映出来的耳饰沉默着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

果然,看着别人受难自己还是做不到啊!

而且若是真的逃避不愿为斩鬼出一份力,自己岂不是对不起这份我们家世世代代流传的传承。

手轻轻摸着垂落的耳饰,这位向来避世而居的剑士轻轻一笑,眉宇间多了丝洒脱地说道:

“可以啊,既然我身体已经恢复了,那加入鬼杀队也无不可。”

只是葵枝和孩子们以后可能会面临被鬼报复的危险了…

看着还在洗碗没有注意到这边谈话的妻子,炭十郎心里多了丝担忧,但转而这丝担忧就消泯不见。

嘛,被鬼报复什么的,只要把鬼全部都斩杀掉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啦!抿了口茶水,炭十郎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脸上再度挂起温和的笑容自信地想道。

与此同时,拟态成一个贵族男子的鬼舞辻无惨在进食的过程中突然打了个喷嚏,同时后背一寒,有一种像被初代日呼盯上的感觉。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四周,猩红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狐疑,最终还是决定这段时间减少外出在家苟一会儿再说。

“你同意了?!”此时,劝说成功的绯村刃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他一开始其实不报什么希望的,因为如果他拥有这种美满的家庭,那绯村刃也不愿意掺和到这种危险的事情中。

“嗯,看来以后我们要成为同僚了!”耳坠因为点头而微微摇曳,炭十郎轻笑着回道。

“不过这件事还得和葵枝说一声,至少我不在期间得让她外出小心一点。”

不在期间?小心一点?

听着炭十郎的话,绯村刃才意识到对方可能误会了什么,连忙摆手回道:

“其实不用这样,鬼杀队底下有专门庇护剑士家属的地方,葵枝阿姨他们可以搬到那里去。”

“搬家啊…”

“那得好好和葵枝说一下了,这倒是件大事。”

说到可以搬家,炭十郎只是摩挲着下巴,觉得要和自己妻子好好讨论一番,倒也没有过多留恋这个地方。

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人庇护,这种森林环绕的地方确实很容易有恶鬼徘徊。与其让自己的妻儿呆在这里,倒不如搬到一个陌生却安全的地方。

“其实除了这件事,我还想问问有关怎么开启斑纹的方法。”坐在桌对面的绯村刃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眨眨眼睛笑嘻嘻地问道。

“唔,剑术达到瓶颈了?”

原本还在思考怎么和葵枝说明搬家的炭十郎眉头一挑,倒也不觉得奇怪绯村刃会问这个问题。

毕竟那孩子的剑术在去年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卡在那个地方了

羽织的袖口微晃,手放在了膝盖上,看着茶杯上冒起热气腾腾的白雾,炭十郎思索了片刻,随后开口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这种斑纹我天生就有。”

“所以开斑纹什么的,我也没有经验。”

“……”

开斑纹没有经验…呵呵,常常在别人面前炫自己才能的绯村刃一副冷漠脸地看向语气有些理所当然的炭十郎,同时在心底吐槽道:

我怎么就忘了炭十郎叔叔天赋的变态程度呢,居然主动找上门被虐。

“不过,我开着斑纹的时候,身体的温度会比常人高许多。”

“或许这个是关键点也说不定…”

假装没看见绯村刃无语的样子,炭十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抿了口茶水后继续讲着自己开启斑纹的感受。

身体温度?

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巴,绯村刃在心中重复了一遍炭十郎刚刚的话语,然而却依旧没有什么开启斑纹的思绪。

唉,为什么每一次和炭十郎叔叔交谈感悟时,我总有一种自己啥都不是的感觉?

绯村刃一边在心里吐槽着,另一边则是睁着死鱼眼看着自己的茶杯,似乎妄图想从茶杯的纹路中找出成为斑纹的方法。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6章 主公与治疗 下一章:第48章 拜访与碰巧
热门: 逍遥小书生 与忠鬼的恩爱日常[娱乐圈] 无人生还 界皇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黑色十字架 九焰至尊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民国奇人 恶梦的设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