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寻找影子

上一章:第06章 暴露? 下一章:第08章 温迪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是一个讲英语的魔鬼,借一个不懂英语的妇人之口说话。……恶灵把她丢在屋中间的椅子上,她就这样悬在空中,身体扭成四十五度角,足有半分钟之久。

——选自卡农·亚瑟·F·威廉斯牧师的见证(新西兰,1919年)


沃克看着杰夫。“你肯定当鬼魂在我们头上的时候,你抓着奥登夫人的手腕?”

“绝对肯定。我都能记得她转过来往上面看的时候她胳膊的移动方式。”

“我也是,”安布勒尔确定。“你其他的解释也许符合事实,但是这个肯定是错的。”

捷克人暂停了一会儿。他的手指抚弄着下唇下黑髭的尖梢。

“你是对的,”他发言说。“大多数情况,显而易见的答案都是对的,我也形成了先入为主的习惯。然而当前的情况似乎包含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但是不要将错就错。别因为我鲁莽的猜测就相信鬼魂。记住我在这里是个陌生人。美国灵媒的手法对我有些陌生,尽管你们可能见过多次类似的现象。”

“我没有过!”拉瑟姆回答。“我见过很多显形,但没有像那样的。”

“卢克叔叔是对的,”杰夫同意。“这是我见过的最见鬼的事情。别误解我。我不相信是鬼魂,但那也不是奥登夫人。还有,无论是谁,都没有站在楼梯上。他漂浮在我们头上的半空中。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你们谁也没有看到的。他没有在走廊里行走。他是在离地面一英尺的空中漂浮!”

屋子一片死寂,于是可以听到晚上丛林的声音——甚至是五十码以外的树林里风刮过干枯树枝的声音也能清楚听到。窗户的边框在振动。安布勒尔说:

“还有另外一点必须要考虑到。关于奥登夫人不能从圈子里逃走的推理,同样适用于其他人。沃克先生也许是对的,有人可以在奥登夫人宣布某些东西出现在半空中的时候逃脱。然而过了—会儿,当鬼魂可见的时候,我觉得每个人都会留意一下圈子是否完整,会检查他能注意到的两边的人们。比如说,我清楚记得我的膝盖碰到了奥登先生的膝盖,而且也抓着他的手。我猜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吧。这张桌子对于九个人来说有点小,我们离得很近。”

“你打败我了,”沃克叹了口气,“但是我必须承认你是对的。你确切描述了我的经历。”他扫了一眼其他人。“你们都同意吧?如果不同意,现在是说出来的时候。”周围是一阵低声耳语,表示同意。捷克人从一个人看到另一个,直到他确定每个人都表示同意。接着他继续说:

“既然我——你们怎么说来着?——被迫承认错误,或许我得再找到一个让我认为圆圈没被打破的理由。当鬼魂消失不到一分钟后,我在房里点亮了一盏灯。奥登夫人裹着披肩,但是其他每个人至少能被另外两个人看到。如此复杂的化妆,不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清除。”

“可是我不懂,”巴巴拉说。“如果不是我们的其中一个,也不可能是别人。”

“也不会是任何磷的花招,”杰夫表示,“看着它移动的方式就知道了。”

安布勒尔突然僵住了。“也许真的是德扎内!我不是说鬼魂。我是说他本人。”

罗根看到雪莉显得畏缩,便插嘴道:“不会的。德扎内肯定死了,拉瑟姆认出他的尸体。”

“没有疑问,”拉瑟姆宣布,“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死掉的同伴叫奎因斯。他们把他的遗物送到罗德岛他妻子那里,她认出他了。”

“是的,”安布勒尔沉思地抚着下巴。“这样一来事情就解决了。我看不出你们两个人有任何错误。不幸的是,我们一起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可能性。”

沃克像殡仪员那样笑起来。“如果所有的可能性都不成立,教授,我们就必须相信不可能了。不是吗?”

“我没那么说。”

“但是我说了!”拉瑟姆断言。“你承认了那不是艾琳,或者是我们其中的一个,或者是某种伪装。格里莫死了。这个涵盖了一切——除了他的鬼魂。”

沃克又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呢?”拉瑟姆很激动地坚持道。“伙计,我们在一片荒野中。方圆五英里之内没有任何活人。”

“你不知道这是真的。其实你知道这不是真的。那个向导呢?他可以随意进出。除此之外,就像我们的鬼魂,他说法语。”

“马杜尔的法语不比英语好多少,”雪莉反对。

“那不一定,”沃克同答。“我们的鬼魂没有和谁对话。他的语言不过是独白。它们可以被记住。”

“或许,”杰夫有些怀疑。“我无法想象幽灵也会冒险。”

“事实是这附近很空旷,”安布勒尔说,“就是说,谁都可以轻易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来这里。这个也许能解释我们的幽灵是如何出现的, 但是无法解释他如何消失。”

“那个也可以解释的,”杰夫声称。“消失本身很容易。他需要做的就是走进浴室,关上门。只是他逃不出去,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藏匿。”

