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死路一条

上一章:第13章 血的目击者 下一章:第15章 七面镜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附体的多数案例当中,最初的征象都是在睡梦中出现。

——约翰·L·内维鸟斯牧师:《魔鬼附体》


如果他们一直在和一个活着的凶手打交道,那他要不换了衣服,要不什么也没穿!

肯塞德先生不喜欢这个想法。然而这个想法本身却没有漏洞。谁也不可能飞跃卡布里恩周围未破坏的雪地。房子本身被很仔细地搜查过。综上所述,这些事实意味着,没有任何疑问,只有六个活人可能杀死艾琳·奥登:罗根自己,杰夫,安布勒尔,沃克,巴巴拉——还有雪莉。他们所有的人,除了雪莉,当凶案发生的时候都在一起。他们没有人,除了雪莉,有任何机会在浴室的门被撞开后换衣服或者洗澡。罗根甚至本能地回想起每个人的手,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看不出任何血迹:巴巴拉的手,小巧粉红,在他们到达以后、杰夫的手电简照射到她的时候,高高地举着,仿佛要发起攻击;安布勒尔的手,苍白,小骨架,颇有贵族气派,被罗根的手电筒照到的一瞬间,在艾琳·奥登门外的黑暗中投下了轮廓;沃克灵巧的手指头,在他把火柴插入钥匙口的时候就暴露在灯光下;杰夫的大手,在储藏室里的光线下也清晰可见。

雪莉在谋杀发生的时候是全裸的。她在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时间洗澡。之前她的解释什么也证明不了。她或许利用了形成的习惯来计划杀人。当罗根走进她黑暗的屋子的时候,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警告罗根不要开灯。这很自然:可是也有可能她没有时间用镜子检查自己的身体,来确定身上是否确她没有注意到的血迹。

不错,事实胜于雄辩。没人能在不留下痕迹的情况下出入卡布里恩,而房里的六个人当中,只有雪莉一人有机会清洗血迹。

新的事实不断得出令人警觉的可能性。鬼魂说法语——雪莉也一样。她几乎完全可以用普罗旺斯口音,骗过这里任何一个人。很多次招灵会的经历,让她学到一些用来冒充她父亲鬼魂的专业知识。在湖面上听到的“声音”,可能是为了虚张声势而编出来的赤裸的谎言。而且,很容易找到动机。即使没人那么想要杀死艾琳·奥登,她的钱也提供了一个强烈的动机。奥登家抚养了雪莉,因此她可能会继承她继母财产的一大部分。

有一点对她有利。沃克检查过房间里的秘密通道,罗根也不认为魔法师会有遗漏。没有这样的通道,雪莉没有办法从她继母的房间逃走,在不穿过楼上走廊的情况下到达一楼。她肯定会被看到。

这把他带回屋顶的脚印。从破碎的窗户到远端栏杆的平头钉脚印,一定是凶于逃跑时踩出来的。任何没有把它们算在内的理论,非但无用,而且错误。

他一边思考,一边穿过沃克的卧室,走到门廊,跟着脚印走到屋顶的边缘。直到他到达栏杆,侧着身子把手电筒向下照去的时候,他才发现了新东西。厨房的一扇窗户就在栏杆上带血的手印正下方。

栏杆本身很小,可以牢牢抓住。雪莉有可能手撑着栏杆,不消松手,完全伸开双臂向下落。从那个位置,她可能根本不需要接触地面,就能到达窗台,进入厨房。

罗根退回沃克的房间,走下楼梯,走出后门。手电简的光束打在窗台上,循着窗台移动。上面的雪就和刚下的时候一样崭新未动。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个想法也不可能。栏杆在窗台上方九英尺左右的地方。雪莉的脚尖够不到窗户的中间。

窗户的中间……

罗根回到厨房,拉下窗框。是的,可以做到。窗框的围栏和上面的围栏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它们一起形成了一个可以从屋顶到达这里,而不破坏雪地的支撑点。

他亲自试验。厨房后面有两扇窗户,另外一扇可以供他实验,而且他不需要破坏屋顶和栏杆上的印记。肯塞德关上在手印下方的窗框,然后拉低他准备用来测试的窗户。回到屋顶,他确定好右边准确的位置,双手抓牢栏杆,跳了下去。

震动差点让他松开手,屋檐突出的部分擦过他的身体,十分疼痛。但是他的脚尖挂在比打开的窗户稍微偏下一点的地方。没有费力气,他就在窗框上站住脚。他蜿蜒扭进窗户,跳进厨房的地板上,把窗框抬起归位。他在不留痕迹的情况下从屋顶到了一楼。

肯塞德先生没有回避他的思考所带来的结果,但是嫌疑犯的选择不可能再糟糕了。雪莉——或她父亲。没有别人能够杀死艾琳·奥登。在他计划好行动之前,门打开了,安布勒尔走进来。罗根站起身。

“巴巴拉呢?”

