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绘壶与吞噬

上一章:第30章 练习与探查 下一章:第32章 画卷与逃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居然被对方逃脱了…,闻着空气中比刚刚浓厚许多的墨水味,绯村刃有些懊悔地想道。

在多次承受日轮刀的斩击后,剩下的墨水终于化为灰烬消散,而锖兔却紧紧抿着唇,脸色严肃地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这只鬼的能力感觉有些棘手,而且他居然敢假扮普通人埋伏鬼杀队成员,之前的前辈恐怕…”

房间内陷入一片寂静,虽然锖兔话语未尽,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位前辈恐怕是中了恶鬼的埋伏。

“呼~”

内心压抑地深吸了口气,揉了揉被墨水味摧残的鼻尖,看着那挂在墙上一片空白的画卷,绯村刃重振精神猜测道:“其实我倒觉得,这个老人与其说是恶鬼假扮,倒不如说是血鬼术制造的。”

“而且这次的血鬼术恐怕与画有关!”

“虽然这样子可以说得通一部分,但是因为没有准确情报还是存在不少疑点。”右手熟练地收刀回鞘,锖兔抿着嘴唇然后看了眼自己的小伙伴,语气有些迟疑地说道,“不过…”

“你们觉得刚刚老妇人那句,受害人是在卖艺术品的街道上出事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手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身体在屋内来回踱步走着,绯村刃脑中回忆着之前谈话的场景若有所思道:

“有可能是真的,那条街道还是需要去排查一下。”

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之前那位老妇人可不知道绯村刃他们起了疑心。

再加之绯村刃他们是一个小队,恶鬼远程无法坑害他们,所以就打算骗到老巢附近再打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

身后绯色单马尾甩出一个圆弧,绯村刃一扭头对上了游离在群体外义勇的深蓝色眼睛,然后话语一转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记得我刚刚只和锖兔眼神交流了一下,但义勇你是怎么发现那个老妇人有问题的?”

“凑巧…”

深蓝色的眼睛因突如其来的质问而陷入了呆滞,片刻后耳根有些发热的义勇才撇开了脸慢吞吞地回道。

他总不可能说,因为自己一直在关注你,所以才怀疑那个一直偷窥你绯色头发的老妇人有问题吧?

另一边沿街的昏暗画室内,一位脸上有着绿色纹路,黑发尾挑染了丝红色的男子手中虚握着一团墨水,脸庞有些狰狞。

“该死,为什么这次鬼杀队会直接来三名队员!”带着条竖线的淡蓝色眼睛满含怒火,男子咬牙切齿地嘶吼着。

像是有些气不过,男子恶狠狠地将那团墨水甩在地上,随后一脚踩了过去,而脚底下被踩的墨水隐约组成了一个老妇人的脸。

“虽然这老东西丑得要死,但这也是我费了大力气转换用来侦查的傀儡。”

“结果现在直接废了一半!”恶鬼的胸口因为气愤而大幅度地起伏,表情明显异常暴躁。

此时,他身旁柜子上一只表面毫无花纹的壶微微晃动了一下,然后突然冒出了一个长相奇特,有好几只手臂的异型鬼用诡异的声调问道:

“所以,釜鵺你被鬼杀队盯上了吗?”

“玉壶大人!”

原本暴怒的釜鵺在瞬间低下了头表示恭敬,身体直直跪在了木质地板上,不敢再乱发火。

“啧,比起假装对我恭敬,你还不如想想怎么为无惨大人效力。”

眼珠子诡异地转了几圈,玉壶看向釜鵺的目光就像看待蝼蚁一样,而它的眉心竖瞳与嘴巴中隐约透露着上弦伍这几个字。

“真可惜啊,既然被鬼杀队盯上了,看来没办法实现之前的承诺了。”

“我原本还想要看看你能在我的壶上画出多么美丽的花纹呢!”玉壶表情有些遗憾地说道。

“不,大人,区区鬼杀队而已,我可以的!”

急切的叫喊声回荡在画室内,釜鵺抬头仰望柜子上的那个玉壶,满脸扭曲而恳求地说道:“请给我一点时间,我已经找好素材了!”

“那个鬼杀队的剑士,那个新来的剑士有非常漂亮的绯色头发!”

“我相信杀死他后将他吞入画中,那头与鲜血交织的绯色头发一定是绝美的!”

跪倒在地的釜鵺因为太过激动而身体微微颤抖,眼睛充满期望地看向玉壶,而玉壶也没让他失望,瞥了一眼对方后随口回道:

“看在你能接受无惨大人不少血的面子上,可以!”

“不过成品如果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会杀了你,当然倘若能让我满意,我也不介意分出一点无惨大人的血给你。”

“是,多谢大人!”

