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践踏

上一章:第三十章 对轰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到此一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欧阳学黑着脸,望着这千疮百孔的这一带,心在滴血。

不,这里不应该是千疮百孔,而是用被人夷为平地来称呼,更为的贴切些。下面十数公里的范围内,像是被人用刀削平了一样,上面的一切全给抹杀掉了。

数亿灵币,就这么损失掉了,这还是其次的。

重要的是,天池门这里山清水秀,却有着这么一个“伤痕”在,其他人若是看到,会怎么看天池门?只要不是傻瓜,都能够从这一块“伤痕”上知道这里有过一战,不计输赢,事实上天池门已经是输的了。

“混蛋!”

欧阳学忍不住骂了一声,他大怒之下,恨不得将眼前这一人给撕碎。

同样地,被人打上家门来,还弄出如此大的动静来,哪怕现在已经不是宗主了,但贺星河还是难以接受这一个耻辱。刚开始的时候,一度认为有着沈长老出面,足够处理了,谁能想到,这到来的人却是顶级天帝。

两名顶级天帝的对轰,造成现在的后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现在受创的只有天池门,对方也就是消耗一些灵力而已,屁也没有亏进来。

看看多少宗门弟子受伤,单是这一个就足够天池门头痛的了。

欧阳学和贺星河脸色不善地冲过来,见到持着长剑的沈长老,连忙询问道:“沈长老,你没事吧?”

“没事,哼,就凭这老匹夫,还不能将老夫怎么样。”沈长老脸上尽是傲气,他是一把年纪了,可还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虽说手臂隐隐作痛,胸膛发憋,但他相信这个朱坚岩肯定不比自己好受。

第八域中,顶级天帝也就是那么一些人,彼此间却是知道的。

只是一眼,朱坚岩的身份,就被欧阳学两人给认出来。

脸色一变之下,欧阳学冷声说道:“朱家?天池门与朱家之间,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一次却是闯进门来,不给本座一个交代,休想离开天池门,怎么也要等到和你朱老大好好说道说道。”

朱坚岩却是无所谓,依旧是大呼小叫:“会长,快过来,人家开始要以多欺少了。”

欧阳学他们满头都是黑线,尼玛你可是活了上千余年的老怪物,顶级天帝强者,你现在像什么了,简直就是一个无赖一样,果真是人不要脸,则无敌。

等看到朱坚岩叫过来撑腰的人,欧阳学他们更是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你将你朱家的朱鸿磊他们搬来,还可以一战,可是你现在却搬出一名圣者层次的年轻人来。在欧阳学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耻辱,用一个圣者层次的人来耻辱超级宗门的天池门,这朱家该死。

偏偏更让他们崩溃的是,这年轻人的嘴巴之毒,让他们抓狂到只想杀人。

周离缓步而来,听到朱坚岩的大呼小叫,平淡地说道:“好了,叫什么叫,让人看了笑话。你打不过,总是可以逃得掉吧?你直接冲到他们天池门的宗殿上,看他们还敢不敢动手?”

朱坚岩眨了眨眼睛,一想还真是,顿时哈哈笑了起来:“会长,果真还是你牛,这办法你都可以想得到。”

欧阳学他们快要吐血了,这一招确实是毒。

想想看,在宗殿的上空中,他们怎么动手,一旦动手,整个宗殿还要不要了?这一个级别的人一旦动起手来,后果就是天池门被人移为平地,变成一片废墟。不需要多,只需要两三击,就足够了。

能够想到这一个办法的人,心肠要多凶残,才可以想出来?

沈长老缓过气来,听到周离的这一个馊主意,几乎要暴走起来,这两人莫不成是想要毁了天池门?

旁边一个个天池门的弟子,听到周离的这一个以弱制强的办法时,全都是傻眼了。要多无耻的人,才能够想到这一个办法?而且,这一个办法,你以为真的是万能的,你这样威胁了天池门,除非你不会离开宗殿,否则非要被撕碎不可。

“混蛋,你们敢。”欧阳学厉声说道。

朱坚岩却是不怕,有着周离在,他就有了底气。

自己已经自认为在顶级天帝强者中是一等一的好手了,可是还是一个照面,就让会长给秒了。有着会长在,来多少顶级天帝也只是来送菜而已。有着这么一个大靠山在,自己还怕个锤子?

有了底气,说话肯定不一样了。

朱坚岩嘿嘿笑起来,说道:“你真当老子不敢?”

贺星河总感觉这一件事情有些不对劲,朱坚岩是凶狠的角色,但也不可能单凭自己一个人,就敢到天池门来。更何况,他还带着一名圣者八阶的年轻后辈到来,他到底在搞什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需要去管前因是什么了,而是关乎于天池门的脸面。

更让贺星河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朱坚岩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的恭敬?

若是后辈,怎么可能会这样?

要知道朱坚岩在朱家的地位,这可是太长老,而且还是朱家的老祖。一个小辈在他的面前,就算是嫡系子弟,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口的份,怎么会让朱坚岩变得恭敬。

“会长?”

这一个称呼,更是离奇了。

贺星河很肯定,这不会是一个人的名字,好像是一个职位?

