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演示与灰烬

上一章:第2章 限制与日常 下一章:第4章 呼吸与蝴蝶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完饭后,穿着淡紫色格子和服的葵枝带着两个孩子站在门口,准备看完绯村刃的演示就回去洗碗。

她是不怎么相信一个孩子有什么大能耐的,更何况这是一个嘴上说说十几岁,实际看起来是营养不良体型娇小得像八岁的孩子。

然而比起不放在心上的葵枝,双手抱胸姿态的炭十郎反而很重视这场演示,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光从表面上来看。

这个世界上存在无数可能,毕竟连皮囊与常人无异但实际却以人类为食的恶鬼都存在,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站在门口的绯村刃可没管灶门夫妇百转千回的心理活动,他左右找了找适合演示剑术的目标,最后选了一颗炭十郎白天刚拖回家的巨树。

这棵树还没有经过肢解,大概有成年人环抱一周那么粗,大小倒是刚刚好,只是...

比划了一下树大小后的绯村刃悄悄回头看了眼门口,站在那里的炭十郎还在咳嗽,和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空荡荡地。

那一瞬间,对比了树与炭十郎体型的绯村刃脸上露出了复杂而又奇特的表情。

嘶,炭十郎叔叔的身体这么差,还得把这么重的树拖回来...

看来自己入林打猎补贴家用势在必行啊!

掂了一下手中斧头的重量,绯村刃默默将斧子别在右侧,然后右脚后退小半步,伸出左手身体微躬,神色突然变得极其专注。

气势变了啊!

就在绯村刃摆出这个姿势的时候,站在一旁的炭十郎下意识地放下了原本抱在胸口的双手,此刻的他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势。

不过,仅仅是气势吗,好像还有其他变化。

下一秒,炭十郎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绯村刃的呼吸变了,变得悠远而轻盈,就像翱翔在苍穹之上。

那是呼吸法吗?

就在炭十郎惊疑不定下,想要再度确认的时候,绯村刃却在背负着世界排斥力的情况下动了。

只见他原本微微伸出的左手突然暴起,带着残影飞快却又无声无息地向别在腰间的斧子探去。

这是无声拔刀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拔刀斩,但绯村刃所在的飞天御剑流向来以速度闻名,自然拔刀也要快一些。

只是现在他现在拔的是斧子,而且又有世界排斥力的束缚。

绯村刃能感觉到,就在自己手伸向斧子的时候,身体的各个部位就明显出现了一种被锁链拽着的束缚感。

他越是努力挣脱,那束缚感就越强。

所以他的度并不快,但这种不快是指没法达到上一个世界那样恍若鬼神的速度,实际上这种不快也要比寻常武士更快一点,自然也足够让作为普通人的葵枝产生震撼的情绪。

不过瞬间,那横躺在土地上的树木就在斧光闪现的刹那被砍成了数节。

看着自己的成果,绯村刃顺手收回斧子内心却是有些不爽,就像是好好地在肆意奔腾的沧海突然被截住只能按照小溪的标准流淌一般。

而站在一旁好像感受到呼吸法的炭十郎心中也十分诧异,因为绯村刃的速度不够快。

明明那孩子刚才的呼吸神似呼吸法来着,怎么雷声大雨点小?

难道刚刚自己感觉错了?

但拥有斑纹的自己从小到大感知就没出错过啊!

可如果真的是呼吸法的话,小刃的速度应该不止这么一点,有些茫然的炭十郎下意识地咳嗽了几声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不过,要是不按呼吸法的标准来的话,这种拔斧子的速度倒是很不错了。

对于结束演示的绯村刃来说,炭十郎有没有感受错呼吸法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次演示虽然有些不畅快,但也算在葵枝那里证实了自己的能力。

而这时候回过神来炭十郎才神色有些复杂地看向绯村刃,心中保留一丝怀疑,嘴上却在问刚刚演示中一个奇怪的地方。

“小刃,你为什么在演示中要把握斧头的手从右手换成左手啊?”

