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车轮战

上一章:第四章 古巷幽幽飘香 下一章:第六章 谁人正午赏明月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暂停营业”的告示早已挂出,但从傍晚时分开始,来到“一笑天”酒楼的人便络绎不绝。与往常不同,他们今天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一享口福,而是为了观看姜山与扬州名厨在晚上的那场会斗。

遗憾的是,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只能失望而归了。同几天前声势浩大,来者不拒的名楼会不同,今天的比试只有收到徐叔邀请的人才能入内观看,这些人为数不多,都是扬州厨届的成名人物。

被拒之门外的看客们多少有些不满,不过一向乐谦好客的徐叔做出这样得罪人的决定也是不得已之举。姜山与扬州厨届的赌局已成了全城近日来最热的话题,如果对入场者不加限制,小小的“一笑天”酒楼只怕届时会挤成一锅乱粥。此次比试关系着扬州厨届的脸面,一切当然以慎重为上,绝对不能出现混乱的局面。

这可苦了当天负责接待客人的凌永生。名为接待,他的主要任务其实就是为了在门口拦下那些没有接到请柬的来客。大部分人倒还通情达理,听两句解释,也就回去了;可一些性子燥的免不了心有不甘,口出怨言,或说徐叔不通人情,或云“一笑天”店大摆谱,更有甚者言语不敬,直言徐叔莫非心知技不如人,所以不敢公开比试?多亏凌永生个性憨厚实在,即使受了些委屈,仍是心平气和,笑着脸解劝,这倒反而让对方抬不起劲来,愤懑几句后,也就散了。

可现在出现在门口的这个人,却让凌永生头痛不已。

“为什么刚才那个人可以进去,我却不可以呢?”这已经是他一分钟之内,第三次问同样的问题了。

凌永生弯下腰,又解释了一遍:“因为他有请柬,而你没有。”

“请柬是什么?”来人眨了眨眼睛,“是和门票一样的东西吗?”

“对对对。”凌永生连忙点点头,如果不是对方自己提出来,他一时还真不出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来人高兴地拍起了巴掌:“那我是可以进去的呀,我去哪里都不需要门票,因为我还不够一米二呢。”

凌永生愣住了,站在他面前的,确实是一个到哪里去都不需要买门票的小孩。他挠了挠头,费力地解释说:“这,这是不一样的……门票是花钱买的,请柬不是,请柬是送给好朋友的。”

“为什么不送给我呢?我也可以和你们做好朋友啊。”小孩汪着眼睛,似乎委屈极了。

“可是……我们还不认识你啊。”凌永生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话的底气弱了很多,到似自己理亏一般。

“我的朋友都叫我大头。”小孩晃着他的大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凌永生。”

“我们现在认识了,可以做朋友了吧?”

“可……可以。”凌永生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绕进了小孩的言语圈子里。

小孩咧嘴笑了起来,显得甚是得意:“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这个……”凌永生无奈地苦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头”,他觉得自己的头也在越变越大。

“唉。”有个人在他身后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让他进来吧,否则,你整个晚上都不会清净的。”

凌永生转过头,正看见沈飞那张戏谑的笑脸,他象是看到了救星,忙不迭地说:“让他进去可以,但是你得帮我看好他,不能让他调皮捣蛋。”

“嘿嘿,交给我吧。”沈飞走上前,把那个小孩抱在怀里,一边向大厅走,一边捏着他的鼻子说道:“你小子要敢在这里捣乱,我就打你的屁股。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你爷爷没来吗?”

这个大脑袋的小家伙正是彩衣巷中的浪浪。他不安分地扭着身体,嘴里嘟囔着:“我爷爷来就不好玩了。哎呀,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你自己走?嘿嘿,你这一撒丫子,不定跑哪儿惹祸去了,等你爷爷来了我再放开你。”沈飞得意洋洋地用胡子茬去扎浪浪的脸蛋,逗得小家伙一边大笑一边躲闪。

徐丽婕早已坐在大厅中等候,见到两人过来,笑吟吟地迎上前,说道:“沈飞,你怎么欺负起小孩来了?”