“他可能跑到别的屋子里去了,”奥登认为。

安布勒尔摇头。“走廊是一个死胡同。事实上,有三个一样的门,所有的房间都仔细检查过了。他不可能再退回来,因为肯塞德先生一直守在走廊的端口,就像瓶塞堵在瓶口一样。”

“拜托,魔术师先生,”巴巴拉恳求,“解释一下。”

沃克耸了耸肩膀。“应该不难。一定是通过暗门逃走的。”

“美国房子没有暗门,”拉瑟姆告诉他。

“所有国家灵媒的房子都有暗门。别忘了奥登夫人在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在卡布里恩呆了很久。”

“如果有这样一个门,”奥登问,“你认为你能找到吗?”

“没问题。只是一个需要知道从哪里下手的问题。”

“那开始吧。除非弄清楚一切,我无法安心。”

他走上楼梯,走向走廊深处。艾琳·奥登看着她丈夫和沃克消失,用手捂住眼睛。

“弗兰克永远不会原谅我的。他决定和我离婚了。我知道他决定了。”

雪莉说:“好事。”

“雪莉!你绝对不能那么说弗兰克。他是我的一切。”

“开心一些。到早上你会有办法让他原谅你的,你总是可以。”

“这次不行。你不懂,他会离开我。我知道他会的。”

“你需要的,”女孩告诉她,“是喝点东西。”

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奥登出现在楼梯。

“沃克,”他通报说,“还没有找到机关。他想可能是在其中一个壁炉的顶板上。那似乎是他们常去的地方。”

“房子的那一部分有个阁楼,”杰夫提议。“如果我们看看那里,说不定会有发现。”

“沃克先生也是那么想的,”奥登走下楼梯。“地窖有个梯子,能帮个忙吗?”他和杰夫消失在通向厨房的通道。

艾琳·奥登开始啜泣。

“他甚至不和我说话!”

“没关系,”雪莉安慰她,“你总是可以给他写个纸条。”

“如果我写的话,他不会看的。”

她把她的笔放到针线包里,又漫无目的地把其他的道具整理起来。

“我的箱子里有白兰地,我去拿,”雪莉点亮一盏灯,递给罗根。“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只是以防……”

她的房间像是扫过一阵粉红色的暴风雪。

“欢迎来到我的闺房。似乎只是巴巴拉来过。”雪莉抓起一条长丝绸,扔进浴室。然后她打开箱子。“白兰地在这里。是……父亲的。他留下很多。弗兰克滴酒不沾,所以没有喝得很快。不过卢克很喜欢,我是给他带的。”

她找到了酒瓶,站起来。“我讨厌对艾琳强硬,但是在她后悔的时候,如果你对她表现出同情,她就会泪如泉涌,哭整整一晚上。”

突然,女孩发现已经在罗根怀里呜咽,她的脸靠在他的肩头。

“我……算是……合适的人……来……谈艾琳,不是吗?”她调整呼吸,开始更加镇定地说道。“只是我不知道希望什么。我肯定那是父亲。我只在照片里见过他的胡子。但是他的声音没有疑问。除此之外,你注意到他的左手了吗?父亲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失去了一个手指,今晚有那么一分钟,我试图相信我看到的手不是真的——是艾琳填满东西的手套。但根本不是。你看移动的方向就知道了。不会只是谁把手指折叠下去,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你可以看到手掌。”

肯塞德感觉她靠得很近,整个身体在压着她。

“哦,罗根,这意味着什么?”

他扶正她的脑袋,对她微笑。

“我只有在把事实收集全才开始思考,靠这个才使我保持无虞。我们目前只有理论。直到发现一些确实的东西,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想的。不要开动马力想太多,没有好处。”

“我控制不住。我这一生都很害怕父亲。在他死后,我经常梦到他回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不能说服自己这不是真的。我想问别人,只是想听他们说他真的死了。但是我不敢,我怕他们认为我是疯子。有些时候我甚至期待他走进屋子。我十八岁的时候有一次自己走了好远,就是为了看到他的墓碑。”

罗根把手指放在她下巴上,抚摸着她的脸,吻了她。

“你继母需要喝酒。其他的几个人也需要。安布勒尔教授可以借此把复杂的状况搞清楚的。”

雪莉把瓶子夹在胳膊下面,然后他们去储藏室找杯子。探寻者们已经来过了。所有可以藏匿的大小地方,都被翻检一遍。单子和毯子都被胡乱摊在桌子上。

女孩把托盘装满,罗根此时看了看后门。他们下午留下的脚印已经被风吹起的砂雪填满,在那之后没有人再进出。

当他们回到餐厅的时候,他们遇到杰夫正在费力摆弄一个十英尺高的生锈的梯子。他已经打翻了一个椅子,正在搜索枯肠地赌神咒骂。罗根过去帮他的忙。

“我们把房子梳理了一遍,”杰夫告诉他们。“阁楼只是一个空间。没有用来储藏,灰尘足有二十年厚。即使是甲壳虫走过那里,也会留下脚印。”

