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引诱与战斗

上一章:第32章 画卷与逃脱 下一章:第34章 结束与注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开始接近傍晚,逢魔时刻的晚霞将天际晕染得一片鲜红,走在街道上的锖兔与义勇因为找不到线索,正打算去和绯村刃汇合。

在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锖兔余光穿过人流交错的空隙,突然扫到一位站在昏暗小巷口的年轻人。

小巷口的光影明灭不定,而那位年轻人脸色苍白,全身都藏入阴影处。

只见他嘴角轻轻裂起朝着锖兔笑了笑,舌尖在嘴唇上舔了舔,在勾起锖兔注意后脚步移动,身形一个倒退进入了小巷深处。

这家伙...有问题!

被举止古怪的釜鵺吸引了注意力,锖兔黑灰色的眼神一凝,右手扶上了刀柄,身上米色的羽织无风自动。

原本走在大街上的脚步更是一顿,随后笔直地朝着釜鵺隐没的小巷子走去。

看到锖兔异常的动作,义勇先是警惕地扫视了一遍四周,随后深蓝色的眸子满含困惑地看向自己的小伙伴。

“那里有问题”

像是知道义勇眼神中包含的意思,锖兔手指隐蔽地指了指另一个方向,同侧了侧脑袋低声对着身旁的义勇不动声色地告诫道:

“你往另一边绕过去...”

深蓝色的眸子微微一动,面无表情的义勇身形一顿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脚步一转准备绕一大圈堵住小巷子的后方。

看着义勇的背影逐渐远去,锖兔深吸了口气,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灰黑色的眼睛闪过凌厉的光芒,随后脚步轻盈地走入了小巷子的黑暗中。

街道上人们的喧嚣声逐渐远去,小巷里寂静得好像处于另一个世界一般。

随着深入这条小巷子,目光始终扫视着周边环境的锖兔心中名为警惕的弦立刻就绷紧,嘴更是紧紧抿着,呼吸逐渐变得像卷动的浪潮。

这个地方居然完全被阴影笼罩...

看着完全处于周边住宅影子笼罩下的小巷子,锖兔默默地扯开了包在刀鞘外的麻布,心中对那个古怪男人的怀疑更重了。

恐怕那家伙应该是故意引自己到这里来的吧~

“呜呜呜~”

风穿过小巷子发出了哭泣般的呜咽声,而夹杂在风声中的攻击也在悄无声息中到来了。

漆黑的锁链发出破空声向锖兔的后背攻来,阴影中一副画卷在无声中变为空白,而此时走在前方的锖兔耳朵微微一动,手速极快地扶上了刀柄。

“叮叮铛!”

五十米远的距离刹那间消逝,锁链碰撞的声响变得清晰可闻。

危急时刻,眼看少年的身躯即将被贯穿,然而锖兔却摆出了一个拔刀的姿势,小腿肌肉爆发,身体腾空而起,脚尖刚刚踩中飞射而来的锁链。

不仅如此,借由小腿向上蹬的那股反作用力,处于半空中的锖兔靠着冲劲与腰力凭空来了个后空翻。

刹那间,肉色中长发飘扬,锖兔眼中的视野翻转,凛冽的刀光自刀鞘□□发,长刀带着翻滚的浪花出鞘,在惯性的作用下在昏暗小巷中划出一个淡蓝色的圆形刀光。

水之呼吸·贰之型·水车

由墨水化成的锁链被锋利的刀刃斩断,锖兔从半空中轻巧地落下,眼睛转动快速的地扫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然后长刀横在胸前,动作敏捷的往后退了几步。

“嗖嗖!”

就在他往后退相隔不过半秒,鬓角肉色的发丝飞扬,由墨水组成的漆黑冰棱擦着锖兔脸颊而过撞在旁边的墙上,带起一阵烟尘。

这家伙虽然没刚刚那个绯色头发的厉害但也不简单啊,釜鵺躲在由自己血鬼术画出来的阴影空间中咬牙切齿地暗道。

他这次真是倒霉透了,来的鬼杀队成员一个两个的都是硬骨头。

不过,虽然杀不了那个绯色头发的,但这个肉色中长发的我还有机会。

靠着剩余的一点自信,处于阴影空间中的釜鵺手一挥,身旁漂浮的画卷展开,图案像是有生命一般从画卷中剥离而出攻向锖兔。

“叮叮当!”

身体在狭小的巷子中移动,锖兔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动作迅猛地抵挡着飞射而来的各种冰棱或者锁链。

这些攻击居然都是由墨水构成的,不仅形态各不相同,而且居然给我一种无穷无尽的感觉。

身体因为快速移动而在原地留下一道道虚影,锖兔眼底有着一丝忧虑,手中挥落的长刀卷带着着淡蓝色的水流在刹那间击溃了各个攻击。

水之呼吸·叁之型·流流舞动

正面的攻击被击溃,但暗地里颜色深邃的阴影却潜伏到锖兔的脚边伺机而动,毫不知情的锖兔就这样在躲避攻击时一不小心踏入了陷阱。

糟糕!

