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两王相会

上一章:第106章:再接触 下一章:第108章:两王相会(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唔?”

见赵卓、韩晁二人表情尴尬缄口不语,赵弘润笑着调侃道:“怎么?来时你家国君不曾交代过?”

赵卓、韩晁二人苦笑连连,他二人心想,似这种事,他们那位年轻而城府极深的国君,又岂会向他们透露。

见此,赵弘润又笑着调侃道:“身为臣子,连自家君主的心思都揣摩不透么?……那你们来干什么?”

赵卓、韩晁二人无言以对,事实上他们也有些迷糊,他们究竟来做什么呢?

看在与这两位韩国礼使多次照面,赵弘润也并未使他们为难,在开了几句玩笑后,便吩咐士卒送上酒菜。

酒席宴间,赵弘润旁敲侧击地向赵卓、韩晁二人询问了「韩王然夺回王权的经过」,毕竟对于那位年纪相反的韩国君主,他还是颇感兴趣的。

按理来说,似这种国内大事,自然不好随意透露,但鉴于开口询问的乃是魏公子润,赵卓与韩晁二人在思忖了一下后,还是挑拣大致经过,告诉了赵弘润。

尤其是韩晁,他将他所知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弘润,让赵卓颇感惊讶。

这也难怪,毕竟当年赵润攻破邯郸后,韩晁本欲以求死的方式保全家人,没想到赵弘润对他很是宽容,不曾对他或者对他的家眷有何冒犯,这份恩情,韩晁铭记于心。

因此,只要不是他韩国的机密之事,他并不介意向这位魏国的公子透露。

“嚯?”

在听了韩晁的讲述后,赵弘润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说道:“你是说,韩然在只有马括以及寥寥几名亲兵的帮衬下,巧妙地设计了武安守朱满与康公韩虎二人的争执,坐收渔翁之利……”

“正是。”韩晁点头说道。

“哼嗯。”赵弘润轻笑一声,半响后,忽然岔开话题招呼道:“来来来,喝酒喝酒。”

见赵弘润结束了这个话题,赵卓、韩晁也不在意,争相与这位魏国公子劝酒,一时间宾主其乐融洽。

酒席筵后,赵弘润召来宗卫穆青,吩咐其带着赵卓、韩晁二人到城守府的厢房歇息,而他自己,则回到书房,细细回忆韩晁所讲述的,韩王然夺回大权的经过。

“侥幸么?”他喃喃自语着,随即,他摇了摇头。

他并不认为韩王然此番成功夺回王权乃是侥幸。

不可否认,韩王然此次夺权成功,其关键在于武安守朱满与康公韩虎皆未将其放在心上,可反过来说,这难道不算是韩王然的能耐么?

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十余年,终于等到今日的时机,这份隐忍,实在是叫人感到头皮发麻。

试问这人生,一辈子能有几个十余年?

至少,赵弘润自忖他自己是忍受不住的——他的性格导致他会选择激进但有些冒险的计策。

“殿下。”侍妾赵雀,将一杯茶端到了赵弘润面前。

赵弘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忽然说道:“雀儿,我忽然想将韩武放回去了,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咦?”赵雀愣了愣,虽然她并不擅长这类事,但这些日子跟在赵弘润身边,耳濡目染也听到了许多此间之事,因此倒也能跟赵弘润对上话:“殿下是觉得,韩王然对我大魏的威胁更大?”

“唔。”

赵弘润徐徐点了点头,捧着茶盏坐在桌旁沉思。

见此,赵雀亦不敢打搅,静静地坐在旁边,免得自己打搅到这位殿下思考国家大事。

而与此同时,在渔阳军的军营里,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只见马括到了营寨后,出示了韩王然的亲笔诏令,召集渔阳守秦开、代郡守司马尚、北燕守乐弈、荡阴侯韩阳以及他父亲上谷守马奢等人,宣布了邯郸的变况。

在听了马括的讲述后,秦开、司马尚、乐弈、韩阳、马奢等人皆瞠目结舌。

武安守朱满死了?

康公韩虎也死了?

他们那位素来不受重视的年轻君主,竟重新掌控了王权?

面对着这让人惊骇的消息,就连北燕守乐弈,亦被惊地说不出话来。

而荡阴侯韩阳,更是惊地双目睁大,一脸难以置信。

“我堂叔他……他死了?”

听闻此言,马括看了一眼荡阴侯韩阳,用平静的口吻说道:“韩阳大人,你的堂叔康公,想趁釐侯不在之际,争抢权力,杀害武安守朱满将军,已被大王着赵葱将军处死……”

说到这里,他摊开了那份诏令,继续说道:“今日我前来,是奉了大王之命。……大王有令,在救回釐侯之前,此间诸军,由上谷守马奢大人节制……”

听了这话,帐内诸将纷纷看向荡阴侯韩阳,随即又将目光投向上谷守马奢。

要知道,荡阴侯韩阳暂代这路军队主帅之职,乃是釐侯韩武在被魏将伍忌俘虏时亲口任命的,可如今,重新夺回权力的韩王然,却有意让上谷守马奢代掌军队,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玄机?

