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蝶屋与面见

上一章:第44章 情绪与落幕 下一章:第46章 主公与治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扑通!”

重物掉落的声音在一座西洋式建筑中响起。

“怎么弄的那么那么狼狈?”

猩红的眼睛看着大厅中央那只剩半截身子的童磨,鬼王鬼舞辻无惨表情冷漠地问道。

他并不是在关心自己的部下,只是单纯地嫌弃对方把地板弄脏了。

“这次真是谢谢无惨大人及时救援…”

“啊,遇上了一个棘手的家伙,而且太阳快出来了。”下半身缓缓长出,童磨微微低着头表示恭敬,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伤势语气依旧轻佻地说道。

“没用的东西!”

身体刚刚长好,而童磨的头颅却在一瞬间被扭断,鬼舞辻无惨上一秒语气还算平和,下一秒却突然勃然大怒地说道:

“要是下一次再被人弄成这副模样,我就把你碾成肉泥!”

“是,大人!”

“保证不会了!”用扇子遮掩着着新长出来的半边脸,童磨语气敷衍地说道。

啊啦,真是可惜了,我还不知道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呢!

那下次要是遇见了,一定得好好问问,童磨欢快地想道。

正午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一座极其豪华的宅邸坐落在郁郁葱葱的林中,而位于宅邸其中一间房内的绯村刃手指微微动了动,闭合的眼睛缓缓睁开。

唔,这是哪儿?

有些生锈的脑子开始运转,全身肌肉还留有一丝酸痛,穿着病号服的绯村刃费力地抬起脑袋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茫然地想道。

这是一间类似于病房有着好几个床位的房间,阳光穿透窗户洒落在地板上,屋内布置十分简洁,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

散开的绯色长发垂落搭在枕头上,脑袋在观察完周围后无力地回到床上,绯村刃仰天看着陌生的天花板自言自语道:

“这是哪儿啊?”

“这是蝶屋,是专门治疗鬼杀队剑士的地方。”

少女的声音伴随着紫藤花香接近,绯村刃转了转脑袋看向声源方向,结果入眼便看到了一位五官与香奈惠七分相似,有着一头黑发发尾渐变为紫色的女孩。

“你被送来的时候全身有些脱力,还有一丝冻伤等各种小问题,不过现在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

将手中的托盘放下,随后轻轻扶起躺在床上的绯村刃,少女拿着药剂一边示意对方喝下去,另一边用柔和的声音感谢道:

“我叫蝴蝶忍,这次真的感谢你断后救了我姐姐。”

“你是香奈惠的妹妹?”

“咳咳,等等,我是怎么被送到蝶屋来的?”

咽下味道极其苦涩的药剂,绯村刃擦了一下嘴角,被药熏得费力咳嗽了几声,随后才语气满是困惑地问道。

蝶屋的存在绯村刃是知道的,只是那时候他已经彻底昏迷,香奈惠与义勇又是先行一步离开,那么到底是谁将他送到这里来的呢?

“是宇髓前辈…”

将已经空了的陶瓷杯子放回托盘上,紫色的眼睛里面带着丝好奇,蝴蝶忍看着这位据说和上弦缠斗了很久的男孩开口解释道:

“姐姐和你的那位同伴在离开后,让乌鸦去通知了管理那片区域的柱。”

“只是因为所隔距离比较遥远,身为音柱的宇髓天宇前辈赶到时天已经亮了,而当时院子里只有你昏倒在地。”

“这样啊!”手一拍掌心,坐在病床上的绯村刃恍然大悟地说道。

原来我昏迷前看到的那个家伙是赶来的音柱啊!

“不过,能对战上弦而没有阵亡,你的运气可真好!”

脑后别着的蝴蝶发饰微微颤动,上下观察了一番这个明显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蝴蝶忍话语一顿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压不住自己好奇心地小声问道:

“可能有些冒犯,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到底是怎么从上弦的手中活下来的?”

为什么要这么问?

搞得自己好像是拼命从童磨那个变态的手中捡了一条命一样…

虽然确实差点就完蛋了,但是好歹自己也是把童磨砍成了两半嘛!

“唔,怎么从上弦的手中活下来啊…”

虽然在心中吐槽了一大段,但在表面上绯村刃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手摩挲着下巴稍加思索了片刻,语气极其严肃地回道:

“当然是用我无与伦比的才能让那只恶鬼彻底折服啦!”

???

你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跟我说这个?!

模仿着姐姐温柔笑容的蝴蝶忍僵住了,她垂落在身侧的手微微一抽,有些忍耐不住地想要给这个病人一个拳头。

用才能让恶鬼折服…谁会信啊!