面对炭十郎突然提出的疑问,绯村刃只是神色自然好像这只是一件小事一般,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回答道:“我只是左右手都会用,但左手有时候更顺一点。”

是吗?有时候?炭十郎眼底浮现若有所思的神色,他下意识地以为绯村刃是天生擅长左手用武器。

其实不是这样的,背着炭十郎走向里屋的绯村刃心底有些黯然,他之所以擅长左手用武器只是因为自己右手手腕在没来这个世界前被折断过。

要知道他第一次穿越可没有这次那么好运,那时候的他是直接穿到了一个被人贩子贩卖的小孩身体中。

面对又饿又渴还要被毒打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魂穿后身体原主人弟弟的死保,从没吃过苦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他根本撑不下来。

但即使有绯村心太,后来改名为绯村剑心的弟弟一次又一次冲在前面保护自己,他还是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终于醒悟了的小绯村刃就这样与自己弟弟相互扶持,勉强撑过了这一段童年绝望的经历。

虽然之后他们就被当代剑圣飞天御剑流的比古清十郎顺手收留,但因为右手折断而留下隐患的绯村刃也只能学习左手剑了。

只是也不知道剑心在那个世界过得怎么样了?绯村刃偏了偏头看了眼挂满繁星的夜幕开始有些怀念自己的弟弟了。

说起来,灶门家和剑心真的很像呢,都是带着一丝对他人的悲悯还有包容一切的温柔。

第二天清晨,在炭十郎出门没多久,告别葵枝后的绯村刃穿着黑色的和服右侧别着一把斧子,背着箩筐独自一人入了山林。

雪融化后的地面有些泥泞,但绯村刃却脑后绯色马尾一甩一甩地行走如风,然而即便他走的速度不慢,但也没多少泥水溅在和服上。

那是因为他有意控制着自己的脚步,这样既可以让泥水不溅到衣物上也可以减少噪音惊动野物,同时又可以加强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

这也是他为了更好适应这副幼小的身躯所作出的锻炼,绯村刃可以感受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身体被修复的潜力,一种说不定可以超越曾经自己的潜力。

哪怕曾经在剑术上已经达到巅峰的他也渴望再度突破,绯村刃握了握自己被修复的右手心想道。

渐渐地,周围人的痕迹越来越少,而绯村刃已经开始深入这片山林。

微弱的阳光透过枝叶在地面上留下点点光斑,四周很安静,然而走在山林中的绯村刃却突然头一偏,身子往后仰的同时左手如同闪电一般往旁边树干上探去。

绯色的单马尾微微晃动,不过刹那,一条身长一米左右的褐色毒蛇被绯村刃擒拿在手中。

蛇啊~,看着手中的猎物绯村刃还没想该怎么处理,目光就被刚刚蛇趴的树干吸引了。

这是刀痕,绯村刃神色凝重地看着树干上狰狞的疤痕,在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后,心中对这条刀痕有了判断。

从树皮翻开的新鲜程度来看,这条刀痕出现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而且刀痕在树干上印得很深,可见执剑之人力气不小。

完全不知道呼吸法存在的绯村刃无意识地摩挲着这刀痕,本能地根据刀痕的深度认为执剑之人是一个身体健硕的成年男子。

而且想必剑术不错...

这个世界的武士与剑士啊,想到这里,向来热衷于剑术与对决的绯村刃思路就有些偏了。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种极其美丽而又出彩的剑术呢?

真的想要去见识一番啊!

不过,这个剑士到底是哪来的?收回自己发散的思维,绯村刃有些严肃地看着这树干上的刀痕同时在心里猜测道,或许这个痕迹应该不止这么一处。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绯村刃就在树干九点方向不远处找到了其他痕迹,然后靠着这一点点痕迹继续追踪。

绯村刃此刻的追踪不仅是因为他需要分析这剑士的情报来保证灶门家的安全,也是因为他这通过这些痕迹的总结对那位剑士产生了兴趣。

痕迹有不少,再加上绯村刃的细心,在追查的过程中他甚至还在这片区域里找到了一部分陈旧的刀痕。

但是无论是新鲜或者陈旧,这些刀痕都有如同太阳之火一般灼热与狂暴中带着一丝温柔的感觉。

这绝对是一位拥有高超剑术的剑士,通过对刀痕的共感,绯村刃因为遇到这种强大而美丽的剑术而激动得浑身颤抖,连绯色的单马尾都开始在脑后一甩一甩地。

只是这个剑士好像在追杀什么人或者是东西,总结情报后绯村刃得出了一个结论,而且这位剑士应该在这座山附近生活了很久,或许对周边的人们没什么恶意。

但那个被追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之所以判断被追杀者是什么东西,那是因为绯村刃没找到血迹,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点。

因为从痕迹来看,被追杀的东西应该是处于被剑士压制的状态,但绯村刃却没有找到对方受伤该有的血迹。

而且,这种好似纸张被灼烧的灰烬是怎么回事?

手中捻着从杂草叶上取下来的灰烬,蹲在地上的绯村刃虽然依旧为能碰到强大剑士而激动,但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多。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章 限制与日常 下一章:第4章 呼吸与蝴蝶
热门: 买下地球去种田 蔷薇犯罪事件 祸水 仙王的日常生活 同级生 记忆迷踪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能面杀人事件 最强狂兵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