浪浪眼珠骨碌碌一转,立刻冲着徐丽婕伸出双手,嚷嚷着:“徐阿姨,我要你抱,我不要飞哥抱。”

徐丽婕脸上乐开了花,冲着沈飞一挑眉毛:“你看看,我多有亲和力,来,浪浪,到阿姨这儿来。”

沈飞无奈地咽了口唾沫,把浪浪交到徐丽婕怀中,口中不满地嘀咕着:“徐阿姨?飞哥?你这都是什么辈分?”

浪浪冲沈飞做了个鬼脸,挑衅似地又连叫了几声“飞哥”,沈飞做势要打他的屁股,徐丽婕却一转身,用身体挡住了他。

大厅中间空出一个小小的擂台,正对擂台空着三个主座。此时受邀前来的客人已陆续到达,各自入座。沈飞和徐丽婕也在擂台的两个位置上坐好,浪浪伸长了脖子,东瞄西看,甚是兴奋。

“时间差不多了,我爸和姜山他们怎么还不来啊?”徐丽婕看看空荡荡的擂台,有些奇怪地问道。

沈飞却不着急,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悠闲地摸着下巴:“他们应该还在后厨。这样重要的比试,保持平和的心态是非常关键的。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们决不会出现在擂台上。”

浪浪突然把嘴凑在徐丽婕耳边,轻轻地说了几个字。徐丽婕脸一红,把他放在了地上,还没等沈飞反应过来,小家伙已经在座位间泥鳅般地穿了几下,向着大厅另一侧跑去了。

“哎,你怎么放他一个人走了?”沈飞睁大眼睛看着徐丽婕。

“他说要撒尿,我又不能跟着他去。”徐丽婕白了沈飞一眼,“反正现在比赛还没开始,你就先让他玩会吧,等姜山他们出场了再把他看好。”

沈飞看着浪浪离去的方向,倒的确是冲着卫生间而去,他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跟过去,忽听得人众中起了一阵轻轻的,转头一看,却见徐叔、马云和陈春生三人鱼贯从后堂走了出来。

三人都是表情严肃,一言不发地来到正对擂台的主座前。徐叔身为东道主,自然在中间一张椅子上坐下,马云和陈春生分居两侧,一旁自有服务员奉上上好的绿茶。三人坐定后,徐叔挥了挥手,五六个小伙计走上擂台,搬的搬,扛的扛,七手八脚地在中央位置搭起了两个炉灶。

几个小伙计年岁不大,但动作却利落得很,十分钟不到,不仅炉灶搭得整整齐齐,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等一应用具佐料也都摆放妥当。此刻大厅内的众人全都自觉的安静了下来,场内的气氛亦随之凝重,近百双眼睛全都齐刷刷地盯着后厨通往擂台的出口,一场激烈的名厨对决呼之欲出!

不多久,从后厨方向依稀传来“踢塌”的脚步声。只是这脚步听起来又急又浮,片刻便已到了出口处,全然没有顶尖刀客的沉稳气派。就在众人微微有些诧异的时候,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一晃,浪浪从后厨跑了出来。他一边“咯咯咯”地笑着,一边不时地回头观望,似乎身后跟着什么非常有趣的东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场内紧张的气氛霎时间荡然无存,人众人发出一阵轻松的笑声。沈飞和徐丽婕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而擂台上的好戏却还只是刚刚开始。浪浪跑出几步后,出口处摇摇晃晃,竟跟出了一只的大白鹅。那白鹅膘肥体硕,昂起头比浪浪还要高大一些,它扑棱着翅膀,“呱呱”叫着追在浪浪身后,绕着擂台兜起了圈子。

“一笑天”作为淮扬名楼,用料自然求鲜求新,从后厨跑出只白鹅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在这庄重的关头,突然出现白鹅追顽童的一幕,令人在莞尔之余,不免会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徐叔皱起眉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沈飞,带着三分责备的语气问道:“怎么回事?”

“这小家伙,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沈飞一边板起脸吓唬浪浪,一边跑上擂台,伸开双臂去逮那只白鹅。白鹅左右闪了两下,突然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竟起不来了。

“哈哈哈……”浪浪用手捂着肚子,笑得都直不起腰了,“它喝醉了!”

