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涅克的谋杀案

上一章:斧头 下一章:恶狼之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一个晴朗的夏日午后,一辆塔勒伯特牌小汽车①顺着夏朗德地区②宁静的乡间道路缓缓前进。驾驶室里坐着一个肥胖的男人,他五十多岁,正在恼怒而犹豫不决地四处张望。这不是一辆敞篷汽车,所以车厢里的温度令人难以忍受——司机脸色通红,满头大汗,便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

①Talbot,一个已经停产的汽车品牌。

②法国的一个省。

如果是在平日里,苏格兰场的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也许会欣赏周围的美景。翠绿的牧场和宁静祥和的葡萄园之间是蜿蜒起伏的丘陵。道路的两侧不断出现宁静的小村庄,一座座漂亮的天主教堂都是用金色的石头砌成的,每个教堂的正面都有精美的雕刻。这些本应让警官心动的景致今天都失去了魅力,而且现在正是这些景致让他心烦意乱。他已经兜了一个多小时的圈子,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小村庄——他的朋友图威斯特已经在某个村庄里隐居了好几天。图威斯特是一位哲学博士,也是一位业余侦探。当警方遇到错综复杂的案子时,图威斯特博士总是愿意出手相助。

“他到底躲到哪儿去了?”警官咬着牙,低声嘟囔着。他的手紧紧地攥着方向盘。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已经筋疲力尽了,他的头上满是汗水。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要找的小村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命运总是这样富有戏剧性。村子里多数房子的墙壁都是用碎石砌成的,看起来非常坚固,但好像属于另一个时代。警官微笑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一座典型的乡村风格的房子——正是他的朋友最中意的样式。

几分钟之后,阿彻巴尔德警官找到了他的朋友。两个人坐在一个阴凉而质朴的客厅里,品尝着科涅克白兰地。

“能够在这里找到您,真是太巧了!”阿彻巴尔德现在已经感到轻松惬意了,“我知道您在法国度假,可是我并不知道具体在哪儿。让我万分惊讶的是,今天早晨,警察分局的警务专员告诉我有一位杰出的犯罪学家正在附近的一座旧房子里休假,而且是来自伦敦的犯罪学家!我立刻就跳进了汽车,一心要来跟您打个招呼。”

主人和蔼的面庞上浮起了一个笑容。他是一位年过六十的老人,又高又瘦,不过仍然很敏捷。

“从伦敦来的杰出的犯罪学家。”阿兰·图威斯特博士一边念叨一边点头,“我的朋友,您可真会给我戴高帽子,我自己可不敢这么认为。”

“这是查理专员的原话。”

“……可是,实际上我的愿望正好相反。我选择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的目的就是远离犯罪学家的头衔,远离伦敦,远离‘杰出’这个词!我只是想放松一下,享受宁静的生活,我要好好地享受这里的特色美食,还有如此出名一而且名副其实的琼浆玉液。”

“您的这些愿望是功成名就之后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我亲爱的图威斯特,您的名声早就超越了英国的国界!”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说真的,这个地方还真不错!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这儿确实很舒适。”图威斯特博士表示赞同,“您能喜欢这里,我很高兴。如果您喜欢,就随心所欲吧!如果您愿意停留几天,我会感到不胜荣幸。”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抬头瞥了一眼木质的天花板,以及支撑着天花板的、有上百年历史的旧橡木。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嗯……这儿的风格太陈旧了,不合我的口味……”

“不算陈旧,这儿甚至有电话!”阿兰·图威斯特博士继续游说。

“嗯,我知道这里有电话。在警察分局里,他们告诉了我您的号码。因为在我来拜访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有可能要和我取得联系。”

“哦?您到这里来是为了办案子?”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今年也选择了法国作为度假地点——和您一样。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探望一下我的嫂子。上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我跟您提过吧?我有一个兄弟,他死在了敦刻尔克。后来,他年轻的妻子离开了英国,回到了她的家乡——也就是这里,法国的夏朗德省。她随后又出嫁了,嫁给了一名叫查理的警员。查理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员,后来他步步高升……最近被任命为科涅克地区的警务专员。不过,他最近遇到了一个非常麻烦的案子,破坏了他刚刚获得提升的好心情。说起来,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古怪的案子……”

“于是,那个案子就落到了您的手上?”

