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到此一游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践踏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望天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区域,静得可怕,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就算是死寂上三、五分钟,周离也不会觉得意外。自己这雷霆的出手,带来的效果,确实是将他们给震住了,一种深入到了灵魂里的震慑。

但……

“啊!!!”

一声凄惨的吼叫,在二十余秒后,打破了这里的死寂。

只见到两道人影从下面的河川中向上窜了上来,恐怖的速度,连带着他们携带着的泥渣产生的动能,足以和子弹体媲美。带着一身泥气,他们已经是出现在天空中。

欧阳学的脸上,已经扭曲成了一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身为顶级天帝,是这一个世界主宰中的一员,是处于秩序之外的超然人物。

像这一种身份,在九幽界里,绝对是呼风唤雨的超然存在。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会成为亿万人崇拜的存在,人人都会对自己恭恭敬敬,几乎无人敢在自己面前喘上一口大气。

毫不夸张地说,顶级天帝就代表着神一样的存在,无可亵渎。

可是现在,却被人从神端中扯了下来,耻辱了还不要紧,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这一种耻辱是将他狠狠践踏到了泥土里,让他连头也抬不起来。一旦传出去,不仅仅他欧阳学的一世英名没有了,就是天池门,也成了耻辱的代名词。

相比起欧阳学来,贺星河也不差。

堂堂顶级天帝强者,就这样被人给干下去了,这让他怎么接受?

如果对方是十大天帝,贺星河感觉自己输的并不冤枉。

但,眼前的年轻人,只是圣者八阶而已,这让他怎么可能会接受?如果不是一切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根本不会相信,他会被一名圣者八阶的年轻人给轰到了下面,还狼狈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来。

“受死……”

在这一种刺激下,欧阳学如同疯子一样,在看清周离的位置后,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一名顶级天帝强者,他的强大,绝对可以令山河为之变色。

这一扑,在含怒和含恨之下,几乎是欧阳学毕生所学的一击。带着他的恨和怒火,化成了一团耀眼的光芒,像是流星一样,搅动着整个天空的气流,像是要将这一片空间给撕开一样。

周离负手站着,不为所动。

望着这闪电一样扑上来的欧阳学,周离露出一抹冷笑。

负手的手,一支匕首无声出现在手中,周离眼光锁定了扑上来的欧阳学,下一刻,周离已经是消失掉了。

没有人知道周离是怎么消失的,就是一直盯着周离的贺星河也不知道,在他的眼中,周离就这么消失掉了,这让他的眼孔猛地收缩,身形微微一动,已经是撑起了一个护盾。

眼睛追寻中,却看到的是周离淡笑着出现在如同流星撞出去的欧阳学身后。

“啊……”

一声惊呼,却不可能阻止得到周离手中的匕首凿出。

欧阳学的速度是快,但对于已经是忽视了时间的闪袭面前,却仅仅是感应到周离的出现而已,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动作。

很多人认为光才是这个世间最快的,事实上,这世间最快的却是时间。当你可以忽视时间时,你就可以忽视世间一切的速度,因为在这一刻,这一个世界在你的面前就像是静止的一样,任你奔驰。

周离已经有一些摸到了“闪袭”的可怕之处,事实上,它就是将这一个世界的时间忽略掉,强制地让自己出现在目标面前,然后再将这一种静止给解禁掉。

也就是说,无论你多快的速度,在这一个技能面前,你就像是静止的一样,直到它追上你为止。

正是这样,周离在摸清了这一个技能的特点之下,根本就不在乎扑上来的欧阳学。

“剥魂!”

没有犹豫地,周离再一次经他欧阳学一记剥魂。

技能的刻灵,让周离无视了冷却时间,几乎可以让这一些变态的技能变得无穷无尽。

欧阳学的眼神中,尽是惊骇意绝的神色,可是他根本挽回不了这一个结果,再一次华丽地被昏了过去。再一次地,被周离一个凌空中践踏,像是炮弹地轰向地面。

在无数天池门弟子的目送下,欧阳学轰出了一个夸张的大坑来,完美地复制了前一分钟的一幕。

如果说刚刚只是意外,没有人看得清楚的话,这一次则不同,众人皆是看得清楚。正是看得清楚,才感觉到周离的可怕,在他的面前,顶级天帝完全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连个还手之力也没有,就被成了狗。

“什么时候,顶级天帝如此不堪了?”

