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步入绝境的韩国

上一章:第193章:伐交 下一章:第195章:战争来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正值魏国使臣唐沮出使齐国,魏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亦带着副手北宫玉秘密潜到了魏韩边境,在「肥城」县,与安陵、宋郡两地的巨富文少伯以及陶洪碰面,详细讨论张启功此前在给二人的书信中所谈及的、有关于用魏国圜钱来取代韩国钱币的事宜。

肥城县,乃邯郸郡与巨鹿郡的交界,自两年前起,这里就驻扎着魏国大将庞焕与其率领的镇反军,其主要牵制对象,便是巨鹿城的韩将乐弈、燕绉等几人。

不过确切地说,在肥城与巨鹿之间,其实还有一座县城,大概在肥城东北方向的约五十余里外,叫做「列人」县,在这座县城,驻扎着乐弈的副将纪括,自己大概三千左右的北燕军——肥城、列人,这才是这一带魏韩两国的真正边界。

相比较邯郸、武安那边的紧张对峙,在肥城这边,魏韩两国的军队就相对克制地多了,毕竟无论是魏国这边的将领庞焕,还是韩国的将领乐弈、燕绉,皆是冷静克制的类型,并非是燕王赵疆那种一点就着的暴脾气,也不像上谷守许历那样争锋相对、不肯轻易示弱。

不过最近,肥城与列人的对峙关系稍稍变得有些紧张,只因为秋收将近,魏将庞焕也好,韩将乐弈、燕绉也罢,都警惕着彼此是否会在秋收时前来捣乱。

正因为这样,目前在这片区域内,魏韩两国的哨骑、斥候频繁出动,时刻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导致国境的局势变得比前几个月有所紧张。

当张启功、北宫玉来到这座宅子时,陶洪正好还在讲述他手底下一支商队前几日前往列人,却遭到了韩军严密盘查的经历。

“张都尉,北宫副尉。”

“两位多礼了。”

在双方相互见礼之后,文少伯与陶洪邀请张启功与北宫玉同桌就坐,并命府上的下人奉上酒菜。

一边用着酒菜,张启功一边先询问了边境的大致情况。

跟他此前所了解的情况差不多,尽管魏韩两国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但两国前线的统兵将领们,依旧恪守着「不得主动进攻」的严令,虽然在此期间,两国军队的哨骑、斥候摩擦重重,也曾出过一些伤亡,但每次的伤亡均只是在几人到十几人左右,罕见情况伤亡数字才超过五十人。

听到这里,北宫玉若有所思地说道:“果然,韩国其实亦不希望与我大魏真正开战。”

这是显而易见的,若此刻魏韩两国在边境鏖战,败方十有八九会是韩国,在这件事上,魏韩两国的判断还是颇为一致的。

据魏王赵润以及天策府参将翟璜的判断,在这件事上最符合韩国利益的,便是由他魏国军队主动进攻邯郸北郡与巨鹿郡,这样一来,韩国作为防守方,虽不能说一定可以击退魏国的军队,但至少还能有几分胜算——毕竟在近两年内,韩将乐弈已经全面加强了邯郸北郡跟巨鹿郡的应战防御设施,提前做好了本土作战的准备。

在闲聊了几句后,张启功便对文少伯与陶洪提起了啊此前在信中所提过的,有关于趁机让他魏国圜钱取代韩国钱币作为韩国主流流通货币的事宜。

作为成功的商人,文少伯与陶洪对金钱都极为敏感,当初张启功在信中只是聊聊提了几句,他们就立刻捕捉到了其中的商机。

在他们看来,若魏国圜钱取代了韩国钱币在韩国的地位,这就意味着,他们或就能操纵韩国的市场。

这无论对于他们还是对于魏国而言,都是一项非常有力的武器。

要知道在近一年中,史无前例的商贾战争,已经充分证明了这股群体的杀伤力是多么的巨大。

而在此之前,在世人的认知中,商贾作为在「士农工商」这个社会阶层中垫底的存在,一直遭到打压,「重农轻商」,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哪怕是在潜意识中认为农事是「下等人做的事」的儒家,在这一点上亦是如此。

但是这回,商贾阶级却是通过一场史无前例的商事战争,让中原各国见识到了商人的力量,这对于商贾们而言,倒也是一桩扬眉吐气的事,至少从此之后,儒家以及个别学派,再不能用「商人奸诈贪婪、对国家几无贡献」这种论调来继续打压他们。

商贾的地位,从此得到提高。

可能是得到了这方面声誉以及地位保障的关系,魏国的商贾们尽管在这次商事战争中损失亦颇大,但却非常配合朝廷,或许是他们觉得,金钱可以再挣,但似这等可以提升商人社会形象与国内地位的机会,却不可错过——这些才是他们的立身之本。