“我觉得,比起我从上弦手中活下来,倒不如该说上弦从我的手中活下来了!”完全没注意到身旁女孩有些扭曲的笑容,难得吹牛的绯村刃还在那里侃侃而谈道。

“嘭!”

铁拳迎面而来砸到男孩的脸上,让说的正起劲的绯村刃鼻梁一痛,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摔在了病床上。

“看来你的病还没好,和上弦打了一架居然伤到脑子了。”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然而紫色的眼睛里却满是怒火,感觉被骗了的蝴蝶忍咬牙切齿地说道。

虽然稍稍有些夸大,真的打起来还是险象环生,但我没说错呀!

第一次被女孩子揍了的绯村刃躺在床上额头肿起了一个包,一下子都没缓过神来,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喃喃自语道:

“虽然和香奈惠长的挺像,但这个脾气怎么感觉不大对头?”

“嗯!?有哪里不对的,你倒是给我说说啊!”阴恻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蝴蝶忍笑眯眯地说着,手却握成拳示威地在旁边挥了挥。

“没有不对,是你听错了!”求生欲极强的绯村刃身体往后一缩,额角流下一滴冷汗连忙回道。

“噗,小忍你别吓唬他了!”

轻笑声从门口传来,头两侧别着蝴蝶发饰的香奈惠失笑着走进了屋内,而她身后还跟着面无表情的义勇,还有眼睛旁涂着红色花纹头戴着镶满钻珠头巾的宇髓天元。

“姐姐!”握着拳的蝴蝶忍看到香奈惠后先是眼睛一亮乖巧地打了个招呼,随后语气极为不满的说道,“我没吓唬他,只是这家伙老是说着大话。”

“说什么靠着自己的剑术把上弦给打跑了……”

“嗯!?”

“你真的华丽地把上弦打跑了?”听着蝴蝶忍的控诉,头巾上的钻珠闪闪发亮,背着双刀的宇髓天元抢在香奈惠前面语气惊讶地问道。

“没有啦,他跑应该只是因为太阳出来了…”面对柱的质问,绯村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语气谦虚地说道。

我就说嘛,鼓着脸的蝴蝶忍抱胸站在病床旁吐槽道。

“我没有打跑他,顶多也只是把它切成两半了而已。”少年有些羞涩的话语在病房内响起。

切成两半?!

在心中吐槽着的蝴蝶忍嘴角一抽满心无语,而此时所有人看向绯村刃的目光开始变得古怪。

“那个时候我也差不多力竭了,如果不是因为太阳出来,这场战斗的胜负恐怕难料。”

脑海中回忆着惊险的那一幕,绯村刃为之前硬撑着把童磨吓跑了的自己点了个赞,随后目光一转对上了神色复杂的小伙伴们,语气困惑中带着丝茫然的问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

“咳咳,所以你真的打跑了上弦?!”香奈惠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假装咳了一下,随后才语气古怪地问道。

“不不不,我只是把对方砍成两截了而已!”像是害怕旁边的蝴蝶忍再来上那么一拳,绯村刃连忙挥着手解释道。

好吧,砍成两截…,深吸一口气,香奈惠脸上的微笑也开始勉强起来。

不愧是阿刃!这是资深刃吹的义勇。

“唔,既然这样你的实力应该已经达到柱级别了吧?”看了一眼完全不知道自己打击到别人的绯村刃,宇髓天元若有所思地说道。

“或许?”绯村刃迟疑地说道。

因为对上弱小的鬼他向来都是一刀斩杀,而强大像童磨那样的鬼他又打得险象环生极其辛苦,这就导致他对自己实力没有一个明显的认知。

“算了,反正你待会还要面见主公,到时候该怎么样还是由主公来定夺吧!”眼睛上红色的花纹让他的脸显得十分白皙,宇髓天元摩挲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后随口说道。

“哦…,等等,我要面见主公!?”绯村刃先是语气随意地应了一声,过了好几秒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

“是啊,你要是觉得身体没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去了!”来接人的宇髓天元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就现在去吧,反正我检查过他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站在一旁,有些被绯村刃打击到了的蝴蝶忍看了一眼男孩脸上流露出来的拒绝,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故意接话道。

“……”

我还没准备好啊!被两个人直接安排好了的绯村刃哀叹道。

然而这件事却容不得他拒绝,即便心底再怎么不情愿,他最终还是被宇髓天元拖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4章 情绪与落幕 下一章:第46章 主公与治疗
热门: 吻了厌世女配后[穿书] 半点阑珊 江湖全都是高手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将军他不孕不育? 别动我的鱼尾巴 炼金狂潮 十维公约[无限]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两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