不觉地,人人皆是冒出了这个念头。

在九幽界里如同神一样存在的顶级天帝,在这里,根本没有给人这一种感觉。更好像是一个可怜虫,被人肆意地揉虐着。

每一个人都是吞咽着唾沫,感觉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本想着冲上去的贺星河,却是硬生生止住了,现在的情况,是如此的诡秘,让他根本不敢乱动。天知道自己下一刻的下场,会不会像欧阳学一样,再来一次?

明知道丢人,还要再上去让人丢,绝对是白痴。

贺星河不想自己成为笑柄,所以他很明智地停了下来。反正现在的情况,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他的不是。面对这一个年轻人,这一个妖孽,恐怕不会有人会指责于他。

不说贺星河,就是沈长老硬接了朱坚岩一击后,直接退出数公里外,脸上尽是骇然的神色。

没有办法,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诡秘让人难以接受了。

朱坚岩虽说是知道周离的变态,但这么的变态,两次都是直接就KO了对手,他根本没有想到过的。周离这一种实力,这一个世间上,恐怕是真正的神到来,也未必会是周离的对手了。

十大天帝强者?

这一刻,在朱坚岩的心中,就是给会长提鞋也不配。

“哈哈哈哈,会长,真是痛快。”朱坚岩狂笑着,打破了这一种诡秘的寂静,他这一场,与沈长老的交锋时间是短,但其中之痛快,是前所未来的,两人间的交手,皆是全力出手,每一拳都带着强烈的反弹之力,让人倍儿爽。

周离淡笑,手中的匕首,不用说,在反弹力下,精铁打造根本起不到作用,碎成了铁屑,只剩下一个刀柄。

手一松,将这一个手柄扔弃掉,周离却是转过头去,平静地望着贺星河,一字一字说道:“如若阻挡,踏平天池门。”

踏平天池门……

短短五个字,在周离的嘴中,却是如此的自信和霸气。

放到数分钟前,听到这五个字,一定会让天池门的弟子们狂笑,认为对方是不是哪儿抽风了,才会这么说。可是现在,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反驳,因为周离已经用他的行动证明,他有这一份实力。

踏平天池门,还真不是一句空话。

就是贺星河,在这一刻也不敢反驳,哪怕再耻辱,可是这一口气,他还真的要咽下去。

不服?

不服的后果,就是天池门被人给灭门。

不用怀疑,眼前这一个年轻人拥有这一份实力。就在刚刚,他昏迷前的那一刻,那一种死亡的绝望感,他毕生难忘。甚至贺星河已经认为自己死定了,没有死,让他意外,更知道是眼前这一个年轻人手下留了。

仅仅是眼前这一个年轻人,就可以办到这一切,更不说现在还有着一个朱家的顶级天帝强者。

确实,他们一旦发起狂来,天池门非要被踏平不可。

朱坚岩只感觉一股酸爽股从胸膛上涌了起来,试问天下间,谁人敢像会长如此说话,敢扬言踏平一个超级宗门?

偏偏这一个宗门,无一人敢跳出来反驳。

众多的天池门弟子中,自然有人不服,他们脸色扭曲,却最后化为了绝望。他们不是白痴,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愤怒只会点燃对方的杀戮而已,其他的,什么也办不到。

踏平天池门,五个字在这天空中回荡着,却引来了一片更加安静的死寂。

下方。

欧阳学在三十秒的技能效果一过,缓缓睁开眼睛。

只是和刚刚急冲冲飞起来不一样,他的眼神中无光,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就这么一个照面就被人给秒了,连一个还手之力也没有,败得如此之惨,败到他做梦也没法有想到过,他堂堂的天池门宗主,会如此的惨败。

像是失了魂一样,欧阳学不想起来,因为他害怕自己面对这一个耻辱。

躺在这一个砸出来的大泥坑里,欧阳学根本不顾自己失去了宗主的风范,更不在乎自己浑身衣裳全是泥巴。

恐怕任何人都无法相信,这就是自己,一直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顶级天帝强者。

曾经的雄心壮志,全都是化为了乌有。

这一个世间上,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他再怎么有野心,也是苍白和无力而已。除了这一个,还有什么?可笑自己还想着问鼎十大天帝,成为制定秩序的人之一,成为九幽界真正的神。

以前的一切,似乎是自己太过于一厢情愿罢了。

就是沈长老,在这一刻,他也沉默了。

周离环视了一眼,没有多说,对着朱坚岩招了招手,然后回到了尖嘴蜂兽背上,轻拍了一下尖嘴蜂兽的背部,被驯服过的尖嘴蜂兽便领会,它的翅膀拍击着,带着周离远去。

朱坚岩哈哈大笑着,一个霸气的转身,同样是骑上尖嘴蜂兽远离。

十数万天池门的弟子,包括贺星河等人,只能是目送着周离两人远去,一个个涌出一股无力感。现在,他们才感觉到,什么叫真正的强者,他们无论你是谁,都可以轻易地践踏着你的尊严。

“这是谁?”

