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上一章:08 下一章: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是,我自己就是太阳,我怎么会挡住您的阳光呢?”欧文毫无顾忌地看着那个女孩子,平静地反驳说,“我以前就有幸和您说过话,多勒小姐。您不认识我吗?我是腓比斯,我是阿波罗,一个闪亮的、耀眼的、燃烧着的欧文,就像我的姓氏所表达的一样!”①

①欧文·伯恩斯,其中姓氏伯恩斯在英语中意为燃烧。

“欧文·伯恩斯,那个侦探!”那个女孩子惊喜地喊了起来。

“就是我本人,愿意为您效劳。”欧文欠了欠身子回答说,“侦探当中的王者请您原谅这样冒失地闯进来。我们刚才已经按了好几次门铃,但是都没有人来开门,我们就想到……”

在这种极其尴尬的情况下,欧文仍然保持着轻松随意的语调。那个年轻女孩子的洒脱态度和他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无拘无束地和我们谈话,就像是坐在沙龙里,但是她的身上毫无遮拦。我觉得无地自容,感觉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上。这时欧文开始介绍我:

“这位是我最忠实的朋友阿齐勒·斯托克。他以前是艺术家,现在则把他的天赋用在了威治伍德的精美艺术餐具上。”

我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客套话,说话的时候还要把目光尽量停留在女主人的脸上。说实话,她的面容已经足够迷人了。过了一会儿,我的眼睛稍稍适应了一些,我观察到了她的整个身体。我认为整体而言,她确实是赏心悦目。从纯美学的角度来评价,我很容易地理解了米歇尔·丹哈姆的做法。他充满激情地想要用画笔把多勒小姐完美的身体比例、修长的身体、略显古铜色的皮肤都永恒地记录下来。与此完美躯体相配的是天使般的栗色眼睛;一头褐色的卷发像丝般光滑,披散在可爱的肩膀上。她的笑容温柔,透出喜悦,让人动心。她的一个眼神就能够让我心神不宁:

“可是,先生们,到底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我想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欧文回答的时候留意着她的反应。

艾美莉露出一个斯芬克司式的微笑:

“我倒是确实有一个想法……”

“其实,我们的来访就是因为这个,小姐……”

欧文像魔术师一样一挥手,他手上多了一个白色的字条。我立刻就认出了那个字条。

“您爱我吗?”他读道,“我真是心满意足。那么,现在去杀戮吧!我想这句话能让您想起点什么……难道不是您上个月给我寄了这个字条,但是忘了签名吗?”

艾美莉·多勒低下了头,一副懊悔的表情:

“好吧……我们还是到屋子里去吧,我们在那里说话可能会更方便一些。天气已经有点热了……”

艾美莉站了起来,欧文也准备紧跟其后。这时我嘟囔着说:

“可是,多勒小姐……您难道不怕您的婶婶看到您……还有我们……”

“哦!没关系,”她回答说,她的微笑里略带着嘲讽。“我那年迈的婶婶眼睛早就花了!”

我们在客厅里落座之后,艾美莉告诉我们说她的婶婶正在休息。而且她的耳朵也不比眼睛好到哪儿去,这就是我们按门铃而她没有去开门的原因。至于家里的仆人,他们今天休息。

她给我们准备了一些冷饮,我感觉好多了。这并不是饮料的作用,也不是因为房间里凉爽的空气,而是因为我们的女主人穿上了衣服,一件红色的丝绸便袍。那件袍子配在她身上真是妙极了。

“那个字条肯定让您觉得很奇怪,是不是?”她突然问欧文。

“并不算太惊讶。我还记得您说这些话的场景……”

“我希望如此,”她一边说一边叹气。“我就是想要把您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上面来……因为当时刚刚发生了两起怪异的谋杀案。(然后她的语调变得严肃了起来)我知道我的怀疑在您看来肯定是毫无道理,甚至是胡思乱想,但是我恳请您在做出判断之前仔细地听我解释……要知道,我相信我的这两个朋友当中,有一个人已经发疯了……这全是我的过错!”

