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死亡之冬

上一章:前言 下一章:第02章 她会听到音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些死人,我们会误以为是活人。

——爱丽菲斯·列维:《Dogme de la Haute Magie(高级魔法的教理)》


“我来到这里,是要让一个死人改变想法。”

平静陈述的背后,隐藏着严肃认真。

黑暗渐渐降临。巨大的壁炉中燃烧的火光,摇曳在讲话人的脸上,让他的表情难以辨别。他左手的手指在不断抚摸着躺在他身后沙发上那条大狗光滑的毛。脸形浑圆,体形肥胖,穿着打猎服,但这并不说明他有多么富有。卢克·拉瑟姆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盯着他房子里的客人们。

“喂我说,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笑?”

“我得先确定可笑啊。”

拉瑟姆耸了耸肩。“一点都不好笑,它肯定来自地狱。”

黑色的丹麦犬竖起了耳朵,飞奔到地面上,抬着头轻轻地叫着。它的主人惊讶地看着它。过了一会儿,他自己的耳朵也听到了外面雪地上的脚步声。拉瑟姆从壁炉的一角走到L形状房间的走廊一侧,打开门。

外面女孩身上的滑雪服,显示出了她身材的苗条和曲线。大风吹得她的脸颊泛红,但是相对那深蓝色的头发,她的脸多少有些苍白,而且她那双灰色的眼睛似乎显得有些焦急。

在拉瑟姆开口之前,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抢先说道:“嗨!你好啊,雪莉·奥登!”女孩的脸立刻变得绯红。

“罗根·肯塞德!”她伸出双手。“杰夫告诉我说,是今天早上他开车送你来的。可是我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把你拖到这个远离文明的地方。”

“我不是被拖来的,我是被吸引过来的。”

雪莉把脑袋歪向一侧,看着他说:“有没有在打扑克的时候要了卢克的小命?”

“很多人都想要我的小命,”拉瑟姆笑了,“但我还活得好好的。实际上,罗根是在魁北克的最南部,杰夫碰到了他,把他拉到了这里,但是,你在哪里看到我那个侄子了,雪莉?他着急出去打猎,抓住猎枪,嘴边还粘着中午吃的派,就这么离开了。”

“杰夫不需要枪,”雪莉说了实话。“他追的‘游戏’是个有着婴儿般蓝眼睛、叫巴巴拉的人。事实上,很难说究竟是谁在‘打猎’。不管怎么样,这场打赌就是你会得到一个侄女。他们现在在我那里,说着悄悄话呢。”

拉瑟姆接过了女孩的风衣,他们一起走到火炉旁边,丹麦犬猛的把冰冷的鼻子放到她带着手套的手心里,表示欢迎。她窝在沙发的一侧,看着罗根。高大,屈身,神秘,强烈的不对称体型,和东道主那矮胖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她的嘴角因此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她注意到这位年纪更大的人精明的眼睛,便把视线移开了。她脸上的红润已经消失不见,她的手开始颤抖。

“这不光是一个社交拜访吧,雪莉?”拉瑟姆的声音很和蔼。“有什么困扰着你么?”

她的手指放在膝盖上,然后又把它们分开,深呼吸一口,开始说话。

“卢克,你确定我父亲死了吗?”

罗根从他朋友的脸上看到了惊讶,不过拉瑟姆的声音并没有显示出来。

“我看到他的遗体了。”

“你绝对肯定那是我父亲?”女孩坚持问道。“我的意思是说,他们说他……除此之外,这一切都不可能。”

拉瑟姆的眼角闪过一丝疑惑的表情。“很多人都在大雪中迷失,亲爱的。”

“我知道,但父亲不会。他的大半生都是在室外度过,还有另外那个人……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他完全像一个会留下踪迹的老太太。他们说他从来不冒险。这样的人是不会走丢的。”

“我很抱歉,雪莉,”罗根轻声说道。“我没有意识到……杰夫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奥登的——”

“弗兰克·奥登不是我父亲,”她打断了罗根。“他甚至不是我的继父。”

“雪莉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去世了,”拉瑟姆解释。“他的父亲后来再婚。”

“父亲……失踪的时候我大概十二岁,”她开始带着一点紧张拉扯着手套。“然后我的继母和弗兰克结婚。他们把我带大。从那以后我就叫自己‘奥登’。我父亲是法国人——来自普罗旺斯。我的真名叫塞莉·德扎内。”

肯塞德感到很是不解。“但如果你父亲十年前就去世的话……?”

女孩冲他笑了笑。“是十四年,不过还是谢谢。我知道我自己很愚蠢……只是……只是……”她的嘴唇开始颤抖,又坐回到沙发上。“我很害怕。”

“我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在困扰你,”拉瑟姆说。“关于他的死没有任何疑问。葬礼是我安排的。所以我才能亲眼看到遗体。一些白痴可能会说,他的面部由于暴露在外变得……难以辨别。不过是他。我认出他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知道,”她将信将疑地承认了。“而且你不会看错他的左手。可是”——她做出了一个没有希望的手势——“他不会失踪的,父亲——他不会。他一定会找到出路,就像动物一样……哪怕是他从来没去过的地方。伐木工甚至拿他打过赌。”

“哈德森港那个区域是地狱的冷藏室,他们告诉我。你的父亲还有那个人——奎因斯,他叫这个名字,是吧?——从来没有到那个地方狩猎过。然后遇到了极其恶劣的暴风雪天气。朋友给我写信说,甚至连向导都在寻找你父亲的时候迷失了方向。所以说如果那可怜的家伙没有遇到任何路人的话,那他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拉瑟姆走到火炉旁边。“像那样的地区,会给人带来很多麻烦。先侵入他的大脑——然后将它扭曲。我曾经见过一个迷路三天的猎人。他完全没有留意他身边的路标。我们冲着他大喊,就在那时候他跑了。”

“我知道我是个笨蛋……但是……”当那只黑狗把头放在她的膝上时,雪莉停了下来。她低又看着它。“谢谢,图尔。你不认为我是个疯子,对吧?”