总之,这一件事情里,处处透露出了古怪仿佛骨心不是朱坚岩,而是这一个年轻人一样。

诡秘的事情,更加诡秘的身份,一切让贺星河眉头皱了起来。

欧阳学手一抖,一支样子和青铜剑没有什么不同的长剑出现在手中,他冷笑起来:“从本座的尸体上踏过,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有这一个本领。否则,便将你狂妄的舌头留下。”

周离一直都是微笑着,这一场冲击,在周离的心中,依然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现在的自己,并没有动手,也就是让朱坚岩玩玩而已。

一旦动手,踏平这天池门,也就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间罢了。

朱坚岩也不是喜欢绕弯的人,他懒得和他们废物,笑了起来:“会长,我还是找那老不死的,这两个大宗主,就交给你了如何?不如我们就来比一下,看谁先一步结束战斗?”

“……”周离无语了,这朱坚岩果真是无耻,自己一挑二,他一挑一,还和自己比赛。

欧阳学和贺星河、沈长老三人,有一种快要疯了的感觉了。

当自己三人是什么,这个朱坚岩会不会抽风了,这一种话他也说得出来?

一名圣者八阶的年轻人,到了他的嘴巴里,却是可以一挑二的人了。你挑战的对象是尊者层次,或者是圣者五、六阶的还好说。可是你知道自己两人是谁吗,堂堂顶级天帝强者。

不夸张地说,只需要一个喷嚏,就可以将一名圣者层次的修炼者给解决掉。

就算脑袋不正常的人,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疯狂的想法。

唯一的解释,这就是朱坚岩疯了,连同着这一个同样是疯了的年轻人。如果不是疯了,他们想象不出来,堂堂朱家的太长老,身为顶级天帝强者的朱坚岩,会说出这一种话来。

三人还没有动怒,周离却已经是说道:“好,不过我看你输的机会太大,不如让你十分八分钟的时间?”

“……”这一回,轮到朱坚岩无语了,却是没有办法反驳。

刚刚与沈长老的对轰,几分钟了,谁也奈何不了谁。

朱坚岩哈哈笑起来,他想到了周离的变态之处,脸上尴尬说道:“好吧,会长我们不比了。”为了修饰他的尴尬,他直接就是提着战斧,一蹭间,就是扑向沈长老,喊道:“老不死,我们再来。”

沈长老早就被他们两人的对话给气到吐血了,正想好好发泄一下,没有犹豫地就是迎了上去,吼叫道:“老匹夫,来就来。”

两个性格火爆的人,又是在天空中对轰起来。

整个天空,又是不断呈现出灿烂的战技光芒,还有如同呼啸一样的咆哮声。

对于天池门的弟子来说,这一幕绝对的过瘾,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顶级天帝间的对抠?谁也没有能赢对方一招半式的情况下,打起来是最为火爆的,也是招式最为穷出不舍的。

这一幕,一般只有一些巅峰之会上,才可能看到。

现在在宗门口,就有得看,谁会错过?

神仙打架,他们反正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了,宗主到时候也不可能怪罪于他们。

只要不是在宗殿的上空打,欧阳学便可以接受,他的眼光如电地盯在周离的身上,淡声说道:“小娃娃,你是什么人?”

周离笑了起来,平淡地说道:“我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接受失败了没有?”

“狂妄,就是你的老祖到来,也不敢如此跟本座这么说话。”欧阳学脸上出现了一抹怒色,和这么一个圣者八阶的年轻人动手,就算胜了,传出去,他堂堂天池门宗主的脸,也会被丢个尽。

贺星河连话也没有说,脸上尽是不屑为之,他顶级天帝强者,他的骄傲根本不是一名圣者层次的人可以在他的面前叫嚣的。

他们看轻自己,在周离的意料中。

周离本身,原本就是扮猪吃老虎的货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自己本身确实是圣者层次。

伸出手来,一支粗糙的匕首出现在周离的手中,被反握着。

“你还真说对了,我老祖到来,不要说说话,就是连个屁也不敢放。”周离轻笑着,自己的老祖宗只是普通人而已,连个强壮也未必算得上。就算是这一具躯壳的老祖宗,离城周家也只是一个小角色,老祖就是个灵者层次而已,当然连屁也不敢在顶级天帝面前放。

贺星河和欧阳学两人一阵无语,这人也太无耻了吧,就这么承认了?

特别是看到周离拿出来的武器,是匕首不说,还粗糙无比,一看就知道是精铁打造而成的。

你特么的在逗自己吗?