“括儿!”

上谷守马奢沉着脸轻声喝道。

仿佛是猜到了父亲的心中想法,马括摊摊手说道:“父亲,这是大王的意思。”

听闻此言,上谷守马奢哑口无言。

而此时,只见马括转头看向荡阴侯韩阳,歉意地说道:“至于韩阳大人,虽说康公的不当举措应该与君侯大人无关,但,终究康公乃是您的堂叔,大王希望韩阳大人暂时交割手中兵权,待朝廷彻查此事,确认君侯与此事无关……”

话音刚落,马括身后走出来几名士卒,这些士卒,皆是来自邯郸的卫士。

见此,帐内诸将面色微变:这明摆着是要罢黜荡阴侯韩阳,扶上谷守马奢上位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间,荡阴侯韩阳笑了起来,随即,他回过头,神色冷淡地看着上谷守马奢,满带讽刺地淡然说道:“马奢大人,恭喜。”

“荡阴侯你……”上谷守马奢面色微变,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见荡阴侯韩阳怅然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我乃康公之侄,釐侯遭擒当日,我本应该向叔父通风报信,但我并没有……因为我认定,唯有釐侯才能带领我大韩跨过这个劫难,再者,国难当头,我等当齐心合力。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值此危机关头,居然还有人惦记着内斗,而这个人,竟然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人……”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向上谷守马奢,冷冷说道:“马奢大人,我韩阳,看错你了。”

“韩阳大人……”上谷守马奢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虽然说此番帮韩王然重夺大权,是他儿子马括所为,但不能否认,他马奢确实有这个心思,否则也不会在釐侯韩武被魏军所擒后,派儿子向韩王然通风报信。

因此,对于荡阴侯韩阳的指责,马奢无从辩解。

而此时,荡阴侯韩阳已转头面向马括,哂笑道:“韩阳,愿意卸下职位,交出兵权……呵,我若不肯,想必就会成为举国唾骂的乱臣贼子了吧?”说到这里,他忽然面色一正,正色问道:“我韩阳眼下只关心一点,大王欲如何解决釐侯这件事?究竟是欲迎回釐侯,还是说……”

他并没有说下去,但相信帐内诸将都能听懂他的意思。

面对着荡阴侯韩阳的询问,马括正色说道:“大王已派遣赵卓、韩晁两位士卿出使魏公子润,与其交涉此事。”

“但愿如此。”荡阴侯韩阳哂笑一声,随即径直离开了帅帐。

而此时,马括转头看向秦开,歉意说道:“秦开将军,大王亦命你暂时交割兵权,抱歉了。”

渔阳守秦开亦哂笑一声,随即抱拳说道:“秦开,谨遵王令。”

康公韩虎的死,让他始料未及,但是对于马括的话,他倒是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他是受康公韩虎提携的将领,如今康公韩虎既然被打成「趁国难而谋私的大恶」,那么,他秦开自然也会受到牵连。

革除职位,交出兵权,这是必然的事。

只是……

秦开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上谷守马奢,虽然并未开口说些什么,但眼眸间却闪过几分不喜。

荡阴侯韩阳、渔阳守秦开,这二人前后离开帅帐,被马括此番带来的邯郸卫士看押起来,以至于帐内,就只剩下北燕守乐弈、代郡守司马尚以及上谷守马奢三人。

在相识一眼后,乐弈与司马尚亦离开了。

看着这些在前一阵子患难与共的同僚,今时今日看待自己的眼神,上谷守马奢心中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荡阴侯韩阳在离开前那一番话,深深刺痛了他。

然而此时,马括却兴奋地来到父亲身前,拱手抱拳,笑着说了几句。

由于情绪起伏极大,马奢甚至都没有注意儿子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只知道,曾经团结一致围困魏公子润的几支军队,至此变得支离破碎,不复成为魏军的威胁。

对此,他恨不得将儿子马括痛骂一番,可是,马括终归是协助魏王然夺回了权力,做成了他马奢,还有李睦、暴鸢等人始终没有办到的事,这让马奢无从斥责。

因此,怀着纠结的心情,马奢在深深看了一眼儿子后,默默地离开了。

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马括转头询问父亲的副将许历道:“许历,父亲这是怎么了?”