而对于张启功来说,他则是为了弥补之前那次计谋的遗漏,报复摆了他一道的韩国,叫韩国那批新铸的铜币彻底成为一堆废铜。

在利害一致的前提下,张启功很快就跟文少伯、陶洪所代表的商人势力达成了默契,有条不紊地开始打击韩国的货币体系。

在这次行动中,无论是魏国的细作还是天策府左都尉高括手底下的青鸦众,皆配合张启功的行动,潜伏韩国境内各郡各县,释放谣言,企图摧毁韩国平民对国家货币的信任度。

第一站,即是在巨鹿城。

此时的巨鹿城,正忙碌于秋收,本来嘛,韩将乐弈与燕绉见肥城的魏国镇反军毫无异动,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以为可以相安无事地度过今年。

没想到,才刚刚松了口气,城中便爆发了一则谣言,矛头直指韩国的铜币——既由韩国朝廷掌控的国家货币。

该则谣言的大意很简单,无非就是说他韩国的铜币已失去了原本的价值(失去购买力),且蓟城朝廷企图用这种(正在迅速贬值)的国家货币,收购平民手中刚刚收成的粮食,试图将国内大贵族、大世族的损失,转嫁到平民身上。

一听到这个谣言,巨鹿城内的平民顿时哗然。

其实说实话,由当地县衙所代表的朝廷,来收购该县的粮食产出,这是历来很常见的事,也是各国建立在为保障平民利益、调控市场米价,以及有效应对天灾人祸的有效策略,其实是一项对各方都非常有力的策略。

可坏就坏在,前段时间韩国为了抗拒魏国商贾的倾销手段,使出了增铸铜币的伎俩,虽然这成功地加剧了魏国商贾的损失,且有效地弥补了韩国国库的损耗,但这件事被魏国揭破之后,难免还是让韩国货币在国民已经天下人心中信誉,为之大跌。

在这个前提下,韩国朝廷例行采购粮食,稍微经人挑拨,就难免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即转嫁损失的手段。

在短短半日内,巨鹿城内的韩国平民怨声四起,其中有绝大部分人,拒绝当地县衙以去年的定价标准来收购他们手中的粮食。

此时,张启功与北宫玉已经皆由商贾的身份,混入了巨鹿城内。

当瞧见城内乱腾腾的景象时,北宫玉颇为惊讶,他很意外于城内的平民居然如此简单就被成功挑唆——他们不应该团结一致,协助国家渡过难关么?

对此,张启功微笑着说道:“这就要看当代君主的魅力。君主得民心,则蚁民附之,反之……别以为平民就好糊弄,市井之民,多有小智慧。”

北宫玉闻言看了一眼张启功,他感觉,张启功那句「小智慧」,多多少少带着点讽刺。

事实上正是如此,张启功口中的「小智慧」,其实指的就是寻常平民「自私自利」、「爱占小便宜」的特征。

平心而论,自私自利也谈不上是什么恶,这只是人的本性而已:大多数的人,只有在满足自己生活所需的情况下,才会有闲情去考虑别人的问题,去做善事。

这无可厚非。

倘若在自己都无法满足的情况下,还有闲心去考虑别人,那这个人,他就是圣人了。

而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圣人,更多的还是为了养家糊口、照顾自己一家人而奔波的凡人。

因此,巨鹿城内的平民、小地主计较自己的利益得失,不希望当地县衙用正在贬值的韩国铜钱、用往年的原价收购他们手中的粮食,这也谈不上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事,只能说人性如此罢了。注:这里的人性,是中性词,并没有褒贬。

在张启功看来,在这种时候,就要看君主的个人魅力了,倘若君主的个人魅力大到能够让这些平民放弃‘一己私利’,宁可全家饿着肚子也要支持国家,那么,他张启功的诡计就此宣告失败。

不过就他看来,韩国的君主韩然,民心对其的拥护,应该还达不到这种地步。

“可以叫陶洪他们按计划行事了。”

在看到街道上乱糟糟的景象后,张启功对北宫玉吩咐道。

“明白。”北宫玉点了点头。

随之不久,在巨鹿城内,就立刻出现了不少采购粮食的魏商的店铺,这些粮铺跟巨鹿当地县衙打起了擂台,试图通过他魏国的圜钱,来收购城内平民手中的粮草。

魏国的圜钱,不夸张地说,已经算是当世最硬通的货币了,尤其是魏王赵润登基之后,魏国的圜钱在户部的控制下,不增值、不贬值,其购买力相当过硬。

而这也正是张启功实施他这个策略的根本。

一方是信誉很差、且仍在迅速贬值的韩国铜钱,一方是信誉良好、且价值常年稳定不变的魏国钱币,巨鹿城内的平民再傻,也明白卖给哪一方能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