贺星河喉咙滚动着,直到周离两人消失在天空中,才是吐出这一句话。

被人打成这样,结果连谁打的都不知道,要多窝囊就有多窝囊。

纵观天池门的历史,这一天绝对是最为耻辱的一天。

沈长老沉思着,许久这才是发出了一声长叹:“果真和传言一样,他就是一个妖孽,九幽界当中,也只有他才有资格视天帝强者为刍狗。周离,周会长,败在这样一个名动九幽界的人物手中,不算冤枉。”

九幽界里,周离的身份,根本不难猜。

圣者层次,年轻人……

这一种特性却可以视天帝强者为刍狗,天下间,唯有一人可以办到,这就是周离。

贺星河露出一个苦笑来,没有想到,天池门又成就了周离一段传奇。也许以后的岁月中,范是提到关于周离这一个传奇的人物,都会有天池门浓重的一笔吧?但这一笔,如果可以,贺星河宁愿不需要。

……

“会长,真是太他妈的爽了。”

朱坚岩忍不住爆了一口粗口,这短短片刻间的经历,他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他自从成为了顶级天帝强者之后,一生追求着的,却是快意人生。可是却被困于朱家当中,因为有着他的叔辈压着。

就在刚刚,虽说他不是周离,可是周离的那一句话,一样让他有如同自己说的感觉。

踏平天池门。

如此霸气的一句话,朱坚岩再狂妄,也不可能说。

应该说,就是十大天帝中的任何一个到来,也没有底气说这一句话。

恐怕这天下间,也只有周离才敢说出如此霸气的一句话来。

一直都是嚣张的天池门,却在这一刻哑巴了,以前纵横着九幽界的贺星河,狂妄如同他的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他比谁都明白,他的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刺激到周离,从而将这一句话变成现实。

不说他,就是欧阳学也不敢接周离这一句话。

周离淡笑,说道:“你不是想爽吗?我不过是演练一下而已,也许以后,当修炼者公会可以制定秩序的时候,你也可以大方说出这一句话来。”

朱坚岩嘿嘿笑了起来,搓着双手。

尖嘴蜂兽的速度很快,不过天池门的地盘,却是很大。

从天池门横穿而过,足有数百公里的范围是属于天池门的领地。

十数分钟后,才是看到在大地上,有着一座如同巨大城池般的庞大殿堂出现。不用说,在这里拥有如此雄伟建筑的,就是天池门宗门所在了,它似乎是由数以千计的大小宫殿式的建筑组成,一层一层,如同鱼鳞。

冷地一看,就好像一层黄金覆盖在大地上一样。

“这天池门倒是雄伟。”周离感叹,看这里连绵不知道多少里,对于一个宗门来说,确实是了不起了。

论起来,朱家与之相比,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朱坚岩也知道雄伟上,十个朱家也没有办法与天池门相比,他干脆没有跟着周离附和。天池门的历史,绝对不比朱家短,能够从当初一个小宗门,最后发展成为如今拥有数十万弟子的超级宗门,绝非可以用运气来形容的。

一个超级宗门,若没有一二个顶级天帝强者支撑着,根本就不可能成为超级宗门。

见到朱坚岩没有附和,周离又是说道:“你听说过到此一游的故事吗?”

朱坚岩迷茫地摇着头,说道:“什么是到此一游?”

“哈哈哈,很快你就知道了。”周离大笑起来,想想也是,九幽界可没有西游记,怎么可能会有这一个故典?

飞降在天池门前,周离淡笑说道:“经过这里,若是不留下点什么让他们一辈记住的东西,他们就会忘记了你今日所给他们的恐惧。所以,为了时刻提醒他们,总是要留下点什么的。”

“留下什么?”朱坚岩也是来了兴趣。

周离一指天池门前那一个巨大的湖泊,说道:“天池门不是以这一个天池湖为荣吗?你说,若是我们将它变成一个冰块,他们会有什么感想?”