她随后所叙述的内容和米歇尔·丹哈姆以及保罗·布鲁克所说的基本上一样,但是有一点不同:把那个挑战当真的人可能是这一个,也可能是另一个。

“我希望我自己想错了。”她最后总结说,“但是最近发生的谋杀案使我更肯定了。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告诉您我更怀疑他们当中哪一个!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两个人都很可疑。他们都狂热地爱着我,两个人都一样,都不惜代价想要……他们的目标我就不用说了。”

“那么说,您的挑战只是一个玩笑?”我插了一句。

艾美莉耸了一下肩膀。

“当然是一个玩笑。您觉得还能是什么?我肯定所有的人都把这当做玩笑,从来没有人当真过!我当时只是为了让他们两个人平静下来,要知道他们当时情绪激动,眼看就要动手打起来了……”

“是您自己把完美犯罪和‘古代七大奇迹’联系起来的吗?”

“不是我,”艾美莉想了想然后回答说,“我想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很多人七嘴八舌,他们每个人都在前一个人的基础上加码……我的天啊,我可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当中的一个会把这种蠢话当真!”

“这么说,您对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偏好?”

“在哪一方面?”她困惑地小声问。

“在各个方面,我亲爱的小姐。我们可以先从他们对您的感情开始。您早晚要做出选择的!”

“我……我没法选择。”艾美莉把脸埋在双手里回答说,“现在我没有办法选择……他们两个我都喜欢……他们有不同的魅力。我从小就认识保罗,很自然,我和他很亲近,尽管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点。至于米歇尔,则完全相反,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一年前,我们有着同样的品味,比如说绘画和国际象棋……但是说这些细节没有什么意思。我对他们说不要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太当真……但是完全不管用!他们都像老虎一样好斗,而且喜欢嫉妒!最近他们之间的争吵不那么显眼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其实还是相互怀着深仇大恨!”

她一边叙述一边时不时地哽咽着,但是,我很怀疑这个年轻女孩是否真的清楚她的美貌的巨大威力。欧文把我的怀疑明确地表达了出来。

“您不觉得在这件事上,您太不当回事了吗,艾美莉小姐?”

“有人说叫艾美莉①的人都是这样。但是我可以告诉您,为了这件事情,我有时候晚上会睡不着觉……”

① Amelie名字的含义为勤劳。

不用说那两个追求者度过了无数的不眠之夜,我暗想。这个女孩子毫无疑问在某种程度上同时具有无忧无虑和轻率的个性。欧文接着向她叙述了那两个嫌疑对象最近分别秘密地向他透露的怀疑。欧文自称除非是在特殊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泄露这些客户的隐私。他认为现在就是这种特殊情况。

“啊……”欧文说完了之后,艾美莉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这两个喜欢故弄玄虚的家伙,他们从来都没有向我透露过这些想法!米歇尔真的亲自去找您?那么说他非常确信保罗是有罪的。除了为了和绘画相关的事情,他平时是很少出门的!保罗自己也供认了他心中的怀疑,这也够让我吃惊的。他肯定也是非常地肯定米歇尔就是凶手!嗯,这些消息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不过这些消息和我自己的怀疑不谋而合。事情完全是乱成一锅粥了!”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欧文获准点上了一支烟,然后用说教的口气说,“所有的人都怀疑其他人,但是每个人都秘而不宣。如果布鲁克先生自己宣称他也知道真正的凶手,我不会吃惊的。我猜他会说您艾美莉·多勒小姐就是凶手!顺便说一句,我打算和他见上一面。”

“我才不相信呢。”年轻的艾美莉像一个赌气的孩子一样摇着头。“布鲁克先生很喜欢我,他才不会怀疑我呢!对我来说,他就像是父亲……”

她的这句话,带着一点乡愁。随后,艾美莉给我们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那是关于艾美莉小姐的童年的故事。尽管其中包括父亲去世的情节,整体而言那段时光对艾美莉来说是一段幸福的时光。