因此,就在巨鹿城内的魏商店铺挂出了「用魏圜钱收购粮食」的牌子后,就立刻有城内的平民与其交涉。

得知此事后,巨鹿守燕绉大为忧虑。

此时的燕绉,其实并不知张启功的真正意图是为了破坏他韩国的货币体系,燕绉只是看到了表面的危害,可就算是这表面的危害,亦足以让燕绉如临大敌。

想想也是,倘若魏国的商贾当真用魏国圜钱换走了大量的粮食,这岂不是意味着他韩国境内的粮食更为捉襟见肘?——他怎么也不会认为,魏国商贾在采购那些粮食后,会依旧将其堆放在他韩国境内,这肯定是运回魏国的,毋庸置疑!

在这种情况下,若他韩国放任这种现象,那么一旦他日魏韩两国开战,魏国那边的粮草源源不断,而他韩国呢,却只有一大批只能摆着看的魏国铜圜——傻子也知道,一旦魏韩两国开战,魏国是肯定会关闭与韩国的交易渠道的,除非韩国的平民拿着这笔钱迁居到魏国,在魏国本土交易。

因为意识到这件事的利害,燕绉立刻就找到了前线的主帅乐弈,与他商量对策。

平心而论,乐弈对于内政治民,并不如燕绉,但他同样也看得到这件事背后的危害。

问题是,他们该如何应对呢?

难道要强行没收那些魏国商贾,强行将其驱逐出巨鹿?

说实话,这样做不妥,因为一旦军队介入,性质就完全两样了——这等同于是他韩国率先对魏开战!

不难预测,一旦巨鹿城驱逐了那些魏国商贾,那么,对面肥城的魏将庞焕,十有八九就会立刻出兵攻城,而魏韩两国的战争,怕是也会因此而真正打响。

虽然乐弈已经在邯郸北郡跟巨鹿郡境内提前做好了本土作战的准备,但事情不到最后关头,他同样不希望两国爆发战争——因为这是一场几乎注定战败的战争,纵使他做足了准备,也挡不住魏国的倾巢来袭,充其量只能拖延魏军攻陷他韩国国土的进程罢了。

真正的希望,其实还是在楚国那边:只有楚国响应了他韩国,在魏韩战争真正爆发的时候,从楚西出兵牵制魏国,他韩国才有在魏国的军队下幸免于覆亡的可能。

说实话,乐弈并不喜欢这样,他不喜欢将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哪怕是楚国这个目前他韩国私底下的盟国——天晓得楚国到时候是否会援助他韩国?

倘若楚国卑鄙一些,等到魏国军队大举攻到渔阳郡、兵临蓟城城下的时候,再趁机偷袭魏国,固然楚国能打魏国一个措手不及,可他韩国呢?若被魏军打到蓟城,这跟覆亡相比能有多少区别?

正因为考虑到这种种,乐弈万分不希望与魏国真正爆发战争。

而在这前提下,乐弈当然也不支持驱逐城内的魏国商贾。

“向王城请示吧。”

乐弈对巨鹿守燕绉说道。

燕绉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也觉得,这件事,已经超过了他们这些将领的权限,只能由蓟城来决定。

大概是在十一初,乐弈、燕绉二人派出的送信骑兵,日夜兼程抵达了王都蓟城,向韩王然奏请了此事。

得知消息后,韩王然大为重视,立刻召见了丞相张开地,以及治粟内史韩奎,向二人简单讲述了此刻在巨鹿城所发生的事,希望二人能想出什么应对的妙计来。

张开地与韩奎面面相觑,良久,张开地这才皱着眉头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则诋毁宫廷的谣言,想必是魏人的阴谋……臣建议立刻全城搜捕魏国的奸细。”

“这件事,乐弈跟燕绉已经在办了,寡人想知道,对于魏国商贾用魏国的铜钱向我国平民收购粮食一事,两位大人有何对策?”

“这个……”

张开地踌躇了半响,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来。

在旁,韩奎亦是如此。

倒不是张开地与韩奎智慧不足,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件事的真正关键,其实是在于他韩国钱币的信誉问题,这才使得魏国有可趁之机。

“不若提高收购的价格的吧……”

韩奎犹豫着说道。

韩王然看了一眼韩奎,默不作声。

不可否认韩奎说的没错,既然强行驱逐那些魏国商贾,会导致魏韩两国提前爆发战争,那么,剩下的办法,就只有提高收购的价格了。

问题是,那些魏国商贾会袖手旁观么?