许历勉强笑了一声。

在他看来,韩王然任命马奢为此间主帅,这可能是为了表彰马奢以往对于王室的忠诚,亦或是为了表彰马括此次的功劳,但反过来说,却也好比是将马奢架上了火炉。

尤其是荡阴侯韩阳离开前那一番话,就连许历听了都感觉刺耳,更何况是作为当事人的马奢。

次日,赵卓、韩晁二人再次求见魏公子赵润,为釐侯韩武这件事而展开交涉。

说实话,若非是实在闲着没事,赵弘润真没闲工夫搭理他们——这二人连韩王然究竟要活的韩武还是死的韩武都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多说的?

“……这事,本王昨日不是就说过了么?你们得先告诉本王,欲迎回的究竟是活釐侯、还是死韩武,这样本王才好报价呀。”

面对着赵卓、韩晁二人,赵弘润无能为力地摊了摊手。

若有可能的话,赵卓、韩晁实在不想听赵弘润这些有点诛心的话,但奈何王命在身,却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恕我二人实在不明白润殿下的话,我大韩当然……当然欲迎回活的,呃……安然无恙的釐侯。”

赵弘润一脸好笑地看着这二人在这装疯卖傻,戏虐地说道:“哦?可别猜错了你家君主的心思,否则麻烦会很大哟……”

赵卓、韩晁对视一眼,连忙求饶道:“润殿下,您就别戏弄我二人了,这么大的事,我俩何德何能,敢擅做主张?请您爽快些将条件告诉我俩,我俩回去向大王复命……”

说到这里,这二人索性站起身来,朝着赵弘润拱手行了一记大礼。

正所谓举拳难打笑脸人,这赵卓、韩晁二人,本就与赵弘润熟络,况且以往相处地也不错,因此,此刻他俩行此大礼,赵弘润还真不好再为难他们。

于是,赵弘润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本王就是与两位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吧,你俩回去转告韩然,就说……等会。”在顿了顿后,他忽然改变了主意,笑着说道:“这样吧,你二人也不必返回邯郸了,派人传个信即可,告诉韩然,若他有心与本王谈谈,便到这巨鹿来……”

赵卓与韩晁对视一眼,心下有些诧然。

因为在他们眼中,眼前这位魏公子润表现地十分奇怪,就仿佛与他们家君主相识已久,甚至于,私底下有什么协议。

赵卓、韩晁二人看了一眼赵弘润,心下暗暗嘀咕。

事后,赵卓、韩晁二人商议了一下,由韩晁留在巨鹿,继续旁敲侧击试探魏公子润对释放釐侯韩武一事的心理价位,而赵卓则星夜兼程返回邯郸,向韩王然禀告此事。

在经过了三日的跋涉后,赵卓风风火火地回到了邯郸,将赵弘润的意见告诉了韩王然。

“爱卿是说,魏公子润想要见见寡人?”

在听了赵卓的话后,韩王然脸上并无惊惧之色,这份镇定,让赵卓暗暗惊讶。

“是……”

赵卓点了点头,随即硬着头皮说道:“他说,唯有在得知大王的真心实意后,他才好开口要价。那个……什么活釐侯、死韩武什么的……”

后半句话,他说得很含糊,但显然韩王然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句「活釐侯、死韩武」。

在微微思忖了一下后,韩王然点头说道:“罢了,既然如此,寡人就去见见那赵润。”

事后,韩王然召见武安军主将赵葱,命其率领一支军队,保护他前往巨鹿。

三月末,韩王然在韩将赵葱率领武安军的保护下,从邯郸前往巨鹿一带。

他率先来到了渔阳军的军营,召见诸将。

此时,渔阳守秦开已交出了兵权,整支渔阳军受到上谷守马奢的节制——确切地说,是秦开安抚了他麾下的旧部,让这些旧部听从马奢的命令。

不过,听闻韩王然亲自来到前线,纵使已被暂时卸除职位的秦开,亦抱持好奇之心,站在迎接的队伍中。

在千军万马恭候之下,韩王然的队伍缓缓来到军营。

作为此间诸路韩军目前的统帅,上谷守马奢领着秦开、司马尚、乐弈、马括等人,一同恭迎这位他韩国君王的到来。

不得不说,诸将心中都很好奇,想亲眼见见这位了不得的君王。

“恭迎大王。”

在许多兵将的恭迎声中,身穿裘袍的韩王然施施然步下王驾,紧走几步,率先将面前叩跪于地的马奢扶了起来,发自内心地说道:“马奢大人,寡人以往让您操心了。”

这番话,确实是出自韩王然的真心,毕竟在以往,只有雁门守李睦、上谷守马奢、以及暴鸢等寥寥几人是一心对他、或者说为王室着想,但遗憾的是,韩王然以往为了不引起韩武、韩虎、韩庚等人的怀疑,只能一次次让这几位忠诚之士失望。