“也算不上,就算是我向他提供了一些建议吧……这个案子很棘手。主要的问题是要保护一位叫做米歇尔·苏达德的人,他是一位退休的葡萄园主。他已经在家里躲了一个星期了,因为有人威胁要谋害他……”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想要拿起桌上的杯子。突然,主人大叫了起来。

“海尔梅斯①!停下!”

---------------------------------

①海尔梅斯,希腊神话中主管畜牧、道路、体操、辩论、商业的神。

阿兰·图威斯特博士的紧急命令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一个黑影从房间的一角猛扑了过来,差一点儿打翻了替官手上的玻璃杯。那个不听话的海尔梅斯其实是一只黑猫,它好像突然对来访的阿彻巴尔德·赫斯特瞀官产生了兴趣。它愉快地眯着眼睛,“喵”了一声,在警官肥硕而柔软的大腿上转悠了几圈,最后趴了下来,蜷成了一团。可是,小猫眯的柔情并没有赢得共鸣。阿彻巴尔德·赫斯特的眼睛乱转,就好像受到了电击。

“阿彻巴尔德,它又不是瘟疫!您可以抚摸它。”

警官犹犹豫豫地抬起了一只手,然后嘟囔着说:“您知道的,我受不了这种小动物……我无法忍受。”

“您怎么和村子里的人一样迷信!我到这里之后就收养了它,它当时已经是皮包骨头。没有人愿意收留它,就因为它是黑色的!他们认为黑色的猫是恶魔的化身!”

“黑猫会带来厄运,这是众所周知的!”

“无稽之谈!就因为这种荒唐的想法,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忍饥挨饿,得不到丝毫的关爱!”

“和您在一起,我相信它的日子很不错,足以补偿它前几年所遭受的苦难。不过,图威斯特,劳您大驾,请您给它另找一个垫子,而不是我的大腿……”

阿兰·图威斯特把那个毛茸茸的小宝贝送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几分钟之后,他回到了客厅,用略带讥讽的口吻对他的朋友说:“好了,恶魔已经消失了。您现在可以安心了。”

不过,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似乎仍然心有余悸,他红彤彤的大脸上仍然冒着汗一—尽管房间里很凉爽。

“我可没法儿像您那样安心。”警官支支吾吾地说,“我觉得自己刚刚和恶魔交过手……”

“您是说您手上的案子?’

“是的……”

“哦,如果您要保护的对象的仇敌是恶魔,您完全有理由忧心忡忡!”

“这么说并不夸张,那个判了米歇尔·苏达德死刑的人和撤旦一样可怕!菲利普·弗斯——有人甚至把他称做‘魔法犯罪大师’!”

“一个危险的谋杀犯?”

“现在还不是。不过他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危险的谋杀犯,所以我们必须严肃地对待这个案子。菲利普·弗斯绝顶聪明,是一个职业魔术师,还利用业余时间研究犯罪学。他好像几乎阅读过所有和犯罪学相关的东西。从真实的案例到虚构的故事——无所不包,他还拥有一个可观的、有关犯罪学的藏书室。”

阿兰·图威斯特博士把身子靠在了扶手椅的椅背上,用赞许的口吻说:“是啊,他拥有可怕的对手所应有的核心素质。可是,为什么这位菲利普·弗斯想要谋害米歇尔·苏达德?”