朱坚岩张大了嘴巴,他突然发现,自己快跟不上周离的节奏了。将天池湖冰封起来,这一个主意,绝对会让天池门抓狂。不过,怎么听起来,自己却感觉到肯定会很爽呢?

“吟……”

还没有等朱坚岩反应,一条巨龙已经是出现在天空中。

周离的意念间,冰川巨龙咆哮着,猛地窜了出去,在眨眼间,便已经是出现在天池湖的上空。

整个天池门,十数万能飞的弟子,都已经是被周离呆破胆了,还没有跟上。剩下的弟子中,虽说有一些能飞的弟子,可是现在的情况,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迎上来。难道不知道,宗主和长老他们带着人去阻止,也没有阻止这两人吗?

而这一条巨龙,从出现,就让他们打了一个冷颤,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实力,连给它塞牙缝的资格也没有。

朱坚岩早就是惊呆了,他张大着嘴巴,指着这一条几乎是晶莹剔透般蓝色的巨龙,说不出话来。一直以来,他知道周离的神奇,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神奇到这一个地步,周离真的像传说一样,可以凭空取出驯兽。

窜到了天池湖上空的巨龙,可不管这一些,就是嘴巴一张,疯狂地聚集着灵气。

冰川巨龙的身体,如同耀阳一样,散发着一股照耀这一片大地的蓝光,而它的嘴巴里,因为聚气,更是形成了一颗更加亮的光团,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叼着一颗龙珠一样。

“吟……”

十数秒的聚气,冰川巨龙的蓝光一涌,然后喷射向天池湖。

四周的空气,像是直接进入到了冰川时代一样,降到了零下数十度,一切带有水分的东西,直接成了冰。

这一道粗大的蓝光轰到了天池湖下,随即,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整个天池湖开始迅速结冰。下一刻,这一种迅速,化成了海啸一样,覆盖着向四周扩散。

只要是光芒铺过的地方,无不是立即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恐怖的寒冷,在无数人的眼光中,硬生生让这一个庞大无比,横跨差不多百公里的天池湖成了一座冰湖。所有的湖水被冷结,里面的任何鱼类皆是成了冰雕,就是下面的水生植物也一样。

甚至在天池湖的湖边上,也直接被冰层铺盖。

就是天池宗的殿式建筑物上,也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层,在黄金色中增加了一层白色。

恐怖的一击,让人吞咽着唾沫,如果这一击是轰向天池门的宗门所在,他们低修为等级的人,岂不是变成了一座冰雕,被深埋在冰层中?这一个结果,只要想想,都会让人浑身哆嗦颤抖着。

寒冷,让他们原本不会害怕冷的修炼者们,全都是发觉,他们如同置身于冰窟中。

就是朱坚岩,也在这一刻,彻底地惊呆了。这一击,媲美顶级天帝全力的一击,却比顶级天帝造成的破坏力更强,更加的恐怖,有着更强的视觉冲击,这冰封一击,才是像地狱式的一击。

周离淡笑起来,这一个结果,似乎是理所当然。

身形微微一动,周离已经是落到了这结成了冰层的湖面上空,手中一动,雷天战斧出现,陡然变得巨大无比。

周离挥动着,将雷天战斧变成了一支笔,在这无尽的冰层上面挥笔,片刻就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大字:周离到此一游。

完了,这才是发出哈哈的狂笑声,对着尚是目瞪口呆的朱坚岩说道:“朱老前辈,我们走。”

从始到终,周离根本就不去理会天池门的感受,在周离看来,弱者,就注定是在强者的面前颤抖的。纵观自己这一生,从离城开始,直到现在,什么时候不是强者们永远压着弱者?自己是怪胎而已,否则只能屈辱地活着。

九幽界里,弱肉强食这原本就是铁律。

如果不是自己比他们强,也许现在的自己,早就被什么裴师兄给夺了骑兽,甚至是打一顿。又或者是连命也丢掉了,对于天池门这样的超级宗门来说,杀死一个人,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强势的他们,安一个什么样的罪名给自己,还不是由他们说的算?

若自己不是强者,自己便是他们捏死蚂蚁中的一个而已。

现在,自己比他们强,就可以在他们面前做自己愿意的事情,也就不算什么了,不管是遵循着九幽界的弱肉强食这一个法则而已。

推荐热门小说盗贼王座,本站提供盗贼王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贼王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践踏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望天宗
热门: 福尔摩斯症候群 训导法则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横滨第一重建师 秦皇 最红谐星[娱乐圈]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鸽群中的猫 小姐,不凶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