两人都没有力气吐槽了,现在他们可以百分百确定,朱坚岩是疯了,而这一个年轻人也是疯了。一个老疯子带着一个小疯子,却偏偏被他们给碰上了。

周离见到他们脸上厌恶和不屑的表情,也没有多说,握着匕首没有犹豫地一个踏步,下一个瞬间,已经是出现在欧阳学的面前。甚至周离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屑的表情还未曾变过一丝,应该是没有反应。

欧阳学没有反应,周离却不会去管,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是轰出了一记“剥魂”。

很华丽地,和周离意料的一样。

精铁打造出来的匕首,若是放到地球上,绝对和合金差不多的品质。可是在这一刻,却是在这一股力量的挤压下,直接化成了碎屑飞溅着。在阳光下,如同阳光照射下的鱼鳞波纹,极是好看。

但……

欧阳学可不觉得好看,因为那一秒他反应过来时,那一种惊骇,让他的脸色扭曲着,他张着嘴巴,却一个音符也没有发得出来,就立即在绝望中陷入到了黑暗中,这一刻,欧阳学甚至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失去了灵气的支撑,欧阳学立马在高空中一头扎坠下去。

所有的动作,都是在呼吸间就完成。

周离的手一动,又是一支精铁打造的匕首出现,一个反手轰向贺星河。

贺星河是反应过来了,但这一种惊变,让他发愣慢了半拍,只是架起了手臂,然后第一个本能就是给自己撑起了一个护盾,将自己保护在内。在贺星河看来,身为顶级天帝,他撑起来的护盾,就是十大天帝也不可能一击就轰碎。

但,事实很残酷。

周离根本不需要轰碎它,匕首凿击到了护盾上,然后荡起了一圈黄色的光芒,匕首同样是碎裂。

一股古怪的力量涌上心头,贺星河翻着白眼同样是一头向着下方扎了下去。

同样地,周离又是赞了一记“剥魂”给对方,三十秒的时间,足够让他们好好冷静冷静了。

事实上,周离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顺利,主要还是扮猪吃老虎这一招太变态了。想想看,一个圣者层次的年轻人,而自己呢,可是顶级天帝,这一种差距,就好像是一个蚊子去挑战一架战斗机一样,有可比性吗?

正是在这一种放松和漫不经心之下,才让自己顺利地得手。

望着这两个一头坠落的天池门前现两作宗主,周离也不得不感叹他们的倒霉,按正常来说,他们至少可以和自己对上几招才会受到这一种待遇的。

“啊……”

呼吸间的变化,让远处一直看着的众多天池门弟子们,无不是发出了惊呼,眼珠几乎突掉在地上。

这并不怪他们会这样失态,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你做了一个俯卧撑,然后大地却是站出来告你强女干一样,这不是扯淡是什么?而现在他们看到的,比这还要更加的离谱。

堂堂两名顶级天帝强者,一个照顾,就被一名圣者八阶给放翻了?

就算是演戏,能不能演这么假,专业一点行不行?

只是天池门的弟子,可不认为他们的前现两任宗主会是在演戏。

也就是说,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幕,完完全全是真实发生的?

“怎么可能?”意识中,所有人的念头就是这一个,甚至有人脑袋一片空白,失去了思维力。匪夷所思的一幕,将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变得不知所措。

一直关注着周离的朱坚岩,差一点在惊愕之下,被沈长老给劈中。

一个呼吸间,会是多长时间?

若是朱坚岩自己的话,也就是轰出数记攻击而已。可是放到周离的身上,却有着这一个足以轰动九幽界的结果。以圣者八阶的实力,却可以在一个照顾里,将两名顶级天帝给放翻。

纵观九幽界,哪怕是灵之源起源的大能们,也办不到。

可是周离却办到了,哪么的轻描淡写,就好像他才是顶级天帝,而欧阳学他们才是圣者层次。

“变态……”

朱坚岩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周离说让自己十分八分了,尼玛,在这一种变态的速度下,就算让自己半个小时,也是自己输得一塌糊涂。恐怕只有神,才能有机会赢下周离了。

而自己,和沈长老的交手,原本就是势均力敌,再打上一二天,也不会分出一个结果来。

不自觉地,朱坚岩吞咽了一下口水,内心中竟然有一种恐惧感。

这时候的沈长老,早就停手了,张着嘴巴只知道傻傻地望着周离,他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刚刚他们认为周离和朱坚岩是疯了,但现在看来,人家根本没有疯,而是实力达到了一个神一样的地步,才拥有的自信。

望着直接砸到了下面山岭里的前现两任宗主,沈长老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天池门的颜面,在这一刻,直接被人践踏到一文不值。

一旦这一幕传出去,天池门还不成为九幽界里彻头彻尾的笑柄?

“嘶……”

沈长老倒吸着寒气,望着那淡然而立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他现在看到的,是一尊神,世间无人可以匹敌的神。如果不是神,又怎么可能做出视顶级天帝如无物?

四周,哪怕有着数万天池门的弟子,可是他们的表情只有一个,这就是凝固着,保持着呆滞。

除了死寂,还是死寂。

现场之诡秘,除了风声之外,再无其他第二个声音。

对于这一切,周离倒是坦然面对,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料想到的结果了。

像这一种场景,周离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早就已经习惯。

“真不知道,三十秒的昏迷效果一过,欧阳学和贺星河两人,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周离内心中淡淡地想着,想必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人生被挫败的种种滋味一挤涌上来,天知道他们会不失疯掉?

推荐热门小说盗贼王座,本站提供盗贼王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贼王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对轰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到此一游
热门: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六十年代研究员 我被骗婚了!!! 驻京办主任2 每天都在学做人 却无心看风景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逆转死局