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信件与神乐

上一章:第21章 逗弄与尝试 下一章:第23章 完败与命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嘎!”狭雾山上空,盘旋的乌鸦发出了沙哑的叫声。

寒霜凝结在枯黄的草皮表面,站在木屋前的鳞泷左近次伸出了手接住了拍着翅膀的乌鸦,嘴中呼出一片朦胧的白雾。

乌鸦嘎嘎地叫着,因为穿越风雪而有些湿润的翅膀胡乱地拍打了几下,然后才稳稳站住,露出了爪子上绑着的信纸。

这只乌鸦是专门用于鳞泷与绯村刃交流剑术的信使,而它此番就是带回了绯村刃一部分的消息。

因为特殊原因,我停留在家的时间需要延长,所以明年初的最终选拔将会无法参加,勿念——绯村刃。

“这样吗?”也好

说完,老人驻足在木屋口良久,目光穿过黑红色的天狗面具看向狭雾山的山顶,像是想要看清楚正在努力突破陷阱下山的义勇与锖兔。

苍老的手捻着薄薄的信纸,淡蓝色浪花羽织的袖口在冷风中飞扬,鳞泷吐出淡白色的雾气喃喃道:

“这样按照时间来算,那三个孩子应该正好一起去参加下半年的选拔。”

另一边,可能是因为气候不同,比起狭雾山的白霜,灶门家外已是雪花飞舞,地面与树枝上更是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尽管外面的世界已经银装素裹,但是灶门家小小的木屋内却是热闹非凡,因为今年是大年初一啊,是祭拜火神的日子。

“哈哈哈!”

穿着厚厚棉衣的两只小团子发出了脆脆的笑声,小炭治郎手中拿着榊,脸上露出了大大笑容。

而绯村刃抱着的小祢豆子则摇着拨浪鼓在那里拍着手,粉色的眸子中包含儿着童最为纯真的快乐。

餐桌旁,有些瘦削的炭十郎穿着祭拜火神的法披,眉眼间是尽是温柔地看着玩闹的孩子们,整个人更是以往难得一见的精神焕发。

这种焕发不仅仅是因为这几天绯村刃为他输入生命力的缘故,更多的还是对这种生活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

“都准备好了,祭拜可以开始了。”忙碌的葵枝来到炭十郎的身后,眼睑低垂看着自己的丈夫,语气是那样的温柔。

“嗯~”

火红的法披袖口随着炭十郎的起身而微微晃动,他拿起祭拜所需的物品走出了房屋,来到了庭院前。

此时,庭院中央的积雪已经被葵枝扫开,而其周边更有围成圈的火把在熊熊燃烧。

葵枝左手抱着祢豆子,右手拉着炭十郎远远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而绯村刃也乖巧地站在其身边,静默不语,因为他从灶门一家人的神态与举止中感受到了祭祀的肃穆。

空中还有稀疏的雪花在飘落,寒风阵阵呼啸,祭祀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了。

“叮铃!”

铃铛伴随着舞动的身影响起,流畅的舞姿没有被恶劣的气候所影响,火红的法披在这片空地上与燃烧的火把融合在了一起。

身后的单马尾随着凛冽的寒风舞动,呼吸造成的白雾在弥漫在绯村刃眼前,但这却遮掩不了炭十郎惊艳的舞姿。

这种舞姿并无一丝柔美,反而更像火焰般的战舞,那是冬日的阳光,更是自岩浆中浴火而生的火鸟。

身体瘦削的炭十郎赤着足在冰冷的土地上舞动,这明明是该让人感到十分寒冷的一幕,但那起舞的身影却让人感受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火。

“炭治郎,你看那是爸爸的神乐哦!”

一旁的葵枝低着头对自己的长子温柔道,而因为寒风冷得瑟瑟发抖的小炭治郎却看着自己父亲的舞姿,眼中一片懵懂。

炭治郎还小,所以他只觉得父亲真厉害,居然能在那么冷的天气里跳舞。

但绯村刃不同,他眼神近乎着迷地看着炭十郎的舞蹈,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不仅是神乐舞,同时还包含着炭十郎对呼吸法与剑术的理解。

而且,比起普通人,现在的炭十郎叔叔更像是火神啊!

眼中映入了炭十郎恍若全身都在燃烧的舞姿,那一刻他的身影仿佛与火神融为了一体,被震撼到了的绯村刃在心中喃喃道。

“真的很美啊!”虽然身处寒风中,但绯村刃却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心中更是一片火热。

真是越来越像见识一下炭十郎叔叔的剑术了!

雪花还在飞舞,而神乐舞却在炭十郎双手一个交叉挥舞后接近尾声,然而这并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

“可以比试一下吗?”看到祭祀结束,绯村刃靠近穿着火红法披的炭十郎,小声问道。

不看神乐舞还好,这么一场蕴含炭十郎剑术奥妙的神乐舞下来,他是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手痒了。

“比试?你确定?”放下手中祭祀的道具,炭十郎微微一挑眉,眼中含着一丝笑意地对着绯村刃道,“可以啊!”

可能是因为自己生命力流失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又或是绯村刃的目光太过热烈,这位卖炭郎难得同意比试一下剑术。

“太好了!”看到炭十郎答应后,绯村刃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你和孩子们先回去吧…”

炭十郎一边劝说着妻子,一边从庭院角落卖炭的箩筐里拿出了长刀,将目光转向绯村刃示意两人出去。

知道自己丈夫有自己的私事,葵枝也没有阻拦想要问清楚的意思,只是拉着自己的孩子温和地看着两人离开。

因为她知道,无论炭十郎是怎样的人,他都是她的丈夫。

风卷起了阵阵雪花,一大一小的两人走在积雪上,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

在走了一大段距离后,炭十郎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那个孩子,微微咳嗽了几声调侃道:“事先说明一下,咳咳,拥有斑纹的剑士和普通的剑士中间可是隔了一道沟壑的。”

“尽管来就是,我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斑纹剑士到底有多厉害!”面对炭十郎善意的提醒,绯村刃却看似毫不放在心上地随口说道。

虽然现在他已经学会呼吸法和见识了不少这个世界的奇特,但是在剑术这方面他始终保持着充足的自信心。

“咳咳咳,那我可真的不留手了哦…”炭十郎笑了,神色中带着无奈地看着眼前说大话的小孩。

嘛,就当给这孩子见识一下好了。

“来吧!”

绯村刃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而脸庞有些凹陷的炭十郎嘴角一勾,暗红色的斑纹爬上他的额角,左手拿着长刀身体却一动不动。

这是让我先手?眉头一挑,看着炭十郎似笑非笑的表情,绯村刃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啊”绯村刃身体微躬低着头的脸上带着丝狡猾地说道。

到时候败了可别怪我...

“咳咳~”

低沉的咳嗽声响起,炭十郎没有回话,只是温和一笑然后目光穿透绯村刃的躯体,清晰地看见了他身体内部的运转情况。

啊啦,都说斑纹剑士与寻常剑士不一样,这孩子真是太天真了。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章 逗弄与尝试 下一章:第23章 完败与命名
热门: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鸽群中的猫 妄想银行 歪曲的枢纽 破云2吞海 伽利略的苦恼 诡念 马耳他黑鹰 替身是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