对此,韩王然心中亦过意不去。

被韩王然亲自扶起,马奢心中倍感激动。

因为他终于明白过来,以往种种不堪的表现,只是这位君王为使韩武、韩虎、韩庚等权臣放松警惕而为之,并非是真的昏庸无能。

不过一想到韩武,马奢难免就想到了荡阴侯韩阳被关押前的那一番话,心中仍有些不是滋味。

毕竟,荡阴侯韩阳作为康公韩虎的侄子,但此次为了顾全大局,并未向韩虎通风保密,反而他马奢,却做出了影响大局的事——虽然说这个举动,使韩王然趁机夺回了失去的王权,达成了他们王党的夙愿。

想了想,马奢抱拳恳请道:“大王,据小儿所言,康公此番在邯郸做出了不当举措,但末将认为,此事并不关荡阴侯韩阳之事,韩阳大人对国家忠诚不二,末将以为,眼下正值用人之际,大王不妨摒弃先嫌,启用韩阳大人……”

顿了顿,马奢又补充道:“同理,还有秦开将军,韩阳大人也好,秦开将军也罢,皆是我大韩的忠臣,末将以为,陛下需要这些忠臣辅佐。”

听了马奢的话,韩王然不禁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马奢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开口为韩阳、秦开二人求情。

韩王然哪里知道,这两日,马奢被荡阴侯韩阳当日那一番话说得心中忧郁,再加上秦开、司马尚、乐弈等人也对他有所误会,渐渐疏远了他,这使得马奢更为纠结——明明他并无私心,但由于他确实是得到了好处,因此难免有人对他有所误会。

那些因为误会而导致的别样目光,让马奢倍感煎熬。

面对着马奢的恳请,韩王然微微思忖了一下,笑着说道:“马奢大人不必着急,寡人亦相信,韩阳与秦开,乃是忠于国家的将臣,此番只是受到牵连罢了……”说到这里,他目视着叩地于面前的秦开、乐弈、司马尚几人,笑着问道:“哪位是秦开将军?”

听闻此言,秦开抱拳回道:“秦开拜见大王。”

在众目睽睽之下,韩王然走到秦开面前,伸手将其扶起,和颜悦色地宽慰道:“秦开将军,虽然将军乃是韩虎提拔的将领,但寡人相信将军乃是一心为国,将军十几年如一日镇守渔阳,对我大韩抵御东胡,功不可没,这份功绩,寡人绝不会忘却。只是……韩虎倒行逆施,此番更是不惜杀害忠良,欲窃取国家,此事影响太大,朝廷不能不引起重视……至于暂时革除将军的职务,说到底只是例行公事,待过些时日,风声过去之后,将军依旧会官复原职。”说到这里,他笑着说道:“似将军这等对国家、对王室忠心耿耿的豪将,寡人又不昏昧,岂会弃用之?”

“大王谬赞,秦开愧不敢当。”秦开连忙逊谢,心中的几分怨气当即消失地无影无踪。

不得不说,韩王然这一番夹杂着褒奖的话,让秦开很是受用。

若非「康公之死」暂时还像一根刺那样卡在他咽喉,相信秦开多半会立刻向这位年轻的君王表明效忠之心。

此后,韩王然又逐一扶起乐弈、司马尚等诸将,逐个褒奖了一番,让乐弈、司马尚等将领暗暗惊讶,惊讶于这位年轻君王的亲和力着实不简单,这不,三言两语,就说得他们心中欢喜,对这位陛下充满了好感。

回到军营后,韩王然下令撤销了对荡阴侯韩阳的监禁,说了一番与秦开类似的话。

但是,韩阳倒是并未因此对韩王然感恩戴德,从始至终面无表情,不过倒也没说什么煞风景的话。

当日,韩王然派人前往巨鹿城,转告赵弘润他已至巨鹿的消息。

得知此事后,赵弘润笑谓身边诸将道:“这韩然,倒是好胆气!”

说罢,他回覆使节,约韩王然于次日,在巨鹿城外的一座土坡相见。

次日巳时,赵弘润带着侍妾赵雀与几名宗卫,在猛将伍忌亲自率领一队魏卒的保护下,来到了约定的那处土坡;而另外一边,韩王然亦领着马奢、秦开、司马尚、乐弈、马括以及荡阴侯韩阳,抵达了土坡。

这是赵润与韩然时隔六年的再次相见。

与那时相比,这次相见,才是名副其实的,两王相会!

推荐热门小说大魏宫廷,本站提供大魏宫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魏宫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6章:再接触 下一章:第108章:两王相会(二)
热门: 都市无上仙医 猎神 高手过招 我的温柔是锋芒 生化危机1安布雷拉的阴谋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莫吉托与茶 极品家丁 囊中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