警官将他的啤酒一饮而尽,舒舒服服地坐在扶手椅里,然后说道: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米歇尔·苏达德是一个退休的葡萄园主,除了葡萄藤,他还钟情于其他爱好……后来他把葡萄园卖掉了,卖了个好价钱——因为从他的酒窖里酿出来的拿破仑牌葡萄酒非常有名。他再也用不着操心生计,于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他的业余爱好上面:破解神秘事件,研究幻术和神秘学——不过都是用非常理性的方法来研究。也正是米歇尔·苏达德创建了‘特异功能研究协会’,这个协会的主旨就是研究那些所谓的‘特异功能’。您大概听说过这个组织……”

“听说过……他们不遗余力、不留情面地戳穿所谓的神秘学家和江湖骗子的骗术,对吗?”

“非常正确。而菲利普·弗斯则是一个具有神奇能力的魔术师,他能够实现各种令人惊奇的奇观。他经常组织公开的表演,而且是免费的——毫无疑问他是要树立一个可信、慈善、不牟私利的公众形象,最终目的当然是要引诱那些轻信的傻瓜。哎呀!这种人可是为数众多。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各种私人组织的降灵会竞相邀请他出席。他参加这些私人活动的目的可就不是单纯对于艺术的热爱了。从他的银行账户来看,他从私人活动中获得了丰厚的报酬。可是,在最近的一次晚会上,米歇尔·苏达德跳出来搅局。菲利普·弗斯的怒气可想而知……那天晚上,魔术大师表演了一个令观众们目瞪口呆的‘法术’:他用手在一只大水盆上划过,那些干净的水瞬间都变成了……白兰地!作为一名退休的葡萄园主,米歇尔·苏达德怒不可遏!他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从魔术师的口袋里翻出了一个小袋子,袋子里面装着橙色的粉末。菲利普·弗斯作出了激烈的反应。他刚开始矢口否认作假,坚持说那些粉末另有用途。但是退休的葡萄园主不依不饶,坚持指控魔术师作弊,还威胁要把他的骗术公诸于众。最后,菲利普·弗斯威胁要惩罚米歇尔·苏达德,声称米歇尔的做法是对他的侮辱,是对于他神秘法术的侮辱!他说米歇尔应当受到最可怕的惩罚。魔术师公开威胁要取走米歇尔·苏达德的性命,还明确地说米歇尔会死在他犯下罪孽的地方。”

“死在白兰地酒里面?”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或者说和鱼有关,因为菲利普·弗斯当时曾经向观众解释说那个法术是关于钓鱼的……”

阿兰·图威斯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那么说,警方把他的威胁当真了?”

“警方当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菲利普·弗斯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这件事情关系到他的名声,关系到他的未来。”

“如果米歇尔·苏达德近期不死于非命,菲利普·弗斯就彻底完蛋了。”

“如果退休的葡萄园主有个三长两短,我的同事查理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个故事已经在科涅克地区传开了,比了弹的速度还快!如果米歇尔死了,人们就会责备警方——特别是查理——没有做必要的防备。现在他派人监视着两个主角——我也是这么建议的。一个人跟着魔法犯罪大师,另一个人在退休的葡萄园主的家门口放哨。米歇尔·苏达德现在躲在一座箭楼里面……”

“一座箭楼?”阿兰·图威斯特博士惊诧地问。

“是的,一座箭楼……实际上,当地一个古怪的家伙在很久以前修建了一座城堡,现在城堡只剩下一座圆形的箭楼了。退休之后,我们的保护对象就居住在箭楼里——很显然是看中了箭楼周围清静的环境。想想看,一座箭楼,本身就是一种战略防御性建筑。您如果亲自去看看就会明白的。他的敌人如何能够进入箭楼,危害他的生命?我实在无法想象。”

“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这很困难,特别是还有一个警员紧紧相随。不过,您仍然有疑虑,生怕魔术师真的把威胁付诸实践?”

“是的。”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握紧了拳头,“因为那个魔术师诡计多端。另外,米歇尔·苏达德自己所作的预防措施也证明他的对手非常可怕。如果那位魔法犯罪大师真的完成了他的挑战,他就是真正的恶魔……”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警官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图威斯特站了起来,走过去摘下了听筒,然后转身对他的朋友说:“是找您的。”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的眼中净是怀疑之色,他犹豫着接过了电话听筒。他用抑郁的语调对着听筒说了两句,然后就静静地听着对方叙述——但是他太阳穴上的青筋在猛跳。

“什么!怎么可能!”警官恼怒地说,“这完全不可能!天哪,帕勒提耶,您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儿,我不明白……您说什么?”