“我们碰到了杰夫和沃克先生。她和他们在一起。”

怀疑的时候就进攻!这是赌徒的一个原则。他本能地做出反应。

“我很高兴能有机会交谈。我在收集关于你的线索。把它们放在一起,就得出了一些东西。”

安布勒尔抬起头,带着疑惑的目光。“很重大的事情?”他缓慢地问。

“还没到那个地步。不过我在考虑,十四年前你和奥登太太有多亲密。”

安布勒尔在回答之前,把手电筒在对方脸上照了一会儿。“去起居室。这里我们不能说话。”

没有人说话,直到罗根把安乐椅拉到火炉边,点着他的烟斗。安布勒尔扔下大衣,把手插在口袋里,皱着脸站在那里。

“好了,”他要求,“告诉我你都知道什么。”

“那时候我在魁北克,”罗根应声道,“准备前往纽约。杰夫请我兜风,我答应了。我没有想到会卷进谋杀案,尤其是一个和超自然有关的谋杀案。我不想让警察忙得乱转的时候,把我留在这里三四个月。唯一的办法就是澄清自己。我准备在被抓之前将事情揭穿。”

他把烟斗从嘴里拿出,像拿着一把剑那样戳出去。

“我准备从你开始。你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给自己放了一周假来到这里,而且你不是因为喜欢打猎来的。你以前认识奥登夫人——嗯。你如果承认,什么事都不会有,但是你没有。或许有若干原因你想保密,但是只有一个是可能的。你也认识那个叫奎因斯的,和雪莉的父亲一起死去的那个人。”他往后靠了靠。“够了吗,还是你还听更多的?”

“足够了,谢谢你。”安布勒尔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他往嘴里塞了一根烟,点着它。“我看得出这个情况对于你来说会是如何。我不想在洗刷嫌疑之前说太多,但你不给我选择。卢克给我写信关于采伐困难的事情,因为我是他朋友,也因为在他的公司里我有两百的股份。也许不是很多,但是它代表了我大部分的积蓄。我不想在晚年的时候靠政府的救济生活。”

安布勒尔在继续说之前,转身拨了拨火。

“自然,关于卢克的问题我想了很多。整个事情太不寻常,我感到了不曾感到过的问题。看上去是奥登拥有了卢克工厂的专利。他是怎么得到的?它包括一个很复杂的化学过程。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一定是一个有经验、经过训练的人。好了,奥登在结婚之前曾经是专利律师,也许懂一些化学,但这不能让我满意——尤其是我知道了奎因斯以前就是化工专家。”

罗根又向前倾了倾。“开始有意思了。”

“我就是这么感觉的。我让华盛顿的朋友帮我找专利的日期。他发现申请是在奎因斯死后六个月。”

“你的理论是说,奥登偷窃了奎因斯做出的发明?”

“很难说是理论,只是怀疑。像你说的,这仍旧很有意思。和你一样,我想深入内部,准备揭穿它。为了这个我必须在这里。”

“你今晚在招灵会上问的问题是为什么呢?”

“我希望能有突破。除非是奥登夫人,招灵会几乎不可能是计划骗卢克的。正如事情的进展那样,她对我的问题的回答被打断,我什么也没得到。其实我只是在一个特别的地方不能证实我的怀疑。现在它们似乎不重要了,因为……”他停了下来,声音多了一分紧张,“上帝保佑我,我相信我找到了奥登夫人的死亡背后是超自然原因的决定性证据!”

罗根惊讶地看着他。

“我认为你同意沃克,我们的鬼魂凶手是个诡计。”

“是有那么一段时间。当我从凶手消失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我意识到消失本身和鬼魂凶手想法的不一致。借用沃克的理论说:对一个活人来说有必要打破窗户逃跑,但对鬼魂来说就不必要,因为它可以轻易从卧室或者是栏杆上消失。然而屋顶上的脚印让我很疑惑。平头钉鞋并非装神弄鬼的东西,但就是因此,一个装扮成鬼魂的人还要穿上这样的鞋子,比鬼魂本身还要让人费解。”

“我也很疑惑,”罗根赞同。“这些脚印似乎既非自然也非超自然。”

“如果两者都是呢!”安布勒尔挑战道。“如果凶手在跳过栏杆的时候没有消失呢?如果他飞走了呢!”

罗根把脑袋歪向一边。

“别告诉我你相信这些怪念头!”

“我已经证实了。”这个小矮个转过身,在火炉前缓慢地走来走去,右手停停动动,好像握着一支粉笔。“关于飞走的想法在之前的每个插曲都有出现,所以最好不要无视。因为距离太短,它没有被特别展开,更像是漂浮在空中而不是真正地飞。我想绕房子更大的圈子,也许能发现凶手落地后的脚印。我们找到了——在一片雪地的中央。二十码范围内没有树或灌木,第一个脚印距离他起飞的地方有一百英尺远!”

推荐热门小说地狱之缘,本站提供地狱之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地狱之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3章 血的目击者 下一章:第15章 七面镜子
热门: 富士山禁恋 美丽的凶器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帝王攻略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禁断的魔术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诡案追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