想想也知道,那些魏国商贾在上次商贾战争中积累了大量他韩国的铜币,肯定会用在这次的购粮上,目的不为抢购粮食,而是为了抬高收购的价格,掀起第二场商事战争来击垮韩国的国库资金。

虽说上次通过增铸铜币的方式,使得韩国国库得到了一笔可观的钱财,但这笔钱财,未必能够填满与魏国商贾爆发粮价战争的损耗——退一步说,就算能战胜魏国的商贾,他韩国国库内的资金怕是也所剩无几了,此后又该如何支撑呢?

当日,在张开地与韩奎二人离开之后,韩王然独自坐在殿中,思考着对策。

此时他已经意识到,韩国对他韩国的施压,已经越来越强烈,他韩国,实际上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该果断点对魏宣战么?

裹着一条羊皮毯子,韩王然走到宫殿的窗口,就着殿内的烛火,看着殿外逐渐堆积的积雪。

直觉告诉他,与其被魏国步步针对,还不如果断点对魏宣战,提前爆发这场战争。

因为一旦宣战,他韩国就不必再考虑什么魏国商贾的问题了——逮到就杀便是!

这样一来,所有的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但反过来说,韩国一旦对魏国宣战,那么,目前两国对峙所呈现的‘紧张和平’,也就不复存在了,纵使是韩王然,也不敢保证他韩国究竟能在魏国的进攻下支撑多久。

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半年,可能,更短。

……赵润,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逼我跟你魏国开战么?这是否也意味着,似这种对峙,对你魏国亦造成了莫大的损失呢?

韩王然长长吐了口气,在心中权衡着利弊。

这一晚,韩王然始终在纠结「开战」与「不开战」这个问题,但最后,他那偏于稳妥的性格,导致他最终还是决定继续维持现状,直到他韩国再也无法坚持下去。

其实这也不算是一个坏主意,毕竟在「韩齐楚三国同盟」中,韩国扮演的是一个牵制魏国、拖累魏国的角色,为楚国争取时间,倘若能让魏国的利益遭受同步损失,韩国的利益损失,其实倒也能接受。

再者,虽然目前的局势的确很艰难,但再艰难也不及魏韩两国真正爆发战争——一旦魏韩两国真正爆发战争,韩国就将同时面对魏秦两个大国的进攻,这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所谓两者利害取其轻,在计较两个策略的利害得失后,韩王然终究还是选择了继续维持现状。

或许,这就是他跟魏王赵润最大的不同。

倘若是魏王赵润,他在这个时候,那是肯定会选择立刻宣战的,不管最终能否取胜。

鉴于韩王然的再次隐忍,巨鹿城的乐弈与燕绉,最终还是没敢违背王令,驱逐城内的魏国商贾挑起两国的战争。

于是乎,城内魏国商贾与当地县衙为了抢购平民手中那批粮食,果然掀起了粮价大战:巨鹿县衙相比较往年两倍的价格收购粮食,而魏国商贾则提高至三倍;巨鹿县衙再提价,魏国商贾亦相对提价。

这就导致在平民眼中,他韩国的钱币‘越来越不值钱’。

而此情况下,另外一批魏国商贾忽然抛出他们手中的韩国钱币,进一步打击了后者的信誉。

待等魏国的商贾开始用魏国圜钱采购巨鹿城内平民手中的粮食,而这些平民也愿意用魏国圜钱来交易时,这就意味着,在巨鹿城内,韩国的货币体系几乎崩溃,已经被魏国圜钱取代了流通货币的职能。

待等到魏兴安九年的开春,这个现象迅速波及整个邯郸北郡与巨鹿郡,韩国的铜钱彻底贬值,而魏国的圜钱,则取代前者的地位,逐渐在韩国境内流通。

纵使韩王然恳请齐国用齐国的货币来拯救韩国市场,却也为时已晚。

张启功的目的达到了,他在本质上,已几乎摧毁了韩国。

在收到这个消息后,魏国雒阳的户部官员们互相庆贺。

确实值得庆贺,因为他们击垮了韩国的钱币,击垮了韩国的经济——只要韩国境内的魏国商贾抽回资金,韩国的经济将立刻崩溃。

而在韩国经济崩溃的情况下,这个国家,当然再也无法持续跟魏国对峙。

要么立刻对魏宣战,转移其国内的矛盾;要么,就在沉默中覆亡,崩离破碎。

果不其然,魏兴安九年三月初,韩国迫于无奈,对魏宣战。

而这意味着,第二场波及整个中原的旷世之战,就此拉开帷幕。

推荐热门小说大魏宫廷,本站提供大魏宫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魏宫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93章:伐交 下一章:第195章:战争来临
热门: 大地主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我靠美食征服星际 幻夜 偏执大佬暗恋我 残次品 红拇指印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虫族进化缺陷 御妖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