双方又用这样的语调交谈了好几分钟。当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放下电话的时候,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就像是一个刚刚受到命运残酷打击的人。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缕不听话的头发耷拉在前额上。

“是谁?”主人问道。

“帕勒提耶,科涅克地区警察局电话总机的话务员。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伙子,但是在紧张激动的时候就会大舌头。在这种情况下,听他说话就是一种折磨。不过,这并不重要……我们刚刚遇到了飞来横祸……”

“您难道是要说……”

“没错。”阿彻巴尔德·赫斯特用阴沉的语调打断了博士的话,“发生了最糟糕的事情……魔术师实现了他‘不可能的诅咒’,退休的葡萄园主刚刚死了。是米歇尔·苏达德自己向我们通报了噩耗……在咽气之前,他拿起了话筒,给警察局打了一个电话;他勉强地说出了几个含混不清的词。他好像是在说猫和沙丁鱼,然后就没有声音了。警方立刻去他的家里察看,他们在房间里找到了米歇尔·苏达德,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咽气了。站岗的警员发誓说没有看到任何人接近过箭楼。”

“他是怎么死的?”

“被毒死的。”

阿兰·图威斯特博士摘下了他的夹鼻眼镜,然后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他的朋友。

“我猜测他喝了科涅克白兰地?”

“还无法肯定……您瞧,刚才我已经介绍过了,他临死时说的是‘猫和鱼’。”

说完之后,阿彻巴尔德·赫斯特瞀官坚定地朝房门走去。

“跟我来,图威斯特,一秒钟都不能浪费。我们必须立刻赶到案发现场。”

一刻钟之后,赫斯特警官把塔勒伯特牌小汽车停在了一座箭楼的下面,两辆警车的旁边。那个箭楼很坚固,是用巨大的石材砌成的,应该是一座中世纪城堡的最后一点儿痕迹。箭楼坐落在一个小石头山丘上,旁边是一片榉树林。周围荒凉的环境增加了这座建筑的孤寂感,就好像一个失去了扇叶的风磨房。不过箭楼仍然保持了一些隐约的威慑感,令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它最初的功能。为了保持中世纪的风格,这个箭楼上面有一个坡度很陡的屋顶,厚厚的墙壁上还有尖形的窗户。其中的一扇窗户在最高的一层,朝向南方,下面是一丛旺盛的紫藤;紫藤紧紧地附在墙壁上,稍稍柔化了箭楼朴实无华的风格。

“那就是米歇尔·苏达德的房间。”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朝那个窗口抬了抬下巴,“在房间的下面是一间小厨房和一间浴室。在那儿。您看到了,窗户是朝东的,上面有铁栅栏。在西面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窗户。最底层是杂物间,有一个小小的、装有栅栏的窗户,大门是整个箭楼唯一的出入通道……好,我们到了……”

箭楼的门半掩着,阿兰·图威斯特博士立刻注意到了房门遭到损坏的痕迹——门框上锁头附近的木头都裂开了。他们走了进去,顺着一段昏暗的螺旋楼梯往上爬,最后到达了第三层,也就是最上面层。房间里人影晃动,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员正在检查房间——一个相当宽阔,家具齐备,给人舒适感觉的房间。尸体倒在洗手池的下方,一个非常年轻的金发男人正在俯身检查尸体。看到两个陌生人之后,那个男人站直了身子,迎上来自我介绍。

“我是万桑·马诺医生。我猜你们当中的一位就是苏格兰场的警官吧?”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点头称是,然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的朋友。

“警察局的专员向我提到过您的大名。”万桑医生接着说,“他刚刚动身,前往科涅克市;他要求你们等着他。法医应该也会很快赶到。”年轻的医务工作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富有青春气息的微笑。“我只是村子里的一个普通医生。我在路上遇到了查理专员,他邀请我跟他过来看看。”