“什么?”沈飞俯身凑近白鹅,果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那香味还非常熟悉。沈飞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伸手在口袋中一摸,自己中午和金宜英对饮的那一小坛陈年佳酿果然已不见了踪影。

那白鹅虽然已经醉倒在地上,但两眼仍睁得老大,紧盯着浪浪的腹部,那里一个小包,似乎藏着东西。沈飞略一思索,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呵呵一笑,说道:“好调皮的小孩,偷了我的酒不够,是不是又去后厨偷了大白鹅下的蛋?”

沈飞的猜测一点不错,刚才浪浪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便偷偷拿走了他藏在口袋中的小酒坛子,本来是想躲在厕所里的尝一尝,谁知喝了一口,又呛又辣,那滋味比起自己平时爱喝的酸奶简直是天差地别。沮丧之余,他又想起沈飞说过姜山等人都在后厨,于是决定去窥探窥探。

到了后厨,几位名厨没有找到,却发现了一只关在笼中的大白鹅。小家伙玩心大起,捏住白鹅的脖子,把坛中剩下的酒都给它灌了下去。这还不算完,看着白鹅摇摇晃晃地折腾了一阵后,他又打开笼子,抱走了笼中的一只大鹅蛋。白鹅虽然酒醉,但天性护犊,于是便跟着他一路追到了擂台上。

浪浪被沈飞识破了把戏,眼睛眨了两下,辩道:“你的酒难喝死了,我才不要呢。鹅蛋嘛……我可没见过。”

沈飞用手指着他的肚子,笑问:“你那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东西呀?”

浪浪见抵赖不过,索性撇了撇嘴,大咧咧地说:“这大鹅蛋留在这里也没有用,你们又不会做,还不如给我带回去,让爷爷做成几样小菜呢。”

台下众人本来都在笑嘻嘻地看热闹,此刻却心中愕然,面面相觑:这小孩好大的口气,敢在扬州名厨汇集之地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沈飞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逗着浪浪的话头继续说道:“哦,那你说说看,你爷爷都能做成哪几个小菜啊?”

浪浪也不客气,神气地一扬脖子,说:“太厉害的你们也不懂,我就说几个简单的吧。这蛋白做一道‘玉树琼花’,蛋黄做一道‘长河落日’,蛋壳嘛,做一道‘银碗莼菜羹’好了。”

这下连坐在主座上的三位名楼老板都禁不住微微变了脸色。要知道,鹅蛋质粗而味腥,素来极少入菜。这“玉树琼花”和“长河落日”相传是清代扬州八怪之首郑板桥所创。其时郑板桥处世清贫,一日朋友拜会,家中除了一只鹅蛋外,别无它物。郑板桥无奈之下,灵机一动,将蛋白和蛋黄分开,配以少量新摘的野菜,做出了这两道菜肴。虽然简陋了些,但境意优雅,朋友大加赞赏。郑板桥自己也颇为得意,便把这件事写入了文记中。这两道菜并未流传于菜谱,所以厨届知道的人并不多,现在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信口拈来,自然令人侧目。

更奇的是,听这小孩所言,这只鹅蛋的蛋壳也可入菜,一蛋三吃,竟比当年的郑板桥更胜了一筹。这种做法,便是博学多识的马云也没有听说过,他捋了捋长须,绕有兴趣地问道:“小朋友,你倒说说看,这‘银碗莼菜羹’该怎么做啊?”

“也没有难的。”浪浪晃着大脑袋,大大方方地说道,“将那鹅蛋的上端去除,倒出蛋液,然后将蛋壳边缘磨光,这样就做成了一个小小的‘蛋壳碗’。然后将莼菜和配料放入碗中,加入少许汤液,隔水蒸熟,蛋壳中的微量元素和特殊清香就溶入了汤羹,你如果没有吃过,下次我让爷爷做一个给你尝尝吧。”

“是吗?好,好!”马云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看着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家伙,亲切地问道:“你爷爷是谁呀?”