得到答案的釜鵺激动地低下了头,在听到无惨的血液后更是身躯微微颤了颤。

第二天早上,绯村刃他们早早地来到了当地有名的艺术品街道。

虽然天色尚早,但街上已经多多少少摆了一些摊位。此时的人流量虽然不多,但行人的声音味道等因素却严重阻碍了绯村刃对周围的感知。

再加上街道范围广…

嘴角微微抽搐,身后单马尾怏怏地垂落,绯村刃摇了摇头低声对着周围小伙伴说道:

“根本不行,得到处逛逛近距离接触。”

三人相视一眼,随后就像真正想要买些字画的客人一般左看看右看看慢慢踱步走着,有时候甚至还停下来扒拉一下画卷。

然而一个上午过去了,三人甚至都将画卷区逛完了也没发现那股奇特的墨水味。

“怎么会不存在呢?”走出画卷区的绯村刃自言自语道。

如果那只鬼真的就在街道的画卷区中,绯村刃在近距离接触下不可能发现不了。

“或许那只鬼根本就不在这片区域,而在那时他也只是想迷惑我们。”锖兔做出了假设。

“不,那只鬼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会被发现,所以他说那些话肯定是想诱骗我们来这儿。”

“既然他不在老妇人家就对上我们,那么肯定希望用更稳妥的方法来斩杀我们。”目光转动环顾了一下街景,单马尾随着视线的转动而微微摇曳,绯村刃笃定的说道:

“比老妇人家更安全的那能是什么地方,自然而然就是它的巢穴。”

只是到底会在哪呢?

一旁始终保持低存在感的义勇,深蓝色的眼睛看了看绯村刃,再看了看锖兔,然后默默张开了嘴用清冷的声音说道:“别的区域...”

艺术都是相通的,画什么的既然都画在纸上,自然也能画在其他物品上,所以这街道的其他区域也存在嫌疑。

“对啊!”

想通这一点的绯村刃左手握拳,一拍右手掌心恍然大悟地说道,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义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夸奖道:“看不出来啊,义勇你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直接说到点子上了!”

其实...还好吧!

被这么亲昵地拍了拍肩膀,义勇有些不习惯地撇开了头,动作中多了些不好意思。

“我们这是被惯性思维给误导了啊,以为恶鬼一开始用的是画卷就下意识认为对方肯定藏身于画卷区,但偏偏没想到…”锖兔摇着头也是为自己的愚笨而叹气。

“画什么的也可以画在其他物件上啊!”无奈地摇着头,绯村刃接话道。

自己怎么就变蠢了呢,这都想不通。

不过这条街上有关画的区域还是存在不少,眼睛快速眨动了一下,绯村刃摩挲着下巴,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或许他们应该分开行动…

唔,而且既然那只鬼不敢对三个人下手,那单个人他总敢了吧?

手下意识地撸了一把自己身后的绯色单马尾,眼珠子一转,绯村刃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如我们分成两队来搜索吧!”

身后绯色单马尾晃了晃,绯村刃举着手提议道:“我觉得以我的实力单独对战鬼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你们组成一队也可以互相弥补对方的缺陷。”

而且以机率来算那只鬼可能更有可能对我下手,那样锖兔与义勇就安全许多。

所以,来吧来吧!绯村刃眼睛亮闪闪地看向义勇与锖兔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那也行,先试试看吧!”锖兔与义勇对视了一眼,没有想太多只是点了点头答应道。

随后三人组就分为了两队人马,而绯村刃随意选了个方向抬脚就走。

此时街道上的人流已经不像清晨那般稀少,而是繁密了许多,看着周边摊位上被画得异常精致的瓷器,再看看瓷器旁边标的价格绯村刃微微有些咋舌。

这也太贵了吧?叹着气摇了摇头,绯村刃突然感受到了自己的贫穷。

然而感慨着感慨着,空气中突然飘来的特殊没香味让他的神色一凝,身体下意识地动了起来,视线也随之偏转寻找着味道的源头。

最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街角摊位中的一件瓷器上,准确地来说是那件瓷器上的图案。

那张图案的内容是一位被鲜血包围的男子,尽管画中的人与鲜血模糊在了一起,但绯村刃还是清楚地看到了主人公那绝望的表情,还有背后衣服上那个熟悉的字眼。

那是个滅字,而画作中的男子不出所料,应当是失踪的鬼杀队队员。

看着瓷器上活灵活现的绘画,绯村刃深吸了一口气,眼底满是愤怒。

恶鬼是吧,你给我等着!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0章 练习与探查 下一章:第32章 画卷与逃脱
热门: 秦书 不要点进来[电竞] 轩辕诀2:大清刑名 放纵时刻 死亡接力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灵域 独步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血冲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