万桑·马诺转身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和米歇尔·苏达德很熟,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结局……”

受害者是一个中等身材、灰色头发的男人,他躺在地毯上,微微蜷缩着身体,两个胳膊展开着。他两眼翻白,一副细银丝边的眼镜就跌落在头的附近。在尸体的左侧是一个小小的洗手池,里面有几处棕色的污痕;一部电话翻落在尸体右侧的地板上,紧挨着桌子腿。

“他是被毒死的,对吗?”阿彻巴尔德·赫斯特问道。

“是的。氰化钾,毫无疑问,尽管我只是按照查理专员的要求进行了初步的检查。你们闻到了吗?房间里有一股辛辣而微甜的味道,就像是苦杏仁的味道。这是氰化钾的特征。”

“他怎么中毒的?”

万桑·马诺医生思索着,摇了摇头。

“问题就在这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查理专员指望你们能够解开这个谜团。对于我来说,这完全无法理解。首先,这个房间里并没有氰化钾;其次,不可能有人偷偷地进入这里——肯定会被米歇尔·苏达德发现的。”

两名侦探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的东侧是各种各样的实用家具和器皿:洗手池、衣柜、书桌。一个大书柜覆盖了西侧的整个墙壁。在书柜里,除了书籍之外还有一些小摆件和古怪的小玩意儿,比如说一个小宝塔,还有一个装着立方体的玻璃盒子。那个立方体似乎是悬浮在玻璃盒子中间,见多识广的阿兰·图威斯特博士立刻意识到那是件魔术道具。在书柜前面是一个长沙发,沙发的旁边是一盏落地灯和一个矮桌。矮桌上有一个托盘,托盘里面有一只酒杯、一瓶白兰地和一个水瓶。一名警员正在小心翼翼地摆弄那个托盘。沙发上还有一本翻开的书,倒扣着。房间里唯一的窗户在南侧正对着房门的位置上。从窗户望出去,夏朗德地区的乡村景致尽收眼底。

“不可能,凶手根本无法钻进来。”那个正在检查托盘的警员附和说。

“就是您负责保护受害者?”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警官用略带责备的语调问道。

听到警官的询问之后,那个年轻的警员脸色发白,不过他并没有丧失自信。

“就是我。我还可以向您保证,自从送面包的人离开之后,今天早上就没有人接近过这座箭楼。送面包的车子九点经过这里,米歇尔·苏达德当时毫无异样,我亲眼见到他站在台阶上接过长棍面包。从那之后,一直到查理专员到达——也就是十六点——我没有见到一个活人。为了上楼,我们被迫撞开了楼下的大门和这个房间的房门,两扇门都是从里面锁住的,而且根本无法从外侧开锁——您可以检查一下。”

阿彻巴尔德·赫斯特和阿兰·图威斯特察看了一下房门上的结实的门锁,不得不赞同警员的说法。在警员的撞击下,固定在门框上的锁槽脱开了,而门锁本身完好无损。

“这么说,进入这个房间的唯一途径就是窗户……”阿彻巴尔德·赫斯特评论说,“我猜那扇窗户是开着的,对吗?”

“是的……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米歇尔·苏达德肯定会开着窗户。但是我可以保证,没有人从窗户爬进来。我多数时间都在窗户下面。问题是,即便有人躲过了我的视线,他又如何爬上来?这扇窗户距离地面至少有八米!顺着紫藤爬上来?正常体型的人根本做不到。紫藤太脆弱了,禁不住一个常人的体重,即使有人做到了,也会在紫藤枝条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可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案情发生之后,我们立刻就去检查了紫藤和窗户。”

推荐热门小说恶狼之夜,本站提供恶狼之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恶狼之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斧头 下一章:恶狼之夜
热门: 独步天下 死亡草 长安十二时辰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都市传说拼图 异域深眠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蔷薇犯罪事件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