不光是马云,现在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在想着同样的问题。这小孩谈吐不俗,尤其是刚才谈到“银碗莼菜羹”的做法,构思巧妙,令人赞叹,料想必定是出身不凡的名厨后代。甚至已有不少人在暗自猜测,他说的“爷爷”,是否就是三十年前一去无踪的“一刀鲜”呢?

浪浪对马云的提问却不正面回答,只是顽皮地一笑,说:“我爷爷一会要来,你见到他,不就知道了嘛?”

“嗯,那样最好。”徐叔此时点了点头,对沈飞说:“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先把这个小朋友带到台下玩一会吧。”

浪浪冲沈飞挤了个鬼脸:“你老欺负我,我才不要你带呢。”说完自顾自地跑下擂台,扑到徐丽婕身边,歪着脑袋撒娇道:“阿姨,你陪我一块玩吧。”

徐丽婕摸摸他的头:“好啊,不过待会比赛的时候,你可得乖乖的,不许捣乱。”

沈飞此时也跟了过来,在徐丽婕身边坐下,叹了口气:“唉,你想让他乖乖的,除非能把他的两只脚捆起来。”说完这话,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把嘴凑到浪浪耳朵边,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刚才那只大白鹅为什么玩命的追你吗?”

浪浪看到沈飞神秘的样子,禁不住好奇心大起,睁大眼睛反问:“为什么呀?”

沈飞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你刚才拿的那只鹅蛋,马上就快孵出小鹅了。”

“真的吗?”浪浪把鹅蛋从怀里拿出来,惋惜地说,“早知道我就不拿它了,看老鹅孵出小鹅多好玩啊。”

沈飞叹了口气,看起来比浪浪还要遗憾:“我本来有一个更好玩的计划,可惜被你破坏了。”

“什么好玩的计划啊?快告诉我。”浪浪迫不及待地追问。

“根据我的计算和观察,今天应该是这只鹅蛋孵化期的最后一天。我本来准备趁母鹅不注意,悄悄地把鹅蛋偷走,然后自己孵最后的一两个小时,这样小鹅出世以后,就会把我当成它的妈妈,整天跟着我跑,你说好玩不好玩?”沈飞一边说,一边用眼睛不时地瞟一瞟那只鹅蛋,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

“真的假的?”浪浪将信将疑地看着手中的鹅蛋,“人怎么孵蛋呀?”

“只要盘腿坐在地上,把蛋压在屁股和腿下面就可以了。”沈飞比划了两下,又说,“你想,刚出生的小鹅怎么会知道它妈妈长什么样子呢?当然是第一眼看见谁就把谁当成它的妈妈了。你要是不相信,让我孵给你看。”

“不行不行。”浪浪立刻地叫了起来,“我自己来孵,我要做小鹅的妈妈。”

“你不会孵,还是我来吧。”沈飞说着,伸出手,做势要去夺那只鹅蛋。

“我会的!”浪浪大急,连忙找了张椅子,在上面盘腿坐好,然后把鹅蛋塞到屁股下面,得意地说道,“不就是这样嘛。”

沈飞看着他咽了咽口水,做出一副羡慕无比的表情,然后用恳求的口吻说道:“好浪浪,你如果坐累了,就换我来孵一会好不好?”

“不行。”浪浪把头摇得象个波浪鼓一样,“万一你孵的时候,小鹅出来了,那我就当不成鹅妈妈了。”

沈飞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唉,我这么好的计划,却被你抢了去。没指望,我只好去看无聊的比赛了。浪浪,等你孵出小鹅,一定要叫我来看呀。”

“知道了,知道了。”浪浪生怕沈飞惦记自己屁股下的鹅蛋,满口应承,“你专心看比赛吧,到时候我会叫你的。”

沈飞点点头,然后转身看着徐丽婕,压低声音说:“这下我们可以安生一阵了。”

徐丽婕强忍着笑:“骗小孩子,真没出息。”

沈飞“嘿嘿”地轻笑两声:“不是这样,他怎么能老实呢。快看台上,姜山他们出来了。”