感受到脚底异样的触感,锖兔心中咯噔一声,但有墨水化成的黑色荆棘却在他踩中的那一刻露出了狰狞的獠牙狠狠的缠住了他的脚踝。

米白色的羽织飞扬,锖兔脸色狠厉,带着浪花的刀刃直指荆棘,不过霎那间,漆黑的荆棘就被击溃化为一滩墨水。

鲜血自脚踝出渗出,受伤的锖兔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身形有了一丝停顿。

好机会!

淡蓝色的眼睛发亮,猴急的釜鵺抓住了这次停顿,无数带刺的藤蔓凭空从阴影中长出想要趁此机会贯穿锖兔的身躯。

但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锖兔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银白色的刀光闪起,义勇那被束起的黑发因为速度过快而轻轻扬起,带着浪花的长刀越过锖兔迎上了由墨水构成的滕蔓。

“噌!”

清冽的刀鸣声响起,藤蔓应声断成多截,脚步重重踏在地面,义勇手中执刀停在锖兔前方一边警惕着接下来的攻击,一边偏了偏头低声问道:

“没事吧?”

“动作可能会有稍稍些影响,但问题不大。”

感受了一下还在流血的脚踝,锖兔语气很镇静,眼睛若有若无地盯着巷子里的一处阴影上。

刚刚的攻击好像一直都是从那个方向飞来的…

手轻轻扯了扯前方义勇的袖口,看着小伙伴微微偏转过来的脸,锖兔不动声色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处阴影的所在方向。

看到了没,那边好像有问题,待会注意一点,锖兔轻度抽动的眼睛里大概是这种意思。

那里有问题?要我主动进攻吗?

理解并稍稍歪曲了小伙伴的意思后,义勇深蓝色的眸子先是看了眼锖兔的脚踝,然后脸上面无表情地把主动进攻的担子揽在自己身上了。

脑海中的思绪一闪而过,脸色严肃的义勇脚重重往地面一踏,身体朝着那个据说有问题的方向猛地冲过去。

???

看着义勇突然直直向那个方向冲去,锖兔先是懵逼了一下,随后才慢了一拍地伸出手想拉住自己的小伙伴。

等等,我只是想让你在战斗中注意一点,你这样冲过去被袭击了怎么...啊咧!内心的话还会说出口,锖兔就被跑出阴影的恶鬼糊了一脸。

“你们是怎么发现...!!!”

看到义勇直奔自己的藏身处而来,以为自己被发现而主动跑出阴影的釜鵺正想要恶狠狠地质问一下,然而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迎面而来冰冷的刀光。

此时天色已在战斗过程中暗了下来,月亮悬挂于天际洒下清冷的月光。

而快速奔跑通过旋转增加自己力量的义勇则披着皎洁的月光,带着一道道由刀光凝结而成的水流朝着釜鵺斩来。

水之呼吸·拾之型·生生流转

虽然他比较莽,但是战斗时却不会掉以轻心。

看着眼前披着月光而来的黑发少年,釜鵺嘴角两边裂开,微微瞪大了双眼道:

“真美啊!”

“看来你也是制作成画的好素材啊!”

在说话的同时,他左手一挥召唤出了一道土墙想要抵挡住义勇的攻击,右手油墨水化成的荆棘缠绕,想要趁义勇刀砍上土墙的那一瞬偷袭。

极度激动的釜鵺打算得很好,然而他忘了锖兔的存在,也错估了义勇的实力。

带着浪花的水流,只在接触土墙的那一瞬微微停顿了一会儿,下一秒就穿透土墙而出攻向釜鵺的正面,而另一边被忽视了的锖兔也趁机飞速上前一刀平砍解决了想要偷袭的荆棘。

因为距离太近以及过于自负,釜鵺迫不得已只能用一只手的代价躲过攻击,随后因为痛苦而面庞扭曲地嘶吼道: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伤到我!”

土墙升起又被击碎,但也勉强为釜鵺争取了一丝时间往后退去,而错过了最好进攻时刻的义勇与锖兔停在原地,手中的刀横在身前,眼神警惕地观察着釜鵺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愚蠢的你哪里来的自信..”

看着釜鵺不敢近战的样子,眼睛始终盯着对方的锖兔灵机一动,开始用言语试探敌人。

“躲在阴影里的时候,只会从一个方向发动攻击,哪怕被逼露出行迹,也根本不敢正面应战。”

“我看你不会只会操控各种远程攻击,近战根本就不行吧?”

锖兔的话直接戳中一直隐藏的弱点,釜鵺脸色一变心里有些发虚。

因为比起其他擅长近战的鬼,他更像一个法师,不仅血鬼术注重于远程攻击,而且身体强度也远远逊色于其他鬼。

再加上他刚刚成为鬼没多久,利用血鬼术储存的画卷根本不足…

所以果然还是跑吧!

看着眼前两个实力虽然达不到柱的程度,但也明显超出一般鬼杀队队员的家伙,心中有些发虚的釜鵺开始暗戳戳地往后退。

“我说,你刚刚说我是柱逃跑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对上锖兔和义勇也要跑啊?”

熟悉的少年声音响起,正在后退的釜鵺被吓得一个哆嗦,然后僵硬着脑袋一个抬头就看见那熟悉的绯色单马尾。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2章 画卷与逃脱 下一章:第34章 结束与注意
热门: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死亡草 灵魂破译师 何如 霸总穿成炮灰替身后[穿书]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新干线谋杀案 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云中命案 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