雪莉走进起居室。两个男人把沉重的梯子搬进厨房,把它放到一个杰夫在地板上打开的活板门里。

“我想再看看地窖,”杰夫顺着梯子爬下去,罗根跟在他后面。“我们再次检查了二楼,还有一楼除了雪莉房间的所有地方。没有任何德扎内或者是他的鬼魂的迹象。唯一的一双莫卡辛皮靴是奥登的,和他的雪地鞋一起穿的。它们在衣帽间,没有被用过,因为每次你打开门的时候,门链都会像年迈的老鼠一样吱嘎响。”

地窖就是一个烧木头的大熔炉,它的管道像怪物的爪子伸向各个方向。天花板上结着蜘蛛网,表明即使有秘密通道,当晚也没有人穿过那里。几步之外的墙上的一扇通向外面的门,是向导马杜尔看炉子用的。门上形成了一串冰柱,是门在几个小时之内没有被打开过的证据。

木头堆积在炉子旁边。杰夫用手电筒照着圆木的空隙,确定没有藏身的东西。检查完最后一个空隙,他站了起来。

“我们到底在玩什么捉迷藏游戏?我们很清楚没有任何东西消失在二楼·也没悬吊到任何地方。”

罗根苦笑着。“因为我们宁可相信这个,也不相信有东西消失在二楼,也没悬吊到任何地方。”

杰夫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见鬼!”

“还有,”赌徒继续说道,“要是你有这样的担心,认为这是巴巴拉这个小精灵的恶作剧,忘了它好啦。我们拉手的期间,德扎内就在我们上空盘旋。”

杰夫对他笑了笑,咧嘴道:“我打赌巴巴一根头发都没动。”

“她没有的。我所察觉到的,只是她在下意识地后悔,没有带她的吹风机。”

年轻人突然严肃起来。“我真希望她没被卷进这事。这个疯狂的孩子不知道害怕。”

“你认为这有什么好怕的?”

“当然有,不过不是鬼魂罢了。”

“那是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但一定有东西,恐怖的东西。我骨子里能感觉到。”

肯塞德骨子里也能感觉到——他不喜欢这样。

他们爬上梯子。当他们通过起居室的时候,雪莉房间的门打开,奥登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沃克和巴巴拉。

“我们翻遍了所有的东西,”她宣布,“直到这个地方看上去像耶鲁大学舞会之后的早上·我们只找到了我以为在火车上丢的三条丝带。”

奥登转向魔术师,脸上的每一个线条都写着绝望。

“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你说我们看到的东西不是花招,也不是幻象。你相信不是我妻子,也不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们现在证明了也不是外人。我们把房子从头到尾搜查了一遍。我们连老鼠都藏不下的地方也找了。我们不仅没有找到一个人,我们连一只莫卡辛皮靴都没找到。如果我们看到的不是德扎内,以上帝的名义,我们看到的是谁?”

“你的论点只对了一半,朋友,”沃克答道。“那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同意。如果是人,那不是我们其中的一个,我也同意。但是当你说‘一个外人一定在房子里’,这个我一点也不同意。正相反,我觉得要找到外人,最符合逻辑的地方是——外面。”

奥登噘嘴了。“我们不能搜查整个森林。”

“没有那个必要。我们周围是五十码左右没有树的地带。我们的这个外人一定要经过这里,既然他不在房子里。在雪地里他每走一步就会留下个脚印。事情就这么简单。环绕房子一圈,我们就可以证明我们的‘鬼魂’是有生命的。”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看呢?”

“没有你我不会出去。你是需要被说服的人。两个小时以前,你认为灵学的证明不容置辩。然后我运气不是很好,让你睁开了眼睛。现在,因为我不能解释一切,你又变成了轻信的奴隶。”

“如果你发现了脚印,那会解决事情吗?”

“就我所了解,已经解决了。脚印就在那里。但是我认识太多的灵学家,认为一个人可以被他没有亲眼看到的东西迷惑。你可以说我是错的,或者我说谎,或者任何一件能让你保持自己幼稚想法的事儿。”

奥登发火了。“发生了这些事,你认为我愿意相信鬼魂存在?”

“是的。”

“你大错特错,”奥登忧心忡忡地盯着窗上的一块黑色玻璃。“不能等到天亮吗?”

“你证明了我是对的,”沃克嘲弄他。“雪就像面粉一样在下。风在早上之前就会把脚印挂走。然后你就会发誓说它们不存在。”

奥登盯着捷克大个子的眼睛好一会儿。然后转过脚后跟。

“来吧。我跟你走。”

推荐热门小说地狱之缘,本站提供地狱之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地狱之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06章 暴露? 下一章:第08章 温迪格
热门: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武炼巅峰 四万人的目击者 完美世界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美食直播间[星际] 魂兮归来之兄弟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