徐丽婕抬眼望去,果然看见姜山和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从后厨出口走上了擂台。场内立刻安静了下来,刚才的那一幕插曲已被众人抛于脑后,大家都拭目等待着这场名厨对决。

徐叔呡了口茶,润润喉咙,然后朗声说道:“诸位,今天的比试即刻开始。这两位我想大家都认识了,这个年轻人便是与淮扬厨届定下赌局的姜山姜先生,另一位更不用多说,是城南‘妙味居’的朱晓华朱师傅,他素来以选料精细闻名于扬州厨届。”

姜山和朱晓华均微微欠身点头,向众人致意。

徐叔略做停顿后,继续说道:“今天双方比试的菜目是:大煮干丝!”

“扬州好,茶社客堪邀。加料千丝堆细缕,熟铜烟袋卧长苗,烧酒水晶肴。”

这是清代惺庵居土所作的《望江南》,这首词描绘了旧日扬州的食客在茶社中一边抽烟,喝酒,吃肴肉,一面品尝“加料干丝”的情景。这“加料干丝”即是今日淮扬菜中“大煮干丝”。

这道菜相传原为乾隆皇帝下江南途径扬州时御宴上的一味菜肴,当时叫做“九丝细缕汤”,即用豆干丝、火腿丝、鸡丝、笋丝、木耳丝、口蘑丝、紫菜丝、银鱼丝、肉丝烩制而成的汤。后来传到民间,又经过了一系列的变化和改进。现在的做法是将豆腐干批片后切丝,先在清水中烹过,沥去卤水,然后在鸡汤中煮过,沥去鸡汤,再倒入新鸡汤重煮,并加入配料如虾仁、火腿丝、海参丝、肫肝丝、鸡脯丝等,入味后拌好香油、淮盐,装盘上桌,其特点是干丝高垒、入口绵软、清鲜爽口,荤素相得益彰,历来是淮扬菜系的看家名菜。

擂台之上,比试已经开始。

做“大煮干丝”所用的豆腐干,俗称“方干”,高七分,长宽各两寸有余。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切成细细的干丝后,却能垒起高高的一盘。所以要做一道大份的“大煮干丝”,其主料用两份豆腐干也就足够了。

可现在姜山和朱晓华的面前,却各摆着一只大大的竹篮,篮中整整齐齐地码满了层叠的方干,足有上百块之多。一名小伙计垂手站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说道:“这些都是产自七里乡的上好新鲜豆干,请两位选用。若不合适,后厨尚有足量的方干备选。”

台下徐丽婕好奇地问道:“七里乡在什么地方,那里的方干很有名吗?”

“这你可算问对人了。”沈飞抱着胳膊说,“要做一份出色的‘大煮干丝’,普通的豆腐干可不行,一定要用长江下游一带出产的豆腐干,其中又以扬州南界七里乡地区的为最佳。”

“可是豆腐干和豆腐干之间会有什么区别呢?”

“那区别可大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由于水土间的差别造成的。首先,只有长江下游肥沃的土地才能够长出肥大细腻的上好黄豆。其次,在制作豆腐干的过程中,对水质的要求非常高。北方的水硬度大,制出的豆腐干不仅僵硬,而且色泽发黄,这样的品色,江淮一带的厨子只怕都不屑去看上一眼。而七里乡毗邻邵伯湖,水质清澈柔和,那里出产的豆腐干总是又白又嫩,惹人喜爱。”沈飞说得兴起,舔嘴唇,又继续侃侃而谈:“即使是同一个地方出产的豆腐干,品质也不尽相同,有的质紧细腻,有的则粗糙疏松,这和制作时所用黄豆的老嫩,点卤时配料的构成,以及加水量的多少都有关系。所以要想做出一道令人叫绝的大煮干丝,首先你得知道怎么挑选上乘的豆腐干。”

推荐热门小说斗宴(烟花三月),本站提供斗宴(烟花三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宴(烟花三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 古巷幽幽飘香 下一章:第六章 谁人正午赏明月
热门: 造彩虹的人 华丽的丑闻 “蔷薇蕾”的凋谢 永远是孩子 一念永恒 雪中悍刀行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盗墓笔记 古董局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