十二年前,也就是1893年,约翰·布鲁克组织了第二次考古活动。考古队中包括六名科学家,其中包括勇敢的托马斯爵士和亚瑟·多勒。多勒先生的妻子刚刚在一次铁路事故中丧生了。于是他决定带上刚十岁大的艾美莉。他们在尼罗河右岸展开了挖掘工作。那是在本尼哈桑村子①的上游,靠近阿玛纳考古遗址②的位置。阿玛纳③是当年信奉异端的法老王阿美诺菲斯④四世所修建的城市的遗址。布鲁克所组织这位年轻的法老王在古埃及的历史上写下了一个极其动荡的篇章。他禁止臣民信奉他们已经习惯了的众多神明,其中甚至包括强大的阿蒙神(底比斯城的主神)。他大肆残害祭司,关闭庙堂。然后他又设立了一神论的宗教,只供奉一个太阳神:“阿吞神⑤”。这位法老狂热地崇拜这位阿吞神,他甚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阿肯那顿⑥。他的名字的意思就是“阿吞神的仆人”。他的妻子,美貌的纳菲尔提提王后⑦也倾力支持法老王的宗教改革。他们抛弃了底比斯城⑧的王宫,转而修建了一个完整的新都城,也就是阿玛纳城。这座新都城是完全为了供奉太阳神的圆盘而建的,城中有宏伟的花园,满是游鱼的池塘,为艺术家和工匠准备的高大的住宅。问题是,这对国王和王后忙着供奉太阳神的时候,他们忽略了保护国家的边界,以至于埃及屡屡受到异族的侵扰。这段疯狂崇拜阿吞神的历史很短暂,阿美诺菲斯四世死后,他所建立的城市被夷为平地。那些当年被放逐的祭司转回头来报复,阿玛纳城被洗劫一空。而且他们想要彻底地抹去阿美诺菲斯四世所留下的痕迹,带有他的名字的正式文件通通被销毁了。

①埃及中部,尼罗河东岸的一个考古地点。

②尼罗河东岸的另一个考古地点。

③阿玛纳Amarna宗教是在十八王朝早中期独特的历史背景下形成的。阿玛纳宗教中的阿吞神是世界的创造者、万物的眷顾者、宇宙的统治者、具有真实生命力的活着的神,他自我创造,并通过国王阿肯那顿和他的“教谕”以及太阳圆盘来完成对世间万物的启示。正是基于阿吞神的众多功能,阿玛纳宗教的一神教本质才得以显现。

④Amenophis IV.的考古活动主要就是要研究阿玛纳的历史和遗迹。

⑤Aton.

⑥Akuenaton.

⑦Nefertiti.

⑧Thebes.

很自然,由于这些疯狂的破坏,后世对于这段历史的各种考古活动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这段时期是古埃及新王朝时期最神秘的部分。在这个领域的一点点进展都会被当做重要的发现。

约翰·布鲁克所率领的考古队遇到了一连串的困难。第一个厄运就是失去了一名考古队员:亚瑟·多勒。他发了高烧,去天堂和他的妻子做伴了,把艾美莉留给布鲁克照看。鉴于他们已经为这次考古活动做了大量的准备,布鲁克不可能立刻带着艾美莉回到英国。后来,他们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很有价值的考古地点。但是他们遇到一小群当地的土著人。他们是一个漂泊不定的部族,巧的是这个部族信奉的宗教和阿肯那顿很接近。他们虔诚地崇拜太阳,而且他们的狂热劲头和那个法老王不相上下。但是这个部族极其热衷于宣扬他们的信仰,他们强迫考古队员们信奉他们的宗教,否则就要把他们赶走,或者和他们作对。布鲁克先生所组织的考察活动是私人性质的,他们不可能去向埃及政府寻求帮助。要知道,埃及政府随时都有可能禁止他们的发掘活动。于是考古队被迫接受了部族所提出的条件:去参加崇拜“金圆盘”的仪式。他们自然不相信这种宗教,但是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那些游牧民的生活条件并不富足,所以他们的仪式总体来说并不算奢华。尽管如此,对于年轻的艾美莉来说是难忘的事情。

