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疑问与争吵

上一章:第34章 结束与注意 下一章:第36章 无能与晕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噌!”

冷冽的刀光闪过,恶鬼的头颅应声掉落,黑红色的灰烬飘散,而又一次顺利完成任务的三人站在黑夜笼罩下的街道收刀回鞘。

这是绯村刃三人组在斩杀釜鵺之后不知道执行的第几个任务了,时间在战斗中慢慢流逝,而锖兔与义勇在全集中·常中上也有了一定的领悟。

“算算时间…唔,是不是快过年了?”

“你们要回家过年吗?”锖兔整理了一下因为战斗而有些凌乱的羽织随口问道,灰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对逝去家人的怀念。

“不,我今年不回去,路程太远了根本来不及。”

因为要完成各种难度比较大分散在各地的任务,所以三人经常满世界的乱跑,至于现在绯村刃所处的位置离灶门家很远赶回去根本来不及。

存在感比较低的义勇深蓝色的眼睛微动,看了看自己两个不能和家人过年的小伙伴,然后冷不伶仃地用低沉的嗓音问道:

“要去我家吗?”

“就在附近…”

“你家?”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绯村刃恍然大悟地回道,“你家好像确实在附近哦!”

因为义勇加入了鬼杀队再加上曾受到过恶鬼袭击的缘故,所以他姐姐茑子在结婚后就与丈夫搬到了有鬼杀队庇护的村庄里,而那处村庄刚刚离这不远。

“那好啊!”

听到向来性子表面上有些淡漠的义勇居然主动邀请他们,绯村刃与锖兔对视一眼笑着回道。

这座主要由鬼杀队亲属组成的村庄位于一座山谷内,周边有小树林环绕,此时已有不少住户屋顶上炊烟袅袅,一派幽静祥和的样子。

“啊啦,难得见到我家的义勇,主动邀请朋友呢!”

在得知绯村刃与锖兔会在自家过年的时候,茑子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身后披散的黑发搭在肩头捂嘴轻笑道。

“打扰了!”而绯村刃与锖兔则是礼貌地鞠躬道。

“哪里哪里!”

手中抱着刚洗好菜的盆子,茑子先是摆了摆手看了眼绯村刃那头颜色艳丽的单马尾,随后温和一笑语气中满是感激地说道:

“我还得谢谢你们对我弟弟的照顾,毕竟义勇的脾气与一般人相处不大来,以前还会被邻居家的小孩子讨厌。”

“……”

原来我以前有被讨厌吗?深蓝色的眸子中带着丝迷茫,义勇微微歪了歪头思考着自己小时候是怎么跟邻居家的小孩相处的,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应该没有吧,明明感觉也还好啊!?

比起自我感觉良好的义勇,深知对方性格还有说话方式多么让人无语的绯村刃则是不由自主的捂嘴一笑。

啊啦,义勇小时候会被讨厌真的一点都不意外啊!

开头的对话还有翻出义勇小时候的糗事让客人与主人家之间的气氛非常融洽,然而绯村刃却总觉得义勇的姐姐对他有过多的关注。

夜幕降临,稀疏的月光化作朦胧的薄纱洒落,吃好晚饭的锖兔与义勇早早回卧室锻炼呼吸法去了,而绯村刃却用右手握着刀鞘在庭院里不断地挥出斩击。

绯色的单马尾在半空中甩出一个圆弧,少年的勤奋让站在门口看着的茑子微微侧目,同时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对自家弟弟的担忧。

“鬼杀队原来都需要那么辛苦得练习啊,是不是因为战斗都很危险?”黑色的发丝在微风中扬起,茑子语气中带着丝忧愁地张口问道。

“嗯…”

袖口垂落,绯村刃挥刀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他大概知道茑子为什么会这样问,虽然心中有些犹豫但他最后还是直言道:“毕竟如果不够努力,那么在战斗的时候就很容易因为实力不够而陷受伤。”

“唉…”女子低沉的叹息声响起。

而继续挥刀鞘的绯村刃眼睛闭了闭,牙齿轻咬着嘴唇内心有些挣扎,在深吸一口气后,他猛地张开眼睛看向茑子张口问道:“呃,请问能否告诉我义勇为什么要加入鬼杀队?”

这个问题已经深埋在绯村刃心底很久,也在今天茑子无奈的叹息中爆发。

因为绯村刃确实很困惑义勇作为一个普通人是怎么会有那种勇气加入鬼杀队和鬼做搏斗,要知道,当初那个黑发男孩在面对水野千子的时候,可是双腿颤抖非常害怕的。

因为义勇家也只是普通人家,他一没剑术基础二又没有真正失去家人,所以也没有必须与鬼战斗的信念,那他完全可以咸鱼地过完一辈子,而不是整天与死亡相伴地进行战斗。

“这个啊…”

茑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绯村刃,下巴微抬,那头黑发垂落在腰间,眼睛看向天空中皎洁的月亮掩嘴轻笑着道:“你为什么不去问一下义勇呢?”