“我们也不这么认为,”拉瑟姆咕哝道。“除非,你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我们帮不了忙的。”

“那是……哦,太多事情了,”又是那种无助的姿势。“卢克,为什么弗兰克把沃克先生带来?是因为招灵会?”

“什么招灵会?”肯塞德问道。“还有谁是沃克先生?”

“斯韦托扎尔·沃克,”拉瑟姆向他解释。“弗兰克·奥登把他从魁北克接过来的。捷克斯洛伐克的难民。”

“他看上去更像恐怖电影里的难民,”雪莉耸了耸肩。“等着你见到他吧,罗根。他有一英里高,并且活像墓地里最老的住户。”

东道主笑了。“沃克没那么糟糕,雪莉。一个奇怪的家伙,但是我喜欢他。给我的感觉更多的是智慧。”

“他让我毛骨悚然。他就像是个听到为尸体做防腐的人讲的笑话后会笑起来的木乃伊,”她扫了一眼拉瑟姆。“除此之外,他为什么会在卡布里恩?弗兰克不像是那种会把难民接来的人。尤其是一个一分钱都没有的难民。他连一个趴在台阶上的瘸腿狗也不会帮。”

“这不公平,雪莉。我本人和弗兰克关系也不是很好。但他要是喜欢会很慷慨的。事实上,他也给了马杜尔·特鲁多做卡布里恩管理员的职位,解决了他的吃住。弗兰克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他们家很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

女孩不满意。“还有别的事情,卢克。自从父亲死后,我们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为什么我们现在要来呢?为什么我们一个仆人也不带来?为什么弗兰克后来变得让人如此心惊肉跳?还有招灵会和这些有什么关系?还有……还有……很多事情。”

拉瑟姆犹豫了。“我知道你不迷信,雪莉。但我不明白,在你一次又一次看到你继母的招灵会后,你为什么还能坚持——”

“我觉得正是艾琳让我远离迷信。我也承认古怪的事情在她的降灵会上发生过——没有任何人能够解释的事情。但她是个大骗子,我不相信她做的一切。所有关于她的事情都是假的。这就是为什么——”

她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拉瑟姆坐到沙发上,抓住雪莉的手。

“肯定发生什么了。你来这里就是想告诉我们。或许我们能帮上忙。”

女孩把目光转向火炉。她不看房里的人,只是说:

“我今天听到了我父亲的声音。”

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长的时间。图尔开始不安地晃动起来。雪莉把自己的手放在它的头上,把弄它的耳朵。

“早上我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她继续说道。“弗兰克和马杜尔出去打猎了,还有那个和你呆在一起的安布勒尔教授。艾琳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自打我们来到这里她就一直呆在那儿。巴巴拉在梳头,怕杰夫会来。最后我甚至觉得哪怕和沃克先生在一起,也比自己单独一个人要好,所以我鼓起勇气和他去滑雪。他看上去很擅长这项运动。我们划船穿过湖,从‘蛇背’划下去。我就是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听到父亲的声音。当时我们在湖中央。周围四分之一英里没有一个活人。不可能有人的。”

她站了起来,开始在火炉前走来走去。

“我最开始听到的是一首歌,一首很老的普罗旺斯民歌。歌里有一个父亲唱不上去的高音,他会唱出个滑稽的颤音儿。歌词令人很不愉快。‘皮埃尔!死神就要来到,坟墓已经挖好,乌鸦敲响丧钟……’我恨透这首歌了,”雪莉回忆起来,做了一个鬼脸。“我上次听到这首歌已经是很久以前,要不是今天听到,我都不记得了。”

“声音在冰面可以传得很远,”拉瑟姆提醒她说。“风肯定也在搞怪。”

“难道你觉得,我没有对自己说这些?”女孩转了身,伸出手。“不仅仅是那首歌,后来还有一个男人声音在讲话。是我父亲。”

“听出来他在说什么吗?”

“有一点点回音,我基本上只听到几个词。唯一我能够肯定的是……我自己的名字。”

“你确定在过了这么多年后,你没有忘记你父亲的声音?”

雪莉咬了咬嘴唇。“你不会忘记这一类的事情。除此之外,还能是谁呢?在这个季节,湖上方圆几英里之内不会有一个人。杰夫和罗根都不在。沃克先生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其他的三个人都在一起打猎。”

她住了口,又来回走起来。罗根久久地看着她。

“还有别的吧,”他说,“你最好告诉我们一切。”

雪莉转过身,把头甩过来。

“好吧,就是这个让我发疯。声音很大,虽然它听上去很远,我也知道沃克先生的听觉很灵敏。但他却没有听到!”

推荐热门小说地狱之缘,本站提供地狱之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地狱之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前言 下一章:第02章 她会听到音乐……
热门: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天珠变 无双 命案目睹记 开天录 青春的证明 暖气 “蔷薇蕾”的凋谢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一剑斩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