“那些仪式真的很有意思。”我们漂亮的女主人解释说,“想想看,我当时刚刚十岁,我看着那些先生们一本正经地朗诵着对于太阳光环的赞颂之词!他们搞得郑重其事,我觉得我是亲身经历了故事书上才有的冒险故事。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无聊。因为我那时太小了,根本不可能对考古发掘有什么兴趣。但是我有时候在那里看他们搬运砂土,看上几个小时。无价之宝随时都可能从土里冒出来。特别是在我的记忆里,当时的我自由自在;而且埃及的气候也非常宜人。我可以自由支配我的时间,可以四处闲逛,可以坐在那里盯着尼罗河,可以躺在那里晒太阳……老天,我在那里度过的时光真是太美妙了!

“但也不是永远的轻松自在。有一次,我晒太阳晒多了,中了暑……我差一点点就要步我老爸的后尘。当时好像布鲁克先生和他的朋友们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我在床上躺了好多天,那种难受的感觉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在埃及停留了大概一年的时间,没有什么重大的发现。但是厄运还是紧紧相随。就在我们离开前的几天,突然出现了一伙强盗。他们抢走、损毁了我们找到的一些珍贵的资料。十分幸运的是,布鲁克先生事先已经抄写了一部分资料。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抄写资料的价值。因为布鲁克先生和他的诋毁者之间的争论,加上那段历史本身就充满了争议,科学界的权威们不肯把这些资料归类为‘史料’。这对布鲁克先生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从此之后,他就对考古工作兴趣大减,至少是不再参加挖掘工作了。他对于埃及学的兴趣也仅限于审美方面。他和他的朋友们建立了太阳神俱乐部,这部分是出于习惯,更多地是为了表达嘲讽……”

“太阳神俱乐部!”我为之一震。“您是说那个在斯皮塔勒菲尔德①的酒吧里搞祭司活动的太阳神俱乐部?”

①Spitalfields.

“就是那个俱乐部。”艾美莉回答说,她有一点吃惊。“你们知道那个俱乐部?”

10

“我们当然知道!”我回答的时候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诧。“我们甚至参观过最近的那次俱乐部的活动!”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艾美莉也笑嘻嘻地惊叹说,“在仪式进行的过程中,我看到在门口有两个小心翼翼的高个子!那肯定是你们俩!”

我又回想起了那次在太阳神俱乐部里的景象,还有那个女性祭司的轮廓。我向艾美莉叙述了我的回忆,她显得很开心,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我的疑问:

“没错。那就是我!我身边的不是别人,就是布鲁克先生。他主持这个俱乐部已经有十几年了……”

“还有一个空着的位置。”欧文说,“那是不是托马斯爵士的位最?”

“是这样的。现在我明白了你们在那里出现的原因:你们在调查托马斯爵士被谋杀的案件!”

“您应该明白,他被谋杀的案件也是‘犯罪奇迹’之一。您不认为这很奇怪吗?”

“我同意。”艾美莉郑重地点头表示赞同。“布鲁克先生很伤心,因为他失去了一个老朋友。从另一方面讲,我认为凶手在熟人中选择受害者也是很常见的。米歇尔和保罗都认识托马斯爵士,他们肯定也很熟悉托马斯爵士的习惯。这样就能让……不管那两个人当中谁是凶手,总之凶手能够根据托马斯爵士的习惯来安排他那狡诈的谋杀计划的细节。”

“不幸的是,这个凶手在其他的几起谋杀中都很狡诈!我们不能根据这一点来确定凶手就是托马斯认识的熟人。”

欧文沉默了一阵,显然是在深思。然后他又问:

“实际上,这个太阳神俱乐部不是当真的宗教吧?”