她那意味深长的话语让绯村刃有些摸不着头脑,手无意识地下垂刀鞘抵在地面上,他皱了皱眉茫然地问道:

“您是不方便说吗,那样子不说也没关系啊!”

“不,并不是…”

茑子盯着绯村刃身后那微微摇曳的绯色单马尾,神色有些飘忽地想起了被救下的场景。

说实话,那时候不管是谁都被眼前这个还算年幼的孩子给震撼到了,那是作为人类所斩出的最为极致的美丽,而这种美丽也给义勇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作为姐姐的茑子当然知道自家弟弟当初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她不清楚义勇有没有剑术天赋,但她知道那个孩子本性是只是一个有些懦弱的普通人。

然而绯村刃与恶鬼决战的那幕场景改变了他,茑子始终记得义勇当初来辞行的样子,深蓝色的眼睛包含的是从懦弱中升华的勇气与倔强,还有一丝丝不知道对谁的仰慕。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需要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亲自解释…”想起这些的茑子眼睑微敛,深深地看了一眼绯村刃,语气中带着丝俏皮地回道。

“啊啦,所以要不要我明天给你创造机会,让你去问个清楚?”

创造什么机会啊!?动作微僵,微微歪了歪头,绯村刃快速眨了眨眼睛无奈的想道。

而且当面问主人公这种问题多少有点尴尬吧?

然而茑子像是没有看到绯村刃脸上的无奈,第二天一大早就温柔地笑着让自家弟弟跑去捡柴,顺带用眼神示意绯村刃赶紧跟上去。

此时因为天气的骤冷,山上的草皮都凝结了白霜,两人踩在枯叶上寻觅着可用的柴火,场面很安静但此时绯村刃心里却在无语地嘟哝着。

一大早露水最浓的时候跑来捡柴火什么的,果然很奇怪吧!

绯村刃在那边吐槽,而呆呆的义勇却没想太多只是情绪有些复杂,动作有些僵硬的行走着,深蓝色的眼底更一片暗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其实主要是因为在感知着身后绯村刃的动静,所以有些神游天外而已。

“咳咳!”

“呃,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想要加入鬼杀队吗?”少年清脆的声音带着一丝尴尬在小树林里响起。

可能是因为气氛实在太沉默,而且又不好意思辜负茑子的一番好意,所以跟在义勇身后的绯村刃眼睛瞟向另一边,语气发虚地开始问起了义勇加入鬼杀队的原因。

听到这话,前方原本还能稳住身形的义勇身体一僵,表情有些凝固,深蓝色眼睛的眼底明显出现了一丝慌乱。

这让他怎么回答,难道真的要说因为仰慕对方所以才加入鬼杀队学习剑术的吗?

“不方便说吗?”看着前方义勇的背影突然不动了,绯村刃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只是…”

略微显得有些低沉的嗓音吞吞吐吐地响起,字眼像挤牙膏一般从嘴中蹦出来,或许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紧紧抿着嘴唇的义勇说了几个字后就突然顿住了。

果然是有难言之隐吧,不然又何必说的这么断断续续。

看到义勇不过说了几个字就停下来,站在其身后的绯村刃突然间觉得自己实在强人所难。

场面一度尴尬至极,所幸不远处传来的责骂声打破了这种寂静。

“没有才能的人,不管怎么训练都只能成为平庸的人。”

“与其在这里偷偷练刀术,杏寿郎你倒不如想想待会儿午饭做什么。”

中年人颓废又冷漠的声音穿透了交错的小树林,缓解了绯村刃与义勇之间的尴尬,同时又让他们两个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但是单单听着第一句话,绯村刃就可以在心中勾勒出一个无所事事颓废的中年人形象。

“我会为您准备好午饭的,但是父亲您也不能阻止我练习剑术!”

杏寿郎热情澎湃地回道,与刚刚那位中年人不同,这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就像初升的太阳一般热情似火。

“哼,随你去吧!”

“嗝,反正就你那副样子,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大大的酒嗝声远远地传来,一同而来的还有中年男子话语中的嫌弃与不屑。

这家伙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眼底闪过丝不满,绯村刃看了一眼义勇,发现对方也在回头看自己,而且与自己一样深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对那位父亲的不赞成。

“去看看?”

用眼神示意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绯村刃抬了抬下巴试探性地问道,然后不出意料地得到了义勇的点头回应。

不远处父子间的对话还在继续,像是有些不甘心,杏寿郎那爽朗的声音中,带着丝倔强地回道:

“哪怕您这样打击我,但我的热情绝不会因此消退!”

“说得好!”

听到少年这么一番正能量满满的话后,刚刚追随着声音来到此处的绯村刃忍不住鼓励地喊道,同时又觉得这个孩子能在父亲打击下还不放弃真的是不容易。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4章 结束与注意 下一章:第36章 无能与晕倒
热门: 红雨伞下的谎言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劲敌 诛仙 他的小草莓 天命青书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快穿) 车站 与影后闪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