艾美莉把头往后一仰,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当然不是!我刚才已经告诉您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种讽刺,是一些伤心失望的考古队员对科学界死板的教条的嘲弄。另外,这也是出于习惯。这些祭司仪式已经成为了一种消遣,这个活动吸引来的人也都不是当真的!我自己就觉得这个俱乐部很好玩!”

随后,她又压低了声音,明亮的眼睛里露出一点顽皮:

“这能让我稍稍沉浸到幻想中。美丽的埃及,闪烁不定的色彩,宽阔的金色的沙地,平静流淌的尼罗河,懒洋洋的太阳轻抚身体……”

“您简直就是纳菲尔提提王后……,”欧文笑嘻嘻地凝视着艾美莉,若有所思。

艾美莉心花怒放,脸也红了。

“您呢,”她说,“您就是阿美诺菲斯四世!您和他在体形上还真的很像呢!”

“他是什么样子?”

“在布鲁克先生抄录的资料当中就有关于他的外貌的描述。他和您一样是长脸,厚厚的嘴唇,个子应该很高,但是并不属于运动员的体型,还有像女人的胯部……”

“别忘了我是阿波罗!”欧文很严肃地提醒说。

“等一下,”艾美莉说着站了起来,“我要给你们念一段诗。按照布鲁克先生抄录的资料上的说法,这首诗是纳菲尔提提王后写给她的丈夫的。这首诗已经有三千年历史了。我很喜欢这首诗,所以我把它抄录了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艾美莉带着一个小笔记本回来了。她念了起来,感觉上就是朗诵者毫不遮掩地表达爱情宣言,而听众欧文则沉浸在其中:

我在您面前,在池塘里沐浴,多么惬意

我向您展示我的笑貌

和裹在精美的皇家锦缎里的动人躯体

我愿和您一同沉入湖水

我的指尖上捏着一条小鱼,我向您游去

过来看看我……

“这真是太优美了!”欧文心领神会地说。

我很赞同他的说法。但是我暗想,如果这位动人的艾美莉小姐去和我的朋友欧文一同在池塘里沐浴,她可能连最上等的“皇家锦缎”都不屑于穿……

“丹哈姆先生有很高的天分。”欧文宣布说。我们对艾美莉小姐的拜访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今天约翰·布鲁克先生同意会见我们。欧文正在和他说话。

为了让“艺术家们”更方便说话,布鲁克先生提议到米歇尔的画室里去转一圈。这一天米歇尔恰好不在。欧文非常赞同这个提议,说他很想看看这个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

约翰,布鲁克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头发花白,身材高大、结实,让人感到威严。他的脸上的皱纹是他当年在世界上不断奔走所留下的痕迹。在他那厚重的眉毛下面,我能够感觉到一个奔腾不息的头脑。他的穿着很考究:西服的颜色接近赭石色和藏红色,是油画上常见的颜色。这种颜色的搭配有点儿奇异的风格。

“他很有天分,没错。”我们的主人表示赞同。“尽管他从来没有去过埃及,他似乎凭借直觉就能够领会到埃及变幻莫测的色彩。他还很善于领会我所要表达的主题。伯恩斯先生,您肯定看出来了,他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艺术家。斯托克先生,您觉得怎么样?”

画室很大,里面放着二十多幅已经完成的油画。蔚蓝的天空,沙滩,棕榈树,古迹,还有尼罗河水,组成了多样的色调。说实话,那些画都很成功;米歇尔确实很善于把握色彩。

我回答说我完全赞同他们的观点,还特别强调了他对于色彩的把握能力。随后,伯恩斯向约翰·布鲁克突然发问:

推荐热门小说犯罪七大奇迹,本站提供犯罪七大奇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犯罪七大奇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08 下一章:10
热门: 造彩虹的人 史上第一祖师爷 恩有重报 独眼少女 安娜之死 女王蜂 黑色皮革手册 琉璃美人煞 他的小草莓 鸽群中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